一時間,陳志凡心魔熾盛,再也無法控制了。

這時候,陳志凡的形象開始發生了變化。他的臉上出現了淡淡的黑氣,同時也掛上了邪邪的笑意。陳志凡的雙手緩緩的舉起,做出了一副君臨天下,讓臣子平身的樣子。

他的腦袋也擡了起來,仰望着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着,口中又呼出了一口黑氣。

看到陳志凡的變化,僵王也愣住了。他沒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變故。陳志凡這一變,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遠處的混沌卻是看了個真真切切,他心中的驚訝絲毫不亞於僵王。

陳志凡變成這樣,對於僵王來說不管是好是壞,但對於混沌他們來說,可是鐵定的壞事。混沌清楚的知道,陳志凡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想起這件事,混沌渾身不由得開始發抖。 懵懂的小丫頭不停的落淚,梨花帶雨,看著很是讓人憐惜。

「不要難過了,你這是第一次出門,外面有很多好玩的!想開點兒,實在是不行的話,你還可以讓你御哥哥用他的龍,帶著你飛回來看你爹娘一面,也沒有什麼難的嘛不是。

不過你要是害怕高的話,我也可以讓我的小紅馱著你,小紅威武雄壯,它帶著你,肯定會異常的引人注目,非常的拉風!」玉寒夕蹲在她的旁邊說著,還學著他的小紅,那隻龐大的熊走動。

又笨又傻的樣子看著讓人忍俊不禁。

別說,他學起來有模有樣的,看得讓正在哭泣的帝凌雪頓時忍不住噗嗤一下哈哈大笑了起來。

看到將眼前的小美人給逗笑了,玉寒夕心中很有成就感,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繼續學著小紅,憨乎乎說道:「漂亮的小妹妹,你想回家嘛?就讓你大紅哥來帶你回家吧!」

帝凌雪很是配合的歡快點頭:「好!」

「那走吧,我托著你回家。」玉寒夕朝她伸出了手。

帝凌雪眼睛一亮,上前抓住他的手,玉寒夕的雙手一舉,直接把她舉到了自己的肩頭,馱著她跑來跑去。

眾人看著眼前這兩個玩起來沒心沒肺陽光的少年和少女,也被他們感染,歡快的笑了起來。

「哎呦,玉叔叔和雪姑姑兩個大人都玩的這麼開心,我一個大孩子都還沒有玩過這麼好玩的遊戲。」夜雲澈有些羨慕的說道。

夜冰依聞言,下意識將眼神看向帝玄胤,他的兒子要玩這麼幼稚的遊戲,而小澈兒這麼大了,自己肯定是馱不動他的。

她看向帝玄胤,但是要他答應馱著他的大兒子在這跑來跑去,他肯定不會同意的吧,畢竟他的屬下都在這裡。

可是,帝玄胤突然上前,拍拍兒子的肩頭:「乖兒子,那都是哥哥妹妹玩的遊戲,我們父子,爹爹教你練劍如何?」

「好啊好啊!」夜雲澈頓時眼睛一亮,他父親的劍法一直都是他最崇拜的,確實比剛才那個遊戲好玩。

然後父子兩個人,就開始在一旁舞劍。

帝玄胤劍走游龍,把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的炫目迷人,夜冰依坐在一旁,彎著眼睛,看著父子兩人舞劍,滿目的幸福。

心中也是真的為帝玄胤高興,只知道他的娘還活著,他放下了心中的仇恨,整個人都變得很陽光了起來,她真心為這樣的他高興。

帝陌華坐在角落當中,看著舞劍的父子,他也想到了曾經他在教帝玄胤舞劍,那樣溫馨的一幕。

那一幕已經離他越來越遠,他都差點不知是什麼味道了,他也好羨慕,希望可以回到從前那些日子。

帝玄御看著這樣陽光的弟弟,也忍不住笑了笑,自己從小就是個沒心沒肺的,無論日子多艱苦,也能活得很快樂,可是他的弟弟就不同了。

所以在看到帝玄胤變得陽光起來,他比誰都要高興。

看到角落當中的父親,他的心中也為他傷感起來。他主動坐到父親的跟前,和他說話。 但誰知,帝陌華突然收回了視線,轉過頭來看著他,率先開口說道:「你羨慕你弟弟么?羨慕也是應該的,你比你弟弟大,現在卻還沒有成家,不過你現在也不晚,可以儘快成家了。」

帝玄御安慰父親滿腔熱情的話,愣是堵在喉嚨里,不上不下,差點嗆個半死。

帝陌華還自顧自的說著,看了看慕容清清,顧詩詩和顧惜惜姐妹,還有水清煙幾女。

開始評價道:「水姑娘很是可愛,又很聰明,她們水家的冰雪術也很獨特,和你倒是很相配。」

帝玄胤連忙打斷他的話:「你可不要多想,人家心裡早就有心上人了,正是被銀蛟選中的那個小子。」

帝陌華聞言嘆了口氣,「那真是可惜了。」

又開始說道:「那顧家姐妹太善良,又單純,以她們的性子在這裡,只怕會受人欺負,你也是天真單純的,兩個人在一起的話,對你們將來恐怕很不利。」

「你又在胡說八道了,她們姐妹是顧院長交給我的,是我的妹妹,也不是你想的那樣。」帝玄御無比汗顏,他怎麼不知道他的父親大人居然也會是這樣八卦的人。

可惜他的嫌棄並沒有讓帝陌華停下,帝陌華繼續說道:「那慕容姑娘的性子倒是爽快,敢愛敢恨,跟你大嫂有點像。她又是慕容家唯一的女兒,跟你門當戶對,更加般配。

更難得的是……」帝陌華頓了頓,看著帝玄御:「我發現她對你也有意思。」

「咳咳咳……她對我有意思?」帝玄御聞言,頓時猶如五雷轟頂!

不可思議,下意識的轉頭朝慕容清清所在的地方瞥過去。

那丫頭的目光正好也在向他們這邊看過來。

兩人的目光相撞,都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慕容清清覺得莫名其妙,朝帝玄御翻了一個大白眼。

帝玄御原本剛剛掀起一抹熱潮的心,立即被打得七零八碎,也回她一個大大的白眼。

真是的,這丫頭怎麼可能對他存在著別樣的感情?那還不如讓他相信豬會爬樹呢!

再說,她哪裡像個女人了?簡直跟個男人一樣一樣的。

還有,她跟寒夕的關係都比跟他要好呢。

帝玄御連連搖頭,「不可能,你是看錯了,她會看得上我?除非她眼瞎了,再說了,她的身份都在那裡擺著,就算她看得上我,她家裡人也不會同意啊。」

帝陌華聞言,突然沉默了下來,抬頭看著帝玄御,深感抱歉:「都是我不好,對不住你們兄弟。」

如果沒有他們那一代發生的事情,他們兄弟兩個現在還風風光光的,是帝家裡的大少二少。

區區一個慕容家族,他們帝家又怎麼看得上呢?

也不會讓他的兒子生出自卑之心。

帝陌華沉重地嘆了口氣。

聽到父親這麼說,帝玄御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才好。

一時間,氣息變得微微沉寂。

慕容清清這些女子們聚在一起。感覺到兩道視線不停的朝著她們看來看去,轉頭看向帝玄御父子,發現他們時不時看一眼她們,她們都覺得有些奇怪。 當時的混沌雖然已經被列爲了兇獸,但他的修爲還遠遠沒有現在高。

此時的年代,還是黃帝時代。在黃帝的朝堂上,有一位善於射箭的人,名字喚作大羿。

這位大羿,生來就一副異於常人的骨骼,多有神力。被黃帝封爲將軍之後,誅殺猰貐,剿滅封豚,斬殺大風。算的上是皇帝手下最爲驍勇的一員戰將。

當時,帝俊與羲和生了十個孩子,而這十個孩子,都變成了太陽。這十個太陽,輪流照耀大地,爲大地萬物的生長提供賴以生存的陽光。

可是,這十個太陽有時候會因爲貪玩,會一齊出現的空中。一個太陽照耀大地是福,但是十個太陽照射大地可就是禍了。

這十個太陽一齊出來的時候,大地龜裂,萬物焦灼,地球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熔爐,人類奄奄一息。

黃帝見此光景,心下大怒,決心懲戒這些頑皮的太陽。這時候,他想到了大羿。

大羿接到了皇帝的命令,隨即取出自己的寶弓,將天空中是個太陽射掉了九個。在此一戰中,大羿所使用的弓也被稱之爲落日弓。

人們知道是大羿射掉太陽救了他們以後,便給大羿設立長生位,以便來供奉這位救蒼生與水火的大救星。

就這樣,隨着大羿的功勞日高,大名漸漸的傳入到了西王母的耳朵裏面。西王母聽說了大羿的能力,大加讚賞,並且召大羿上天庭,誇讚他的功勞的同時,賜給了他一包長生不老藥。

可是這時候,天庭裏面有人嫉妒大羿的功勞,便給大羿造謠。當時的天帝正要改革天庭秩序,爲了立威與天庭,便拿大羿開刀,將大羿和妻子嫦娥一同貶下凡間。

大羿本是窮苦出生,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可他的妻子嫦娥就不一樣了。 玄幻:閉關千年,我成聖了 嫦娥因爲過慣了錦衣玉食的日子,陡然間讓她下界受苦,嫦娥根本就接受不了。

思來想去,嫦娥便想出了一個辦法。西王母不是賜大羿長生不老藥了嗎,在大羿外出的時候,嫦娥偷偷的吃了所有的長生不老藥。

嫦娥以爲,自己吃完長生不老藥以後,便能得到仙體,再也不用吃這人間的苦頭了。可她沒想到的是,吃完長生不老藥之後,自己竟然直接輕飄飄的飛了起來。

雖然嫦娥忍受不了人間的疾苦,但是對大羿還是有愛情的。 逆流十八載 所以當她不受控制飛起來之後,便開始後悔了。

可事已至此,後悔又有什麼用呢?嫦娥帶着後悔,直接飛到了天庭。

可嫦娥畢竟剛剛被天帝降罪,上到天庭之後,只好被罰到了極爲苦寒的月亮之上。西王母不忍,將月亮中的廣寒宮賜予了嫦娥。

大羿回到家之後,發現嫦娥不見了,就急忙四處尋找。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沒有找到嫦娥的蹤跡。

大羿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管嫦娥是因爲什麼原因,總不會憑空消失了吧。大羿這麼想着,突然發現西王母賜予自己的長生不老藥不見了。

這時候大羿才慌了起來,想到嫦娥有可能是偷吃了長生不老藥,所以才了無蹤跡的。

大羿心想嫦娥是自己的妻子,她吃了就吃了,只要能回來,便無所謂。

可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嫦娥始終杳無音信。大羿終於等待不住了,性格也變得殘暴起來。

可是因爲大羿功勳卓著,黃帝也就聽之任之。久而久之,大羿終於被自己的心魔徹底魔化,再也不是以前的大羿了。

混沌當時正在修煉,有幸見到了大羿成魔的這一幕。可是當年混沌修爲尚淺,也只敢偷偷的看。

大羿放縱的行爲無人控制,心魔漸盛,終於爆發了。

入魔之後,大羿已經徹底泯滅了人性。此時的黃帝已經乘龍昇天,堯被作爲繼承者。成魔的大羿竟然想殺掉堯帝,而後取而代之。

縱然這樣,堯帝感念大羿昔日之功,也沒有降罪與大羿。

可是在大羿的弟子中,有一位叫逢蒙的人。這個逢蒙,一直從大羿處學習箭法,頗有成績。可大羿天賦異稟,逢蒙根本不能望其項背。

逢蒙因妒生恨,一直想除掉大羿而後快。這時候,可正是除掉大羿的最佳機遇了。

逢蒙心想堯帝雖然嘴上沒有下達殺掉大羿的指令,但他的內心指不定怎麼恨大羿呢。所以,逢蒙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私自準備除掉大羿。

此時的大羿只是入魔,尚未完全成魔。雖然人性泯滅,但智慧尚存。

有一天,大羿百無聊賴,單獨外出打獵消遣。逢蒙知道了之後,認爲這是除掉大羿最好的時機,便偷偷的尾隨大羿而至。

嗖的一聲,逢蒙站在隱蔽的地方,瞄準大羿的後心就是一箭。大羿聽到了熟悉的箭聲,急忙回頭搭弓回擊。

逢蒙到底是跟着大羿學習很長時間的箭法了,他射出的箭很特別。可是儘管這樣,大羿拉弓搭箭,射向大羿的箭被大羿直接從中間劈成了兩半。

逢蒙不死心,急忙又連着發出了十支箭,大羿眉頭都不皺一下,一一輕鬆化解。

這時候,逢蒙手中還有一支箭,而大羿的箭壺裏面卻是一支箭也沒有了。逢蒙暗自冷笑,瞄準大羿的咽喉,最後一支箭聞聲而去。

大羿手中無箭,面對向着自己疾馳而來的飛箭也是毫無辦法。眼看着箭直接射中了大羿,大羿聞聲倒地。

逢蒙狂笑着跑到大羿的身邊,恨恨的道:“讓你一輩子都壓在我頭上!”

可就在逢蒙準備割掉大羿的頭顱的時候,大羿竟然笑着從地下站起了身。逢蒙這一驚非同小可,嚇得急忙退後了幾步。

大羿吐掉嘴裏的箭,淡淡的笑着道:“你連‘齧鏃法’都不知道,以後學習的日子還長着呢!”

逢蒙連忙跪下來磕頭道:“師傅,我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大羿只是淡淡的一笑,並沒有過多的責怪逢蒙。

彼時大羿處於入魔狀態,所作所爲固然匪夷所思,至於他爲何要放掉逢蒙,只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但是也並沒有多想,幾個人都挨個講笑話來哄慕容清清開心。

人家的男朋友去一個人領著銀蛟去接受傳承去了,留她一個人在這裡,她當然心中難受了。

一行人下了船之後,也沒有休息,繼續趕路,就這樣,他們就飛快的到達了彩翼學院。

沒有直接去煉丹堂而是先回來彩翼學院,是因為夜冰依一家人都太想念小凰兒了。

還有,夜冰依也要找自己的大師兄和師父兩人商量一下前往考核大會的事情。

再者說,煉丹堂的旁邊就是納蘭家族,所以事情都不耽誤。

否則婆婆跟煉丹看女兒相比,夜冰依自然毫不猶豫的先去救婆婆。

「小羽毛,小凰兒,你哥哥我回來了。」

還沒有來到房間,夜雲澈就一個人飛快的衝上了樓,那大嗓門把其他人都給吸引了過來。

「依依!」

千歌還有帝靈兒,藍天雲這些人聽見了聲音,也都從樓里出來,迎接他們。

帝靈兒看到跟隨帝玄胤一起而來的男子,微怔了一下,然後上前叫道:「爹爹。」

「你是靈兒?」帝陌華上前,走到帝靈兒跟前,摸了摸她的腦袋。

這個女兒雖然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但是他們卻待她如親生。

只不過她生下來就遭受磨難,需要若干年才能蘇醒,當初玄胤把靈兒給藏在身上帶走了,沒想到這孩子真的會活著回來,居然還出落得這般亭亭玉立。

夜冰依也跟藍天雲等人打了招呼,這邊父女相認。

另一邊,大家關心道:「你們這一路都還好吧?」

「我們雖然遇到危險,但都化險為夷了。」夜冰依笑著說道,又問:「小凰兒呢?我們不在的時候,她有沒有不聽話,有沒有鬧人啊?」

帝靈兒和帝陌華相認完畢,抹了把眼淚,上前道:「小凰兒很乖,如今睡醒了,正在和小鳳凰玩的開心呢。」

房間里,夜雲澈早就跑了進去,把妹妹給抱在了懷裡,左晃晃右晃晃。

虧得小凰兒也是個調皮愛玩的主,否則早就被他給晃吐了。

雪羽碰到了小鳳凰,兩個又是上演了你追我趕的遊戲。

小鳳凰追著雪羽滿學院的跑。

「乖女兒,你有沒有想爹爹呢?」湊在兒子的旁邊,帝玄胤才能看到乖女兒一眼,然後伸開手說道:「小澈兒,你已經抱了你妹妹大半天了,該讓我們抱抱了吧?」

「不行不行,爹爹你快陪娘親玩去,妹妹由我來照顧就好了,你就別操心了。」夜雲澈一副我是個好孩子的樣子。

帝玄胤忍不住一頭黑線,這是誰家的兒子?這麼霸道,他真是悲慘,連自己的女兒想抱一下都不能。

「聽話,把你妹妹給我,我就抱一下也不可以么?」

「不可以,妹妹只喜歡我抱,別人抱她會哭的,是不是小凰兒?」夜雲澈對著懷裡的小人兒擠了擠眼睛。

小凰兒也緊緊抱住哥哥的脖子,表示也只喜歡哥哥的樣子。

帝玄胤站在旁邊乾瞪眼,就是抱不到女兒,一臉無奈。 但仍然不放棄:「小澈兒,爹爹這麼久都沒有抱過你妹妹了,我們先一人抱一下,再把你妹妹還給你好吧,別忘記你妹妹,可是我生的!」

「才不是你生的呢,別以為我不知道妹妹是我娘親生的。」夜雲澈得意的笑了笑。

帝玄胤徹底無言以對。

這一場戰爭,他完敗了。

外面的人聽到父子的對話,齊齊爆笑。

不過人家說的並沒有錯呀,孩子確實是人家娘親生的。

「哈哈,小澈兒,那麼你娘我應該可以抱一抱你妹妹吧?」夜冰依得意的笑道。

「不行,妹妹現在就想讓我抱著。」夜雲澈抱著懷裡感覺沒幾斤重的小人兒愛不釋手,哪裡還捨得給別人抱?

夜冰依也忍不住一頭黑線。

帝玄胤看到連夜冰依都不讓抱,心中瞬間平衡了。

但是下一刻,他看見夜冰依直接撲上去,連兒子女兒一起抱了起來,他頓時驚呆了,這樣也行?

好吧,那他也上去。

帝玄胤伸出手,直接將母子三個人一起給抱在懷裡。

一家四口其樂融融,歡聲笑語不斷的充斥在閣樓當中。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會心一笑,齊齊轉身下去,把這寧靜的片刻交給他們一家四口。

但是帝陌華並沒有離開,他站在門口,看著其樂融融的一家人,他的眼眸微微濕潤,他也想抱抱他的孫子還有那個小小的孫女。

小孫女那麼小,看著都是可愛極了。

他們夫妻沒有生女兒,他一直也想要個女兒的,但是現在想要女兒那是不成了,不過如今他有了孫女也一樣。

帝陌華這麼大一個活人站在門口,夜冰依不可能注意不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