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一幕,穆古忽的提醒道:「小心。」

聞言,鳳軒似乎也有所察覺側過臉來看向柳翟的位置,當即令他眼神一變,想要閃躲而去,畢竟這道風暴非常的可怕,要是被攻擊到,自己不死也重傷。

只不過鳳軒剛是回神,那道青色風暴已是如風一般來到其眼前,頓時無數的風刃肆虐開來,令得他一時之間無從閃躲,也無從下手應付。

而瞧見柳翟出手之後,盤坐在地面的大長老直接站起身來,一把將柳月兒三人推開,大聲吼道:「趁著現在,快走!」

聽得大長老的吼聲,柳月兒三人瞬間回過神來,隨即頭也不回的朝著遠處的山脈閃掠而去,那裡距離北靈城很遠,而且蕭洛等人正在等著他們,事到如今,他們也只能聽從諸位的囑咐,真正的離開北靈城,從此不再歸來。

「想走?」瞧著柳月兒全力逃離此地的三人身影,鳳軒大怒,沖著冷城道:「給我追,一個都不要放過!」

「是!」

冷城重重點頭,他們也沒想過那三人會在此時逃離,正要打算追上去,但是眼前卻突然襲來一道龐大的青色風暴,風暴所過之處,無數的風刃也在匯聚而來,嚇得他們不進反退,因為風暴的龐大完全阻隔了他們追尋的方向。

「該死,無論天涯海角,我都會弄死你們。」冷城狠狠的握住拳頭,手臂上青筋暴跳,非常氣急。

「月兒,不要回頭。」柳翟臉色一沉,望著柳月兒離開的方向喊道,只要她能夠安全離開,就算柳家今日已經滅亡,他也不再有絲毫不甘,至少他們柳家的血脈還未燃盡,一切都還有機會。

不過,穆古反應過來之後,他的眼神也唰的一下變得狠厲起來,目光掃了柳翟一眼,並沒有直接出手,而是動身來到鳳軒身前。

「穆老,那三人也不能離開,還望助我一臂之力。」

瞧見穆古出現在身前,鳳軒急忙對著他說道,話語中有種懇求的語氣,他們鳳家做事向來不留後患,而如今吞併蕭、柳兩家如此大的事,更不能馬虎。

「放心吧,逃不掉的。」穆古點點頭,眼神一凝,磅礴雄渾的黑色靈力快速流動而出,而後如同一條洪流般淌過半空化作一柄黑色長矛。

黑色長矛之上,一道烏黑的光芒一閃而過,而後爆發出無匹銳利的氣息,瞬間對著青色風暴洞穿而去,那種手段聲勢看似不怎麼浩蕩,但卻極為犀利,讓人有種彷彿可以洞穿這大千世界一切的錯覺。

「給我破!」

唰!

正如一些人心中所想,這柄黑色長矛直接將青色風暴洞穿而去,雖然在接觸時,長矛的速度也被風暴的力量反震緩慢下來,但僅此而已,這長矛如同穿過衣衫的銀針,勢如破竹。

轟!

在那黑色長矛穿梭而過之後,這道龐大的青色風暴頓時猛地顫抖起來,其中所蘊含的力量直接不受柳翟的控制,在一道轟鳴之聲落下,竟是直接破散而去,可怕的力量蕩漾四周。

「哼,這種手段根本不入老夫的法眼。」穆古冷笑一聲,緩緩道:「鳳軒,接下來就交給你了,這柳翟我來解決。」

「多謝穆老。」瞧見這道風暴破散,鳳軒心頭一喜,隨即不再停留,直接對著柳月兒三人離開的方向閃掠而去,即便被柳翟拖延了不少時間,但至少還瞧得見那三人的身影。

「快,攔住他。」

見狀,蕭家大長老直接命令身後柳家與蕭家所有的族人拚命攔截。

「不知死活。」對此,鳳軒冷聲道,望著眼前上百道蜂擁而來的身影,他毫不猶豫一掌重重的拍落,在這一掌落下,瞬間有十幾人喪命於此,這一幕令得大長老心疼不已,希望這般犧牲能換來柳月兒三人的平安。

「轟!」

鳳軒跨過人群又是一掌拍落,十幾位族人瘋狂吐血。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先追殺那三人再說。」鳳軒先後拍死了數十人,不過瞧見遠處的身影越發模糊,他才意識到這樣下去會跟不上。

「老夫倒要看看你們如何能逃?」鳳軒陰冷的目光直接而去,腳掌一踏地面縱身一躍,跨過了數十道蜂擁而來的身影,於是將速度揮發到極致,追殺而去。

「不好。」回頭一看,蕭宇的臉色忽的大變,因為他看到儘管有上百的族人進行攔截,卻絲毫沒有阻攔鳳軒多久,眼下鳳軒的身影越發的接近了。

「哼!這才是地靈境的實力。」看見前方的三道身影逐漸清晰,鳳軒不禁冷笑,他的速度異常的迅捷,比起蕭宇等人至少快了三四倍。


這般追殺了兩分鐘,鳳軒的身影不知何時已是出現在三人身後百米處,他的身影快速逼近,數息之後,他縱身長躍,至上而下一掌拍了下來。

「小輩,受死吧!」 距離那片碧綠竹林數千米遠的位置,鳳軒的身影赫然出現在半空之上,他狠辣的目光俯視著下方三道拚命逃離的身影,嘴角不禁浮出一抹濃重的冷笑。

鳳軒手掌一抬,雄厚的靈力驟然凝聚,他死死的盯著下方的三人,數息之後,手掌重重的拍了下去,一道巨大的掌影對著下方狂暴的拍下。

「轟!」


這道掌影釋放著逼人的氣勢,死死的籠罩下來,同時一種危險的氣息在三人心頭湧現,令他們大吃一驚,毛骨悚然,如果這一掌徹底的拍落下來,那麼即便是他們三人傾盡全力也無法抵抗,畢竟地靈境的實力真的太強了。

「莫要做無謂的掙扎了,今日你們是走不掉了。」鳳軒冷笑道,很快他們鳳家將會成為北靈城的霸主,到那時候勢力將會再次延伸,等龐大到一定程度,就算城主府他也能撼動一二。

「老東西,我們死也不會放過你。」

這時,蕭宇的身影突然停頓下來,凝視在半空,眼下看來以鳳軒的速度,他是無論如何也走不掉了,既然這樣,他寧願拚死一搏,也不想這麼狼狽的逃走。

瞧見蕭宇停了下來,柳月兒與蕭易對視了一眼,也是同時停下腳步,欲要和鳳軒拚死一戰,不過瞧見那道巨大掌影落下時,他們突然都覺得無能為力。

「哈哈,好,那就死吧。」鳳軒大聲狂笑,面目陰冷的注視三人。

綠林方向,在眺望到那道巨大的掌影落在三人頭頂時,柳翟的大腦幾乎快要炸開一般,雙眼劇烈的顫抖,那雙眼眸通紅得快要滴血,可他卻無能為力。

「我們真的只能走到這一步了嗎?」

柳月兒美眸靜靜的看著天穹,此時她的視野已經一片漆黑,遮掩而來的是一道遮天蔽日的掌影,在那種氣息的壓迫下,三人彷彿失去了動彈的能力,就這麼無力的等待死亡。

不知為何,在最後一絲光線消失的剎那,柳月兒的腦海中卻是浮現出一道修長清瘦的身影,那道身影算不上偉岸,但卻給人一種十足的安全感,他算不上很強,但每一次都能夠在自己陷入險境時站出身來,擊敗了所有對手。

「現在我才知道那種被保護的感覺……非常的美好。」

柳月兒喃喃自語,似乎已經忘記了眼前的一切,她緩緩的閉上眼眸,在那眼角有一滴晶瑩閃動著。

她就這般閉合的雙眸,不過,數息之後,她的潛意識裡卻讓她發現身體上並沒有絲毫傷害,而且那股緊緊壓迫而來的氣息波動正在逐漸的散去,於此同此,鼻息間彷彿嗅到了一種熟悉的味道,那種味道就宛如只有依靠在具有安全感的人身上,才能感受得到。

就在這一刻,原本已經陷入死亡之念的柳月兒突然清醒了過來,她緩緩的睜開美眸,有點期待的看向眼前,就在她視線完全張開時,一道熟悉的背影不知何時已經站在自己眼前,這道背影還是一如既往的護在她身前。

眼前的身影頗為修長,他有著一身赤紅的衣衫,身軀略微清瘦,但僅僅是平平淡淡的站立在那裡,便讓人感覺到一種屹立不倒的安全之感。

柳月兒瞪大美眸,俏臉上滿是訝然之色,獃獃的凝視了不知多久,方才回過神來,嘴唇微動,喃喃道:「星……炎?」

有那麼一瞬讓柳月兒知道似乎只是錯覺而已,不過當眼前這道身影微微一動以及傳出數息的聲音時,她才知道這是真的。

「已經是一副半身入土的老骨頭了,還這麼厚顏無恥的對三個晚輩出手?你的臉還真是比鐵還厚啊。」

星炎的身影微動,目光瞥了一眼落下地面的鳳軒,淡淡的道。

聞言,鳳軒忽的皺起了眉頭,認真的盯著眼前的少年,在剛才這位少年一掌將自己的手段摧毀而去時,他就在猜疑此人的身份來路,半晌之後方才識了出來,在靈元廣場時與此人有過一面,隨即一股怒火湧上心頭,怒顫道:「你便是星炎?」

「這北靈城還有與我同名之人嗎?」星炎略微一笑,直視而去,沒有絲毫隱瞞,這老東西應該就是鳳家族長鳳軒了,自己親手將他兩個兒子打得一死一廢,也難怪他那麼暴怒。

「好……好啊,你竟然送上門來了。」鳳軒陡然震怒,臉上的表情變得極為複雜,又是喜又是悲又是怒,猙獰的面目都要躊躇到一塊了。

原本鳳軒還在苦惱如何將此人尋出來,帶到鳳天的墳前以其之血祭奠他,沒想到此人竟是主動送上門來了,免讓自己一番好找。

「說的好像我怕你似的。」星炎淡淡道,之前現身時他已經感受到鳳軒一身地靈境初期的實力,如果是在還未接受靈元灌頂之前,自己必然不是其對手,但如今,這鳳軒可沒什麼好怕的。

「哈哈哈,好狂妄的口氣啊,我也相信我兒鳳天死在你手中並不是偶然,而是你真的有那個實力,但老夫要告訴你,即便你如今獲得了天級靈台的洗禮,也只是踏入人靈境後期而已,在我眼中,你必死無疑。」鳳軒冷笑道,他可不信此人能憑藉人靈境後期的實力強到什麼程度。

「呵呵,那你就來試一試啊?」星炎咧嘴一笑,正好他可以借鳳軒試一試自己突破之後有多強。

「不用你說,老夫也會將你永遠的留下來。」鳳軒眼神微紅,話音方落,他的身軀直接踏出一步,令得地面輕微顫抖起來。

「星炎兄弟,小心。」對於星炎的出現,蕭宇兩兄弟也非常驚訝愕然,不過此時並不是敘舊的時候,出於鳳軒的強悍實力,他連忙提醒了一聲。

聞言,星炎背對著三人點點頭,隨即,一雙含著星光般色彩的眸子緩緩抬起,俊逸的臉龐上也閃過一抹漠然之色。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敢站在這裡?」鳳軒眼神一變,直接飛奔而來,他的速度極快,轉眼之間便出現在後者眼前,靈力噴涌,隨即一掌拍出,他這一掌並沒有運用全力,而是想試探一下星炎究竟有沒有那個能耐與他交手。

對此,星炎的眼神中一片平靜,古井無波,既然對方想試探,那麼自己就讓鳳軒知道,他到底有多強。

就在鳳軒的手掌即將拍在星炎的面門時,星炎五指勾轉,忽的凝握成拳,一拳樸實無華的轟出,這一拳沒有任何花哨,也沒有一絲靈力波動,純粹是以肉身力量硬撼。

見狀,鳳軒微微感到詫異,他沒想過對方竟是如此囂張,沒有動用絲毫的靈力,雖說他這一掌只是試探性的攻擊,可其中蘊含的力量即便是人靈境後期都不可能輕易的承受下來。

「莫要大意。」鳳軒冷笑一聲,掌心與那拳影重重的轟在一起,發出一道沉悶聲響。

「大意的是你。」星炎淡漠的道,接觸的瞬間,他的手臂突然有著無匹強悍的肉身力量噴涌而出,盡數的轟在鳳軒的手掌之上,不久,直接讓得鳳軒臉色一變,將他真退了十數步!

「蹭!蹭!蹭!」

兩者一觸即離,鳳軒的腳掌不斷踏地而退,直到穩住身形之後他方才抬起頭來凝視眼前的少年,滿臉的錯愕與不可思議,這小子的肉身力量怎麼會如此強?

望著鳳軒臉上的訝異之色,星炎平靜而立,也不再多說什麼,直接將玄冥指給施展了出來,因為他已經發現在遠處那片碧綠竹林中,柳翟似乎快要承受不住那位老者的壓迫,所以他必須要速戰速決。

「地靈境,今日就讓我試一試究竟有多強吧,你這副老骨頭會是我挑戰的第一位地靈境對手,還望莫要讓我失望才是。」

星炎微微一笑,下一瞬間那雙星光閃動的眸子多了幾分漠然,一股赤紅的靈力悄然釋放開來,與之前相比,星炎自從踏入人靈境後期之後,那種靈力更是越發火熱起來,只要稍稍的催動,就會感受到體內有著熾熱的岩漿流淌一般。

「剛才是我大意,但你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鳳軒臉色一沉,怒道,不過在他瞧見星炎身體表面浮現的赤色靈力時,卻讓他驚愕起來,因為那種靈力太過特殊,太過精純了,只是感應了一下,自己體內的靈力就有種顫動的感覺。

自從踏入後期以後,星炎的靈力也是再度變得精純,比起初期的時候,估計要翻上數倍,就算如今自己只是人靈境後期的實力,但比起靈力的精純程度,恐怕就算是地靈境中期強者的靈力,也無法以自己比較。

「唰!」

赤紅的靈力自星炎體內升騰而起,隨後他緩緩抬起手臂,對著眼前的鳳軒輕輕點落,頓時浩瀚而精純的靈力直接匯聚在鳳軒眼前的半空中,一根赤紅色的巨指緩緩呈現。

以往,這玄冥指是以幽暗的形態出現,而如今融合了星炎體內天炎玄訣之力加上本體的靈力變化,已經是煥發出赤紅色的光彩,同時其中的力量也不可同日而語。

「玄冥指!」

望著如擎天之柱出現的赤色巨指,星炎的手指再一次點落,隨即,巨指攜帶著狂熱的赤焰瞬間轟下,感受到其中湧來不一樣的氣息,鳳軒的臉色也在此時變幻起來。 轟!

半空之上,一根巨指重重的點落,彷彿要將這片空間洞穿一般,緊接著無窮無盡的熾熱溫度肆虐而開,將周遭變成了火山一般熱烈。

而在察覺到那根巨指所帶來的威壓之後,鳳軒的眼神不定變幻,不再小覷和大意眼前的少年,不然真的會吃虧,畢竟此人當初以人靈境中期的實力就能夠抹殺後期巔峰的鳳天,如今踏入了人靈境後期之後,說不定真能與地靈境初期強者一戰。

一想到此,鳳軒微微皺眉,雖然對一個晚輩出手傳出去不太好聽,但鳳天的確死在了此人手中,身為鳳家族長,星炎這條命他必須要收下。

「好,你就為我兒陪葬吧。」鳳軒臉色一沉,渾身的靈力也在此刻傾瀉而出,他目光微抬,同樣也是一指點了出去。

「轟!」

「吼!」

在鳳軒一指點出的剎那,他的身旁似乎響起了一道龍吟之聲,這道龍吟遠遠的傳開,擴散不絕,而在其身前,也有著一根青色巨指凝聚而出,其上繪有奇怪的模糊符文,這些符文只是微微閃動一下,便讓得這根青色巨指爆發出驚人的氣息壓迫。

「這是鳳家祖傳的盤龍訣?」

看著眼前的青色巨指,星炎身後,柳月兒三人的眼神略微一變,低聲說道,同時也能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出一些忌憚之色,想必這盤龍訣應該不一般。

星炎瞥了一眼鳳軒,看來在之前的試探之中,經驗老道的鳳軒已經不再對自己有所大意,直接將這盤龍訣施展了出來,比起鳳天他算是聰明多了,生怕遲則生變,毫無保留的出手了。

「盤龍指!」

咚!

隨著鳳軒一聲怒火,那青色巨指頓時猛地穿過空間,對著星炎洞穿而來,氣勢囂張。

轟!轟!轟!


下一瞬間,兩根巨指陡然在幾人的注視下轟然相撞,一道道轟鳴之聲讓人耳膜欲裂,接著一層層恐怖至極的能量爆散而開,那等氣勢簡直不能令人直視,在星炎身後,柳月兒三人紛紛退了數步,感受到周遭的空間瞬間熾熱起來並且充斥著可怕的力量波動,他們也生怕被波及。

而隨著三人退步,他們原先所處的位置竟是被那種強烈的波動轟得一片狼藉,見狀,三人暗暗吃驚,沒想到眼前這兩人的手段居然會如此之強,而且在這般對峙下,星炎也絲毫不弱下風。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