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八哥在上,小弟王九不客氣了,還望王八大哥手下留情。」


頓時百花門這邊傳來一片笑語。

… 「哈哈,死到臨頭了還在耍嘴皮功夫嗎?既然如此,那老夫就陪你玩個痛快。」那神秘的中年男人雖然並未生氣,但是卻也是忍耐不住,當下武氣全開,平整的地面上瞬間出現一片蛛網般的裂痕。

凌風雲不敢有絲毫大意,他知道眼前這個人可不是之前的公孫術,不僅實力強於公孫術,心眼也肯定比公孫術多,如果一開始交手,一不小心出現什麼紕漏,一定會提高這個人的警惕心的,所以凌風雲根本不敢使用紅日灌頂,這是他留作殺招的,但是想起紅日灌頂的準備時間,也是一大難題,對面這人可不是伒玉麟,任由對手徹底開啟紅日灌頂,說不定自己還未開起紅日灌頂就被他抓住機會一擊必殺了。

該如何是好?凌風雲雖說擺好了進攻的架勢,但是心中還是在不斷的思考。

「小子,莫要說我以大欺小,我讓你先手。」神秘中年男人並未進攻只見他雙手懷抱胸口,彷彿根本不將凌風雲放在眼裡一般。

凌風雲心中暗罵一聲,讓先手?自己還真是第一次聽到,別人都是讓三招,真是好不要臉,你要是敢說讓我三招,老子直接揍趴你。

不能再託了,看來只有一個辦法,想和他拼消耗,待我們武氣都消耗到差不多的時候再找機會開啟紅日灌頂然後一擊制敵。

凌風雲身隨心動,在下定決心的那一瞬間,他已經朝那個中年男人攻去。

「來的好。」中年男人-大喝一聲,不過身體卻並未移動,只不過是將雙手抽了出來,簡單的做了一個防禦姿勢。

第一招,可以說是兩人硬碰硬,凌風雲使出了七成的力量,當他的雙拳擊打在那個男人的雙拳上時猶如打在堅硬的花崗岩上一般,看來七成力量很難給他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凌風雲在心中暗算道,然後手中的力量再緩緩的加上一層。

既然那個人說了讓自己先手,那麼凌風雲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打完一拳是讓個先手,那自己趁著一會打個一百拳也是一個道理,凌風雲知道自己現在唯有靠不停息的攻擊將這個中年男人困在這裡,若是讓那個男人發動進攻,那麼自己就徹底的變為被動一方了。

好在春雨拳有一大優點就是拳如風,不僅速度快,而且力量足,快准狠,消耗武氣也不多,因為它本身就是不包含武氣的一種拳法。

短短的一瞬,凌風雲打出了上百拳,待在一旁的公孫術此時心中在想若是一開始凌風雲開啟巨拳形態這般揍自己自己難道還有人樣?豈不是變成肉渣了?莫非這個小子當真是在隱藏實力?

然而被拳頭圍困住的中年男人並不著急,雖然身上挨了不少拳頭,但是這種不包含武氣的拳頭對他而言造成的傷害差不多剛剛達到擊碎自己護體武氣的地步,中年男人-大概也是猜到了凌風雲的想法,若是凌風雲一開始便使用鐵拳,那麼這就是一場不需要再打的比試,鐵拳只適合面對比自己實力弱的對手,若是對方實力比自己強,那麼雖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增加殺傷力,但是在更大的程度上會拖延自己的速度,以至於自己完全跟不上對手的步伐,在不滅島上就是如此,如果他一開始不使用鐵拳,可能前面還不至於敗得那麼徹底。

凌風雲一鼓作氣,然而神秘的中年男人顯然失去了耐心,面對凌風雲接二連三的拳頭終於出手了。

他五指成爪,迅速抓在凌風雲的拳頭上,本以為這樣就能打斷凌風雲攻勢的時候卻發現凌風雲的拳頭突然間一轉,那拳頭上的骨頭如同消失了一般自己握,卻沒能握住,反而讓凌風雲的手臂順著自己的手臂一路攀沿,最後一拳砸在自己的胸口上,不過這拳頭與之前的拳頭無異,根本沒有造成實際性的傷害只不過是剛剛擊破了他的護體武氣。

這神秘男人也是習拳,對凌風雲那一拳也是充滿了詫異,要知道他接觸過眾多的拳法,其中也包括一些軟骨功之類的,但都沒有凌風雲剛才那一招奇特,而且此拳法剛柔並濟,無聲無息又迅猛無比。

不過再好的拳法被一個沒有實力的人打出來也會變得毫無殺傷力,神秘男人微微一笑,是時候解決掉他了。

這一次神秘男人雙手出動,他自信,第一次沒有抓牢,是因為大意,絕對不會有第二次。

凌風雲的雙拳轟然而至,神秘男人迅速作出反應,雙爪扣上,然而讓他驚訝的是這一次依然被凌風雲不留痕迹的掙脫了,雖然說最後這兩隻拳頭再次砸在自己的身上並未造成傷害,但這樣的結果還是讓他惱怒不已。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凌風雲在作出兩撥迅猛的進攻之後,雙拳的速度放慢了不少,力量也再以微弱的變化逐漸遞減。

「師傅,看來他快不行了。」睡蓮有些緊張的看著凌道,雖然之前這個少年的話讓人感覺到惱怒,但至少他是站在百花門這一邊的,不管如何他對百花門做出的事情危害程度要遠遠低於玄甲宗。

一品紅自然也是早已看出了凌風雲的狀態,此時一個晶瑩剔透的白瓷壺放在她的手中,那裡面裝著的正是醇正的百花酒,如果這個少年敗退,那麼只有靠自己了,即便不能敵,但也不能就此放棄。

力竭之後的凌風雲被神秘男人抓住機會,猛然兩拳轟在凌風雲的胸口上。

剎那間凌風雲的身體如同斷線風箏一般朝後飛去然後猛然墜落在地上,瞬間地面出現一拳蛛網的裂痕。

凌風雲站起身擦了一下嘴角咧嘴一笑露出已經被鮮血染紅的牙齒說道,「不痛不痛,如同撓癢一般。」

「哈哈,想不到你小小年紀嘴巴還挺硬,老夫喜歡,不過老夫更喜歡將你這樣的人打到服軟為止。」中年男人笑著說道。

「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凌風雲瞬間武氣全開,可以說他此刻除了紅日灌頂之外再無任何隱藏。

… 「喲,不錯,不愧是英雄少年,竟然還留了一手。」神秘男人微微一笑說道,不過武氣再強沒有武技又有何用?

「那是自然,對你這種老狐狸不留一手如何能成?」凌風雲笑道,緩緩的走向神秘男人,不過他此刻還在想著如何能夠開啟紅日灌頂,而且是在他不知情的情況。

對於凌風雲的話,神秘男人不知可否,攤了攤手,一臉的無所謂。

凌風雲在暗中盤算過,開啟紅日灌頂最少需要十息的功夫,且不說十息,就是一息之間如果讓眼前這人發現異常都會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

在距離神秘男人三丈遠時,凌風雲停下腳步,然後說道,「王八哥,咱們之前的賭約還算數吧?」

神秘男人未作表示,看來他是默認了,只不過是不好應承而已,難道非要自己承認?那自己不就是王八了?


「既然如此,那就接招吧,今天就是豁出一身剮,也要把你拉下馬。」凌完猛然往前一跨,此時他雙腳之下的大地發出一聲沉悶的巨響,而他的雙手一拳一掌一前一後朝神秘男人攻去。

接神秘男人見此並不畏懼,反而是大步上前直接迎擊,自從之前那短暫的交手之後,他已經大概猜到這個少年天賦頗高,但是招數就會那麼幾樣,而自己早已經摸透了他的招數,自然是絲毫不懼。

兩人四掌迅速的糾纏在了一起,頓時間武氣碰撞發出巨大的爆炸聲,此刻就是玄甲宗的人也驚呆了,誰也沒有想到如此一個年級輕輕的少年竟然有如此強大的武氣。

神秘男人越打越驚,因為他感覺到自己在凌風雲暴風驟雨般的進攻下武氣消耗速度比之前那快上許多,而眼前這個少年的武氣似乎源源不斷,更讓他感覺到驚訝的是這個少年的精神力,精神力與武氣雖然本質並不相同,但是同樣具有攻擊性,並且從某種程度上精神力的殺傷力遠遠高於武氣。

這樣的人,如果不能成為朋友那就必須要殺了他,留著他只會是留下一個禍端,好在自己之前修改了賭約,不過即便是沒有修改那也無妨,這是實戰又不是普通比試,而且武者之間即便是比試也會發生人命,自己根本無需留情,況且可以從這個少年之前說過的話判斷他與百花門並無瓜葛,這樣即便是殺了他,百花門也不會因為他而追究到玄甲宗頭上,念隨心動,此時神秘男人殺氣已經緩緩放出,這是之前面對一品紅都未曾出現的狀態。

殺氣與武氣不相同,兩種氣體來做對比的話,可以說殺氣是虛無的,是生物只能通過心靈感知才會感覺到的一種氣息,而武氣不同,武氣肉眼也能看到,而至於精神力的話,則是更加飄渺,如果某個人精神力足夠強大,甚至可以欺瞞過同種實力的武者,別說肉眼,就連第六感官都無法感知到精神力的存在。

「師傅,這個人肯定不簡單,他要動真格了。」睡蓮在一旁緊張的說道,作為一名武者,她自然是清楚殺氣出意味著什麼,如果沒動殺心,那麼殺氣又怎麼會冒出身體。

「這個人有長老的實力,但是此次玄甲宗的長老也全部去了極西之地,看來,只有兩種解釋,要麼這個人短時間內實力突飛猛進,要麼就是玄甲宗的故意安排,不過不管是哪種解釋,都是他們有意針對我們的。」

「師傅,那那位王九……」

「師叔,他叫凌風雲不叫王九。」欣雨插嘴說道。

「這個少年也不簡單,而且既然他說他是從不滅島上替百花丫頭來傳遞消息的,那麼實力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而如果他的實力只是如此,那麼就證明他另有所圖,即便是死了,也不用我們操心。」一品紅分析說道。

「師傅說的對。但是師傅,若是他真的擋不住玄甲宗的人,那我們……」睡蓮緊張的問道,經過之前交手,她們自然對敵我雙方的實力有了大概的了解,若想憑藉現在百花門的力量擋住玄甲宗的人,無疑是痴人說夢。

「屆時,就算是血流成河也不能讓玄甲宗人踏入百花門半步,這是命令,聽到沒有。」一品紅沉聲說道。

周圍的弟子紛紛點頭應允,但是即便能夠視死如歸的人還是無法迴避對死的恐懼,更何況她們更多的只是一群還未見過世面的小丫頭。

一品紅看到她們那一張張臉,原本緊繃的心突然柔軟了下來,輕聲安撫眾人道,「放心吧,玄甲宗的人不敢殺我們的,不然,等長老們回來,他們無法交待,他們不過是想利用這個機會又有這樣好的借口將我百花門的一些絕技或者秘籍盜走而已,所以不管如何,我們都不能讓他們進入百花門。」

一品紅的話沒有起到多少安撫作用,要讓這群小姑娘相信面對的這一群凶神惡煞之徒不會殺人簡直難於上青天,但也因為一品紅的這番話,讓所有的人都將目光再次聚集在凌風雲身上,此刻他是她們的最後一道大門,若他倒下了,那麼後果她們不敢想象。

神秘男人殺氣盡出之後,凌風雲心知不妙,雖然加強防守,但還是無法將這男人的拳頭盡數擋下,短短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中,凌風雲已經挨了數拳,而且拳拳不留餘地,若不是凌風雲骨骼強硬,這些拳頭早已不知道打斷了他多少條骨頭。

進攻是最好的防守,凌風雲此刻認同這句話,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即便是防守也根本防不住這些拳頭,而且這些拳頭拳拳到肉,根本難以抵擋。

神秘的男人再次抓住凌風雲的一個攻擊漏洞,猛然一拳轟在凌風雲的胸口上,凌風雲順勢朝後飛去,然後猛的跌倒在百花門弟子之中。

凌風雲在心中破口大罵,見老子飛過來了,每一個人知道接一下,老子還真是熱臉貼了冷屁股。

顯然一品紅猜到了凌風雲心中所想,不屑說道,「從不滅島上出來的人就是這般實力?你當我是三歲的娃娃一樣好欺騙嗎?」

凌風雲咳出喉嚨處的鮮血說道,「不是小爺我吹牛,我還有壓箱底的功夫。」

「死到臨頭還要吹牛嗎?」一品紅怒道。

「給我十息時間。」凌風雲輕聲說道,一品紅一愣,大概猜到了凌風雲所謂的壓箱底功夫究竟是什麼,如果她猜的沒錯的,那麼這一次百花門能夠保住。

一品紅隨即做了一個決定,她在賭,賭上她所有的希望,只見她毫不猶豫將手中晶瑩剔透的白瓷壺遞給凌風雲道,「喝了它。」


一品紅說完站起身,緩緩走到神秘男人面前道,「他還小,你的對手是我。」

「你配不上。」神秘男人不屑的說道,「你以為讓他飲用百花酒就能夠與我一戰?真是痴心妄想,百花酒不過是聚氣凝神,雖說對修行有莫大好處,但是根本無法短時間能提升一個人的境界。」

「是不是我比你清楚,不過,不管怎麼樣,現在你的對手是我,至少在他喝完酒之前,你無論如何都碰不到他。」一品紅說完,武氣大開,瞬間身上鮮紅的長袍鼓風而起,如同仙子下凡一般。

「好,那我就讓你嘗嘗老夫的手段。」

凌風雲從接到酒瓶的那一瞬間就直接將百花酒對著自己的喉嚨灌了下去,這般豪飲讓身旁百花門的弟子感覺到一陣心痛,要知道這麼小的一壺醇正百花酒可是所有弟子十數日的全部精力。

喝完瓶中酒之後,凌風雲雙手掌心朝上,至於膝蓋處,雙眼微閉,紅日灌頂的口訣一字一字出現在他的大腦之中。

剎那間,精神力與武氣猛的從凌風雲身體內衝出,然後盤旋在凌風雲身體上方。

正在與一品紅交戰的神秘男人顯然發現了異常,巨大的氣勢讓他身形一緩,一品紅抓住這個機會猛然一掌拍在神秘男人胸口上。

神秘男人硬生生抗下這一掌,身形退後數丈,不過相比他所擔心的一切,這一掌根本沒有讓他從凌風雲給他的震撼中回過神。

心中不祥的預感越來越濃,神秘男人眉頭微皺,然後雙腳一點直接朝凌風雲飛去。

「我說過你的對手是我,沒有擊倒我之前,休想碰到他。」一品紅緊隨其後,死死的黏住神秘男人不讓他靠近打斷凌風雲,此時見到凌風雲這般氣勢之後她才略微安心,知道自己並未下錯注。

此刻內心不安的神秘男人被一品紅纏著,怒火中燒,更是忘記之前自己所說不殺百花門之人,連連出殺招,好在因為他的一時失態反而讓一品紅遊刃有餘。

「還愣著幹什麼?快去阻止他,殺了他。」神秘男人已經喪失了之前所有的風度,在凌風雲給他的無形壓力之下撕下了自己的偽裝露出了他真實的面目。

玄甲宗的人一聽,先是一頓,然後馬上醒悟過來,若是讓這少年完成這個他們不知道名字的武技,那麼就憑剛才的氣勢,他們根本無人能敵,瞬間,二十多個玄甲宗人發了瘋般朝凌風雲衝去。

… 「百花門所有弟子聽令,不管如何一定要守住他。」一品紅吼道,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意味著她的態度已經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也可以說,如果這是一場賭博她把所有的賭注都壓在了這個來路不明的少年身上,如果失敗了的話,那麼代價是巨大的,但是不管如何,這是她以及整個百花門贏的最後希望。

此時凌風雲完全沉浸在紅日灌頂的開啟之中,他知道自己不能分心去觀察周圍的一切。十息時間,短短不過一瞬,但卻是這場戰鬥的關鍵。

作為玄甲宗的人,之前那個自稱王九的少年給他們帶來了足夠的震撼,而如今他似乎在準備一個能夠改變戰局的武技,他們不得不全力以赴,不然這眼看就要到手的勝利果實將會徹底的消失,而如果真的失敗了的話,那麼他們知道自己將會面對什麼樣的責罰,要知道這可是玄甲宗準備已久的一場戰鬥,二十年前將百花姑娘送入百花門,再到隨後的一系列針對百花門的戰鬥不過就是想敲開百花門的大門,如果失敗,那麼他們也將成為玄甲宗的罪人。

一品紅再次與那個神秘男子戰在了一起,而面對二十餘名來勢洶洶的玄甲宗弟子,百花門所有的弟子再次毫不猶豫的展現出自己的最強力量。

此刻,對於兩個門派而言,都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前進,戰鬥,狹路相逢,勇者勝,此刻只要有一絲的怯懦,都將會改變整場戰鬥的局面。

然而,恐懼與絕望會給人帶來力量,但是這些力量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只能做到錦上添花而不能夠最終改變什麼,即便全力以赴的百花門弟子面對全力以赴的玄甲宗眾人,依舊一路敗退,不斷的有人受傷倒下,然後再起再倒下。此刻她們雪白的輕紗上已經沾上了泥土沾上了她們自己的鮮血,不僅是她們,在對抗神秘男人全力以赴的進攻的一品紅更是傷痕纍纍,瀕臨用盡的武氣以及傷勢嚴重的軀體,唯有一絲希望以及責任讓她依然站在神秘男人的面前,但是,卻無法改變什麼。

凌風雲拼盡一切去催動武氣與精神力的融合,此時他的臉上已經出現一層細細的汗珠,他的身體正在劇烈的顫抖,還有五息,五個呼吸的時間,多麼短暫,但是,對手從來不會給自己對手五息的時間。

全線敗退,這是百花門所有弟子最後的結局……

當神秘的男人徹底擊退一品紅再擊退最後僅剩下的幾名頑強抵抗的百花門弟子之後,帶著玄甲宗二十餘人將凌風雲徹底的圍住了。

「哈哈,小子,你我可是約定過的,輸了,你的這條性命就是我的了,那現在,我就來履行這項約定,順便結束這場對決,下輩子記住,好不容易得到上天的寵愛就要學會珍惜,不要再這般浪費,上天的寵愛不會永遠伴隨你的。」神秘男人的手掌上迅速的匯聚出一團淡黃-色的武氣,隨後這隻手掌迅速的抬起,朝著凌風雲的天靈蓋拍去。

此時玄甲宗的眾人面帶笑容,這一掌下去自后,那麼百花門的大門就徹底的敞開了,不管百花門中藏有什麼秘密,都逃不過自己門派人的掌控。

百花門的弟子此刻全部癱倒在地,此時更是不忍看那少年天靈蓋被拍碎的場面,皆是閉上了雙眼。

「凌風雲……」倒在地上的欣雨丫頭髮出一聲悲凄的呼喊。

一品紅嘆息一聲,十息的時間就能改變整場戰鬥的最終局面,那麼這十息時間的要求並不過分,但是卻沒有想到自己眾人如此全力以赴卻無法完成少年的囑託,反而讓這少年無辜斃命,此時一品紅那堅硬的內心也為凌風雲出現了絲絲顫抖。

難道就此終究了嗎?雖然沉浸在紅日灌頂最後的步驟之中,但凌風雲仍然清楚身邊發生的一切。

就在神秘男人的手掌即將蓋在凌風雲天靈蓋上的時候,凌風雲閉上了雙眼,縱然不願,但又能如何,這就是人生,永遠都充滿著各種各樣的無奈。

突然間,凌風雲掛在胸口的那塊戒指發出一陣微光,然後瞬間破體而出,不僅擋住了神秘男人的這一掌,更是將圍在凌風雲身邊的二十餘人全部沖退。

玄甲宗眾人皆是一驚,莫非這個少年已經完成了整個武技的準備?那就是多強的武技,竟然能夠有如此這邊氣勢。

「玄甲宗弟子聽令,圍攻,殺無赦。」神秘男人見此心知不妙,但是他不相信這個少年究竟有什麼樣的武技能夠提升多大的實力,不過不管如何,他都無法戰勝自己二十多人。

閉上眼的百花門弟子詫異了,原本以為會聽到天靈蓋破碎的聲音,卻聽到了神秘男子的這番話,究竟發生了什麼?當她們睜開雙眼,卻看見此時凌風雲依然盤腿而坐,玄甲宗眾人已經退出了兩丈遠,而就在此時,凌風雲的身邊出現了一個幼小的身影。

此時出現的正是被饕餮帶到戒指之中去的檮杌。

回過神之後的玄甲宗眾人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比凌風雲還要小的孩童,不知所措,究竟什麼情況?難道今天是撞鬼了嗎?年齡一個比一個小,實力卻是一個比一個強。

「你們誰敢過來一步,殺無赦。」檮杌渾身冒著燦爛金黃-色光芒,如同天神降世一般,他雙目來回在眾人身上掃過,眼神之中哪有孩童的稚氣,分明就是一雙殺意濃濃殺神般的眼神。

「上,他只不過是一個小娃娃,如何能夠擋住我們,不管如何,先殺了那個王九再說。」神秘人不相信眼前這個小娃娃具有這般實力,大聲呵斥道,不管如何,他都要先殺了凌風雲。他猜測這個小孩子與凌風雲有莫大的關聯,如果這個小娃娃真有自己所看到的這麼強大,那麼早就應該出現了,而不是現在,所以他認定,坐在這個小娃娃身後的凌風雲才是最重要的目標,只要殺了他,什麼問題都將得到解決。

… 凌風雲再次重新開啟紅旗灌頂,在之前面對神秘男人那一掌時,他最後選擇了放棄,但是此刻,檮杌的出現再次給了他希望,他倒是不會像神秘人那般想的那麼複雜,他猜想檮杌即便經過饕餮的指導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敵對方二十餘人,所以還是要自己出馬,而此時的自己如果不開啟紅日灌頂,那麼殺傷力依然不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