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掌門見此一幕,頓時臉色大變,瞪圓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陳天斗。

各派掌門都不是凡人,剛剛那一劍之威,已經讓他們感覺到了凜凜殺意!

憑藉著那巨大的劍氣和兇狠的力道來看,分明應該是掌門級別,六星天脈以上的強者才能催發的劍氣。

可是為何,只有區區三星天脈的陳天斗,卻能夠做到?

而他們卻不知,陳天斗早就已經突破到了五星天脈頓悟期。

而且七星鬼劍劍靈覺醒,此刻與他融為一體,又有四顆凶星入命,實力絕非一個掌門可比!

但他們卻不知道,陳天斗凶星入命維持狀態的時間,今天已是最後一天了。

而陳天斗,也必須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了解一切,否則,等待他的將會是萬丈深淵,命喪黃泉!

陳天斗實力一經展現,眾弟子驚駭不已。

現在他們終於知道,為何派去攔截陳天斗的弟子,竟然沒有一個能夠活著回來的。

陳天斗將手中七星鬼劍緩緩收回,隨即身後錚錚錚錚!

出現了四顆燃燒著黑色火焰的靈獸獸頭!

那四顆獸頭分居圓形法陣上下左右!

而在法陣之中,又有數道咒文順逆時針交錯旋轉,霸悍之勢豈是言語能夠形容!

見此咒法,度泓方丈不禁眼中精光一閃,驚道:「魔天劍咒!」

「什麼!魔天劍咒?難道說,陳天斗他覺醒劍靈了!」

「什麼!七星鬼劍的劍靈覺醒?那就是說,魔陀他也醒了?」

基本上許多掌門都知道,七星鬼劍之內封印著天地間最強的劍靈,魔陀!

傳說魔陀所到之處,天地寂滅,人煙皆無。


難怪陳天斗會如此囂張,一人也敢來幽蓮宮。

原來,他的劍靈已經覺醒了!

得知原委,寒真子眼中殺氣已然更盛,寒聲道:「好一個陳天斗,想不到短短數月,你竟有如此長進,不過面對正道各派,你也只有送死的份兒!」

說話間,倉啷一聲!

寒真子手中長劍已然出鞘!

下一刻,凜凜極寒氣息,向著幽蓮宮眾人撲面而去。

眨眼間,戰火再起!

幽蓮宮,終於迎來了最後的生死之戰!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隨著寒真子飛身躍過天橋索道,一眾弟子御劍而起,紛紛將手中法寶向著幽蓮宮弟子們打去。

只不過半刻鐘的功夫,幽蓮宮前方已經是一片屍體橫陳,鮮血淋淋的景象。

幾名正派弟子想要越過天橋索道,飛向彩霞殿前的百米白玉石階。


誰知數位幽蓮宮女弟子排成一線,形成一字劍陣!

隨進手中長劍飛起,脫手而出,瞬間便將那幾名正道弟子貫穿全身!

只見那些弟子無一不是身中數劍,身子猛烈一顫,一口鮮血噴出,隨即便頹然向著天橋索道下的萬丈深淵墜落而去,沒入雲海之中!

戰況愈演愈烈!

此時馨予真人以及兩位堂主凌秋和龍姬,已經與翠煙門掌門秦如意和太虛觀掌門龍陽真人戰成一團!

雖然凌秋與龍姬修為不敵龍陽真人,但是兩人合力,竟也是攔住了他的去路。

再看那度泓方丈,卻是被凌絕夕一行人中的幻姑攔住!

只見度泓方丈單手在胸前結佛印,一聲佛號脫口而出:「阿彌陀佛,女施主,你何必要逼老衲動手傷人呢?你若想要攔住我的去路,恐怕修為還差了點。」

卻見幻姑那黑色面紗下一聲輕笑傳來,冷言道:「久聞度泓方丈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德高望重,名不虛傳,只不過,在我看來,是你攔住了我的路,我要找的是寒真子!」

「女施主,你又何必執迷於仇恨?冤冤相報何時了。」

「賊禿驢!十六年前正派誅殺天隱門也有你的份兒!」

突然間,只聽赤牙一聲怒喝傳來,隨即越眾而出,便是一個紅色獠牙法寶向著度泓方丈劈面打來!

度泓方丈雙目一開,垂目長眉無風自飄,隨即手中紫金禪杖猛然一頓平地,頓時身後佛光大聲!

只見他化作佛光金身,瞬間騰空而去,與赤牙戰成一團!

而另一邊,寒真子卻是被凌絕夕與天龍攔下。

不過正在對峙之時,林雨諾的身影卻也突然出現,與他們戰在一起。

此時此刻,寒真子雖然修為高深,但面對著三位資質非凡的後起之秀,也是難進寸步!

更何況雖然那陳天斗被無數修真弟子牢牢圍住,正在激戰之中。

但時不時的也會向著寒真子所在給上一劍,很是令人惱怒!

凌絕夕手持血玉神劍,可見紅色氣芒流轉,仿若無窮無盡的力量,在她體內已然就要爆發!


「寒真子!十六年前滅門血債!我凌絕夕要替家父討回一個公道!」凌絕大喝一聲,隨即人劍合一,舉劍向著寒真子衝殺而去。

天龍緊隨其後,忽地雙手呈虎爪狀,頭頂即刻便顯現出了一條黑色天龍的守星之靈!

見此一幕,只聽人群中不禁有人喊道:「是六大守星之靈中的遁甲天龍!」

想不到,凌絕夕的貼身護衛天龍的守星之靈,居然是號稱隱遁能力天下無敵的遁甲天龍!

只聽天龍一聲沉吟,隨即身影漸漸化作虛無。

而下一刻,卻出現在了寒真子的身後,與凌絕夕形成包夾之勢,奮力猛攻!

林雨諾盯著凌絕夕凝望片刻,眼神中精芒閃爍,似乎對這個女子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看凌絕夕的實力,恐怕比她林雨諾還要強。

現在林雨諾穩穩步入五星天脈,已經不弱了,但那女子卻更為霸道。

「滾開!你們誰敢動我,信不信我叫我爹滅你們全家!」

一旁的唐天穎乃是武林中人,哪裡見過修真人士這種大場面的戰鬥。

一時間手握長劍,靜立原地,對著面前眾人破口大罵,全無淑女風範!

這唐天穎,倒像是在用嘴打架,竟罵的那些修真弟子面紅耳赤,無人上前一步。

好不容易想要上前對付唐天穎,卻被罵成是禽獸。

後退一步,卻又被罵是禽獸不如!

此時此刻,一眾弟子一臉茫然,又害怕大唐山莊降禍與自己,不敢針對唐天穎動手,也不知如何是好。

而此刻,林雨諾的身影忽然殺入人群,緩解了這一尷尬局面。


頃刻間,唐天穎的面前便是血氣四濺,血染天橋!

而就在幽蓮宮戰鬥全面爆發的同時,一個全身穿著黑紗長裙,面容嬌媚,身背黑色巨型死鐮的美麗少女,卻坐在一棵參天古樹之上,在空中踢盪著雙腿,靜靜的觀看著遠方幽蓮宮中的戰勢。

赫然正是之前抬手一揮間,輕易斬殺幻神谷四護法的墨蓮仙子!

只見她如玉般的右手輕抬,拿起了一顆鮮紅的蘋果。

隨即那一張粉紅小嘴兒便在那蘋果上輕輕咬上一口,瞬間果汁輕濺,讓那一張小嘴兒水潤無比。

而在她所坐的那一顆古樹之下,卻橫七豎八,倒著數百具修真弟子的屍體,已經堆成了一座小山。

仿若她的身後,就是一片鮮血淋漓的修羅鬼蜮,猙獰無比!

「嗯,這些正派之人打起架來怎麼軟手軟腳的,還是我們邪派比較霸道一些,真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說著,她便在蘋果上又咬了一口,雙腿繼續在空中輕盪,隨即她又看向了那玄黃之氣越來越濃,已經就要現出一片黃雲的天空。

突然間,她一對黛眉微微一皺,奇道:「那個洪荒凶獸還真沉得住氣,哎!鬼幽掌門要我抓住陳天斗不說,還要搶到那洪荒凶獸體內的寶物,這擔子真是重了些。」

說完,她便將手中蘋果隨手扔掉,從粗壯橫穿的樹枝上站起,抻了個懶腰。

「看來,該去活動一下身體了,不然那凶獸一出現,怎麼和那些隱藏起來的邪派們搶啊。」

只見她眼光向著絕命谷沉寂的林中深處望去,似乎已經感覺到那裡正有千百邪派之人,正死死的盯著天空異象,等待著凶獸降臨的那一刻。

這一次的燕絶山之行,正派誅殺幽蓮宮。

而邪派,卻將心思都放在了那洪荒凶獸身上。

想要門派崛起,就看能不能搶到這一次那隨著凶獸降世而帶來的寶物了。

「絕命!雷瞬之術!」

陳天斗將左手二指豎於面前,緊握法決,隨即全身忽地一層藍色雷光頓現,接著身影竟是化作一道驚雷,頃刻間從眾弟子的包圍之中消失無蹤!

「人呢?陳天斗人去哪了?」

那數十名將陳天斗牢牢圍住的弟子,此刻皆是舉目四望,卻分毫也找不到陳天斗的影子。

下一刻,一道藍色神雷從天空轟然落下,如同一道電光瀑布,頃刻間便將那附近的弟子盡數吞沒。

只聽一聲聲慘叫傳來,那些被雷光吞沒的眾弟子,全身色做焦黑,隱隱現出難聞的胡臭之味,顯然整個人已經被雷光劈成了焦炭!

接著一道身影隨著那雷光重新落入人群之中,隨即一道血色紅芒閃現!

他周身五十米內的所有修真弟子,皆被那一道紅色劍芒腰斬,頃刻間鮮血四濺,血腥撲鼻!

陳天斗詭異的身法,以及凶星入命的四大凶星技能簡直太過霸悍!

尋常弟子,根本無法近身陳天斗十米以內!

「哼!一群烏合之眾!」

說話間,陳天斗凌空躍起,手中七星鬼劍殺氣大盛!

下一刻,一道百米巨大劍氣仿若劍身實體,當空斬下!

轟的一聲巨響,幽蓮宮天橋索道前的長長石階盡數損毀,索道瞬間斷裂,在他與那些修真弟子中間出現了一道萬丈深淵形成的分界線!

「越過天橋索道者!殺無赦!」

陳天斗一聲怒喝,竟是另那一眾弟子面生怯色,竟無一人敢上前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