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也只是想想而已,秦晴的臉色很快就變的像冰川一樣,她告訴我不用下鬼道再尋找了,許峯和亞楠的靈魂都沒在鬼道,依然留在陽間。

我這個時候才把之前洪胖子告訴我的一切和盤托出,秦晴皺起了眉頭,沉思了很久。

“看來,你必須去亂葬崗一趟了。順便也找一找小茹的屍骨,幫她安葬了。”秦晴沉聲道。

我就知道這一趟是躲不過去,我本來是不想大半夜的往那邊跑,但仔細的想了一下,還是夜裏比較安全,至少秦晴和小茹可以出來,她們倆再怎麼樣也會保護我的吧。

而且亞楠根本耽誤不起,上次我就是差點晚了,沒能成功復活,這次我不允許有任何差錯和閃失。

跟蘇陽交代了一番之後,我就準備動身,我也很想讓他跟我一塊去,這樣至少心裏邊還有些安慰。但亞楠在這裏,也需要保護,我拒絕了他的好意。

“漢哥,放心吧,這邊有我們,你讓蘇陽跟你一塊去吧。”小柔不知道什麼時候冒了出來。

我看了蘇陽一眼,他有些不好意思,這傢伙肯定是跟小柔說了什麼,不過應該還不至於把所有的事情都和盤托出,要不然小柔也不會放心讓他跟着我去。

我嘆了口氣:“算了,還是讓蘇陽留下吧,我不放心。”

一方面我不放心躺在這裏的亞楠,另一方面,我也不知道這次去會遭遇怎麼樣的危險,不放心讓蘇陽跟着我。

小柔並沒有聽出我的深意,笑道:“你可不要小看我,我在警校的時候,體能數一數二,格鬥也很厲害。而且還有這麼多警察在,我們都有佩槍呢。”

蘇陽也堅定的說道:“不管怎麼樣,我都跟定了,你不讓我去,我就偷偷去。”

唉,對這種一根筋的傢伙,我還真是沒有一點辦法,我不得不點頭:“行,跟着去可以,不過你要聽我的,我讓你什麼時候跑你就趕緊跑,不要管我。”

上次幸虧那個女鬼並沒有惡意,要不然我們倆就懸了,蘇陽這傻逼,看我都被鬼纏着了還不知道跑,他難道以爲自己是鬼的對手?

蘇陽沒有說話,但我看他肯定是沒有把我的話當回事,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鑑於上午的遭遇,我先跟蘇陽一塊去了趟我家,家裏小超市賣的有上墳用的冥幣。

這事我也沒敢驚動我爸媽,就告訴他們二老,我倆去給許峯燒點紙,去他墳上跟他說說話。就算是這樣,他倆還是擔心的不行,攔着我倆不讓走,質疑我倆大半夜的去什麼墳地啊。

費了好大勁,才從家裏脫身,我和蘇陽騎着摩托車就往亂葬崗跑,這能節省不少時間。山風有些涼,騎着摩托車還跟以前一樣爽,但我的心情卻怎麼也平靜不下來。

在大路邊停了車之後,我倆都是深吸了一口氣,才緩緩向亂葬崗走去。還沒到亂葬崗,我就點了冥幣,嘴裏唸唸有詞。

看來那個女鬼真的只是想要些錢花,這次並沒有爲難我們倆,在我倆從亂葬崗旁邊繞過去之後,她也沒露面。

在離開亂葬崗之後,我送了口氣,不自覺的回頭看了一眼,尼瑪,可把我嚇尿了,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鬼!

有些穿的破破爛爛,幾乎所有鬼都是凌亂着頭髮,看起來瘦骨嶙峋,蹲在地上撿錢。有些鬼的臉色蒼白,面如死灰,有些鬼乾脆就是血肉模糊,看到我回頭之後,都咧開了嘴衝我笑。

在這種時候,這種場合,我是真的笑不出來,努力的咧了咧嘴,我敢肯定比哭還要難看。我的腿都軟了,趕緊扶了一下蘇陽。

蘇陽不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笑道:“怎麼了?又嚇的腿軟了?還說不讓我來,我要是不來,你特麼就真的在這裏躺一夜吧!”

我自己害怕就行了,我也沒打算嚇蘇陽,沒跟他細說,過了好一會才緩過來。走到了不遠處的山崖邊上,蘇陽拿出了提前準備好的繩索。

從遠處繞當然也是行的,但誰知道會繞多久?我們寧願吊根繩子往下滑,山裏邊長大的孩子,對這些都駕輕就熟,很快蘇陽就把繩子拴在了一棵粗壯的樹上。

在下去的時候,他先下,算是探探路,我在上面隨時接應。過了大概半個小時,下面傳來了蘇陽微弱的呼喊聲,似乎是告訴我一切妥當,讓我下去。

我壯了壯膽子,順着繩子慢慢往下滑,臨下去的時候我小聲的嘀咕了一句:“錢我都帶來了,請你們幫忙看會繩子吧!”

“好!”

那個女鬼回話了,雖然沒有見到她的可怕模樣,我還是嚇的渾身一哆嗦,差點失手掉下去。

懸崖的壁上長了一些植物,下去的時候並不是那麼困難,但我也有幾次都被嚇的不輕,因爲我這個不速之客,時不時的驚動一些蝙蝠或者蛇,差點就被蛇咬了一口,還有蝙蝠對着我好一頓攻擊。

這些我都毫不畏懼,從背後拿出一把準備好的柴刀,管他什麼蛇蟲鼠蟻,一律砍殺。

下了很久還沒到底,我已經有些不耐煩,輕聲的喊了蘇陽一聲,迴應沒聽到,卻聽到了自己的回聲。

下面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我擡起頭看了眼夜空,突然心中一顫,我看到有個人影正順着繩子往下滑,照這架勢,很快就會撞到我! 第3927章

南落水大笑著,飛身來到墨九狸的對面站定說道。

南落水來到擂台中間,不得不認真的打量對面的墨九狸,這個丰南城忽然間出現的黑馬城主,並不像對方表面上那般無害!

雖然杜飛花和吳太穗兩個人,向來性子淡漠,不喜歡爭奪什麼,比試的時候根本沒有儘力,但是這並不代表對方的實力弱!

「空言城主是出家人嗎?」南落水不急著跟墨九狸打,看著墨九狸的光頭好奇的問道。

「不是!」墨九狸道。

「那空言城主為何?」南落水繼續追問道。

「只是覺得這樣比較帥!」墨九狸直接說道。

南落水……

「空言城主是丰南城人?」南落水想了想再次問道。

「是!」墨九狸道。

「以前倒是沒見過空言城主來參加十大城池比試啊!」南落水故意的說道。

「以前不認識藍城主,所以沒來!」墨九狸笑著道。

她倒是想看看這位神殿的南落水,打算墨跡到什麼時候!

「那空言城主怎麼忽然間對十大城池比試有興趣了?還奪取了丰南城的城主呢?」南落水看著墨九狸問道。

「我對十大城池大比沒興趣,當丰南城城主,是因為我對南域城有興趣,我要當南域城城主!」墨九狸看著南落水直接說道。

南落水聞言臉色一黑,他故意試探對方的身份沒成功,卻沒想到墨九狸把目的直接說了出來,還是當著自己的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現在,自己再問什麼都沒用了啊!

所以南落水的臉色十分的難看!

圍觀的眾人,還有其餘幾大城池的人,看著墨九狸都是心裡複雜啊!

畢竟,跟墨九狸有著同樣想法的人不少,但是沒有誰敢當著南落水的面說出來啊!

杜飛花和吳太穗聞言微微一愣之後,眼中卻露出了笑意來!

他們很期待南域城城主今天換人!

「呵呵……既然空言城主的目的是本城主的城主之位,那麼我們就開始吧,我也要提醒空言城主一句,小心我的毒術!」南落水聲音一沉的說道。

「好的!」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南落水看著墨九狸冷笑一聲,然後飛身而起,隨著南落水一起落下的還有他打出的兩條巨大的火焰巨龍,墨九狸抬頭看著轟響自己的攻擊,腳步微微一晃,直接離開攻擊範圍,接著墨九狸的手裡也打出兩條火焰蛇……

南落水見狀笑意更濃,雖然剛才墨九狸的火焰戰敗了吳太穗,但是自己的火焰,可不是一般的火焰,就算杜飛花的神火也不是他的火焰的對手!

看到墨九狸的兩條火焰蛇,直接被自己的火龍吞噬后,南落水也沒大意,從開始和墨九狸對話的時候,他就已經對墨九狸下毒了!

如今看墨九狸的注意力在空中的火焰中,南落水眼神一冷,直接來到墨九狸的身後,手裡的長劍對著墨九狸的脖子抹去!

眼看著南落水的劍就要從背後砍下墨九狸的腦袋時,卻忽然間停了下來! 那個人影應該很輕盈,因爲我沒有感受到繩子有太劇烈的晃動,要不是猛然間擡起頭,還真不知道上面有人正在順着繩子下來。

透過淡淡的月光,那個人的影我看的很清楚,可是在這荒山野嶺裏,哪來的人?要不是人的話,難不成是鬼?

心裏有鬼,就怎麼想都可怕,我咬了咬牙,一隻手緊緊緊緊抓住繩子,腳踩在一顆凸起的石頭上,穩固自己的形,等待着上面的人下來。按照他的度,應該也就是兩三分鐘的功夫。

我一隻手抓着繩子,另一隻手緊緊的握着柴刀,要是我認識的人,一切好說。要是別的東西,就別怪我手裏的柴刀無了。

幾分鐘後,那個人影距離我越來越近,我屏住呼吸,心跳驟然加,我多麼希望是有人不放心我和蘇陽,所以跟了上來。要是別的什麼東西,在這裏,我纔是最危險的。

但是那影越是接近,我越疑惑,爲什麼看起來那麼像蘇陽的影?我明明記得蘇陽早已經下去了啊!

“蘇陽,是你麼?”我試探的問道。

那個影突然停住了,過了片刻之後低頭看了看我,他竟然也像我一樣驚慌失措,第一時間掏出了背上的柴刀。

他手裏的柴刀很鋒利,刀刃明晃晃的,在月光下映出寒光,在看到柴刀的一剎那,我就有七八分把握,能肯定眼前的人就是蘇陽。

我和蘇陽來時帶的柴刀,都是從我家拿的,他手裏的柴刀我再熟悉不過,手柄上纏着的幾層布,都是以前我纏上的,樣式獨特。

“你到底是誰?別特麼變成我兄弟的樣子來騙我,不說實話,老子砍了你!”蘇陽厲聲道。

我有些哭笑不得,我還沒懷疑他,他倒是開始懷疑起我來。他現在應該在山崖底纔對,什麼時候跑上去的?

我不敢掉以輕心,質問道:“你真的是蘇陽?我記得蘇陽應該已經下到底部了吧!”

“你想我的話?沒門!你既然能變成許峯的樣子,肯定就能變成羅漢的樣子。是你害死了許峯,我特麼摔死你!”蘇陽根本沒有跟我交流的意思,舉起柴刀就要砍繩子。

靠,我在他下面,他要是把繩子砍斷,就意味着我要掉下去,丫的,還真狠心!

我趕緊大喊道:“快住手,蘇陽,你還記得你小學三年級偷掀你女同桌的裙子,初二偷看來咱們學校實習的女師範生洗澡,高中有次把你前面女生內衣釦解開的事麼?”

他手裏的刀都已經快落在了繩子上,聽到我的話之後,卻突然停了下來,疑問道:“你真的是羅漢?”

“廢話,除了我和許峯,誰還知道你這麼一堆破事?”我罵罵咧咧道。

沒死在兇手的手裏,也沒死在鬼的手裏,最後卻死在自己兄弟的手裏,說出去都覺得可笑。幸虧我及時的使出了絕招,不然我今天就真的慘了。

蘇陽這才半信半疑的收起了柴刀,問道:“你不是在上面麼?什麼時候下來的?”

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分明是你小子叫我下來的,我還想問你呢,你怎麼下的比我還慢?剛剛我下來的時候,沒有碰到你啊!”

他很疑惑的嘀咕道“我沒喊你啊,剛剛我一直都在順着繩子往下爬。喔,對了,可能是剛剛我站在一棵樹上撒尿的功夫,你就下來了。”

我滿頭黑線,這算是怎麼個況,尼瑪,害我白白嚇了一跳。一直站在這裏也很累的,我懶得跟他墨跡,繼續往下。

又過了大概十幾分鍾,纔算是到了底,幸虧繩子帶的足夠長,因爲到了下面我們才現,耷拉在地上的繩子只有幾米而已。

下來之後,我倆都累的氣喘吁吁,頹然的坐在一塊石頭上先休息一會。山崖底部很黑,伸手不見五指,雖然也帶了手電筒,但不知道這裏會遇到什麼野獸,也不敢隨便打開。

我拿出兩根昇天煙,摸索着塞進了蘇陽手裏一根:“先抽根菸歇歇,待會咱們在找。”

誰知道他接了煙之後,又說要大便,真是懶驢上磨屎尿多,平時也沒見那麼多事啊。

“你丫是不是被嚇尿了,嚇屎了?哈哈哈,滾遠點拉屎,別薰着我。”我笑道。

蘇陽也尷尬的笑了笑,拿着煙跑到距離我大概十幾米的地方,在黑暗中我只看到了忽明忽暗的小紅點,那是應該是他在抽菸。

一根菸抽完,蘇陽沒回來,我又等了幾分鐘,還是沒回來,我忍住罵了句:“你小子是掉茅坑了?這裏也沒茅坑可掉啊!”

寂靜,四周一片寂靜,沒有人迴應。我的心跳突然就加,隱隱有些不安。

“蘇陽,你小子別嚇我,趕緊出來!沒拉完,也得回句話啊!”我喊道。

還是沒有人迴應,好像四周只有我一個人,我也顧不上那麼多,趕緊打開手電,走到剛剛蘇陽蹲下的地方。

仔細的找了一圈之後,只看到一根燃完的菸頭,沒見蘇陽,甚至沒有看到他的大便。這讓我心裏很沒底,蘇陽是轉移了陣地,還是被什麼帶走了?

突然一陣涼風吹過,我隱隱約約嗅到了血腥味,頓時心中大驚,這血腥味……到底是從哪裏傳來的

?“蘇陽,你到底在哪?趕緊出來,別鬧了!”我大喊了一聲,連回音都沒有。

我心急如焚,拿着手電筒四處亂照,根本找不到人影,反倒是一些小動物被驚嚇的四處亂竄,蛇蟲鼠蟻還不少。

對這些東西我並不害怕,從小沒少接觸,幾歲的時候就敢跟蘇陽他們一塊跑到鎮子後面的山坡上打鳥抓蛇,現在根本不把這些放在眼裏。

但一想到小茹的屍體被扔在這裏,我心中有些毛,她的屍體肯定成了那些小東西的食物,誰知道還能不能找到全屍?

最後我實在忍不住,準備求救,低聲吶喊:“秦晴,小茹,你們出來啊,幫我找找蘇陽。”

小茹說是一直跟着我後,但我沒見她在哪,秦晴在我上,可一直不敢怎麼出來,怕大頭鬼再鬧事。

喊了幾嗓子,最後只有秦晴出現在我的面前,不知道她用了什麼手段,我的視線變的跟黃昏時差不多,雖然看周圍也是昏暗,至少不會伸手不見五指。

“秦晴,蘇陽不見了!你快幫我找找,對了,小茹呢?她應該知道自己的屍體在哪吧?”我焦急的說道,根本沒有注意到秦晴難看的臉色。

秦晴沉默了片刻之後,用比較溫柔的語氣央求我:“羅漢,你先回去行不行?那個人就在附近,而且剛剛似乎還離你很近。小茹不敢接近,早就避開了。”

我愣了愣,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小茹可是鬼啊,在這大半夜裏,怎麼可能會怕一個人?而且蘇陽還在這,我也得找收魂袋,我不能就這麼回去。”

秦晴嘆了口氣:“聽我的,你先回去吧,我不會害你的。那個人很厲害,不僅僅是對人,對鬼也是很大的威脅。”

聽到她這麼說,我又想起了那個長的跟我一模一樣的傢伙,他也是各方面都很厲害,連王叔都不是他的對手。

不過秦晴也很明確的告訴我,那個人沒有來到涼山鎮,也不是兇手,兇手另有其人,或許比那個人還要厲害。

而且她告訴我,小茹好像也是那個人殺的,他上的氣息令小茹很害怕,也很反感。小茹死之後,根本記不起到底是誰殺了自己,所以現在也只能是猜測而已。

我很害怕,但我還是不想就這麼回去,現在不僅是亞楠,連蘇陽都生死未卜,剛剛我分明嗅到了一絲血腥味。

“既然小茹不肯過來,那找她屍體的事可以放一放。但是亞楠的魂魄,還有蘇陽,我不能不管了,你趕緊幫我找找蘇陽吧。”

秦晴皺了皺眉,一副言又止的樣子,一看到她這幅表,我的心都涼了半截,肯定是生了什麼不好的事。

我深吸了一口氣,鼓足勇氣問道:“秦晴,蘇陽到底怎麼樣了?”

“他……他可能已經慘遭毒手了,羅漢,你還是先趕緊回去吧,等那個大和尚醒過來,說不定能幫你。”秦晴嘆息道。

我也知道洪胖子很厲害,但是他現在受重傷,誰知道什麼時候會醒過來?萬一三天之後才醒呢?

而且他也說了,自己的傷勢需要幾天時間才能痊癒,所以纔會讓我過來尋找帶着亞楠魂魄的收魂袋。我這麼離開就等於是放棄了亞楠,也放棄了蘇陽。

我堅定的搖了搖頭,央求道:“秦晴,我知道我已經欠你很多,但我真的還要再求你一次,最後一次,你幫我找找蘇陽和亞楠的魂魄吧,求你了!”

說實話,我就這麼幾個好朋友,接二連三的看着他們出事,我的心裏真的很難受。如果今天我就這麼走了,我一輩子都會活在自責和後悔中。

秦晴一直沉默,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我眼神懇切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但沒等到她的回答,卻等來了蘇陽的慘叫。

“漢子,救我!”

一聲淒厲的慘叫,讓我渾一震,忍不住的膽寒,他到底是遭遇了什麼,纔出如此悽慘的叫聲??…?? 第3928章

墨九狸回頭看著南落水微微一笑,接著慢悠悠的走開,轉過身,看向滿臉錯愕的南落水道:「南城主,你輸了!」

「你對我做了什麼?還有你為什麼沒中毒?」南落水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分明自己早就給墨九狸下毒了,他應該靈力流失,神識被擾,反應遲緩才對,為什麼?為什麼對方還能察覺到自己的偷襲,而且他為何動不了了?

「南城主不是提醒過我你會下毒嗎?所以你的毒我解了啊,至於南城主你自己為何中毒還沒察覺,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說完抬頭看了眼頭頂,收回了自己的火焰,眾人和南落水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南落水的火焰巨龍,竟然消失了,空中只剩下墨九狸的兩條火焰蛇了,而且貌似比剛才粗了不少,看著好像吃飽了似的……

與此同時,南落水因為火焰消失,忍不住被反噬的吐出一口鮮血,憤怒的瞪著墨九狸質問道:「你竟然吞噬了我的火焰,你怎麼敢?」

「南城主這也不能怪我吧,是你用自己的本命火焰來攻擊我,而不是用火焰攻擊,被吞噬難道不是應該的嗎?如果南城主只是用火焰力量,而不是神火本體,也就不會被我的火焰吞噬了……」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眾人這才明白,原來南落水剛才的火焰巨龍,不是體內神火凝聚而成,而是南落水直接用體內的身後本體凝聚而成的,結果沒有打敗墨九狸,卻得不償失的火焰被對方吞噬了,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啊!

本來還覺得墨九狸用毒,想要為南落水說話的南域城圍觀的眾人,這會兒卻什麼都說不出來了,就算南落水是他們的城主,他們都不知道如何說是好了!

畢竟,自古以來城主比試是不傷性命的,這一點整個南域各城的人都知道,可是南落水卻用神火本體對付丰南城城主,如果對方的火焰等級不如南落水,剛才極有可能被南落水的火焰滅的渣也不剩啊!

南落水也沒想到對方看透了自己用的火焰本體,才會把自己的火焰吞噬,本來他就是想殺了墨九狸的,畢竟威脅到他的人,都不該活著!

可是,現在自己動不了,只能任由對方為所欲為,自己敗了,南域城城主就要讓給對方,不認輸可能會死!

不管哪一個都不是南落水想要的結果!

「城主,要不要我幫你?」南域城隊伍中,莫問傳音給南落水道。

「你有把握殺了這個空言嗎?」南落水本來想傳音給莫問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卻傳音失效,直接說了出來。

這下,全場眾人包括莫問等人都愣住了!

紛紛詫異的看向雷劫中間的南落水,想知道他在跟誰說話!

南落水的臉色簡直沒眼看了,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

再看向對面一臉淡然的墨九狸,南落水心裡更加怨恨了!

看起來,只能暗中把對方殺了! 聽到蘇陽的淒厲的慘叫聲,我當時就忍不住了,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但秦晴卻在這個時候拉住了我。

“你幹什麼,趕緊鬆手!你沒聽到蘇陽在叫我麼?”我奮力一甩,但根本甩不開。

秦晴皺着眉道:“別過去,那邊很危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