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一想,林洛臉上不自覺的蕩起了笑容。

他輸入顧詩詩發給自己的電話,當即撥了過去。

“喂,您好。是秦總嗎?”

林洛禮貌性的問了一聲,不過電話那頭回應他的卻是幾聲沉悶的女聲。

似乎在憋着什麼。

“您好,這裏是天豐營養液。秦總有事出去了,我是他的助理,有什麼事情您可以留言或者稍後等他回來再說。”

林洛的臉色變得有些奇怪。

這個助理說話怎麼一頓一頓的,還夾雜着聲聲悶哼。

一個奇怪的場景浮現在林洛腦海中。

不是他思想不高尚,實在是聲聲入耳讓他不得不浮想聯翩。

再說了,自己打的也不是座機,而是那秦總的私人號碼。

一個老總的私人手機會交給助理使用嗎? 腦袋中想着某些奇怪的畫面,林洛已經無法正常和這位女助理對話了。

“等下秦總回來,麻煩你告訴他,讓他回個電話。我叫林洛。”

林洛強忍着心中的怪意,說完就準備掛電話。

“等一下!”

“啊!”

不過就在他話音落下時,他聽到了電話那頭傳來兩個不同的聲音。

前者是略帶驚訝的男聲。

後者是接電話的女助理傳來的聲音。

只是這一聲,略微有些銷魂。

轉而電話落到了男主人的手裏,他略急道:“林總,等一下,我是秦丘軍。”

林洛一愣,轉而帶着一絲怪異的笑容問道:“秦總不是出去辦事了嗎?”


電話那頭秦丘軍也是尷尬了一下,但很快就回道:“剛回來,讓林總久等了。”

林洛也不點破。

剛回來?這誰信啊。

現在他還能隱隱約約能聽見混合的喘息聲呢。

只能說有錢人真會玩。


秦丘軍之前這麼玩是因爲看見一個陌生號碼,也不知道是林洛,纔想着找點刺激。

早知道是林洛的話他肯定第一時間接聽。

天豐營養液公司只不過是箇中小型企業,相比雲海集團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顧詩詩可是親自打電話招呼過的,這是給他介紹的大客戶。

雲海集團顧總打招呼,秦丘軍興奮不已,只想着恭迎林洛的到來了。

卻沒想自己一時沒忍住,讓林洛聽了場藝術戲。

“原來是這樣。秦總,我想找您買一批精華營養液,麻煩給個價格。”林洛笑道。

他也不想多扯,直入主題。

秦丘軍就喜歡林洛這麼直爽的人,上來就談錢,你好我好大家好。

“不知道林總在不在雲海市,有空的話出來詳談一番?”

談生意總歸不能全在電話裏面談,籤合同會面還是必須的。

況且秦丘軍也想見識一下林洛。

聽林洛的聲音,他感覺林洛很年輕,最多不過二十五六的年紀,比顧詩詩還小。

這樣年輕有爲的精英青年,有機會結實一番的話自然不能放過。

“我不在雲海市內。這樣吧,秦總這邊您先給我一張報價單,明天下午我再與您詳談。”林洛說道。

秦丘軍那邊滿口答應了下來。

兩人約好明天中午十二點,在雲海市見面。地點自然是雲海最豪華的酒樓,雲海大酒店。

掛了電話,林洛感覺耳朵都清淨了。

秦丘軍那邊很快就發來報價單的信息。

天豐營養液正常濃度型的給的價格爲一千八百塊每瓶,比之網上價格還要低了兩百。

看來,顧詩詩的面子還是挺大的。


但這也證明營養液這一塊領域利潤很大,自己都沒有砍價,對方就自降了兩百的單價。

儘管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爲顧詩詩的面子,但依舊不可否認這是個暴利行業。

林洛思考了一下,還是決定將神農豬崽養殖的消息告訴陸依柔。

陸依柔給他的幫助相對於顧詩詩只多不少,也是值得絕對信任的一個夥伴。

何況陸依柔現在也算是洛蘭公司的第二股東。

關於公司的發展這塊,陸依柔可比林洛要盡心盡力多了。

來到村委辦事處,陸依柔忙的不可開交,桌子上面擺滿了資料。

見到林洛,陸依柔才停下手中的工作。

“喲,村長大人難得來看看啊。”

一見面,陸依柔少不得要以冷嘲熱諷的方式數落林洛一番。

面對這樣的陸依柔,林洛也見慣不慣了。

“依柔,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林洛笑道。

陸依柔翻了個白眼,嗔怒道:“就知道你找我沒好事。”

“這次是好事。”林洛傻笑。

陸依柔氣結,這個傻子是真不懂還是自己表達方式有問題?

我們說的好事那是一個事嗎?

“行了,你說吧。”陸依柔很無奈,只能聽林洛的。

其餘村委見到這一幕,也是竊笑。

時間久了,林洛與陸依柔經常因爲各種事情在村裏面出雙入對。


何況兩人條件也是郎才女貌,非常相配。

久而久之,村裏面傳起了兩人已經偷偷談戀愛的八卦。

老村委們看兩個小輩就像是打情罵俏一樣,笑的合不攏嘴。

林洛環視了一週,悄悄向陸依柔使了個眼色,示意這裏不適合說。

兩人合作了無數次,林洛一個眼神,陸依柔不用多看就已心領神會。

她二話不說,直接拉着林洛進入了自己單獨的辦公室。

“好了,現在可以說了吧。”陸依柔雙手抱在胸前,靜靜的看着林洛。

“依柔,我最近又研製了一種新產品。”林洛神祕的說道。

陸依柔不以爲意,面不改色道:“恭喜啊,趕緊研究出二代種下來啊。”

林洛汗顏,繼續說道:“這一次是全新的產品,不是蔬菜。”

“那就是果子唄。”陸依柔回道。

林洛一扶額頭,難道是自己研究的神農蔬菜太多了,導致陸依柔對自己的產品都失去了興趣?

剛開始的時候,這位可是有幾分小迷妹的意味的。

自己只要一說產品,她就能兩眼放光,聽得津津有味。

現在的陸依柔和自己像是過慣了日子的老夫老妻,真是一點驚喜都沒有了。

“不是果子,是……動物。”

林洛本來還想掉一下陸依柔的胃口,但看到後者一臉平靜的表情,實在懶得再做鋪墊。

“哦。”

陸依柔先是很平淡的哦了一聲。

“你說什麼?”

緊接着她猛的抓住林洛的臂膀,一雙美目瞪得老大。

“我說我研製出了……神農動物。”

林洛嘴角揚起輕微的弧度。

呵,女人?我看你還寵辱不驚?

“神農動物?真的嗎?快帶我去看看。”

陸依柔的心情一下子就被點燃,她心裏同樣明白,神農動物和神農果蔬有着本質的區別。

如果說神農果蔬能夠帶動桃花村迅速發展,那神農動物的應用將會直接影響到桃花村的行政地位。

這絲毫不誇張。

只要應用的足夠妥當,發揮出理想中的價值。


神農動物的出世給桃花村帶來的將會是翻天覆地的質變。

這纔是她激動的真正原因。 雲海大酒店,某處房間外。

林洛領着陸依柔與柳若依站在門口,憑藉着敏銳的聽覺,他能夠聽到房間內有斷斷續續的聲音傳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