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釋彌夜忍住了笑,“那你今天怎麼不COS福爾摩斯,反而COS起狼人來了?”

狼人又有點不好意思了:“其實我本來是準備COS福爾摩斯的,但是沒有人扮演華生,所以我就放棄了。”

“說了半天,你叫什麼名字?”對於這個說出了類似“COSPLAY的精髓就是把身心都融入自己COS的角色裏”的話的人,佳沫兒還是比較有好感的。

“哦,我叫姚成建。”狼人姚成建拍了拍自己的相機,“那個,傑克,你能跟我合照嗎?”

唐海桐翻了個白眼:“我叫唐海桐,我不叫傑克!”

“也不知道誰剛剛還說‘管他妖魔鬼怪,管他牛鬼蛇神,看我傑克之威’的!”釋彌夜又笑着打趣起唐海桐。

“好了啦!”佳沫兒笑着接過姚成建手裏的相機,“你們找個地方,我來給你們拍。對了,我叫佳沫兒,她叫釋彌夜。”

“謝謝!謝謝你啊!”姚成建臉上洋溢着歡樂。

兩人尋了一個古堡做背景,姚成建誇張的做了一個被唐海桐開膛的痛苦表情,佳沫兒抓着相機連拍了幾張。

釋彌夜倒是扭過頭,觀察期了這滿會場的妖魔鬼怪。

“喂!釋彌夜,要不要我們也拍一張合照吧!”佳沫兒把相機還給姚成建,提議道。

“其實是你想和唐海桐拍吧!幹嘛扯到我啊?”釋彌夜調笑的看着她。

“你別瞎說!”佳沫兒的臉又紅了。

“這樣好了。”姚成建笑眯眯的看着佳沫兒,“精靈和傑克就先拍一張,然後你們三個再合照一張好了。待會你們給我留個聯繫方式,等照片洗出來了,我就寄給你們。”

釋彌夜猶豫了一下,本來準備說自己有相機,但是一想到自己現在突然拿個相機出來,未免顯得有些詭異,便也同意了姚成建了提議。

佳沫兒和唐海桐顯然都有些拘謹,兩人站的遠遠的,被姚成建幾度呼喝,才靠在了一起。

照片一拍好,佳沫兒立刻就躲開遠遠的了。釋彌夜憋着笑又把她拖了回來。 一婚到底:老公別亂來 三人靠在一起,姚成建又連拍了幾張,才又有些羞澀的開口:“我們四個能合照一張嗎?”

“當然可以啦!”佳沫兒似乎是心情不錯的樣子,立刻就同意了。

姚成建捏着相機看了一圈,才一把抓住路過的一個人:“哎呀,能不能麻煩你幫我們拍張照?”

被姚成建抓住的,就是那個幾乎與開膛手傑克齊名的殺人狂魔,看着姚成建遞過來的相機,他有些猶豫,但是還是接了過去。

釋彌夜注意到,這個著名的殺人魔也是走得華麗風,身上是華貴繁複的衣服,臉上也覆有一張精緻的銀色半面具,只露出了嘴脣和下巴,看上去倒是頗有幾分冷豔感。

給四人拍了幾張,把相機還給了姚成建,也沒有理會姚成建不斷的道謝,點點頭就離開了。

“這個不是也是你喜歡的風格嗎?”

“是啊!”姚成建有些激動,“剛剛我拖着他要拍照的時候,他還有些不樂意呢!不過看在我一直在哀求,後來他又同意了,不過只拍了一張……”

“其實,我覺得你真的喜歡這些的話,自己也可以買回那些華麗的衣服自己COSPLAY啊!然後再讓家裏人給你拍攝……”佳沫兒看着姚成建的樣子,有些不解。

姚成建有些難爲情的撓撓頭:“其實我家裏條件並不是很好啦!這個相機還是我花了三個月的工資纔買到的……像這種衣服一般都很貴……如果想要把世界上著名的十大殺人魔的衣服買齊的話,對我來說是一個不小的負擔……”

“這倒也是。”釋彌夜笑了笑,“這作爲興趣可以,若是把全部身家都投進去的話,未免有些不值得了。”

佳沫兒的家庭條件不錯,所以纔會說出這樣的話。不過她馬上就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些不恰當,所以也就吐了吐舌頭:“不好意思啊!”

“沒事啦!”姚成建笑呵呵的摸了摸頭。

“對了,我把我的聯繫方式留給你,等照片洗出來了,就寄到這裏就好。”唐海桐開口說道。

釋彌夜立刻欣賞的看了唐海桐一眼。

給一個並不是很熟的人留聯繫方式,當然是留男孩子的比較好一點。至少,可以有效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騷擾。

姚成建爽快的點點頭:“好,我用手機記下來。”

“對了,你今年多少歲了啊!你剛剛說你都工作了!”

“我今年都二十七了。”姚成建有些難爲情的撓撓頭,“其實,我就是在這鴻圖商廈做保安……你們不會笑話我吧!”

“爲什麼要笑話你?”佳沫兒有些不解,“這是個人的興趣愛好,有什麼好笑話的?”

“因爲我喜歡這種小孩子喜歡的東西。”姚成建的腳搓着地面,“我一個小保安……”

“這有什麼啊!”佳沫兒撇撇嘴,“在國外還有四十多歲的大叔喜歡二次元美少女,然後腆着啤酒肚COS美少女。你這纔不算什麼呢!”

釋彌夜黑線,這完全不一樣好不好!你說的是變態猥瑣大叔!

出乎三人的意料,跟姚成建幾句聊了下來,他們才發現姚成建大學的時候學的竟然是圖文設計專業。

“那你怎麼到這裏來做保安了?”唐海桐有些不解,“圖文設計的話應該比較好找工作吧!”

姚成建的表情有些蕭索:“現在的工作都不怎麼好找了!我家裏辛辛苦苦的供我上了大學,也不可能每天呆在家裏吧!不管是什麼工作,總要先找着做着,以後再慢慢找工作,再換。”

“現在的大學生就業好睏難!”唐海桐皺眉,“我們以後大學畢業了可怎麼辦啊?”

釋彌夜又黑線了:“你現在才高二,擔心那麼多幹嘛?”

“未雨綢繆啊!”唐海桐嘆了口氣。

他的家裏也只是中產階級,而且又是獨生子,所以以後他的家裏肯定是需要他來支撐的。

釋彌夜倒是睨了佳沫兒一眼。

如果佳沫兒真的嫁給了唐海桐,那唐海桐幾乎什麼都不用愁了……

佳沫兒倒是中肯的點了點頭:“這倒也是。聽說在國外,因爲就業壓力而自殺的人很多呢!”

“在中國應該沒這種情況吧!”釋彌夜有些無語,他們怎麼突然就聊到了這麼深奧的話題上去了?

“好了好了,不說了。”姚成建苦笑了一聲,“對了,你們要吃點什麼,我去拿一點吃的過來。”

“隨便什麼就好。謝謝你啊,姚大哥!”唐海桐趕緊道謝。

“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姚成建笑了笑,轉身擠進了人羣。

三人又站了一會,倒是不斷的有人過來要求合照,男女都有。本來佳沫兒和釋彌夜都長得還不錯,唐海桐也有些小帥,所以倒是吸引了不少的COSPLAY愛好者過來。

釋彌夜纔剛剛有些窘迫的跟一個吸血鬼合了影,就聽到了一聲淒厲的尖叫。

“怎麼了?”佳沫兒詫異的往聲音的發源地看了過去,“是主辦方在做什麼節目?”

“可能是的吧!”跟佳沫兒合影的那個木乃伊撇撇嘴,又眼睛發亮的站到釋彌夜旁邊,“美杜莎美女,我們來合照吧!”

“嗯。”釋彌夜只是往那邊瞥了一眼,又扭回頭專心的擺造型。

耳邊飄來了一個瘮人的聲音:“那邊死人了哦!”

“真的死了還是裝的啊?”另一個聲音更加的瘮人。

“是真死了!也不知道是哪個兄弟這麼不小心,把人弄死了!”

“殿下不是說了,不許我們對人下手嗎?”

“可能那個兄弟也不是故意的吧! 神級狂婿 嘖嘖!死的真慘啊!連腦漿子都流出來了!”

釋彌夜一驚,立刻扭頭看了過去。

穿過重重的人羣和飄忽的鬼怪,釋彌夜把視線定格在七樓會場的一個角落裏。

剛剛那兩隻鬼說的都是真的,這裏,真的死了一個人。

這是一個做狼人打扮的人,趴着,看不清他長什麼樣子,但是後腦上大概是因爲受到了猛烈的撞擊的緣故,白色的腦漿和紅色的鮮血流淌了出來。

釋彌夜的嗅覺很敏銳,她瞬間就聞到了一股濃烈的血腥氣。

那是不同於這些換裝的人化妝的那種顏料的味道,而是真真正正的血的味道。

所有人似乎都把這躺在地上的屍體當成了工作人員放在這裏的道具,兩個女孩子甚至就站在屍體旁邊,言笑晏晏。

死人了!釋彌夜的腦子裏瞬間轉過無數個念頭。

殺人的到底是人還是鬼?兇手用的什麼兇器?現場已經被破壞了怎麼辦?如果是鬼殺人現場又能偵破出來什麼?死的人是誰?兇手跟死者又有什麼關係?

釋彌夜果斷的把身邊的木乃伊一推:“佳沫兒,立刻打電話報警!就說鴻圖商廈死人了!唐海桐,你馬上聯繫工作人員把出入口封閉了!我過去看一下!”

“真的死人了?”佳沫兒一愣,立刻掏出了電話,“我這就打!”

木乃伊有些困惑的扒拉了一下自己眼睛附近的繃帶:“死人了?哪裏啊?這裏不是到處都是死人嗎?”

他話還沒說完,三人就已經全跑開了。

整個會場似乎都沒有人發現真的有人死了,大家還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聊天拍照。釋彌夜奮力的擠開人羣,總算是到了那個角落。

屍體還是趴在那裏,有一個巫女打扮的女孩子的尖尖的靴子跟甚至踩在了屍體的手上。

“麻煩你讓一下!”釋彌夜嚴肅的看着那個女孩子。

“你想要跟屍體合影嗎?”女孩子笑嘻嘻的走到一邊,“美杜莎應該不喜歡屍體吧!美杜莎喜歡石頭。”

釋彌夜沒有理她,只是蹲下身,小心的摁了摁屍體的手。

屍體的皮膚還很有彈性,說明死了也就是這兩天的事情。或者是剛死不久,或者是死了超過二十四小時了。鴻圖商廈這個會場是昨天開始裝扮的,那個時候屍體一定不在,否則工作人員一定會發現的。

釋彌夜粗粗的看了一遍,幾乎可以確定這裏就是第一案發現場,沒有什麼搬動屍體的痕跡。所幸這些來參加舞會的人還比較尊重會場的“道具”,沒有去搬動這屍體,否則再要找到什麼線索就更困難了。

屍體的血液已經沒怎麼流動了,只是地上流了一灘,紅紅的還摻着一些白色的東西。上面還留了一些亂七八糟的腳印。 屍體後腦的創口很大,纖維製成的‘毛’髮夾雜這屍體自己的頭髮,和着血液,巴結在創口附近,看起來既噁心又恐怖。

起初看到狼人的時候,釋彌夜還在擔心會不會是姚成建遇害了,現在看來,這應該不是姚成建。姚成建離開他們去拿吃的到釋彌夜聽到兩個鬼的談話和發現屍體不過過去了十分鐘的時間。看着屍體的樣子,應該是在他們遇到姚成建之間就死了。

那個‘女’孩子看釋彌夜蹲在那裏半天,有些好奇的開口:“美杜莎,你不怕嗎?我剛剛看到這具屍體的時候還嚇了一跳呢!太‘逼’真了!如果不是別人跟我說這是道具,我還以爲這裏真的死人了呢!”

釋彌夜敏銳的抓住了‘女’孩子話裏的關鍵點:“誰跟你說的?”

“忘了。”‘女’孩子聳聳肩,“我們剛剛過來,看到了這個嚇了一跳,旁邊就有人說這只是道具。我也就沒有去管那個人,就拍了幾張屍體的照片!”

釋彌夜眼睛一亮:“你拍下了照片?”

“當然啦!”‘女’孩子得意的一晃自己手裏的相機,“你沒帶相機?要看看嗎?我的相機效果很好哦!這會場裏面我拍了很多張哦!等回家我會上傳上我的博客……待會我把地址留給你,你可以去關注我哦!”

釋彌夜有些哭笑不得:“那好,那麻煩你現在這裏等一會。”

‘女’孩子還想說什麼,電梯‘門’哪裏就傳來了一陣‘騷’動。

釋彌夜‘精’神一振,看樣子,是警察來了。

果不其然,電梯裏涌進來了一大羣的警察。站在電梯‘門’口的唐海桐立刻給他們指明瞭方向。

釋彌夜眼尖的發現走在最前面的就是見過一面的唐至強。

雪亮的高頻無極燈被打開,整個會場立刻明亮起來。所有人也喧鬧起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巫‘女’打扮的‘女’孩子還在跟釋彌夜閒聊:“哎呀,警察來了呢!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難道是有人舉報我們在這裏非法集會?”

釋彌夜倒是清了清嗓子,衝着過來的警察招了招手:“唐警官,屍體在這裏!”

‘女’孩子一愣,隨即臉‘色’大變:“你,你,你,你說,這,這,這,這真的是屍體?”

釋彌夜放下手,對着這個‘女’孩子一聳肩:“沒錯,這的確是屍體。”

‘女’孩子呆了一下,隨即捂着肚子乾嘔起來。

“你怎麼了?”釋彌夜好心的拍了拍她的背。

“剛,剛剛,我,我還伸手去‘摸’了‘摸’他腦袋裏面的腦漿……嘔……”

釋彌夜嘴角‘抽’了‘抽’:你到底是有多好奇?

唐至強走過來,立刻讓警察把屍體周圍清出了一塊空地,所有的人也被趕到了一個角落裏。

“這位巫‘女’小姐的相機裏可能有這屍體早些時候的照片。”看着唐至強看着屍體的樣子皺眉,釋彌夜好心的提醒他,“在此之前很多人都以爲這只是鴻圖商廈的工作人員擺放的道具,所以應該有很多人的相機裏都有照片的,你可以讓這些人協助調查。”

“好的,謝謝你,釋彌夜同學。”唐至強點了點頭,“這次如果不是你,可能要到明天這會場拆掉的時候,那些工作人員才能發現屍體。那樣我們的調查就更困難了!”

“沒什麼。”釋彌夜一笑,“我也麻煩了宋警官不少次了。”

唐至強看着那具屍體又皺了皺眉:“釋彌夜同學,你是怎麼發現這具屍體的?”

“聽到有人說這邊有屍體道具,所以有些好奇。”釋彌夜瞥了一眼地上的屍體,“我想,這鴻圖商廈應該不至於用等身的道具屍體做擺放,所以我有些疑‘惑’,就過來看看了。沒想到還真的是屍體。”

早就有法醫過去檢查屍體了,釋彌夜看着聚在另一個角落竊竊‘私’語的鬼們,不禁也皺了眉。

如果,殺人的是鬼,怎麼辦?

所有人都被趕在一個角落裏,現在也都驚惶的看着這邊。

誰都沒有想到,在萬聖節這人‘潮’洶涌的會場裏面竟然真的死了一個人。

那個做巫‘女’打扮的‘女’孩子已經被警察帶到一邊去問案去了,現在正淚水漣漣,想來是想起剛剛自己的舉動,也後怕不已。

“警察先生,我真的不是兇手!我不是!”

那個問案的警察有些無奈:“我又沒說你是兇手,只是找你瞭解一點情況……”

“可是我用手去戳了那個屍體的腦漿,還踩了他的手……他的身上肯定有我的指紋……還有皮屑纖維啊什麼的……可是我真的不是兇手……”

那個警察更加哭笑不得:“我說你怎麼那麼無聊啊!你不是相機裏有開始拍的照片嗎?你把相機‘交’給我們,等我們把裏面的照片提出來了就還給你。”

‘女’孩子忙不迭把相機掏出來:“真的,真的,我來拍照的時候他就死在那裏了……”

釋彌夜把頭撇過來,又開始關注起法醫們了。

“釋彌夜同學,宋隊長說了,以後如果有你牽扯進來的案子,那麼你也可以參與辦案。”唐至強嚴肅的看着釋彌夜。

釋彌夜嘴角‘抽’了‘抽’,這宋宸雲還真的是想要把她拖到那個特別行動組去,現在連辦案都不避着她了。

“屍檢怎麼說?”唐至強又看向了地上的屍體。

“鈍器撞擊後腦而死。”一個法醫站了起來,“死亡時間不超過兩個小時。看他頭上的創口,我想,打死他的應該是‘花’盆一類的東西。”

唐至強一招手:“你們,趕緊在周圍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得到兇器。”

周圍的警察立刻四散,不一會,就有人發現了兇器的所在:“組長,這裏發現了‘花’盆上有血跡!”

釋彌夜趕緊看了過去。那是一個仿大理石的‘花’盆,白‘色’的底座上濺上了黑紅的血,現在在雪亮的燈光下,看起來也格外的刺眼。

“馬上做鑑定!”唐至強當機立斷,“看看與死者的血型是否一樣。”

釋彌夜卻又疑‘惑’了,用‘花’盆殺人的話,那肯定就不是鬼做的了。哪個鬼會無聊到用‘花’盆去殺人的?

“在屍體身上能提取到多少人的DNA或者纖維?”唐至強皺着眉,“要從這屍體身上找到兇手的線索,實在是太困難了。”

釋彌夜緊緊的盯着那個角落裏的“妖魔鬼怪”,在他們的臉上一個一個的看過去,卻沒能在他們的臉上發現什麼心虛之類的神‘色’。

也有可能是因爲臉上化過妝或者裝飾上了各種東西的緣故,除了他們目光裏的驚惶,釋彌夜什麼都沒有看出來。

把視線又投向了看熱鬧的一羣鬼,釋彌夜又有些無奈了。

這些鬼一個個的都飄在半空中,嘻嘻笑笑的對着隔壁角落裏的人羣們指指點點。

剛剛燈光昏暗,他們也都對這些人的裝扮嘖嘖稱奇,現在整個七樓亮如白晝,這些人也都原形畢‘露’了,也能看得出來一分半分拙劣的化妝痕跡。

還有三三兩兩的鬼在議論。

“這人是誰殺的啊?”

“剛剛那個警察說是‘花’盆打死的呢!”

“那不是咱們殺的吧!咱們殺人還用得上‘花’盆嗎?”

“是啊是啊!兇手一定就在那羣人中間……”

“可是你們不要忘記了,我們裏面有好幾個都是摔死的、被打死的……”

“說不定那個死人跟我們中間的誰有仇呢!”

釋彌夜又把視線投向了地上的死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