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院長正好不在,我要出院!醫院是生老病死的地方,鬼魂極多,縱使我迄今爲止只見過熾烈和劉姐,可是我還是會怕怕!而且,待在醫院裏面不利於我去尋找可以幫我解惑的驅魔人。

“你當真要出院?可是你纔剛剛清醒兩天而已!”,張院長看着將東西塞進包包裏面的我,急聲說道。

“我已經好了!能蹦能跳!”,我望着張院長攤開手,故意蹦跳了兩下。“好的不能再好了!”

“那你懷孕的事……”

“你當做誤診吧!全當是誤診!”,我揚起脣角扯出一絲苦笑。

“可是,那明明不是誤診,你我都知道的!”,張院長皺眉,有些不甘。

“又能怎樣呢?!說出去,誰又能相信?!”,我故作輕鬆的拍了拍張院長,“不過,張院長你放心,我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也沒有什麼好怕的!見招拆招,總有人能剋制那東西的!”

說完這句,我徑直將包包挎在了手臂上託着行李箱便往門外走去,剛打開門,張院長叫住了我。只見他從病歷上面撕下了一張紙,龍飛鳳舞的寫下一竄號碼。

“這是一個高人的電話,專門驅鬼的,靈或者不靈我不知道,可是你可以試試!”,張院長將那張紙整整齊齊的疊好塞進了我的手裏,面色凝重。“你要保重!”

“好!謝謝張院長!”,我對着張院長淺笑,將那紙緊緊的攥在手裏。

正想離開,卻看到王楠走了過來,見到王楠張院長招手。“小王,幫初五把行禮拎到醫院門口,她身體虛弱,怕是不能負擔太重!”

“好!”,王楠淡淡的點頭,沒有給我拒絕的機會,徑直搶過了我的行李箱。

和張院長揮手告別,我和王楠一前一後的走出醫院,在醫院的大門頭,我擡頭望天,眼睛竟然有些不適應。那空氣清新,帶着熱氣竄進我的鼻孔,引出了我的睏意。

“送到這裏就好,我在前面攔計程車!”,我轉頭對王楠微笑,卻在她的身後看到了劉姐那張陰森森的臉。

劉姐目不轉睛的瞪着王楠的脊背,蠟黃的臉色在陽光的照耀下,像是即將彌留的絕症患者一樣,而劉姐的眼神很複雜,除了凝重的恨意,還有別的我洞悉不出的情緒!這個時候,我纔有些恍然大悟,當時王楠在我的病房門前暈倒,我看到劉姐對張院長伸出鬼手以爲她是要謀害張院長,其實她真正的目標該是王楠纔對!

知道我能見鬼,王楠的表現很古怪,而劉姐又一直不停的跟着王楠,想必她們之間一定有着化不開的仇怨。

……

(本章完) 看到對着王楠虎視眈眈的劉姐,我一把抓着王楠的手,將她拽到了旁邊,那個劉姐冷冷的掃了我一眼,便徑直退回,一直退回到我幾乎看不見的距離,消失。

電視上面的鬼都是怕光的,這個劉姐居然不怕光,難道是升級版的?!鬼都能沐浴在日光之下,以後我們人類還有活路嗎!?

“你幹嘛拉我?”,王楠淡淡的望着我,自從我見鬼之後,她就沒有露出過一個笑臉。

“沒事!謝謝!”,我從她的手裏接過行李箱,輕笑。“我走了,那個……沒事了!”

其實,我準備叫王楠燒些紙錢給劉姐的,當初看到劉姐撿到冥界的欣喜表情,我便感覺到她該是無人祭祀的,所以王楠給劉姐燒些紙錢也許會緩和一下她們之間的仇怨,儘管我不知道她們之間有何淵源!可是,想想還是算了,說這些王楠也許只會把我當成瘋子!還有,我雖然可以看到鬼,不代表我快要多管閒事,我沒有那個膽量也沒有那個能力!

“初五!”,就在我準備轉身的時候,王楠叫住了我,眼神有些錯亂。“劉……劉姐,她和生前是一樣的嗎?”

聽到王楠這麼說,我東張西望了一下,隨後走到了她的面前。“比照片上面的瘦,臉色黃的厲害!那身工作服,很舊!”

我的語氣很輕鬆,全當做是開玩笑,王楠信便信了,不信就全當是戲言,我想她該懂的。

“哦,我知道了!”,王楠沒頭沒腦的說了這麼一句話,轉身就走連再見都沒有說。

我自嘲的笑了起來,再見?!誰喜歡還在醫院再見?嫌病不夠多嗎?!不過,我感覺到,這個王楠還會再找我的,於公於私!

招了一輛計程車,我匆匆上去,眯了一會便到了寧海小區的門口。

付了錢,握着行李箱,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氣,終於到家了!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儘管這個狗窩還是租住的!一切還是和以前一個樣子,只不過,心境大步相同了!一年沒有回來,不知道里面髒成了什麼樣子!不過,曹院長有我的鑰匙,該會個我經常打掃纔對,他可是金牌的家庭婦男,比女人還要賢惠萬倍的好好老先生!

託着行禮進到了小區,走進電梯我徑直按下了二十二層的按鍵,看着電梯一層一層的升上去,我竟然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我的家,我溫暖的牀,我的毛毛熊大抱枕!不管見不見鬼,我先得好好的睡一覺!縱使我已經沉睡了有一年,可是精神頭還是不足。

電梯‘叮’的一聲響起,打斷了我的思緒,待到電梯門完全打開,我這次拖着行李走到了2225房間的門口。掏出鑰匙,徑直打開門。

一年沒住,家裏還真乾淨!不過傢俱擺設什麼的都變了,整體換成了白色系,估計是曹院長乾的!雖然不是我喜歡的紫色系,好歹看着也清清爽爽的。

直接將行李放到一邊,而後直接拎着包包走向我的臥室,打了一個哈氣推開門,眯着眼睛把包包一丟徑直脫掉衣服,一下子掀開被窩鑽了進去。

……

(本章完) 睡着的時候,整個身心是放空的,所以很輕鬆。一直睡得很沉,甚至連夢也沒有,直到一隻冰冷的大手探進了我的內衣,這才讓我從沉睡中稍稍的驚醒。可是上下眼皮好沉,黏在一起根本睜不開,我想要拿開放在我胸前的那隻大手,卻被那隻大手勾進了懷裏。

被緊緊的束縛在一個冰冰涼涼的懷抱,我的感覺卻如夢似幻,總覺得是在做夢。可是我喜歡那種感覺,很安定,很安心。因爲正值仲夏,縱使是晚上也是炎熱的時節,所以我對那人身上的冰冷極其的依戀。

一定是在做夢,否則怎麼會有人這麼涼快?!我上牀之前開空調了嗎!?不過,這空調的度數調的太低了吧?怎麼越來越冷了呢?!明明是裹着被子的,那寒氣卻涌了進來,似乎在我的身邊一樣。

感覺到已經冷的有些哆嗦的時候,我趕緊將身子往旁邊的懷抱裏面縮了縮。

“陰間很冷,抱緊我!”,就在我試圖尋找一絲溫暖的時候,一張冰冷的嘴脣突然貼上了我的耳畔。

那個熟悉的聲音讓我渾身的汗毛一陣緊縮,而後硬生生的睜開了眼睛。當我對上熾烈那雙似笑非笑的眸子時,我‘啊’的一聲大叫起來,隨後一腳踹了過去。誰知,這一腳踹空了。而後我掀開被子,燈亮了,我看到熾烈斜着身子靠在牆上一幅吊兒郎當的模樣。

“你他媽的就不能讓老孃安慰的睡一個覺嗎?!”,我站在牀上,扯開嗓子衝着熾烈大喊。“鬼了不起啊?!鬼就能爲所欲爲啊?!信不信老孃找人收了你?!”

不要怪我暴虐,而是我天生就有起牀氣,不管是誰,讓我睡得不爽,我就能翻臉,管他是人是鬼!

“嘖嘖嘖!先把衣服穿上!”,熾烈依舊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挑着眉將視線落在了我的脖子下面。“都沒有真材實料,露出來給誰看?!”

聽了這話我低下頭,看到一片春光之後,尖叫一聲麻溜的鑽進了被子裏面。尼瑪!這裸睡的習慣,必須要改了!

“熾烈!”,我用被子捂着身體指着熾烈,鼻子噴出煩躁的熱氣。“尼瑪!就算我賣給你了,我也得有法定假日吧?!你不能天天纏着我啊?!這樣我還怎麼生活怎麼談戀愛?!你再不給我點自由的空間,我弄死你孩子,再弄死你!”

“你試試!”,熾烈聳了聳肩,攤開雙手。“只要我還在,我的孩子就死不了!可是,這個世界上能弄死我的人沒有幾個!”

“還有……”,熾烈說到這裏,以極快的消失,又在我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時候一下子壓在了我的身上。“還有,在你沒有弄死我之前,我一定會先‘弄’死你,你行不行?!”

聽到那個‘弄’字的時候,我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個在冥界酒店的那個晚上,縱使我是一直在睡覺並且沒有感覺的,可是現在回想,居然心慌的厲害,並且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在胸前蔓延。而熾烈那深邃的眸子和輕緩的呼吸,是讓我有所異樣的導火索。

……

(本章完) 望着熾烈深不見底的眸子,我的心中有股啪啪作響的電流在涌動,明明是赤裸裸的威脅,我他媽卻覺得是在調情,顏值好的色狼簡直讓人慾罷不能!

“聽到沒有?”,熾烈挑起我的下巴,好看的眉頭輕蹙起來。

“聽到了!”,我有些不耐煩的提高音量,扭過頭讓自己的下巴脫離他的掌控。

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你以爲我真的會屈服你嗎?衝着我初五被男人背叛誓做蕾絲的決心,我也不會讓自己淪陷在你一介男鬼的魔掌之下!

“這才乖嘛!”,熾烈輕笑一聲,徑直摟着我躺在了了牀上。

見他的大手不老實的探到我的腰上,我的臉上突然燙了起一把抓住,而後將赤裸的身子縮在被子裏面只露出半個腦袋。

“你想幹嘛?”,我窘迫的望着熾烈的眼睛。

“你說我能幹嘛?!抱着你躺在牀上,難道只是純睡覺嗎?!”,熾烈眼中閃出一絲邪惡的光,嘴角揚起。

尼瑪!男人腦子裏面想的都是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嗎?!口口聲聲說心有所愛,卻和別的女人上牀!我能打的過鬼嗎?!不能!我有拒絕的餘地嗎?!沒有!可是,我不想被鬼壓了!

“等等!等等!下次再約好嗎?!”,我伸出雙手抵住了熾烈的胸膛,可憐巴巴的望着他。“我真的好累!我現在只想睡覺!就算,你不顧着我,也得顧着你的孩子吧?!睡眠不足可是會導致胎兒發育不良,發育不良會直接引起胎兒畸形的!”

“初五,你在敷衍我?”,熾烈不悅的挑眉,俊臉又靠近了幾公分。

媽蛋!別這麼看着我!長得這麼帥就好好呆在地府裏面,別出來禍國殃民了!像我這樣的腦殘級顏值粉,根本沒有絲毫抵抗力的!要不是知道這個男人是鬼,尼瑪,我肯定是要直接按倒的!

“沒……沒有啦!”,我陪着笑臉,“你也知道,我在醫院裏面躺了一年,虛弱的很!等我身體恢復好了,你想怎樣都可以啦!”

“哼!”

熾烈冷哼一聲,正欲張口準備說什麼,眉頭卻突然緊蹙起來。只見他‘嗖’的一下閃到了牀邊,掀開窗戶望向望了望,便轉過身。那冷漠的目光在望向我時,稍縱即逝,變成了戲謔。

“女人,我先走了!下次,再約!”,熾烈對着我吹了一個口哨,而後迅速的化作一陣黑氣消散不見。

下次!老孃不會給你機會讓你還有下次了!萬物之靈是什麼?人啊!我就不信,以我一個人的智商還對付不了一個鬼?!

想到這裏,我徑直跳下牀尋找我的筆記本,怎麼回事?!我的筆記本我記得是放在牀頭櫃裏面的啊!爲什麼不在了?!沒有道理啊!

從臥室找到客廳,正焦頭爛額的四處翻找筆記本,卻聽到門外傳來了腳步聲,接着便是金屬捅門鑰匙孔的聲音。好傢伙!剛走了一個鬼,倒是來了一個賊!正好,老孃有火正沒處發呢!算你倒黴了!

想到這裏,我腳尖一勾,將旁邊的垃圾桶勾到了手裏,而後悄無聲息的躲在了門後。

……

(本章完) 門緩緩的被打開,我透着垃圾桶的孔洞看到一個陌生的身影緩緩的走了進來,確定不是熟人之後,我一下子將垃圾桶卡在了那人的頭上,而後在那人還沒有來得及叫出聲的時候,一擡腳踢到了他的膝蓋,乘他吃痛之際,一個飛身撲了過去,而後騎在他的身上就揮起了拳頭。

偷誰不好,偷到我頭上來了!要知道,我認識樑宇凡之後,可是跟他學了三年的跆拳道,縱使不是高手,對付一個小偷還是綽綽有餘的!反正是小偷,只要我不打死他,我都能算正當防衛,所以我卯足了勁將力氣全部集中在右拳上,正當我想要打他鼻青臉腫的時候,我帶着風的拳頭卻突然被一隻大手給接住了!

接住了!沒錯!是接住了!看來,這個小偷還是個練家子!

想到這裏,我又揮出了另外一隻拳頭,結果還是被一把攥住。通過垃圾桶的孔洞,我看到了一雙墨綠色的眸子,裏面透着懾人的寒光,令人膽戰心驚。

完了!這個小偷似乎是惱羞成怒了!看他的眼神,是想將我殺人滅口啊!不行,我不能被動,我得主動出擊,撂倒這個小偷,我得趕緊報警!

由於我的雙腿支撐着身子,雙手又被制着,所以能做爲武器的便只有嘴了,於是我猛的壓下去,徑直低下頭隔着襯衫咬在了小偷的肩膀上!等我鬥雞眼看起襯衫上面的標誌,差點破口大罵。尼瑪,這個小偷穿的是世界頂級名牌襯衫,還他媽是很娘炮的粉紅色!

滿意的聽到一聲痛苦的呻吟從小偷的嘴邊溢出,想着他會不會吃痛鬆開我的雙手時,卻沒有想到他徑直一個翻身將我壓在了底下,可是我死活不鬆口。我又不傻,遇到一個比我身手好的小偷,要是不抓住他唯一的痛處,痛的就會是我好不好?!

“鬆嘴!你這個小偷!”,一個嘶啞低沉的聲音從垃圾桶裏面傳了出來。

“不鬆就不鬆!”,我含糊不清的從齒縫發出這個聲音,通過垃圾桶密密麻麻的孔洞卻看不清男人的臉。

等下,他剛剛叫我什麼?!小偷?!我勒個擦,賊喊捉賊啊?!

“再不鬆口,我要還手了!”,男人提高音量,聲音裏面是極度的不悅。

“你先鬆手,我就鬆口!”,我狠聲,牙齒上加重了力道。“否則,我把你的肉咬下來!”

“好!我數一二三,到三的時候一起鬆!”,男人額前青筋爆裂,握着我的拳頭也似乎在威脅性的收緊。

“唔!好!”,我眨眨眼睛,表示贊同。

“好!一,二,三!”

當男人喊道三的時候,我感覺到我的兩隻拳頭被瞬間鬆開,可是我沒有,我不但沒有鬆口,倒是擡起膝蓋一下子頂在了他的襠部。原本,我以爲這一招會讓那小偷雞飛蛋打的,卻沒有有想到,他的大手徑直握住了我的大腿,而後另一隻手探進了我的腋窩,而後硬生生的撓的我鬆開了嘴。

尼瑪,我不怕痛,卻最怕癢,這個死小偷抓住了我的軟肋!等我笑的花枝亂顫的時候,男人一下子掀掉了頭上的垃圾桶,透出了盛怒的臉。

……

(本章完) 原本我還正想看看這個小偷長的是什麼猥瑣的模樣,那樣會讓我對他再下狠手毫不留情。可是,當男人把垃圾桶拿下來的時候,我整個人Duang的一下驚呆了!好帥的賊啊!此人皮膚爲古銅色,劍眉星目,雙脣緊閉,臉上的每一個線條都像是精心雕琢的一般,完美的不像話!身材看樣子聽健碩,也很修長,大概看去該和熾烈差不多的個子。

相比之下,熾烈帥的邪魅,而這個男人卻更具有陽剛之氣,是我最喜歡的那個類型!真糟踐了!長的這麼帥,身手這麼好,不做明星,卻他媽的做起小偷來,我真替這張臉而感覺到惋惜!

男人的右肩膀上的襯衫已經出現了一個紅色的牙印,看來我剛剛那嘴真的咬的不輕。可是我的視線流連在他的肩膀上,他的眼睛在望哪看呢?!呃……尼瑪!我的衣服呢?!

“流氓!放開我!”,我揮舞着雙手大喊大叫,我剛剛只顧找筆記本,忘記穿衣服了!

“流氓?!對付你這樣的小偷,就該流氓一點!”,男人蹙眉,隨後徑直解開了襯衫。

尼瑪!他想幹嘛?!劫財不到,轉而劫色?!不許脫!我會叫的哦!咦,有肌肉耶!等等!我在想什麼?!

“你想做什麼?!你要是敢對我那個,我閹了你信不信?!”,我紅着臉大叫起來。

“哼!”

男人一把扯開襯衫,那誘人的風光驚得我閉上了眼睛。

“我警告你!不許碰我!否則,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我使勁的伸出雙手,抵住男人結實的胸膛。

“我纔不會去碰一個賊!”,男人的話音剛落,一片帶着溫熱的布便落在了我的身上。

小心翼翼的睜開眼,卻看到自己的身上蓋着男人的襯衫,而男人則起身,漫不經心的坐到了沙發上點起了一根菸。

趕緊背對着男人,將那帶着淡淡煙味的襯衫套在了自己的身上,裹好自己我轉身怒氣衝衝的盯着這個男人。

“不要以爲犯罪中止,我就會感激你,告訴你,我是不會姑息你這種入室搶劫欲行劫色的賊的!”,我指着正吞雲吐霧的男人大吼,“還有,不許在我的家裏抽菸!現在給我滾,否則我要報警了!”

聽了我這話,男人沒有驚慌,反而意味深長的眯起了眼睛。

“報警?!好啊!報警吧!”,男人攤開手,慵懶的靠在了沙發上。“我倒想看看那警察來了,抓你還是抓我!”

“你……你什麼意思?!”,我一頭霧水,從來沒有看過一個小偷被抓到之後還這麼冷靜的。

“哼!”,男人沒有說話,只是徑直走進了臥室,完全當我不存在一般。

這個賊是有多膽大?!就這樣闖進我的臥室行竊?!不行,我的錢和銀行卡都在牀頭櫃上的包包裏面呢!

想到這裏,我加快步子跟了過去,進去的時候看到那男人託着下巴望着凌亂的被子眼神錯綜複雜。

“你帶誰來過我家?”,男人突然大步走向我,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

(本章完) 這個賊一定腦袋又問題!絕對是的,否則幹嘛一副反客爲主的模樣!

“哈!這是我家!你幹嘛問我這麼奇怪的問題?”,我扭動着自己被緊緊制住的手腕,極度不爽的瞪着男人。“還有,你趕緊給我走!否則,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不客氣?!”,男人眼中閃出冷漠的光芒,一把將我拽到了他的面前。“我倒想看看你怎麼對我不客氣!”

說到這裏,男人徑直掏出了手機,撥了一竄電話號碼。

“過來!有事!”,冷聲對着電話說完這句,男人徑直刮掉了手機。

難不成,是叫同夥來了?!天哪!一個我都對付不了,再來幾個,我一定會被殺人滅口的!算了,錢和命比起來,錢他媽算個屁!

“那個,什麼,我給你錢還不行嗎?!”,我突然笑了起來,眨巴着眼睛望着男人。“我包裏的卡和錢你統統拿走,密碼是520520!你拿走吧,我不會報警的!”

“啊?”,男人似乎一頭霧水的皺緊眉頭。

“那個,你不就是爲了求財嗎?!何必要殺我呢?!殺人可犯法的!”,我怒了努嘴,示意男人望向牀頭櫃上面的包包。“你把東西全部拿走,我保證不報警,我發誓!”

“你腦子有病吧?”,男人冷聲,一臉的鄙視。

“我要說我有病,你會不會放了我?”,我笑眯眯的歪着頭,直眨巴自己的眼睛。

“不會!”,男人鬆開眉頭,果斷道。

“哦,那我沒有!”,我泄氣的望着男人,一臉的委屈。“大哥,我錯了還不成嗎?!下次,我一定等你偷好了,我才進來好不好?!”

“你以爲我是小偷?!”,男人不悅的提高音量,昂起了下巴。

“呸!瞧我這嘴賤的!您怎麼可能是小偷嗎?”,我堆滿了笑臉,“您可是劫富濟貧的俠盜!”

“……”,男人一頭黑線,嘴角抽抽起來,可是握住我的手卻緩緩的鬆開了。

武俠之隱者神尊 果真,連賊也喜歡被拍馬屁!爲了活命,我也只能忍辱偷生拍馬屁了,等我脫身,非弄死你這小子不可!

“哈哈!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我先走,你接着偷!不對!是拿!想拿什麼拿什麼!拿好了我再進來!”,說到這裏,我小心翼翼的對着男人揮手。“您老慢慢來,記得給我留幾百塊買姨媽巾的錢就可以了,我……先走了!”

漫不經心的退着走出了臥室,而後故作輕鬆的吹着口哨慢悠悠的走向客廳,等走的門口的時候,我趕緊抓着門一下子擰開,剛準備大叫救命,卻與一個人撞在了一起。只聽‘嘭’的一聲,好不容易走的門口的我又被撞回了客廳,剛掙扎着準備起身,一雙腳卻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擡起頭,我看到那個男人正套上了一件襯衫,刺死正面無表情居高臨下的俯視我。這小偷作案,還自備換洗衣服的?!可是現在該怎麼辦?!他的同夥來了,我死定了!想什麼辦法脫身呢?!我得想想啊!

“初五!是你?!”,正當我苦思冥想之際,一個尖細的女人聲音突然灌進了我的耳膜。

……

(本章完) 這個聲音,莫名其妙的熟悉啊!

我擡起頭,看到了一張肥碩的臉,等我將焦距拉開,終於認出這個女人就是我的房東董曼玲!太好了!有人給我報警了!我有救了!

想到這裏,我一把抱住了男人的雙腿,而後撕心裂肺的對董曼玲吼叫起來。“曼玲姐!趕緊報警!快點報警!”

“什麼?!”,董曼玲望了望我又望了望那個被我死死纏住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

“什麼什麼?!我叫你報警!”,我對着董曼玲翻白眼。

話說,董曼玲是我的房東,人不錯,在她的房子裏面住了幾年,沒有一次加租的!可是,腦子不太好使,想要苗條卻是個吃貨!一吃了東西就跑到我家來懺悔,接着便會將我的存量洗劫一空才笑眯眯的離開。

“聽到沒有!報警啊!”,我大吼。

“哦哦哦!我知道了!”,董曼玲對我重重的點頭,而後跑到了男人的面前認真的望着他。“凌先生,對不起了!”

董曼玲說完這句話,一把將男人緊緊的抱住,臉上一副英勇就義的表情。

尼瑪!這女人是豬腦子嗎?!我叫她報警,她在幹什麼?!這一年來她的腦子已經全部退化成翔了吧!?

“曼玲姐,你這是在幹嘛?!”,對上一臉尷尬的男人,我衝着董曼玲大叫。

“你不是叫我抱緊嗎?!我抱的很緊!”,董曼玲認真的望着我,一雙胖乎乎的手死死的圈住了男人的身體。那滾圓的體格,一度讓我覺得她能把這個小偷給勒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