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們兒,忘了和你說了,我的這個女朋友或許還真不是衝我錢來的,因爲人家可比我有錢多了,她可看不上我這點零花錢。”

王越本來想告訴任四海自己的女朋友是範朵朵的,不過他忽然想氣氣任四海。

所以就想到了李舒雅這個小富婆,他能夠知道李舒雅的資產絕對比自己要多。

要知道他父親可是娛樂大亨,市值上百億,和慧能公司可是不相上下的。

所以王越他主意打到了李舒雅的身上,希望能好好的氣氣眼前這個任四海。 “不會吧,你現在能住的起象牙灣的別墅,怎麼着資產也上億了,你不會是在和我開玩笑吧?”

任四海聽到王越的話後,愣了一下,隨後看着他問道。

“我騙你做什麼?人家父親可是娛樂產業的大亨,上個月給了我零花錢都是上億的給,你覺得她缺錢嗎?”

王越故意氣任四海所以這樣說,畢竟李舒雅之前因爲那幅畫確實給了自己1.5個億,所以自己這麼說也不算是騙任四海。

不過他能夠知道,現在任四海如果知道的話,估計他肯定會氣壞的。

“怎麼可能這樣?不會吧,王越你不會找了個年紀比你大的,或者長成豬頭的吧。你現在可是有錢人,身邊的女人可要體面啊!這樣的話別人才不會笑話你。”

“任四海,你就可想多了,人家可十分的漂亮,絕對是大美女一個。”

王越說完後,和任四海簡單的聊了聊,找了個藉口就準備離開了。

看着王越開着保時捷進了象牙灣別墅,他臉色有點難看了起來,隨後任四海面色陰沉的拿出手機,把電話打了出去。

第二天,王越上班的時候,準備讓林詩柔開車把自己送往公司。只不過在半路的時候,雲冰卿忽然打來了電話。

王越愣了一下,還是接了起來,這段時間自己投資的那部大電影已經開拍了,至於雲冰卿也進了劇組,一直很忙。

所以她就沒給自己打電話,如今自己所有的計劃都穩步進行,這也不知道雲冰卿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做什麼。

“越哥,我受傷了,好痛啊!我想見你。”

“到底怎麼回事?”

王越聽到雲冰卿在電話裏的聲音後,皺着眉頭問道。

很快他就知道了緣由,原來是雲冰卿在拍戲的時候不小心吊威亞,所以受傷了,現在正送往醫院,看樣子傷得不輕啊。

所以王越也沒有猶豫,讓林詩柔開着車趕往了醫院,畢竟人命關天,王越也顧不得去公司了。

大約半個小時後,王越來到了雲冰卿所在的醫院。

等到他趕來後,雲冰卿已經躺在了病牀上。

看着她左胳膊上打着石膏,王越有點心疼,隨後走了過去。

而云冰卿那精緻的臉蛋似乎也有點紅腫,看來也受傷了。

“冰卿,你沒事吧?”

王越移進來雲冰卿看到王越後,眼睛紅紅的,隨後眼淚就流了下來。

自從上一次後,自己就沒和王越見過面,現在她看到王越後,才覺得王越的重要性。

“越哥,剛纔我從空中掉下來,我以爲我要死了。那一刻我最後腦海裏想的就是你,我真的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這不是來看你了嗎?沒事的,放心吧。”

王越走了過來安慰了雲冰卿幾句,能夠感覺到雲冰卿現在嚇壞了,所以情緒有點不穩定。

王越也理解,接下來從雲冰青的話語中王越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看來是劇組設備問題,所以威亞半空中突然斷了,索性沒出什麼大事情。

不過雲冰卿的胳膊卻骨折了,雖然雲冰卿表現得十分驚恐,但是王越也能夠理解,畢竟一個小女生遇到這樣的事情肯定會很害怕的。

王越來了沒多久,剛辦完住院手續,海清唱片公司的人就趕了過來。


他們兩個可嚇壞了,不停地給雲冰卿道歉,畢竟這個女人他們可得罪不起啊。

要知道人家身後的王越可是直接投資了一千萬,見到王越坐在病牀前,海金唱片公司的負責人臉色有點害怕。

“這下恐怕慘了。”

負責人臉色有點難看,隨後看了看旁邊的人,走到王越面前不停地道歉說道。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們也沒想到會是這樣。”

王越聽到負責人和自己道歉,聲音冷冰冰的說道。

“這次你們做的確實有點過了。”

負責人聽到後,臉色一變生怕王越一生氣就會撤資,到時候他們可就慘了。

畢竟電影已經開拍了,如果王越要是撤資的話,他們可會賠的血本無歸啊,要知道現在可沒人看好他們這部電影。

“設備老化可以和我說,我可以繼續注資,但是人命關天的事情你們不能馬虎。今天出事的是雲冰卿,那麼明天要是其他人呢?如果要是摔下來直接要了人命,到時候你們可負不了這個責任。”

王越皺着眉頭,隨後嚴肅地對着這兩個負責人說道。

“所以如果你們今天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這件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你們最後老實說到底是什麼原因?”


負責人聽到後,滿頭大汗他想了想,好半天才說道。

“王總,真的對不起,這一次都怪我們一直在想怎麼能夠節省開支,沒有特別注意安全方面的問題,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問題。這一次回去我們一定會杜絕這樣的事情,不管再怎麼樣也會保證所有工作人員的安全的。”

“您放心絕對不會再有這樣的問題發生了,如果在有這樣的問題出現,那麼我肯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負責人的話說完,王越點點頭,隨後說道。

“這還算可以。”

負責人聽到王越的話後,鬆了一口氣,隨後聊了一會兒藉口離開了。

病房裏只剩下雲冰卿和王越兩個人,此刻的雲冰卿已經緩和了不少,情緒已經好了很多。

她看着王越笑着說道。

“越哥,我知道你公司很忙,所以我也不想打擾你的,這次實在是麻煩你了。”

雲冰卿說完後,伸手想喝口水,畢竟這麼久了,自己有點脫水。

只不過沒有注意,所以另一隻受傷的胳膊劇烈的疼痛了起來。

隨後雲冰卿忍不住叫了一聲,王越看到後,隨後拿起旁邊的水杯,放到了她的嘴邊。

“你現在受傷了,所以有些事情就不要逞強了,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和我說就好。”

雲冰卿聽到後,臉蛋紅紅的點點頭,很快就把水喝光了。

“冰卿,你受傷的事情你爸媽知道嗎?”

王越把水杯放到桌子上,隨後想了想問道。

雲冰卿聽到後,搖搖頭輕聲說道。

“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他們,不過越哥我並不打算讓我媽知道,你也知道他那個脾氣,如果要是知道我受傷的話,肯定會去鬧事的,我不想這樣。”

“可是如果你要是不通知家裏人的話,那麼誰來照顧你?你男朋友嗎?”

王越想了想,有點疑惑的問道。

雖然王越這麼問了,但是雲冰卿卻聽成了另一個意思,以爲王越吃醋了。

所以她急忙解釋道。

“越哥,其實我和那個男人沒什麼的。大學的時候他家在本地就十分的出名,他也很有錢,所以他一直在追我。當初他追我的時候,其實我還不知道原來他是喜歡男人的。”

“說實話,剛開始我並不知道原來他和我結婚只是爲了騙家裏,然後在外面和其他男人鬼混。其實我和他結婚這一兩年,他一直都沒有碰過我,所以我們真的沒什麼。”

“再到後來我就和他離婚了,我也沒想到他根本就不愛我,做這麼多隻是爲了家族的臉面而已,其實他根本就不喜歡女人。”

王越聽到雲冰卿的話後,愣了一下,確實有點顛覆自己的想象。

沒想到雲冰卿這麼多年竟然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也着實爲難這個丫頭了。

他也能夠知道雲冰卿爲什麼要解釋這麼多,他是不想讓自己誤會。

不過說實話,雲冰卿這麼說了,王越心裏面倒是好受了不少。

說實話,兩個人也算是青梅竹馬,如果王越說對於冰卿沒什麼想法的話,估計自己也不相信。

好半天,王越笑了笑說道。

“冰卿,我都知道了,放心吧,過幾天我請個阿姨來照顧你。我公司還有點事情要處理,我會經常來看你的。”

雲冰卿聽到後,笑了笑十分的開心,她能夠感覺到王越並沒有怪自己,所以她乖乖的點點頭說道。

“越哥,我會乖乖在這裏養傷的,你路上小心點。”

從醫院出來後,王越的心情倒是很是複雜。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他來不及去想這麼多。

很快他的電話就響了起來,是胡海勝給自己打過來的。

“王總,四海公司對我們旗下的日化公司動手了。”

在車上胡海勝把最新的消息告訴了王越,一直以來,胡海勝收購了日化公司後,就開始出了一款平價面膜。

沒想到根據各方面的渠道,這款平價面膜銷售十分的火爆,順便還帶動了其他美妝產品的銷售。

再後來加上微商渠道的誕生,所以胡海勝這一季度的利潤,足足已經有上億了。

然而自己公司的盈利卻動了別的公司的蛋糕,尤其是這個四海公司,也就是任四海的產業。

四海公司原本也是做面膜還有化妝品的,而且還有自己的工廠。

甚至這麼多年已經打出了自己的品牌,只不過沒想到卻被半路殺出的一款平價面膜,搞得他們措手不及。

如今工廠已經有小半年沒有開工了。


而這時胡海勝打過電話來,王越能夠知道接下來恐怕又有一場硬仗要打。 當王越到了公司後,立馬召集董璇還有胡海勝等人,在一起開了一個小小的會議。

當下決定約見日化公司的負責人,進行投資擴大生產,還有洽談明星代言的事情。

這方面胡海勝等人專業對口,所以能夠很快的上手。

“接下來再短視頻的這個風口,我們一定要把主動權把握在自己手中,現在我每個人給你們兩千萬的投資基金,進行渠道投放。具體事宜不需要和我彙報,我只需要看到最後的成績。”

如今坐在這間辦公室裏開會的人都是自己的心腹,王越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爲了挑一個有能力的人來扶上來,隨時能頂替自己的位置。

就算將來自己不在公司,他也可以全權做決定。

不論關係只靠成績,對此胡海勝等人根本沒有任何意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