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個冰寒閣,能壓制住副掌門的,也只有掌門的啊!而且作爲冰寒閣的元老級人物,修煉的也都是冰寒閣的傳統功法!

要麼是水系,要麼是水系延伸出的功法,冰系功法,就如她,修煉的便是冰系。

而侯煙嵐之所以能被冰寒閣的人一眼看中,不也正是因爲她的身體問題嗎!

可是,水火不容,話雖如此,但是真正的壓制,還是要看實力,在這裏,沒有任何功法敢說可以取巧。

要麼水徹底撲滅烈火,要麼烈火燃盡雪水!

與此同時,不光是林沐雪發現了這一點,那冰寒閣的副掌門也是臉上勾起了一抹嘲諷的笑容,比之前更甚。

“區區火系修煉者,竟然還敢在冰寒閣如此放肆,今日定然留你不得!”

話音落下,只見這副掌門竟也踏前一步,手中出現一把冰霜長劍。

但是在江北看來,這玩意和霜之哀傷大劍已經沒什麼區別了,彷彿隨時都能收割他們的性命。

但是在看身前的老爹……江北的心又是爲之一震,老爹的背影依舊挺拔,他不管什麼事都會擋在自己前面。

江北的心卻冷了下來,爲什麼,他突然又不喜歡這種感覺了?

他想要的,好像已經在慢慢變化了,他不想再讓老爹這麼保護他了,明知道老爹很可能打不過對方了,可是還會繼續這樣。

這不就是老爹當初出走的原因嗎?怕他們被人欺負了!

江北開始沒由來的厭惡起了自己,如果是放在以前,不管對手如何強大,老爹總是能擋在前面,然後一巴掌給對手拍死。

可是現在,老爹很可能打不過這麼個副掌門了啊!


就在這針鋒相對,空氣中都瀰漫起了硝煙之際,身旁的秦墨白卻是突然上前一步……

江北真的錯愕了。

在此時……

只聽得秦墨白朗聲喝道:“冰寒閣的副掌門大人!小生造化門內門弟子秦墨白有禮了。”

“造化門的人?哼!莫非區區一個造化門也敢來闖我冰寒閣嗎!”

那中年婦女不驚反怒,更是覺得屈辱感更甚。

如果僅僅是幾個沒頭沒腦的散修,那殺了便是,實力在高也無所謂,但是造化門的弟子,憑什麼!

三大正派宗門,互不相讓,表面上怎麼都好,但是背地裏卻是針鋒相對。

這一點尤其是在冰寒閣更是體現的淋漓盡致,不然也不可能冰寒閣最爲富有,但是實力最強的紫雲宗卻不是很行事了。

很可能就是受到了生意上的壓榨……

但是!隨着這副掌門滿是怒意的話音落下,秦墨白的身形卻是絲毫不退避。

頭皮有些發麻,而手也有些抖,這副掌門隨意體現出的威壓就已經讓他有些受不了了。

不愧是掌門一類的人物,好可怕的實力!

“不光是小生,在場的滅霸,滅絕兄,也都是我造化門的人,以及煙嵐師妹,也都是我造化門的人!”

話音落下,秦墨白卻是再上前一步!繼續道:“而今日,我等來拜訪冰寒閣的內門弟子林沐雪師姐,你冰寒閣大長老卻是見才起意,直接扣押了我造化門弟子侯煙嵐,不知是爲何!”

“我煙嵐師妹已經明確表示了,不想加入你冰寒閣,而你冰寒閣拒不放人,又是爲何!”

“所以,我等也只能回去請滅門大人……”

“大膽狂徒!再次口吐狂言!”

未想,這話音還沒落下,便被那副掌門打斷了。

此刻,這副掌門面色微紅,胸口發鼓,一顫一顫的,很顯然是被氣的不輕快。

且不說這秦墨白說的是對是錯,當着這麼多的弟子面前如此揭冰寒閣的短,是在昭告所有人冰寒閣做出的錯事嗎!

而她,反應卻也慢了一步。

微微轉頭,果然見到那些弟子們已經四下耳語起來。

“想不到,這大長老竟然做出瞭如此之事,不知是真是假。”

“還能有假?今天的事我可是聽說了,在會客堂鬧出了很大的動靜。”

“而且這滅霸早就說了自己來頭不小,沒想到果真如此!”

“天吶,怪不得敢這大晚上的來冰寒閣搶人,沒想到竟然可以和副掌門大人真刀相向。”

“這還不然,而且這滅霸的背後還有丹會的人給撐腰,惹了他們也不是以後怎麼辦呢。”

“這個我聽說了,這滅霸好像深得丹會的喜歡,而且還得到了雲瀧城城主的欣賞……”

……

聽着弟子們的議論,副掌門的心裏也是一片雜亂。

不聽不知道,一聽真奇妙。

這一家人竟然來頭如此之大,歐陽雄風的事她倒是也略有耳聞,可是那歐陽易又是怎麼回事!

“那歐陽易可是親自送這滅霸一家去的碎星城參加宗門弟子招收。”

得,說啥來啥,不想聽什麼就聽到什麼。

有時候實力太強可能也是一種悲哀。

起碼在現在的副掌門看來,是這樣。

這滅霸的身份,已經讓她覺得有些忌憚了。

可是再看這一家人,更是怒火中燒。

“拜訪我冰寒閣?所爲何事!”

雖然心中一萬個草泥馬還在奔騰着,但是……也得給自己留個臺階下。

今日之事太過重大,她有些不敢自己拿主意了。 而聽聞這話,江北一家人加上秦墨白和林沐雪都是爲之一愣。

這句話……代表着什麼,他們自然懂的都懂。

這是事情還有商量的意思?

秦墨白只覺得喉嚨裏像是堵住了什麼一般,身體一片癱軟,這是剛纔裝逼帶來的後遺症。

看着滅霸哥,眼神交流,哥~哥~該你上了哥~

江北是懂的。

此前一直在懷疑着自己的無能,甚至連會說話這方面都趕不上秦墨白,瞧瞧人家,給這冰寒閣的弟子們唬的一愣一愣的。

明明做出了那麼禽獸不如的事,還能在這據理力爭,很強。

他就喜歡這種不要臉的人。

但是現在輪到自己了,江北也只能吞口唾沫,掩飾一下尷尬。

可以開始本尊的表演了。

上前一步,將老爹擋在身後。

這一刻,江北只覺得是那麼的刺激,而且一左一右還抱着兩個絕色大美女。

一個,是自己老婆侯煙嵐,另一個,呃……是你們的大弟子林沐雪。

看着沒,就在我手裏!

想着,不太好,先把侯煙嵐給放下,再把林沐雪給放下,不過還是摟着她的細腰。

侯煙嵐自然不會說什麼,退在江北身旁。

而此時,那副掌門也終於開始正色起了侯煙嵐,越看越覺得驚訝,怪不得梅紅那老傢伙能對這姑娘做出如此沒有道理可言的事。

這真乃是冰寒閣千百年都不遇的奇才啊!

如果真的是冰寒閣的人,以後冰寒閣都可以說上一句有後了!


但是這一切都被那爲首的滅霸給打斷了。

江北再次上前一步,右手從腰中取出自己的小騷騷,先握在手裏,比較有氣勢。

擋在老爹身前!就得拿出來點騷東西!

“在場的都是冰寒閣的各位弟子,長老,執事們,我滅霸明人不說暗話,今天咱們就好好的掰扯掰扯!”

“今日之事,秦師兄也已經說得七七八八了,不錯!我們正是造化門弟子!”

“但是我們並不代表造化門,我們今天來的身份,只是我滅家之人,來接我妻子回家,我爹來接他兒媳婦回家!”

“我不管你們冰寒閣如何看中我妻子,但是,她不願意在這冰寒閣繼續待下去!我就必須接她回去!”


“如果你們想打……”江北緩緩掃視過這在場的弟子,弟子們倒是還好,沒有太過誇張的。

只是那時不時冒出頭來的執事,長老們,讓他覺得有些心涼。

深吸一口氣,點上一根紅塔山,有些辛辣,也有些嗆人,擦,早知道就點上一根三階靈草的了。

就今天這情況,還能不能抽下一根還說不好呢。


吐出一口濃濃的煙霧,再次上前一步,“如果你們想打,今天我滅家奉陪!要麼,你冰寒閣滅門!要麼,我滅家消失!”

說這話的時候,江北的心都顫了啊,雖說有點裝逼的成分在裏面,但是不得不說,此時再不強硬點,這輩子都強硬不起來了!

江萬貫饒有興致的看着自己的小兒子,滿臉都是欣慰,再看看自己的大兒子,也已經點上一根菸了,提起他那大鐵球準備戰鬥了。

而江萬貫自己呢?自然而然的也點上一根。

彷彿這鼻子嘴巴往外冒煙的樣子已經成了這一家三口出門裝逼的必備姿態。

副長老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她何嘗不是顧念着冰寒閣的面子?先不說將這滅霸殺了會如何?單單說那秦墨白,就是不能亂殺的人!

造化門有幾個內門大弟子?就特麼這麼一個好嗎!

真要是殺了,那造化門絕對和冰寒閣起衝突,而且眼下掌門還在閉關,天知道什麼時候能出關。

別等到掌門出關,冰寒閣都沒了啊!

而這滅霸呢?聽了那些弟子們的言論,她的心裏更是一驚,這人是丹會的丹師……

“那你等今日突然造訪我冰寒閣所謂何事?在我看來,造化門和我冰寒閣好像還沒那麼好的關係吧?”副掌門冷哼一聲,轉而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