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墨龍所說,越是強悍的手段,想要將之擁有就必須付出等量的代價,況且別忘了,傲爽本就擁有著《大風雲瞳》那般兇悍的瞳技,若是配合著洞虛之眼一併使用而出,能夠讓瞳技的攻擊強度達到怎樣的層次,還真無人能琢磨透。

又和胖子商量了一番大概事宜之後,他便和詩意兩人共同離開了,而臨走之際,傲爽也托他倆幫自己帶一句話給他們的師尊:人活一世,縱然忠義難兩全,但忘本,必遭萬人罵!

他的意思已經明白的不能更明白了,哪怕游無魂身為守護者,最後的結局再怎麼也會是悲劇,但既然他在死前把洞虛之眼給了自己,那麼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做出背叛魂閣的事情。

在胖子和詩意走後,傲爽並未直接進入修鍊狀態,而是動身找到了聽魂和魂閣內的幾名長老,處於他意料之內的是,魂閣的十幾名長老,包括聽魂在內,都是一副悲痛欲絕的神色。

游無魂的死,對他們的打擊的確很大。

「人生難免潮起潮落,無人自甘墮落,師尊的死,亦是給我們敲響了一個警鐘,在以後,我們不能有任何的懈怠,距離今年的年終會武,還有七個月的時間,給我七個月的時間,我會讓魂閣,傲視藍日之巔!」

幾遍相識的時間不長,但聽魂和十幾名長老,也從傲爽的身上看到了某種蛻變,那是從孤傲少年成為真正穩重男人的過程,那種萬事瞭然於胸,悄然將之掌控的氣息,決然是一種真正上位者的氣勢。

「對了,小爽,那煉體閣的叫做蘇銘,就是《崢嶸畢露榜》上有著『火龍王』之稱的第十三名,在你昏迷當日也向你發出了邀戰帖,說要幫劍客奪回屬於他的榮耀。」


「奪回他的榮耀?若我沒記錯的話,劍客是風雨閣的弟子吧?兩個人八竿子打不著,找到了一個莫須有的理由就要強撐著頂上來,看來還真是有不少人想要看我的笑話啊。」

傲爽冷笑了一聲,當日胖子將自己抱回魂閣時,自己的神色一定極為虛弱,畢竟面臨著化靈和葬魂的危險,況且雙眼還要接受洞虛之眼的傳承,一定有不少人,認為自己無法挺過這一關了,但恐怕,真要讓這些人失望了,自己不僅挺過來了,心態還比以前更好了。

「火龍王是吧?既然他想要落井下石,那我傲某人,也無需多言了,點將台吧。」

對於這種在自己輝煌之時不敢出現,見到自己落魄后想要撿便宜的人,傲爽豈會給他半分的好臉色,要麼就點將台上決一生死,要麼就哪來的滾哪去,上我這找畫面來了?

「好!小爽,等的就是你這句話,不過你剛剛從療養洞室內走出來,先回去好好恢復一晚,這件事就交給我辦理,一會兒我就去找那頑石尊者,明日午時,你們兩人相戰點將台。」

游無魂死後,聽魂一直感覺有某種陰影籠罩著自己的心,那是一種不吐不快之感,但除了和魂閣內的長老們切磋一番之外,還真是沒什麼好的發泄方式,但這次傲爽和蘇銘的戰鬥,卻恰巧能讓他舒緩一下緊繃的神經。

「恩。」

傲爽點了點頭,並未多說什麼,他能理解魂閣內所有人的心境,尤其是擁有了洞虛之眼后,在這些長老們的身體周圍,他總是能模糊地看到一些代表著『憤怒和不甘』的氣息……

……

第二日正午,那懸浮於千米高空之中的點將台周側,早就稀稀拉拉地懸空站立了大片的人影,而在那平台之上,亦是有著一道少年的身影,一襲精鍊的火紅色獸甲之下,肩膀處似乎還刻畫著某種龍頭般的紋身,為他憑空增添了近乎於狂野般的狂悍氣息。

他,便是《崢嶸畢露榜》上第十三人,有著『火龍王』之稱的蘇銘,據說原本也只是一名尋常的天才之輩,但在幾年前的一次探索秘境中,獲得了『火龍戰紋』,這才一躍成為天驕弟子之列,一發不可收拾之下,一怒衝上了榜單第十三名。


畢竟還有不到七個月的時間就要進行年終會武,因此感受到了壓力的蘇銘,也在幾個月前就進入了閉關修鍊的狀態,甚至連上次的四閣小會都來不及參加,可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無巧不巧的是,正當他處於參悟最關鍵的時刻,謎虹事件發生了……

那一日,整個藍日道宗為之震動,不少長老和弟子被迫之下自修鍊狀態中退了出來,而蘇銘正是其中之一,並且讓他極為憤怒的是,他剛剛觸摸到巔峰靈王的瓶頸,就被因果造化龍氣強行震了出來。

弄清楚了其中的曲折之後,蘇銘再怎麼說也不能找游無魂的麻煩,因此只能將怒火在傲爽的身上釋放出來,可又為了不讓人看出他小肚雞腸的性格,這才胡亂找到了一個借口,就算有些名不正,言不順,但最起碼,也算是一個理由。

而後,一些煉體閣的弟子,包括閣主頑石尊者在內,都跟他說了一些關於傲爽的事情,直到那時,他才感覺自己可能有些託大了,這個叫傲爽的少年,不僅在四閣小會上創造了近乎於神話般的記錄,更是一個萬年難遇的奇才。

可事已至此,不是天驕不孤傲,他蘇銘同樣有自己的道路,因此就算是硬著頭皮,這一戰,也必須要進行。

「那一日全宗動蕩,傲爽被那個死胖子抱走之時,可是一副頗為虛弱的狀態,隱隱間,眉心處還透發出某種死相來,就算他真能從那種狀態挺過來,恐怕實力也會大減,今日,會不會是一代天驕的絕唱?」

「絕唱?我看根本不可能吧,傲爽那般存在,似乎總能創造出一些奇迹來,況且如果真不能出手的話,難道他會強撐著和蘇銘在點將台一戰?怎麼可能嘛,不過我還是想問你一件事,你為啥管我們天地閣的君臨意,叫死胖子呢?」

「哥們你是不知道,那個胖子,到哪都好搶個風頭不說, 少女被逼替姐嫁夫:總裁的私有寶貝 ~眯的模樣,看著他那副模樣我就想揍他,哎,怎奈我實力不濟,否則我非得一天打他八次不止,不,十次!」

「朋友,這些話你敢當著他的面說嗎?他的脾氣可不怎麼好。」

「……」

就當眾人議論紛紛之際,一道身穿精鍊黑衫的身影,終是在天邊浮現出了身形,感受到那股冷冽冰寒的氣息后,不少人的心裡,都是『咯噔』一下。

傲爽,來了,並不如他們所想那般落魄不說,似乎,還是攜帶著某股意念,強勢而來!

雙眼內瞳孔緊縮,某股力量頓時以漩渦似的形態形成在傲爽的身體周側,一張一合之間,那股氣勢當真是無人可敵。

「蘇銘是吧?你一個煉體閣的弟子,還說什麼要為劍客找回屬於他的榮耀?找這個冠冕彈簧的理由,不怕惹得他人的恥笑么?今日,我便好好告訴你,上我傲爽這裡找畫面,是要付出代價的!」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1086章顯而易見的蛻變

「呵呵……」

聽著前者那狂傲言語,『火龍王』蘇銘並未心生任何怒氣,而是一聲冷笑,雙眼微眯地打量起傲爽來,半響后冷冷地道:「看來半個月前的謎虹事件,不僅沒有讓你的實力產生一絲的後退,反而是得到了幾分增幅,尤其……是這銳利的眼神……」

洞虛之眼!

眾人當即嘩然,那日魂閣的靈魂之力屏障破碎,游無魂雙目空洞,魂歸天際的場景他們可是歷歷在目,尤其是那時的傲爽,眼部還逸散出數道血跡,這般情景,由不得會引人遐思,魂閣的閣主在臨走之前,是不是把洞虛之眼留給了他的得意弟子?


感受著無數道視線的焦距都匯聚在自己的身上,傲爽嘴角翹起一絲弧度,雙眼內瞳孔,霎時間完成了一個從圓形到漩渦狀再恢複本來形狀的變化,深邃的眼眸,直觸所有人的心靈。

「沒錯,洞虛之眼,師尊在臨走之際,屬實是傳承給了我,但蘇銘,你認為,你有那個實力逼我用出這方面的手段么?在我看來,你還不夠那個資格。」

好狂!

周遭觀戰之人心底又是一震,他們猛然發現,經歷了『謎虹事件』后,傲爽原本有些隱而不發的狂妄姿態,在此時猶如開閘的洪~流般一發不可收拾,要知道他此刻所面對的,可是在《崢嶸畢露榜》上,名次比他還高上幾名的存在。

而對於洞虛之眼真的被傲爽得到一事,縱然許多人心中早就有了個大概的猜測,但得到他的肯定,不由又是一番心境,原本就近乎於妖孽的傲爽,又得到了這雙號稱有著無限潛力的眼眸,這……簡直是如虎添翼!

少年得志之後,蘇銘自己都快要忘了,多長時間沒被人如此『鄙視』過了,臉色瞬間變得黑沉下來:「夠不夠資格,恐怕不是你說了算!畢竟……底牌這個東西……」

「你的底牌,在我這裡,通通都沒有用!」

正當眾人被『底牌』這兩個字吸引,暗想兩者之間的碰撞究竟會強悍到多大地步之際,傲爽那冰冷無比的話語,卻是將所有人都從幻想之中拉了回來,他甚至不給蘇銘任何機會。

傲爽,變了!

不知怎的,眾人的心中突兀地冉起這份想法來,那是一種翻天覆地的大變化,仿若一個蠶蛹蛻變為夢幻蝴蝶般的過程,從蟄伏於深海的蛟龍,到蒼龍出海,掀起萬丈波濤!

被前者用這種近乎於『無視』地眼神凝望著,蘇銘只感覺渾身的不自在,冷哼一聲:「哼!素問你的嘴巴異常犀利,今日蘇某人還真是品嘗到了這份滋味,我也不和你做口舌之爭,實力上見真章吧,或許一炷香之後,你就會說不出任何話來……」

一邊說著,蘇銘晃了晃脖子,雙臂猛然一番震顫,只見那將他包裹進去的精鍊火紅色獸甲,頓時在『喀』的一聲中破碎,露出了裡面那精純的腱子肉,以及肩膀處的龍頭刻畫。

傲然無比的龍頭刻畫,尤其是那龍睛所在,更是蘊含著某種異樣的強悍氣息,伴隨著蘇銘身體的晃動,整個刻畫也好似活了起來一般,頓時讓人感受到了一陣火海深淵之意。

「看你本事了,不要,讓我失望就行。」

傲爽倒是沒有什麼具體的動作,聳了聳肩,做了個盡可隨意出手的手勢。

「一會有你苦果吃!讓你狂!」

蘇銘一聲暴喝,雙腳微顫之後,整個人便是騰空而起,一陣閃爍的紅芒之內,他好似化作了一頭遠古凶獸,欺身便是攻了上來,而在沖伐之間,他亦是不知使用了什麼增幅靈技,氣息頓時從高階靈王變為了巔峰靈王。

「好強的爆發力,實力瞬間提升了一個檔次!巔峰靈王的氣息,但戰鬥才剛剛開始,兩人應當尚處於熱身的狀態,要知道,這般程度可遠遠不是蘇銘的極限啊!」

不管兩人在比斗之前如何,真正出手之後,蘇銘的實力就已經得到了絕大多數人的認可,心中不由暗想到,雖然言語之間都透著幾分狂傲,但他們的實力,也著實達到了那個地步。

「誰還記得點將台,先輩英魂隨風來!」

來到藍日道宗尚不及半年的時間,傲爽便是幾度在點將台上戰鬥,望著那一條條由歲月刻下的痕迹,縱然是他,也不由發出一聲感慨,當真是:歲月如刀,吞豪傑,斬天驕!

但哪怕心有所想,面對著強勢而來的蘇銘,傲爽的神色間還是不見任何的退縮之意,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轉瞬之間開啟暴身,在純碎肉~體力量快要達到八百萬之後,境界上的差距,是足以被徹底掩蓋的。

轟轟轟!

甚至都來不及有些弟子輩的武者看清兩人是如何碰撞到一起的,點將台上空的氣流韻動便已然徹底發生了改變,空氣不斷被兩人的氣息壓爆不說,那如同波浪般的震蕩,更是一圈圈的擴散開來。

兩雙鐵一般的拳頭,霎時間便在空中對攻了無數次,蘇銘本就是來自於煉體閣的弟子,戰鬥方式自然頗為狂野,而經歷了無數次生死殺戮的傲爽,又豈會有半分的退卻?

「火舞飛屠!」

「升龍擊!」

一邊是火山爆發般的拳勁,另一邊是伴隨著四道『分身』的強悍拳法,兩者剛一相碰到一起,便是讓得眾多觀戰之人眼眶一陣顫抖,尤其是感受到碰撞最中心處的爆炸性力量之時,更是不由捫心自問,若是換做自己的話,能否接下這僅僅是『試手』的一擊?

一拳過後,兩人同時退後幾步,根本不見任何的停滯,就再度肉搏到了一起,簡簡單單的拳腳功夫沒有任何投機取巧的成分,但這種碰撞,才是最讓人心神緊繃的硬碰硬打法。

「若是我沒猜錯的話,傲爽的肉~體力量應當要超過蘇銘幾個檔次,否則不可能足以彌補境界上的差距,況且單純的肉搏戰,倒是無法看出什麼更深層次的東西來。」

原本在很多人看來,心中必勝的那一人,在此刻卻開始出現了動搖,傲爽的肉身力量,只足夠彌補境界上的差距,可蘇銘就是來自煉體閣的弟子,肉身強度,正是他最大的依仗。

而畢竟『謎虹事件』后,傲爽的首戰,尤其是經過了昨日聽魂的一番大肆宣揚之後,今日來到點將台的弟子輩武者和長老輩的強者更是頗多,因此兩人的戰鬥,幾乎是全程都被『跟蹤報道』著。

「頑石,你說這一戰誰會勝?」

遠處的雲層之內,觀察著點將台上正在碰撞的兩人的藍星,自游無魂走後,神色間首度出現了一絲『微微一笑』的神色,這種神情,來源於對於洞虛之眼的……親切感。

和游無魂相伴幾千年,藍星對於洞虛之眼除了有一種親切感之外,還有著一種類似於安全感的感觸,沒錯,就是安全感,那是一種盲目的信賴,就好似從這雙眼睛中,他能夠感覺游無魂就在自己的身旁。

走就走了,藍星縱然再沉迷於沉寂悲痛之中也是無用,但他能做的也極為有限,唯一的寄望,就是希望魂閣之內能有人強勢崛起,撐起原本的『大勢』,創造另一番時勢。

「宗主,這一戰,真不好說啊……」

頑石搖了搖頭,若是在尋常之時,他定然會拍著胸脯大下海口,誰不希望自家閣內的弟子更為優秀?可蘇銘此時面對的,可是不止一次讓所有人驚爆眼球的少年,那個少年,或是說此時更像一名真正男人的傲爽,充滿著太大的不確定性。

而頑石尊者又不希望蘇銘輸,所以思索了一番之後,只能說出這般猶豫不定的話來。

就當聽著前者的話,驚雷尊者和黑白尊者面面相覷,眼神劃過莫名之色時,聽魂那極為鎮定的聲音,卻是驟然傳來。

「照我看來,傲爽贏定了!你們可能不相信,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處於巔峰之時無魂的影子,並且他亦是沒有遵循著任何人的腳步,而是用自己的實力,來努力踏出一條只屬於自己的道路!」

「不信你們看,一招一式之間,雖然都只是簡單的拳腳功夫,可你們定然也能看出來,傲爽的拳勁周圍,竟好似有著某種類似於意念之力的氣息律動,不僅使得招式更加流暢,在行雲流水之中,更是讓一切可能出現的睚眥變得趨於完美。」

「咳……」

除卻藍星之外,三位閣主都是啞然失笑,眾所周知,在游無魂這位魂閣的閣主魂歸天際之後,魂閣確實需要一個證明實力的機會,用以撐起大勢,可畢竟頑石還在這裡,就這麼明目張胆地說出來,會不會太氣人了?

「說得對!」

藍星點了點頭,雙眼內閃爍著希冀的神芒:「巔峰狀態下的無魂,簡直可以堪稱無解般的存在,只可惜我的老戰友,就這麼走了,但如今看到有人繼承了他的能力,我心中的喜悅之情還是無法言語的,就讓咱們看看,這個男人,究竟能走到什麼地步吧……」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1087章我能拿你沒辦法?

點將台上,雖然不時便會傳出『砰砰砰』地猶如悶雷般地巨響聲,但據兩人那遊刃有餘地神色間也能看出,直到此時,戰鬥也只進行到互相試探的程度而已,真正的大碰撞,還尚未開始……

「哈哈!傲爽,這幾日聽不少人說過你實力強勁,可你我這麼戰鬥下去的話,恐怕要打到明天了吧?怎地跟未出嫁的大姑娘般羞澀?拿出點真本事讓我瞧瞧!」

囂張的狂笑聲中,蘊含著極為濃重地挑釁之意,而後,蘇銘驟然收回雙拳,但見一絲絲精純的火紅色靈力自空中凝聚,一道道紅芒便如同橫貫長空的匹練般浮現,自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徑自被其收入身前的火紅色靈珠般靈團內。

顯然,蘇銘是在醞釀著什麼兇悍的招式。

劍眉一挑,畢竟傲爽接受洞虛之眼只有半個月的時間,與人戰鬥也是頭一次,對於一些力量的運用還是有些生疏,就好比此時,在蘇銘凝聚力量之際,他便能清晰地看出力量在空中游曳地軌跡。


「你有什麼手段盡可施展開來,這一戰之所以在點將台,你應當知道我抱著什麼心思。」

而一邊說著,傲爽的雙手也是快速地在身前結起一道道奇異的印記來,在得到洞虛之眼后,因為靈魂之力提升的原因,《靈紋爆印》的攻擊強度也比以往強上了一個檔次,藉助著這個機會,嘗試一下倒再合適不過。

一時之間,整個點將台的都是被火紅色和幽黑色的靈芒籠罩起來,那般場景在遠望之下,就好似火山噴發之時攜帶起了大片的煙霧,周遭的觀戰之人,除卻極少數的尊者級存在外,絕大多數武者都只能從靈力波動中,來判斷兩種靈力在空氣中自主碰撞的程度。

「狂龍火旋!」

蘇銘一聲咆哮,雙手下壓的同時,火紅色的靈力猶如靈焰長龍般在空中演化開來,嘶吼著便沖向了傲爽,所過之處,大片的景象被映得通紅不說,整個蒼穹都是為之一顫。

「爆印!」

而恰巧同時,傲爽的攻擊也是出手,屈指對著火紅色長龍凌空一點,一枚枚爆印頓時沿順著某種奇異的軌跡,自其食指中逸散開來,向那火紅色的靈力席捲而去。

武者的靈魂力量絕大多數都是以『黑色』這種色彩體現,因此爆印一經出現,整個天色再度變得昏沉了一分,好像臨近瓢潑大雨之前的沉悶感,壓得一些境界較低的武者透不過氣。

「轟隆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