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這會兒知道我們好了….”

接下來慕尊接受了兩人令人提心吊膽的問話,再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編了個破綻百出的‘藉口’後,總算是將兩人安頓下來。

“撲哧~~”鄧依琛看着慕尊解釋完後一陣滿頭大汗的尷尬模樣,不忍心再繼續下去,一下子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次就看在依琛的面子上暫且相信你。”凌晨雪朝着慕尊做了個可愛的鬼臉,這幾天每天上課吃飯睡覺手機一直放在身邊,有時候半夜醒來看看手機有沒有信息,心裏一直擔心着。

慕尊知道這次因爲接受司空摘月的集訓,整天忙得昏天黑地。害的兩人擔心他此時也很心疼。


“尊,我媽突然要求我去英國皇家女子學院讀書,而且通知書已經寄到家裏了,我不知道該不該去。”鄧依琛突然變得失落,低着頭盯着餐盤裏的飯菜有些發呆。

作爲英國最大的私立寄宿學校成立於1865年,作爲一所擁有將近兩百年曆史的古老學校,巴茨皇家女子學校(Royal School, Bath)現有學生約900名女生,其中包括近100名的寄宿學生,其餘的學生則爲走讀生。學校爲寄宿的學生提供一流的寄宿服務,這服務不僅能夠確保學生有一個安全健康的居住環境同時也爲學生創造一個富有挑戰的並令人神往的學習環境。

慕尊眉頭突然狠狠皺在一起,英國皇家女子學院?能進入裏面學習的人全都是一些非富即貴世家的子女。鄧依琛平時表現的就像是個普通人家的女孩兒一般,可她的母親竟然能安排她進去學習,能量不小啊。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爲什麼鄧依琛會被刀會的人輕易的綁走?爲什麼那次在公園裏差點被傷害沒有人出現保護?難道…慕尊想到某種可能,心裏頓時掀起驚濤駭浪。.

凌晨雪當然也聽過這所學校,那裏的教學水準可是很高的,裏面曾走出好幾位知名女性政客,很不簡單。看着兩人也同樣默不作聲。

“尊,你怎麼了。如果你不希望我去的,我就和媽媽說留下來。”鄧依琛不喜歡慕尊皺眉的樣子,伸出白嫩的小手輕輕將他的眉頭撫展。

慢慢冷靜下來的慕尊淡淡一笑,道:“機會這麼難得,當然要好好把握了。 我的老婆是女神將 ,能去當然好了。”

“哦。”鄧依琛對於這些她都知道,可是卻沒有半點興趣。雖然這是她母親花了不小的心思才弄到的名額。

“傻丫頭,臨山一中雖然在中國還算得上是不錯的學校,可是比起那裏還是差了不少。我們現在年紀還小,還有時間在一起的,對不對?”慕尊收斂起之前輕浮的樣子,伸手在她那滑潤的小臉上撫摸了一下。他曾經有過想要讓紫玫瑰調查鄧依琛資料的衝動,不過每次想起她那清純可人的模樣,旋兒便放棄了。

“小時候當我第一次聽到這所學校的時候,我其實就想到那裏去學習。可是後來來到實驗中學,認識了你,卻發現自己還有東西對於自己而言更重要的事情。”鄧依琛紅着眼睛執着道。

可惜慕尊卻沒有挽留她的意思,卻往她的餐盤裏夾了塊葷肉。這丫頭從來只吃青菜,他不給她夾,她就不碰。

一旁的凌晨雪瞪了慕尊一眼,依琛明顯不想離開這裏,不想離開你。這傢伙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如果這次離開了,那還要等好幾年才能見面的。

鄧依琛失落的低下頭,輕輕夾那塊葷肉,其實她只要一碰葷菜,肚子就會不舒服,不過每次還是會很開心的吃下去,因爲心裏會很甜很甜。

“大家又不是不見面。反正每年還有假期嘛,到時候大家又可以見面了不是。”凌晨雪打破這有些壓抑的氣氛,強笑道。

晚秋的中午,從玻璃窗外射入一道異常明媚溫暖的陽光,慕三人默契相視一笑。慕尊端起手邊的茶杯,沒想到她們能夠如此融洽相處。

琛兒你知道嗎? 在清朝的生活 ,真的捨不得的你離開。怎麼突然有些想哭,奇怪。俗話說:距離產生美和思念,可是這很少有人能扛住天長日久的考驗的,這也許就是愛情的潛規則了。不過我卻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絕對不會。這次應該是我那位素未蒙面的丈母孃對我又一次的考驗吧。

……………………..


晚上,慕尊拉着鄧依琛的手,靜靜的走在送她回家的路上。

“尊,你不會怪我吧?”一直默不作聲的鄧依琛突然開口,臉上有些驚慌之色。

“怪你?怪你什麼?我不會怪你的,不要瞎想知道沒。”慕尊將她扶着鄧依琛的肩膀看着她認真地說道

鄧依琛卻搖搖頭,繼續道:“不是,我說的不是中午說的事情。是…是我對你隱瞞的一些事情。”她一直表現成一種普通人家的女孩兒,就是爲了想就這樣簡簡單單生活,學習,玩鬧。她怕自己的隱瞞會讓慕尊生氣,會不要她。

慕尊摸摸她那光滑白嫩的臉蛋兒,眼神異常溫柔的看着她說道:“傻丫頭放心吧。即便你放手不要我,我也會死纏着你不放的,你已經是我們慕家的兒媳婦了,知道沒。”

鄧依琛聽到慕尊的一番話,一下子撲進了他的懷裏,有些哽咽的說道:“老公你真好,我真是害怕我說出我家裏的情況後你會不要我。”

Www_ тtkan_ ¢o

“我可是賺到了,這麼一個既漂亮又懂事的老婆我怎麼會放手呢?”慕尊撫摸着她的秀髮,輕輕地在耳邊說道。“好了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討厭,不漂亮就不漂亮了,反正無就是要哭。”鄧依琛嘟着小嘴,抱着慕尊就是不肯撒手。

“謝謝你,尊”懷裏的鄧依琛心裏暖暖的。突然鼓起勇氣擡頭看着慕尊道:“尊,今晚去我家吧。”。

“什麼?”慕尊顯然沒有反應過來。

鄧依琛湊到在慕尊耳邊低聲重複了一次:“今晚我家沒人。”

“琛兒,你真的想好了?”慕尊的雙手不禁顫動起來,有些難以置信。

“我想好了,如果有一天我家裏人逼我離開你,我就說我已經是你的人了。”鄧依琛仰着倔強的俏臉,滿是堅定。 牽爾玉手,收你此生所有;傾我所有,許你餘生幸福

誰,執我之手,消我半世孤獨;誰,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離;

誰,撫我之面,慰我半世哀傷;誰,攜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誰,扶我之肩,驅我一世沉寂。誰,喚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轢。

誰,棄我而去,留我一世獨殤;誰,可明我意,使我此生無憾;


誰,可助我臂,縱橫萬載無雙;誰,可傾我心,寸土恰似虛彌;

誰,可葬吾愴,笑天地虛妄,吾心狂。伊,覆我之脣,祛我前世流離;

伊,攬我之懷,除我前世輕浮。執子之手,陪你癡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萬世輪迴。執子之手,共你一世風霜;吻子之眸,贈你一世深情。

我,牽爾玉手,收你此生所有;我,撫爾秀頸,擋你此生風雨。

予,挽子青絲,挽子一世情思;予,執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長。

慕尊站在臨山國際機場的天台上,望着那架從臨山市飛往英國的飛機消失於視線之中。下意識的擡起手腕,輕撫着鄧依琛親自給他綁上的紅繩,嘴角揚起個興許他也不知道的溫暖弧度,淡淡看了一眼即將落下的燦爛紅日,轉身離開。

琛兒,我向你保證,等再次相聚時,決不會有人再敢阻攔我們。

………………….

“爸,你是說兩家老爺子鬆口了?”慕尊詫異的問道。

“是啊,那件事情上頭的幾個老頭子都知道了。你爺爺和你外公改變了對你的看法,兩家人鬧了這麼久似乎也出現了轉機。前天你媽接到了你外公的電話,說是讓她回來一起吃頓飯。而你爺爺也聯繫我,說是把你接到北京來,見見你這個十多年未曾見過的孫子。”慕傲淵解釋道,看着慕尊眼中滿是欣慰。

“真的?他們真的是這麼說的?”慕尊一聽,原本因爲鄧依琛離開而低落的情緒,恢復了一些。

“我騙你做什麼,不過因爲你那天是私自行動,所以你想要的什麼獎勵是沒有了,最後統一結果,就是‘功過相抵’。”慕傲淵提醒道。

“啊?沒有獎勵了?我可是費了多大的勁兒才把東西拿到手的啊,就這麼‘功過相抵’,便完事兒了。”慕尊頓時大感鬱悶。

“呵呵,雖說這次你沒有得到什麼實質性的獎勵,不過現在你的名字已經傳到那幾個老傢伙耳朵裏了,給他們留下了個不錯的印象,而宋家老爺子還想認你當幹孫子呢。”慕傲淵看着兒子鬱悶的樣子,不禁一笑開口安慰。

“好吧,這筆買賣做的有些虧,不過下次要是被我逮到什麼更好的機會的話,鐵定好好敲一筆。”慕尊撇撇嘴, 大國風華 ,這次就當練手了。

“砰~”慕傲淵一個爆慄不客氣的敲在慕尊的頭上,笑罵道:“行了,別在我面前裝樣子,你老子還不知道你個小兔崽子心裏那些花花腸子。”

“這兩天你把你手中的事情處理一下,後天和我去北京一趟。請假的話請一個星期就可以,不會呆太久了。”慕傲淵看着揉腦袋的慕尊繼續道。

“需要這麼着急去嗎?除了兩位老爺子外,會不會有其他人不和諧的情況。我聽說大伯好像最近也到了仕途的關鍵一步,這會兒去的話,對他沒有影響吧。畢竟我不想讓有心人拿我做文章,那裏我還人生地不熟,有些事情的分寸不好把握。”慕尊輕皺着眉頭說道。從小到大就和母親一起,雖然現在算是認了親,可是要他這麼快的接受一大幫陌生的親人,一時間還真是不知道如何面對。

“你也沒有必要擔心那麼多,其實你大伯也很想見見你這個侄子的。你大伯能混到北京市委書記的位置,也不是一般人能板的動的,況且老爺子還在,放心吧。”慕傲淵知道自己這個兒子有些東西比他想的還要多,他有時候也拿他沒辦法。

“哦,我知道了。”慕尊默然的點點頭。

“好了,你收拾準備下,你媽已經和我說過好幾次了,她天天擔心你,一直等着你去北京呢。”慕傲淵拍了拍慕尊的肩膀,說完便起身離開了。

“唉,逃是逃不掉了,算了,又不是什麼龍潭虎穴,有什麼好怕的。”慕尊看着老爹離開,心裏暗道。


…………………

“小姐,之前那個叫慕尊的男孩兒的兩個小弟想要和你見面,要不要請他們上來。”一間辦公室裏,已經痊癒的楊叔對唐淑穎請示道。

“慕尊?他來了?”正在低頭看文件的唐淑穎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突然擡起頭來,語氣有些欣喜的問道,這小子佔完便宜後有半個月沒有露過面,這會兒怎麼又冒出來了。

“他沒有來,來的是他的兩個小弟。”楊叔解釋道,他知道慕尊和小姐有些說不清的關係,不過他覺得這個叫慕尊的少年雖然比小姐小了一點,可是心裏卻相信未來絕對是個不簡單的人物。

“哦…”唐淑穎一聽慕尊並沒有來,心裏不知怎麼的變得很失落。不過很快調整好心態,淡淡道:“讓他們上來吧。”

“是……”

不一會兒,接到慕尊命令的餘揚策和呼延一君走了進來。他們二人看到坐在辦公桌後面的唐淑穎那絕美的容顏時,也不禁一呆,不過卻很快便回過神來。

“你們好。”唐淑穎這次因爲慕尊的原因,主動開口打招呼。

“唐小姐你好,我們這次來是受老大慕尊的命令來和你談一件事情。”餘揚策開門見山,直接說出了此行的目的。

“哦?你們老大慕尊的命令?”唐淑穎見兩人完全沒有緊張的樣子,有些好奇的問了句。

“是的,我們知道您是英雄社的當家人。而我們則是臨山一中的一個新生的社團,而慕尊就是我們的老大,靈鷲宮尊主。”餘揚策習慣性的推了推眼鏡,微笑道。

“呵呵,靈鷲宮,尊主。沒想到你們老大的名頭還真是挺唬人的啊。”唐淑穎話裏藏針說道,而眼中則有這一絲難以捉摸的神色。


餘揚策和呼延一君聽出了唐淑穎話中嘲諷的意味,不過仍舊自信的樣子,沒有絲毫動怒的跡象。

“說吧,你們找我要談什麼事情。因爲我的時間有限,所以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唐淑穎對兩人的表現暗暗點頭,看來慕尊這傢伙的小弟也不簡單。

“我們這次來是希望和英雄社談合作的事情。”這次是呼延一君開口道。

“合作?呵呵…怎麼個合作法。”唐淑穎輕輕一笑,現在突然來了點興趣。

“刀會消失,臨山市地下勢力變得混亂起來,英雄社和青衣堂趁此機會擴張地盤。不過青衣堂比英雄社下手更快更狠,搶得了大部分蛋糕,更重要的是他們還想滅英雄社,想一統臨山市。”呼延一君淡淡道。

“繼續..”唐淑穎示意了一下。

“之前的一個月,英雄社受到了青衣堂多次的‘騷擾’,經濟來源方面受到了很大的影響,而且英雄社的成員也有很多受了重傷。而青衣堂在日本人暗中幫助下,實力雖然也有很大的損失,不過卻仍舊強勁。雖然不知道最近幾天他們爲什麼會突然停止了活動,不過捲土重來也是遲早的事情。”

“還有兩分鐘….”

“據我們的調查,青衣堂已經整合臨山市裏大部分零散的小勢力,他們正在準備力量,打算給英雄社一個致命一擊。如果真到了那個時候,建立十五年的英雄社可能就會成爲歷史了。”

“還有一分鐘…”

“我們靈鷲宮雖然是個新生的社團,在你們的眼中只不過是小打小鬧。可是從建立至今兩個月裏,臨山市的各個高中勢力我們已經統一。後備力量絕對比如今陷入青黃不接英雄社更具生命力。而我們老大認爲想要破局獲勝,就必須要搶在青衣堂下手之前提前動手。他們勾結日本人,**絕對不會答應這樣的組織存在。到時藉助一定的**力量,再加上英雄社和我們這些新人的力量,即便不能一口氣將它們消滅,但是卻能很大程度上的消耗他們的實力。這樣一來,英雄社仍舊屹立不倒,而我們的靈鷲宮也可以在此機會中,在臨山市站得一席之地。”

“時間剛剛到…”

呼延一君看着唐淑穎,問道:“不知道唐小姐你是否同意?”

可惜唐淑穎卻沒有任何意動的表現,讓人失望的搖了搖頭。

“呵呵,我們的話已經傳到,這裏有一封信,是我們老大讓我交給你的,告辭。”餘揚策沒有在意唐淑穎是否同意,從衣服兜裏拿出一個信封遞了過去。

唐淑穎接過信,道:“楊叔請他們兩位下去,今晚的消費全免。”

“是…兩位請。”

餘揚策和呼延一君對視一眼,任務完成。

唐淑穎倩手拖着精緻的下巴靜靜思考着剛纔的建議,到底要不要相信他呢?算了先看看信再說吧。 一幢小型的別墅門口,一身休閒裝的慕尊靜靜的靠在門邊牆上,身後這幢別墅就是楚箐住的地方。今天可是和他的美女班主任楚箐一起吃飯的日子,剛剛已經打電話通知了她。慕尊收起手機,不自覺的伸了個懶腰,嘴角掛着輕佻笑容懶洋洋的享受秋日的暖和陽光。楚箐這位公認的臨山一中公認的美女可是有不少人盯着呢。慕尊不禁自嘲的摸了一下鼻子,自己的壓力不小啊。

接到電話匆匆忙忙出門的楚箐,剛走出門就被一旁站着的慕尊給嚇了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嬌嗔道:“你想嚇死我啊,你是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裏的。”

慕尊很是無辜的聳聳肩,道:“我這不是想給問你個驚喜嗎?怎麼不錯吧。至於爲什麼知道你住的地方這種問題就不需要回答了吧,如果我要是這都沒辦法知道的話,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哼哼,驚倒是有,喜嘛,我倒是沒看到。”楚箐其實對於慕尊突然的出現,心裏還是挺高興的,不過卻不希望他太過得意,所以不客氣的打擊道。

“OK,還好我沒有直接進你家,要不然今天這頓飯怕是吃不消停了。”慕尊假裝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眼神古怪的說道。

楚箐被他一番話直接整的無語。

“有車沒,我可不想和這麼個大美女一起擠公交車,那也未免太大煞風景了。”慕尊笑嘻嘻的說道,根本不知道什麼叫無恥,請美女吃飯還得人家自己備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