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觸即發的大戰,讓世人驚恐。

蘇紫陌落入巫族禁地的門口。

突然,從暗處走出來一個白衣少年,長相俊逸,溫文儒雅。

“蘇莊主!”

蘇紫陌驚訝的看着白衣少年。

只見少年對着她輕輕一笑,那輕輕的笑意異常的燦爛,帶着一絲絲期許。

蘇紫陌嘴角不由自己的跟着上揚。

“你是輕紡?” “是的,莊主,輕紡收到了少主的消息,一直悄悄躲在這裏,莊主快進去吧。”

輕紡說完,快速的把石門打開。

“謝謝你,輕紡,你快離開這裏,那個老巫婆過來了。”

“保重。”輕紡笑了笑。

蘇紫陌回眸看了他一眼,快速的閃身進入禁地裏。

輕紡轉身離去,它得去幫少主的忙。

庚樂羽跟這過來,看着禁地的石門被人打開了。

她大驚失色!

是誰?

是誰居然有這樣的能耐,居然把巫族禁地只有她才能啓動的門給打開了。

難道是蘇紫陌?

“好!蘇紫陌,你有種,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讓本座來看看你到底有幾分能耐,既然你這麼急着去死,本座就成全你。”

庚樂羽狂笑幾聲,眼中閃過一抹殘忍,微微一凜,寒光閃閃。

庚樂羽快速的跟了進去。

緊跟着過來的鳳雅,看了看四周,猶豫了一會,快速的跟了進去。

只是讓她想不到的是,她本想偷偷趁亂殺了蘇紫陌,卻沒想到進去了就再也沒讓自己出來。

沐雲軒在石門落下的那一刻,身影化作一道金光,快速的跟着進去。

巫族的禁地裏,不止一個洞,蘇紫陌進入裏面後,,她目光流轉,所望之處,只感覺陰森恐怖,四處的佈置都如死人住的地方一樣。

庚樂羽就是一直生活再這樣的地方嗎?

難怪她的人生會變得這樣扭曲可怕。

走到一個烏黑的水晶球旁,蘇紫陌大喜。

這就是庚樂羽的天烏嗎?

“嗯!”蘇紫陌突然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胸口之處疼得厲害。

“哈哈……!”

庚樂羽瘋狂的聲音傳來,蘇紫陌回頭看去。

一張扭曲的面孔讓人噁心。

她那狂傲的猩紅的眸子裏,綻放出鮮花一般的絢麗的激情!

蘇紫陌側目望去,鳳目裏流露出驚駭之色。

她居然在這裏下了毒?

狂笑中的庚樂羽眼睛倏然一亮,一抹驚豔之光在她的眸底隱隱掠過。

“蘇紫陌,你早就應該想到了,這裏就是你的墳墓,現在你中了本座親自研發的毒藥,你會死得更快。”

她的兩隻血紅的眼睛裏,帶蕭殺的神情,流露出難以掩飾的得意之色。

“你放心,也會是你的墳墓,你這裏住了這麼多年,讓你死了以後還能長埋於此處,上天也算對你不薄。”

蘇紫陌的聲音有些虛弱,她知道自己中毒了。

她眉目間隱含淡淡的愁緒,迷離的眼神中,充滿了期待與奇蹟。

她現在不能死,天烏就近在遲遲,只要毀了它,櫟兒和雲軒都不會死。

她的櫟兒便可以享受這世間美好的一切。

想到他們兄妹三人粉雕玉琢的小臉,想到那雙滿滿愛意的深邃的眼眸。

蘇紫陌的意志堅定了很多。

聽了蘇紫陌的話以後,此刻庚樂羽異常的平靜,她那沉靜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淡然之色。

“蘇紫陌,你知道嗎?沐家真的很蠢,本座模仿了沐瑯豫的筆跡,寫了一份遺書,沒想到他們沐家卻每年都要給巫族送很多銀子過來,不用在爲那粗俗的銀子操勞,本座就可以安心修煉了。” “這樣無恥的話,你也好意思說出來,沐家碧血丹心,卻被你踐踏得一無是處,享受着沐家的供奉,你卻讓沐家的長子世世代代死在你的詛咒之下,你愛沐瑯豫的心,連路邊的枯草都不如,你根本就不配有愛。”

庚樂羽一聽,瞬間激動起來,憤怒的怒視着蘇紫陌。

“你敢踐踏本座的真心,若不是穆欣妍那個賤人的介入,這一切都不會發生,這都是你那個賤人孃親的錯?”

庚樂羽疾言厲色。

她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對沐瑯豫的愛。

她愛他,愛到入骨髓。

只是他的眼中從來沒有過她。

“不要讓拿我孃親來當藉口,即使沒有我孃親的介入,像你這樣惡毒的女人,世間不會有任何男子會真心愛上你。”

蘇紫陌的最後一句話瞬間將庚樂羽擊回現實中。

世間不會有任何男子真心愛上你。

這句話瞬間成了庚樂羽心裏的一根刺。

“噗!”蘇紫陌口吐黑血,她需要時間來和庚樂羽周旋,才能用迷迭之翼解了身上的毒。

咻!

一枚暗器瞬間朝着蘇紫陌飛去。

剛剛進來的沐雲軒,目眥欲裂。

“陌兒,小心。”

沐雲軒快速的飛身過去。

庚樂羽卻被他的聲音驚醒。

她瞬間回過神來,看到直直飛過去的匕首。

她瞬間注入黑光,加快了匕首的速度。

她的眉目間隱含深深的得意之色,陰毒的眼神中,滿是殺意。

“啊!”中毒的蘇紫陌根本沒有力氣去躲避這把鋒利的匕首。

匕首深深的刺入了她的胸口。

隨着玄氣的餘波,整個身子快速的被彈了出去。

“咳咳……”

一股黑血噴涌而出,她漂亮的容顏上,神情非常痛苦。

“陌兒。”沐雲軒看了看自己慢了一步的手。

猛的一回頭,他雙眸中滿是嗜血。

那雙深邃的眸子漸漸變藍,宛如一把利刀狠狠的刺入鳳雅的心臟。

“你該死……”

鳳雅驚恐萬狀,轉身就想逃跑。

可她的修爲,就連受了重傷的沐雲軒也敵不過,兩人實力懸殊。

沐雲軒用玄氣將鳳雅吸了回來。

手掌中凝聚出一股強烈的玄氣,近距離的擊入鳳雅的胸口。

“啊……!”鳳雅仰頭,一聲滲人的慘叫,身子也被沐雲軒扔了出去。

“本座要你生不如死!”

沐雲軒目光陰狠的看着地上還有一絲氣息的鳳雅。

她全身經脈全部碎裂,就是大羅神仙也救不活她,但能讓她疼上三天三夜纔會死。

沐雲軒這一招,就如對付當日的庚桑瑤一樣。

若不是太憤怒,他不屑這樣對待一個女人。

鳳雅痛到無法思考,連擡一次眼皮,都痛的讓她生不如死。

沐雲軒就在她身後,這是她沒有想到的。

沐雲軒快速轉身,想去扶蘇紫陌,卻被庚樂羽攔住。

庚樂羽冷冷一笑,一雙紅色的眼眸在昏暗中異常的可怕。

“沐雲軒,沒想到呀!你們沐家兩代人都栽到這母女二人身上,沐家世世代代都是情種,你也不例外,若是你們沐家在用一百年的時間來供奉巫族,本座到是可以考慮饒蘇紫陌一命。” “你做夢?”沐雲軒一字一頓冰冷無情的出聲。

餘光看着不遠處神情痛苦的蘇紫陌。

他的心宛若刀割。

他的陌兒,一次又一次的在他的面前倒下,而他卻無能爲力。

這種無力的感覺讓他瘋狂的想殺了所有的人。

“那麼,本座就讓你們做一對苦命鴛鴦吧!”

庚樂羽陰毒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蕭殺之意,宛若地獄的惡魔,令人倍感恐懼。

沐雲軒的眸底卻突然一片寧靜,彷彿平靜無波的一池秋水,澄碧如玉,從未掠過絲縷的微風,若是能同生死,他倒不至於這般的痛苦。

“你知道嗎?能和相愛的人同生死,也是世間很幸福的事情,而你,永遠都不會有人爲了你真心去死,這就是每個人活着的價值所在。”

沐雲軒一字一句極爲諷刺,言下之意,你活得一文不值。

“沐雲軒,去死。”庚樂羽最恨的就是別人提起這件事情來。

她紅色的眸色裏如被掀起了驚濤駭浪!

轟!

頓時,玄光四色,眨眼之間,沐雲軒和庚樂羽的身影交纏在一起。

石壁兩邊的東西不斷被玄氣的餘波震落,場面混亂不堪。

沐雲軒那泛着藍光的眸子裏,轉瞬之間,閃射出兩道藍色的幽光,他目光凌厲無比,帶着雪山之巔白雪皚皚的寒意,泛着刀刃一般的冷酷光芒。

一招一式,兇猛狠毒,他只想殺了庚樂羽。

短暫暈過去的蘇紫陌醒過來以後,一臉擔憂的的看着沐雲軒。

不一會,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飄散而來。

和庚樂羽的一番激戰,先前又在十二銅人那裏受了重傷。

沐雲軒的胸口,被庚樂羽的銀杖硬生生的劃開了一道血口,只是他全然未覺,手中的幽冥劍越來越瘋狂。

“雲軒。”蘇紫陌虛弱的起身。

她快速的拔出插在胸口的匕首。

頓時鮮血如注,可她全然未覺。

現在雲軒纏住庚樂羽,這是毀了天烏的好時機。

回頭,蘇紫陌淚光閃閃的看了沐雲軒一眼。

“對不起,雲軒,我不能陪着你了。”

說完,蘇紫陌幸福的笑了笑。

她回頭看着晶黑的天烏,眼中閃過一抹決絕。

她凝聚全身的玄氣,只是可惜,她身體裏的玄氣太弱,不足以毀了天烏,她取出自己的精元,一株紫黑色藤條的迷迭之翼,猛的擊向天烏。

“不。”

回過頭來的庚樂羽看到蘇紫陌的動作,發出了淒涼的慘叫聲。

御寵狂妃 她看着蘇紫陌暈過去才和沐雲軒動手的。

她怎麼會這麼快醒過來。

“不要,陌兒。”沐雲軒痛苦得無法承受。

可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天烏在蘇紫陌全身修爲之下緩緩破裂。

做完這一切,蘇紫陌身體裏所有的力氣瞬間被抽乾,她癱坐到地上,她看着沐雲軒,眼底是那樣的平靜,她似乎卸下了所有的責任,心裏頓時輕鬆了很多。

她寧靜的眼神裏,目光流轉時,依然能瞬間撥動人的心絃一般,眸色明媚。

“啊!”庚樂羽全身劇痛,白皙的臉上因爲痛苦而青筋暴露。

她美麗的容顏,隨着黑光的涌出而漸漸變老。 不一會,她的身子漸漸的變成一陣黑煙。

痛苦的餘音依然在禁地裏迴盪。

最後徹底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裏。

蘇紫陌一看,安心了。

終於安心了。

庚樂羽終於死了。

這個世界終於可以平靜了。

“陌兒。”

沐雲軒胸前,大片的鮮血染紅了黑色的玄衣。

他踉踉蹌蹌的走到蘇紫陌的面前。

蘇紫陌清澈如水的明眸裏,不摻雜絲毫人間煙火之氣。美目顧盼間,閃爍着燦如繁花的明麗光彩。

“雲軒,我們都還活着,真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