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炎不屑的冷哼一聲,已經作好了拼死的打算。

“殺了他!”青年憤怒的一揮手。

三個僕人冷喝一聲,正欲將華炎活活劈死在掌下,四周突然傳來異動,卻見十餘人突然殺出,將青年四人包圍起來。

“噗!”那女僕雙眼暴睜,就在剛纔一分神的瞬間,華炎抓住這個機會一拳將她前胸打穿,當場斃命。

“殺!”

那突然殺出來的十餘人二話不說直接和兩個男僕以及那青年打起來,至於華炎則是直接盤膝坐在地上不再過問。

這十餘人正是暗影堂的殺手,剛纔華炎已經發現了組織內刻在此地的暗號,就是在等待這一刻。


他受傷極重, 冷少霸寵:囂張兒子小萌妻 ,實力跟他相差不多,雖然是十幾個打三個,但勝算並不是百分百。

終局,暗影堂犧牲了八名殺手將那兩個僕人擊斃,而那青年卻是擊殺三人後狼狽逃竄。

剩下的四人中一個重傷,另外三人情況不一。

“你是甘陽的華炎?”其中一個殺手冷漠的盯着華炎,對於剛剛死了八名同伴似乎一點都不傷心。

華炎點點頭,看了看這男子一眼,這男子臉上有一條明顯的傷疤,從左眼一直到右邊臉頰。

“跟我們走,組織裏有人想見你。”男子冷漠道。


華炎甚至他現在深受重創,如果仍獨自一人在這片山脈中行走,只怕凶多吉少,還是先回暗影堂再說吧。

就在此時,一道灰色身影出現在衆人眼前,正是甘陽玄字營的風無常風長老。

“風長老。”華炎恭敬道。

那其餘幾個殺手似乎見過風無常,只是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嗤!”風無常突然暴起,長劍抖動,狂風驟雨,僅僅一招,連斬四人,這四名暗影堂殺手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可下一刻人頭滾動,沒了聲息。

樹林中風聲呼嘯,潮溼的泥土氣息撲鼻而入。氣氛相當的冷森。

“風長老,也是爲了寶貝?”華炎冷笑着問道。 風無常突起殺人着實讓人吃驚,不過在仙緣異寶面前一切又都解釋的通了。

華炎癱軟的倒在地上,身上鮮血淋淋如同一個浴血修羅一般,不過臉色卻在鮮血的映襯下顯得更加蒼白,顯然是有些虛脫。

連日的奔波逃亡已經透支了他的身體,再加上不輕的內傷和外傷,此刻他如同一頭待宰的羔羊。

“交出來,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一點。”風無常面無表情的說道。

“如果我不交呢?”華炎笑道。

風無常上前一步,冷聲道:“暗影堂逼供的手段你和我一樣清楚,我想就不用我再對你一一施行了吧?”

“可惜啊,你千算萬算,孤獨一擲的出手,卻沒有想到寶貝根本不在我身上吧?”華炎嘲笑道。

“你當我真會相信你的鬼話?”風無常冷漠的說道,不過眼神中還是有些猶豫,他這次真是賭上一切了,殘殺組織成員,一旦被發現,將會受到暗影堂永無止盡的追殺。這回他沒有退路了。

“咳咳”猛地咳出幾口血塊,華炎無奈道,“風長老,念你平日待我不薄,你走吧。”

風無常一怔,低喝道:“華炎,少給我裝樣子,再不說我就讓你嚐嚐暗影堂真正的酷刑!”

“唉,仙寶迷人眼啊,既然你執迷不悟就怪不得我了!”華炎長嘆一聲,只見他突然一揮手,一道霞光便是從他手中噴涌而出,赫然是一道仙家符籙。

“什麼?!”風無常大驚,但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便是感覺整個身體已經無法動彈,甚至連思緒都遲鈍了下來。

霎那間,方圓百丈被一種奇異的力量束縛住,這裏的空間和時間如同靜止了一般,連鳥鳴獸吼都消失不見,空氣中凝固着一種滲人的寂靜。

在揮出符籙的一瞬間,華炎的整個身體徹底撲到在地,好像這一道符籙抽空了他體內僅存的精氣神。

虛弱的長出一口氣,華炎掙扎着站起來,盯着眼前一臉驚容的風無常,道:“第一道保命符這麼快就用完了,真是可惜。”

不過手下並未遲疑,華炎右手一揚,風無常的喉間頓時鮮血噴涌,而風無常本人卻是毫無還手之力,只是一雙眼睛暴睜,臨死都沒有想到華炎居然有仙家符籙。

像他們這種殺手,自幼便是接受最冷酷無情的磨練,生生將實力提升到煉氣期,有些金牌殺手則天賦異稟能夠衝擊到煉神期。

但是由於與仙門正統的修仙之道相差甚遠,所以他們平日的武器和修煉的武功都是以外門硬功爲主,像華炎拿出的符籙則屬於正統仙門煉製出來的法寶級武器。

這符籙自然是紫夜送給華炎護身的,僅僅只有三道罷了,沒想到這麼快就用掉了一道。

解決掉風無常,華炎二話不說直接遠遁,拖着虛弱的身體沒日沒夜的朝着一個方向走去,連思緒都漸漸變得模糊,根本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只想快點離開雲巫山脈。

而就在華炎離開以後,百里開外,一道目光彷彿穿越了空間直接望到這裏,在他的身邊則站着一個黑衣男子,正是暗影堂的堂主。

“主人,有什麼不對嗎?”暗影堂堂主恭敬道。

他面前正站着那身着黑龍袍的偉岸男子,只聽男子皺眉道:“剛纔在那裏傳來了一股奇異的波動,不知是有高人出手,還是有人動用了仙家法寶。”

暗影堂堂主順着龍袍男子的目光看去,不過並沒有發現異常,以他如今破羽九重天的實力,雖說一隻腳已經邁入了下一個大境界——極道境,可惜在龍袍男子面前依舊不夠看,也不知道龍袍男子到底感應到了什麼。

“這次我們所得並不多,看來有人應該得到了更好的東西。”龍袍男子冷聲道。

暗影堂堂主隨聲道:“主人,要不要我去看一下?”

龍袍男子沉默了一下,道:“還是我們一起去吧,我怕你應付不過來。”說着龍袍男子便是直接騰空而起,飛向華炎所在的方位。

暗影堂堂主緊隨其後,兩道身影如同流光劃過,速度相當之快。

不多時,二人便是降落在風無常死亡所在地,二人看着滿地屍體靜靜的分析,隨後龍袍男子將目光轉移到了華炎離去的方向,冷聲道:“追。”

此時華炎已經走出去十餘里開外,但是對於龍袍男子二人來說這點距離根本不算什麼,轉眼間便是擋住了華炎的去路。

“誰?!”雖然已經到了身體極限邊緣,但華炎還是迅速後退與二人拉開了一段距離。

“剛纔,是你?”龍袍男子仔細打量了華炎一眼,有些不相信剛纔的波動是華炎所爲。

華炎盯着二人,心中暗道不妙,剛纔揮出那道符籙幾乎已經透支了他全部的體力,現在又出現了兩個高手,真是倒黴。

“咦?”暗影堂堂主一直在盯着華炎,此時突然問道,“你叫什麼?”

龍袍男子第一次回頭看了暗影堂堂主一眼,低聲道:“你認識他?”

美漫之變身時崎狂三 ,冷聲問道:“你是誰?”

“我想起來了。”看到華炎的眼神,暗影堂堂主恍然大悟,恭敬道,“主人,此子是我暗影堂內部殺手,五年前我見過他,當時見他天賦不錯,曾命人將‘太白一氣長虹貫日訣’傳授給他。”

“哦?”龍袍男子饒有興致的再次打量了華炎一番。

不過聽到暗影堂堂主的一番話,華炎卻是萬分吃驚,半晌才道:“你是——堂主?”

“嗯。”暗影堂堂主正色道,“我問你,你怎麼在這裏,剛纔怎麼回事?”


華炎腦海中迅速掠過一些信息,隨即恭敬拜倒:“屬下見過堂主!”

“起來吧。”暗影堂堂主嚴肅道,“你怎麼在這?”

雖然還不知道黑龍袍男子的身份,但華炎還是恭敬的解釋起來,把當日他們被白家人抓走的事說了一遍,但是對於他得到了混沌魔尊傳承的事卻是隻字未提。

“白家?!”龍袍男子微微皺眉,但並沒有多說。

暗影堂堂主繼續問道:“那麼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

“屬下在一個飄雲宮偏殿裏得到了一道符,正是因爲這道符結果被人追殺,剛纔正是屬下催動了這張符才逃過一劫。”華炎解釋道。


龍袍男子上前一步,一股氣浪呼嘯而至將華炎徹底包圍,這股氣勁幾乎將華炎擠成肉泥。

“我問你,你怎麼知道那裏叫飄雲宮?”龍袍男子冷喝道。

華炎吃痛,解釋道:“屬下是從剛纔追殺我的那羣人口中得知的。”

“看來已經有人發現了。”暗影堂堂主在旁說道。


“那種符籙,還有嗎?”龍袍男子問道。

華炎苦笑着搖搖頭:“屬下不敢說謊,就那麼一張,結果差點害死我。”

“哼,如果你還有所隱瞞,休怪我……”暗影堂堂主厲聲道。

沒等堂主說完,龍袍男子突然一聲清嘯,只見他伸手一抓,遠處一道身影頓時飆射而來,赫然是被他虛空抓了過來。

“啊,好痛!”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只見一個女子跌落在三人面前。

“是你?”華炎大吃一驚,此女卻不是白欣兒是誰。

暗影堂堂主道:“你認識她?”

華炎解釋道:“她就是白欣兒。”

“哦?”龍袍男子上前一步,上下打量了白欣兒一眼,看的白欣兒渾身不自在。

“老傢伙,快點放了我,否則你死定了。”白欣兒嬌怒道。

龍袍男子哈哈一笑,道:“就算是白晨陽在這也不敢這麼跟我說話,你個小丫頭倒是膽子不小!”

“你……你認識我爹?”白欣兒吃驚道。 龍袍男子看了白欣兒半天,才繼續道:“白心夢是你什麼人?”

白欣兒拍拍身上的泥土,看了華炎一眼,才道:“你認識我夢姑姑?”

“她是你姑姑?”龍袍男子恍然,“難怪長的這麼相像。”

“喂,你看完沒有。”見龍袍男子總是打量自己,白欣兒越發的不自在了。

龍袍男子回頭看了華炎一眼,繼而對白欣兒道:“你一直在跟着這小子?”

白欣兒下意識的瞥了華炎一眼,道:“誰跟着他了,我只是湊巧在這裏罷了。”

“算了,你跟我走吧。”龍袍男子顯然還有事,對暗影堂堂主吩咐了幾聲,根本不理會白欣兒反對,一把抓起她便沖天而起,轉眼沒了身影,天空中只留下白欣兒的尖叫聲。

“堂主,白欣兒她不會有事吧?”華炎見此當即問道。

暗影堂堂主瞪了華炎一眼,道:“你有資格知道嗎?我現在還有事,十日後,在甘陽基地等我,到時候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給我交代清楚。如果到時候見不到你,你知道後果!”

說着暗影堂堂主丟給華炎一個藥瓶,隨後也是沖天而起,消失在天際。

華炎支撐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打開藥瓶,裏面只有一粒淡藍色的藥丸。

二話不說華炎當即將藥丸吞入腹中,片刻後一股熱氣騰騰而起,舒坦的感覺蔓延全身,過度消耗的體力正在驚人的恢復着。

“這就是仙門煉製的丹藥吧,確實比世俗的藥材珍貴。”華炎將藥瓶收起,正準備離開這裏,誰知遠處突然殺出一羣人,直奔他而來。

“就是他,他身上有寶貝。”人羣中有人高喝道。

“我靠!”華炎一咬牙,直接逃命。

一追一逃,華炎直接被追殺出去數百里,最後人都不見了他還是沒有放鬆,一口氣奔出去千里,直到暈倒在地才停止了逃命。

當他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躺在一間雅緻的竹屋裏,可是此時他心裏卻有一種莫名的感覺,有種回到家的錯覺。

“你醒了。”

一道柔和的聲音傳來,華炎頓時醒悟,知道他在什麼地方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