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晨掃了一眼,緬甸老坑出產的原石,蟒帶和松花比較明顯,有一定的可賭性。

他有點奇怪了,老坑的原石,表現還不錯,怎麼只賣三萬還沒被人買走呢?

這時候谷連生把原石翻個身,陸晨就明白了,原來在原石下面有一片黑蘚,難怪沒人會買!

要是這些令人噁心的黑蘚深入進去,這塊石頭就一文不值了,別說三萬,三千都很難有人要。

賭石的賭法中,就有一種是賭蘚的,賭黑蘚會深入多少,會不會破壞整體。

然而難度非常大,風險也很高,除非是賭石高手,一般賭石的人碰到蘚就不會下手了。

萬紅髮也是看這塊石頭除黑蘚外,其他地方表現都不錯,纔會讓谷連生幫他看一下。

金光透視!

從表面的表現得出的結論,有一定可賭性,陸晨開啓金光透視能力。

“怎麼樣?”谷連生反過來掉過去,看了一會難以得出結論,問陸晨,他知道陸晨是高手。

在京城的時候,陸晨的戰績他只看到一部分,然而僅僅他看到的一部分,已經十分驚人了。

“有一定可賭性!”陸晨透視過,已經對原石內部情況瞭如指掌。

“既然如此,老闆,兩萬!”萬紅髮遞過兩疊鈔票,從三萬降到兩萬,價格已經挺不錯了。

萬紅髮可不是頭腦一熱,他知道谷連生賭石有兩下子,看谷連生都向陸晨請教,而且一點都沒有不自然的樣子,就知道陸晨在賭石方面一定不差,他賭石方面不行可看人就很內行了。

攤位上就有解石機,可以現場免費解石,萬紅髮決定現場開出來。

當然,也和價格有關係,兩萬,不算是很貴,要是一塊價值幾十萬、上百萬的石頭,情況就不一樣了,有很多老闆會選個黃道吉日,甚至沐浴更衣纔會解石,以求獲好運開出好翡翠。

吱吱吱!

在一陣切割石頭的聲音中,黑蘚被切掉了一層,衆人一陣唏噓聲。

裏面的翡翠不錯,冰糯種,而且品質蠻高的,然而滲透進來的黑蘚的破壞性太強了。

沒有黑蘚,肯定有人願意出百萬的高價,然而現在,十萬都沒人願意出,都邊唏噓看熱鬧。

“老闆,把黑蘚再切掉一層!”萬紅髮也有點失望,不過價格便宜所以打擊並不大。

“再切一寸厚,你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陸晨心中暗笑。

在一陣吱吱聲音中,黑蘚又被切掉一層,不僅沒減少,反而有增多的趨勢,有人已經轉身就走。

沒看頭了!

看解石的人,都想看解出好翡翠的刺激,這樣一塊豆種加嚴重黑蘚,就有點倒胃口的感覺了。

“陸老弟,你看還有希望嗎?”谷連生也一皺眉頭,果真是賭性強,目前來看黑蘚太嚴重了!

綜漫 公主,請你自由 沒到最後,誰知道結果呢?”陸晨笑笑。

“好,再來,再把黑蘚切掉一層。”聽到陸晨和谷連生的談話,萬紅髮認爲陸晨話中有話。

還有希望!

只是陸沉和他的關係不到位,即使有話也不會說明白,想到這他打定主意要和陸晨搞好關係,當然拉關係是以後的事,當務之急是機器上的石頭,先要處理完,解石的師傅在等他發話。

繼續切!

萬紅髮繼續切,不一會兒,又有一層黑蘚切下來了,衆人一陣驚異之聲。

新情況,又切下來一層之後黑蘚消失了一半還多,如果趨勢不變,還剩下的一大半原石也很有賺頭,剛纔已經興致大減的看客們也都來精神了,雖然不能說是神逆轉,至少也是不小的逆轉。

“別解了,我出五萬,怎麼樣?”馬上就有一個老闆,看看剩下的黑蘚,覺得可以出手了。

“五萬就有點沒誠意了,我出八萬。”又有一個老闆站出來。

“抱歉,翡翠我不會賣,我想自己留着。”萬紅髮笑了,他就是一個珠寶商,當然不會賣掉。

在他的要求下,在黑蘚下面又切掉一層,結果……黑蘚完全沒了,而原石才只切掉三分之一,還剩下三分之二,只要剩下的三分之二能開出一半的翡翠,他就賺大了,百多萬跑不掉的。

“五十萬,五十萬怎麼樣?”這是夠大家已經都看出來了,漲,是肯定的了,就看能漲多少,有人又開始出價了,至於剛纔萬紅髮說不會賣,在他們看來只是價格不到位,只要價格到位,‘不會賣’就會變成‘可以賣’,萬紅髮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我出八十萬,你考慮一下!”轉眼間,一塊剛纔無人問津的石頭,已經成了一個小熱門。 越來越多人出價,價格也越來越高,萬紅髮興奮的紅光滿面,漲了,而且漲幅還相當之大!

“抱歉諸位,我就是做珠寶生意的,所以不能賣。”萬紅髮對周圍的人一抱拳,作出解釋。

等最終開出來的時候,衆人都有點傻眼了,至少值一百五十萬,兩萬買來的,七十五倍上漲!

萬紅髮紅光滿面,隨後給陸晨和谷連生一人一個大紅包,沉甸甸的大紅包,雖然谷連生是友情支援,可沒有谷連生和陸晨,萬紅髮自己絕不敢出手,他的在賭石方面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盪,只會被人坑的!

然後在萬紅髮的堅持下,請陸晨和谷連生好好的吃了一頓,要不是明天就是賭石大賽資格賽,他非請兩人大喝一頓不可,不過爲明天兩人比賽的狀態着想,大吃大喝兩個字只取前兩字。

晚上,電話裏陸晨和徐子怡膩歪了一陣,約好第二天一早就過來,然後一起去參加賭石大賽。

第二天一大早陸晨就起來了,今天徐子怡要過來,他天沒亮就醒了,興奮的睡不着。

“子怡!”在酒店門口翹首以待,看到徐子怡的倩影從出租上下來,陸晨連忙快步迎上去。

身着白裙的徐子怡,就像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瞬間,成爲無數男女老幼的焦點。

陸晨拉住徐子怡的手,兩人都有些激動,然而在大街上,還真不好做出一些過於親密的舉動。

兩人一起吃早餐,然後從酒店向賭石市場走去,他訂的酒店就在市場不遠,走過去很方便。

路上,陸晨也把近日的經歷簡單說了一下,當然是避重就輕,危險的情節基本全部省略。


今天的賭石市場上,比昨天熱鬧多了,每一個賭石的店鋪門前都擠滿了人,還有一些身穿統一服裝,背後印着‘賭石大賽’,胸前掛着銘牌的人,手裏拿着一個平板電腦,不停記錄一些東西。

“陸老弟你來了,這是弟妹吧?”陸晨一聽聲音就知道,是谷連生。

陸晨一看連忙給雙方互相介紹,谷連生也把他身邊的朋友介紹給陸晨,都是一起來參加大賽的。

“陸老弟,我們一起去報名吧!”谷連升來到一個工作人員面前,報上資料就算是登記在案了。

資格賽,也可以稱爲初賽,報名的人需要在市場上買一塊石頭,開出來的翡翠價值五十萬以上,獲得繼續下去的資格,翡翠價值有工作人員判定,有異議的,可以請多個工作人員交叉判定。

“看起來監管不嚴啊?”陸晨報名之後,工作人員就不管他們了,只有一點明確告知他們,就是解石的時候,必須要有工作人員在現場,直接拿出來一塊翡翠,大賽工作人員不會承認的。

“只是資格賽而已,再者難道你不明白,賭石大賽的意義嗎?”谷連生笑了,一語道破天機。

賭石大賽,歸根究底是爲活躍當地的經濟,拉動市場的發展,吸引遊客,如果第一關太嚴,不僅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會成倍增加,也會導致一些抱有僥倖心理的消費者退怯,得不償失。

再者即使是有作弊的人,也只是在第一關而已,後來的比賽環節會越來越嚴,越來越正規,投機取巧前面的固然容易通過,可是到後來終究是會被淘汰,前鬆後緊目的只爲拉動經濟。

陸晨恍然大悟,難怪第一關登記一個資料就行了,也不會有人監督怎麼選購原石。

原來是爲儘量增加消費,促進賭石市場的繁榮,陸晨笑笑,和要徐子怡手拉手選購原石去了。

“快看,小翡翠王來了。”

“真是小翡翠王,去年他可是開出一塊玻璃種帝王綠,雖然稍有點瑕疵,可是也被估價過億。”

“你看他旁邊的是誰,是翡翠王他老人家。”

人羣一陣騷動,順着騷動的目光看過去,就看到有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拄着一根柺杖在前面,身邊跟着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看起來相當的英俊,只是眼睛裏透出一股目中無人的味道。

“谷大哥,他們是誰啊?”陸晨還真不知道他們,不過從人羣的騷動來看,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

“他你居然都不認識?老爺子何連洲,騰衝大名鼎鼎的翡翠王,而且不是自封的,是別人送給他的,眼力精湛,傳聞他年輕的時候,只是店裏的一個小夥計,後來不幹了,用剩下的工資,換了一塊拳頭大小的翡翠原石,結果你猜怎麼着?”谷連生故意賣關子。

“難不成開出一塊玻璃種不成?”陸晨猜測。

“不是,不過也差不多,開出一塊高冰種紅翡,他以此起家,不到三年時間就成爲一方豪富,他身邊的是他孫子何耀輝,據說已經盡得他的真傳,去年賭石大賽的冠軍。”谷連生露出羨慕的眼神。

俗話說教會徒弟餓死師傅,師徒傳承的時候,除非是衣鉢傳人,否則師傅大多會留一手。

然而爺孫倆就不一樣了,至親血脈,何連洲傳授何耀輝的時候,自然是傾囊相傳不留後手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對何耀輝羨慕的要死,然而得天獨厚的優勢,別人羨慕也羨慕不來。

陸晨笑了,賭石技巧?


再怎麼技巧強大,還能比得過透視能力不成?

他金光透視的能力,一眼就能看穿石頭內部的情況,只要市場有好翡翠,就逃不過他的眼睛,從這點來說最應該被羨慕的人應該是他,然而賭石技巧可以誇耀出去,金光透視卻一定要保密,否則他就會被一些瘋子,抓到實驗室裏切片研究了。

何氏爺孫倆,在一羣人的簇擁下走進去了,陸晨也開始選購原石了。

對於他來說,選購一塊五十萬以上的翡翠,簡單,主要是能和徐子怡一起就好了。

徐子怡今天一襲白裙,嫋嫋婷婷,一路走過的時候,有好幾個倒黴蛋都撞到別人身上去了。

“這些石頭好像是香瓜!”走到一堆原石旁,徐子怡有點好笑的說。

陸晨點點頭,徐子怡說的是一堆新坑的原石,一個個都比拳頭大一些,百多塊堆放在一起,旁邊還有一個用紙箱寫的牌子,標明價格一塊一千,五塊四千五,十塊八千,包圓更優惠。

新坑的原石不如老坑的受信賴,一般來說,老坑原石出翡翠的可能性高一些,質量穩定些。

金光啓動!

陸晨同時掃描幾塊原石,以前他只能一塊一塊的來,然而經過多次進化,金光大幅度成長起來,使用的時候限制越來越少,一堆過百的新坑原石,只用掃描幾次,轉眼間就掃描完畢。

“子怡,你也選一塊吧?”陸晨倒是看到幾塊不錯的翡翠。

“好啊!這塊怎麼樣?”徐子怡隨便挑了一塊,她不會看原石,只看原始的外表是不是順眼。

她拿起來的原石,形狀很規則,外表還有一條條的斑紋,看起來真像是一個香瓜。


陸晨點頭,徐子怡儘管不懂賭石,可手氣非常不錯,只是隨便挑一塊就有相當不錯的翡翠。

隨後陸晨看似隨意的拿起一塊,賣相比徐子怡選的差多了,外表可以說得上醜陋。

然後兩人繼續走走看看,等他們到一處人比較少的解石點的時候,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了。

“陸老弟,真巧,你也來這裏解石?”陸晨和徐子怡剛到,谷連生就一頭汗水的也趕到了。

他手裏抱着一塊有小西瓜大小的石頭,怎麼也有三十多斤,難怪一頭都是汗,累的!

他身後還跟着一起來的同伴,顯然沒有分開,選原石在一起,解石也要在一起。

陸晨看了一下,谷連生的眼力還不錯,原石裏的確有翡翠,資格賽過關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兩人說話的時候,就輪到徐子怡了。

在一陣吱吱的聲音中,猛然閃過一抹亮色,解石的師傅馬上停下來,用水一衝。

頓時一抹亮眼的紅色展現,是紅翡,而且可以達到冰種,周圍的人頓時有點騷動了。

好翡翠難得!

從早上到現在,切垮的多了,灰的、白的也見了不少,鮮亮的紅色還是今天第一份。

解石的師傅小心翼翼的又開始了,經過努力,一塊雞蛋大小的亮紅翡開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