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此時就是跪在他面前,都無法表達自己此時心底的那種激動。

有人伸出手來請張凡,要他跟着大家一起在廣場上圍城一個圓圈跳舞,那火光印着的笑臉,非常的虔誠,而這邊的花月影也伸出手默契的牽着張凡的手。

張凡從來沒有這樣玩過,見狀也伸出了手,就看到一個圓圓臉的姑娘,笑眯眯一下子牽着他的手,而站在那姑娘旁邊的人,則都笑嘻嘻的後退,並且對着張凡露出善意的笑容。

那姑娘的手很軟,但是有些粗糙,想來也是經常做農活的,而且這個姑娘看着很矯健,臉上一直帶着笑容,而且還有二個小小的酒窩。

眼睛也特別大,雖然看起來不是特別漂亮,但是卻別有一番味道,讓人看了就有幾分喜歡。

“我叫二丫,是小山哥的堂妹,那邊是我爹,我爹說了,我們村多虧你了,以後我們都有好日子過了,來一起跳舞……”

原來這個二丫居然是老族長的小閨女。

也是小山的堂妹,她在這村裏算得上是最漂亮的姑娘,所有才會被大家推出來,推到張凡面前和他一起手拉手跳舞。

張凡笑了,其實他也不會跳舞,也不怕踩着二丫的腳,就這樣和她手牽着手,順着她的節奏來跳舞!


熊熊的火光照亮了每個人的笑臉。

不少人看着張凡和二丫,臉上露出有些奇怪的笑容。 二丫衝着張凡笑了,還拉着她的收教他跳舞,怎麼動手,怎麼動腳,怎麼扭動身體,讓身體都活動起來,完全的放鬆。

“張先生,你應該這樣動,像我這樣,晃動着手腕還有腳,不要害怕不要擔心,像這樣跳,這樣……”

那個二丫僅僅的捏着張凡的手,向他一個個示範着動作。

她們跳舞的動作看起來都很簡單,但越是簡單越是好學好記,而且最能調動人的情緒,當一大羣人上百號人圍在一起,歡歡喜喜的跳舞的時候。

整個廣場上都沸騰了。

那麼多笑臉,都發出最開心的笑容,火光印着笑榮,廣場上歡聲笑語,認識的不認識的人聚在一起,伸出手拉起來,跳起來,還有那音樂響起,歡快的節奏,讓本來陌生的人,一下子變得熟悉起來。

“張先生,跳呀,盡情的跳呀,像我這樣,學我一樣跳,跟着我的節奏來……”


二丫的一雙眼睛總是看着張凡,只要他一停下來。

二丫就開始鼓動他,趕緊跳舞,跳起來才熱鬧,而張凡看到已經跳到興頭上的衆人,他卻悄悄的退下來,然後就看到花月影也退下來了,給他端來一杯茶水。

讚許的看了一眼花月影,接過這杯茶後,張凡卻是示意花月影去跳舞。

“你去玩吧,我就在這邊看着就好……”

這些舞蹈雖然很讓人興奮,也能調動所有人的情緒,但是此時張凡只想靜靜喝杯茶,然後看別人跳舞。

花月影離開了,二丫卻是趕緊過來了,一雙大眼睛盯着張凡,笑的無比的甜蜜,她很自然的就坐在張凡的旁邊,然後給他遞一些零食,還熱情的邀請張凡去她家玩。

“我家後院子有一堆東西,晚上月光下會閃閃發光,你要不要去看看是什麼?那些東西很奇怪,我保證你肯定沒見過……”

二丫差點就賭咒發誓一般,向張凡描述着她家後院埋藏着的東西。

發光,在月光下發光?

這倒是讓覺得很好奇。

“你不會是哄的吧,等明天再去看吧,現在這邊正熱鬧,大家都在跳舞,一會看不到我就不好了……”

張凡並不是很想去。

但是這個二丫卻是纏着他,一直央求着。

“張先生你見多識廣,你就去看看吧,白天的時候看不到,只有晚上,晚上纔可以看到,而且,那邊土裏還長出過奇怪的東西,我發誓,我絕對不會騙你,騙你的話天打雷劈……”

這小姑娘這會都開始發誓賭咒了。

說着這樣嚴重,那麼她應該不是騙自己。

後院子,月光下發光,還長出過奇怪的東西,這讓張凡心底也是很好奇,這邊都會長出扶桑樹那樣神物,還會有木之源讓花月影修煉控木術。

說明這邊的環境確實有不一樣地方,所有張凡打算去看看。

所有這會他跟着二丫離開這熱鬧的廣場,其實也有人看到,不過有人注意到是二丫在領着張先生的時候,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百家宴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緩解,那就是男女之間跳舞活動,然後姑娘家喜歡那個男娃子,都會把人喊道屋子裏去。

而這個時候,全村人幾乎都在廣場上,到處都是靜悄悄的。

有那個姑娘把心愛的小夥子帶回家,她父母也會裝聾作啞,就當沒看到。

所以當有人在老族長耳邊低語一聲的時候,老族長臉上卻是難掩的驚訝的和喜悅,低聲問身邊的大牛。

“你確定,沒弄錯,真的美弄錯嗎?是我家的二丫嗎?不會看錯人了吧……”

“這怎麼會弄錯,我一隻都注意着張先生,你沒看到剛纔二丫和張先生手牽着手跳舞嗎?這事情絕對錯不了,這張先生願意和二丫走,這是你們家福氣呀……”

大牛無比羨慕的對老族長說了一句。

卻是引來老族長欣慰的笑容,呵呵呵,真是沒有比這更讓人開心的事情了,二丫這孩子本來長得好看,沒想到還有幾分聰明,這個時候把張先生帶回家了。

好事,好事,不管以後怎麼樣,他都覺得這是好事。


“我你看清楚了?他們說不定去別的地方說話了……”

“沒錯,我親眼看着二丫把張先生領回家了,嘿嘿,咱們去招呼其它幾個貴客吧,看看我妹子還有沒有幾乎!”

嘿嘿的笑着,跟着張凡一起來的還有徐子君等。

現在張先生他不在這邊了,更得好好的招呼好剩下的幾個貴客,要是這些貴客也能看得上這邊的姑娘,看得上他的妹子,那就是天大的好事呀!

可惜,有一個小白臉,實在是長得比姑娘家還好看呀!


大牛看了一下徐子君,趕緊去喊自己的妹子,讓她去找徐子君跳舞聯絡一下感情,最好也能把他帶回到家裏去。

真要是那樣,那就實在是太好了,妹妹以後都有靠山了。

徐子君此時正在一點點的試菜,他手裏拿着手機,拍照,然後一道道菜試吃,吃過後就寫下一些材料,問一下送菜的人,這道菜的做法。

這些菜太多了,他都得學會,等到回陳園後,就按照手機上的好好地在做出來,讓張哥品嚐一番。

所以此時大牛的妹子走到徐子君身邊的時候,

徐子君根本就沒拿眼睛看他,他的注意力都在桌子上的美食裏面。

再說來的姑娘再漂亮,也沒有他自己好看。


鄉村的夜晚很靜謐,然後張凡和二丫走在路上,聽到路邊蟋蟀不停地叫喚着,二丫在他前面領路,不時擡頭看看月光,一顆心更是砰砰直跳。

然後她放慢了腳步,嘰嘰喳喳的和張凡說這話。

“我後院那情況,從十多年前開始的,有回晚上去廁所,看到那邊在發光,當時就嚇了一跳,乖乖的跑回屋子裏去,一晚上都沒睡,等第二天告訴我父親,他卻不相信……”

“後來,我晚上特意去找過幾次,只有一次我爹發現了,但是他叮囑我們,不要隨便說出去,我琢磨是不是有寶貝呀……”

二丫滿臉期待的看着張凡。 “寶貝?我沒見過,還真不知道會是什麼寶貝……”

張凡真的沒見過二丫說的什麼寶貝,他只是好奇,這東西被二丫說的神乎其神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二丫和張凡說着話的時候,步子放慢了很多,幾乎頭挨着張凡,兩人靠的非常近,而且二丫在說話的時候,有意無意的往張凡身上蹭。

主動往他身上蹭,開始的時候,張凡還以爲小姑娘是無意的,所以後退了一步,但是沒想到這小姑娘還蹭,這就不能忍了。

“當心,你在擠,就要掉到一邊的水溝裏了……”

這山村的路邊都是排水溝。

張凡這是提醒二丫,太過了就讓她掉進溝裏去。

張凡這話讓二丫臉一熱,但是卻裝作沒聽懂的模樣,衝着張凡笑笑,但是後面卻沒怎麼在擠了,也不故意去蹭他,只是賠笑着。

“張先生,我就是好奇呀,你說有什麼東西晚上會發光,有月亮的時候會發光,而且就是在土裏面,實在是太奇怪了……”

二丫嘴裏不住的叫着奇怪,腳下卻也不慢,兩人很快就來到,她家的院子。

院子門是虛掩着,二丫一推門就聽到咯吱聲音,二丫打開了院子裏的燈,請張凡坐下,趕緊又拿出一大盤子紫紅色皮的小花生米,放在張凡面前。

“張先生,嚐嚐我們這裏手抓花生米……”

說着話又端出幾樣下酒菜,其中還有一隻白水雞和幹炸的蠶蛹,還有一壺米酒。

二丫巧笑着給張凡倒米酒,要他和自己一起吃喝,卻被張凡拒絕了。

“你不是說後院地裏有什麼寶貝嗎?我去看看,看完後回廣場那邊,什麼好吃好喝的沒有?別在這裏耽誤時間了……”

這二丫的一點小心思,張凡還是看的出來的。

他就是好奇,二丫說的會發光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寶貝?

卻不想給她機會。

“啊,喝一點米酒暖暖身體,然後再去後院不好嗎?咳咳,張先生,你,你別這樣看着我,我帶你去還不行嗎?”

二丫還想說什麼,可是看到張凡的那雙眼睛,似乎那雙眼睛已經把自己的一點心思看的一覽無遺,此時她什麼都不敢說,只能低着頭答應領着張凡去後院。

二丫家的後院其實去到時候很容易,就是穿過前院子的走廊就行了。

只是二丫家後院子是沒有等,兩人走過去的時候漆黑一片,只有天上皎潔的6月光,而且因爲剛開始進去的時候,猛然從有光線的地方到黑暗中,一時視線受影響。

張凡猛然感覺到有風衝過來,他不動聲色的側了一下身體,就聽到一個重物摔落在地上的聲音,然後就聽到二丫帶着哭腔再喊。

“哎呀,我腳扭傷了好疼呀!”

二丫聲音都都變了,她本來想趁着天黑往張凡懷裏鑽,誰知道明明看到他的方向,等到自己倒下去的時候,卻是沒挨住張凡的身體,反倒摔落到一邊去了。

摔得真疼呀!

“你不會有事的,你說會發光東西在哪裏,只給我看……”

這邊光線雖然黯淡,但是對於張凡來說,他依舊可以看清楚地上二丫的情況,她最多也就是扭傷了腳,根本就沒什麼大礙。

所有此時張凡關心的,是她信誓旦旦一直說的寶貝在哪裏?

那種能發光的東西。

“那邊,就在那邊,你也看不到,這我們來找了幾次,有時候能看到發光,有時候卻又看不到,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但是我可以保證,我不會騙你的,不信,你可以問我的爹……”

二丫忍痛的喊了一聲張凡,然後指着不遠處一處突出的土堆,讓他去看看,說就是那個地方,以前半夜的時候會有光亮發出來。

他們曾經挖開過看,可是什麼都沒找到,但是過幾天后那邊就不發光了。

具體什麼原因,他們根本就不知道。

可是,她敢發誓,這事情絕對沒騙張凡,她家院子裏真的有寶貝。

黑暗中張凡也可以看到她一臉焦急的模樣,那神情也不似作僞,而且這二丫就算是有點什麼花花腸子,但是這話應該不會騙她。

那到底土堆底下會有什麼東西?

張凡走了過去,用腳在土堆上踢了好幾腳,感覺到那土堆很鬆軟,並不板實,而且周圍長滿了雜草,只有這土堆旁邊乾乾淨淨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