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挑釁,可謂直接擊中了眾人的軟肋。

只能說任焯運氣不好,或者說實力不濟,被留下了。

「尹長老和鮑長老怎麼說?」事已至此,多說無益。古易好奇小星台還是原來的人手,難道尹榛和鮑威德沒有過問嗎?

「不止是我們,南邊靠海的小星台也被襲擊,武平大陸一位高手潛上岸,偷襲了尹長老,好在星台無事。」

「以防意外,鮑長老就在兩座小星台之間駐守,希望能夠兼顧南北。」

多事之秋,古易暗暗感慨,心中也在思量,稟丘還未遭遇襲擊,怎麼蕪陵那麼快。

難道說,他們的進攻並不是統一的?

「快看,他們又來了。」

遠眺,寬廣的大海上,一個黑點逐漸的變大。

兩頭鯨魚拖着一艘三十丈的大船迅速的靠近懸崖。

大船上,黑色甲胄林立,一個個士卒被包裹起來,只能看見一雙雙泛著殺意的眼睛。

士卒門持刀持劍,持弓持槍,肅殺之氣衝天而起。

飛速的大船直衝而來,眼見着要撞上懸崖還來勢不減;就在此時,兩頭鯨魚快速的下潛,片息出現在船尾,而後奮力的遊動。

登時,大船急停。

安穩的停泊在相聚懸崖不足十丈的地方,一個渾身紅色甲胄的人走出船樓,蔑視的掃視眾人。

「誰敢上船一戰!」 蘇青宇也不由沉思起來,對他們來說,這並不是好消息。

幻魔谷有修為達到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九幽天陰蛇老祖宗屍骸存在,而且似乎對於中了九幽詛咒的他們極不友好。

在這幻魔谷中,指不定還得出什麼狀況。

到了那一層次,或許真有通天的手段,即便隕落也能留有殘念,甚至是殘魂。

如果藉助幻魔谷滅殺他們,或許也很容易辦到。

所以目前,對於蘇青宇來說,最有效最安全的辦法,就是待在這第十五層幻魔谷,等待血牢獄的時間結束,然後等待魔皇將他們傳送出去。

畢竟就算原路返回,也有極大的風險會被傳送到其他地方去,這是蘇青宇所不敢賭的。

好在這裏,除了白眼精神幻獸外,還有着大量的血煞魂獸,甚至也有其他在此磨礪的魂獸,食物不會缺乏。

不過,對於蘇青宇來說,這些都無關緊要。

目前,最讓蘇青宇好奇的還是那精神幻獸,峽谷上方的九幽天陰蛇虛影目光的爆發,讓蘇青宇也想不到,會招來如此眾多的精神幻獸。

但獵殺幻獸后吸收本源精神力的感覺,讓蘇青宇有些無法自拔,甚至一想起來都有些上癮。

「才上百頭精神幻獸,要是再來多點就好了。」蘇青宇感嘆,至於剩下的這些鑲嵌在血色岩石中二十餘的精神幻獸,他也就留給了紫火。

紫火卻是白了他一眼:「百頭精神幻獸,數量已經極為罕見了,整個百層的幻魔谷,同一時間也不太可能形成上百頭的精神幻獸。」

「當然,越是高層幻魔谷的精神幻獸,所蘊含的本源精神力自然也就越多,實力也越強,甚至有達到九條金紋的精神幻獸。」

紫火繼續道:「雖然這時候僅有一頭精神幻獸,但所蘊含的本源精神力,那就是低層的百頭精神幻獸之和了。」

「不過,按理來說,即便是低層幻魔谷,這精神幻獸,一般來說數量都極為稀少,怎麼這裏會有如此龐大數量的精神幻獸?」紫火不由自顧自地問著。

「一百頭很多?」蘇青宇有些不敢相信,畢竟他與精神幻獸的除初次見面,就是上百頭的精神幻獸群。

第一印象,決定了蘇青宇對精神幻獸的刻板形象,似乎成群的精神幻獸,並不是多了不得的事情。

「那是自然,一百頭,我活了數萬年,就沒聽說過誰能在幻魔谷一次遇到上百頭的精神幻獸。」紫火有着狐疑地看着蘇青宇。

似乎他出現在哪裏,那裏便會有着難以言喻的變化。

而紫火繼續道:「而且精神幻獸對於魂獸有着無法拒絕的好處,本源精神力能極大程度上的增加魂獸的精神力,所以幻魔谷,對於其他魂獸的吸引力,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能獲取本源精神力。」

紫火隨即又道:「所以許多族群有時候打着懲罰族人的名頭,都硬塞一些魂獸進入血牢獄,進入幻魔谷,從而佔據了前來歷練的魂獸的名額。」

「而那些魂獸,從小經過族群的培養,即便是准十萬年的修為,也能堪比十萬年甚至是達到二十萬年凶獸的程度,很容易便能闖到幻魔谷十層,從而在各層前去尋找精神幻獸,過去本源精神力。」

聞言,蘇青宇不由一愣,意念相通下,血煞獨角凶獸所經歷之事,自然他也盡皆知曉。此刻,他不由忽地想起了海魔象王當初懲罰那十二頭海魔象的一幕:「看來倒是我好心給辦了壞事,那海魔象王豈不是得罵死我?」

「不過,主要是他那副模樣,把我給誤導了。」

搖搖頭,蘇青宇又不由問道:「看來這精神幻獸倒是個好東西,所以紫火,如果有着大量的精神幻獸,那麼通過獵殺它們,不斷吸收其本源精神力,精神力會不會一直提升?」

紫火微微一愣:「這……按理來說是這樣的,不過,我剛才說過,精神幻獸極為稀少,實在是可遇而不可求。」

「這樣說吧,目前,整個三大海域的統一標價是,一隻活的十萬年精神幻獸,等價於普通的九品至寶。」

「而整個幻魔谷,每五萬年也不過才有不到百頭的十萬年精神幻獸被送出,所以這一次主上一次性遇到上百頭,已經是極為極為罕見了。」

「畢竟,精神幻獸對整個幻魔谷的負擔也是極大的,如果大量的精神幻獸被送出幻魔谷,不出十萬年,幻魔谷就可能無法維持,而成為一片普通海域,甚至對血煞路,乃至對整個極深混亂域的影響也是極大的。」

「而深海魔鯨王在探查了整個幻魔谷后,當即下令,每五萬年的時間,不得超過百頭十萬年魂獸被送出。」

「哦?」

這倒是讓蘇青宇有些好奇,而對於深海魔鯨王的好奇也越來越多,雖然已經被唐三給斬殺了,但似乎這貨在幾十萬的歲月里,也幹了不少的事,至少對海魂獸的影響是比較大的。

無論是規則的制定,還是秩序的形成,似乎隱隱中都有深海魔鯨王的影子。

而深海魔鯨王的快速成長,有許多原因也得益於極深混亂域的各種際遇,無論是血煞路、血牢獄、幻魔谷,都堪稱修行聖地。

而且極深混亂域中的各種重寶至寶,幻魔谷中的各種仙品藥材,對魂獸的成長為是顯而易見的。

當然,這些機會也同樣可遇而不可求,否則,整個三大海域,可能遍地都是百萬年的「深海魔鯨王」了。

此刻,紫火解釋道:「探查整個幻魔谷后,深海魔鯨王得出的結論是,根據幻魔谷中每十萬年所迷失的十萬年魂獸,乃至准十萬年魂獸,大致在三百頭左右,而他們的本源精神力,則被幻魔谷吸收,所以才定下了每十萬年,不得向外界送出百頭的規定。」

「三百頭十萬年魂獸?」蘇青宇微微一怔,這個數量已經非常恐怖,他也想不到這幻魔谷竟如此兇險,

不過,蘇青宇轉念一想,他們如今不也是在這幻魔谷中,遭遇了兇險了么。

……

…… 陳寧冷漠的望着跪地求饒,沒有了半點威風的鄧海榮,冷冷的說:「先跟我老婆家人道歉吧,他們若是肯原諒你再說。」

鄧海榮聞言,如同溺水的人見到一根救命稻草,跪着朝着宋青松一家人爬過去。

他不斷的給宋青松等人磕頭:「宋老先生,我有眼不識泰山,我不知道你們宋家如此厲害,求你當我是個屁,放了我吧。」

宋青松一家子,為了鄧家,這幾天擔驚受怕,惶惶不得終日。

鄧英傑帶着東海雙煞來的時候,殺了宋家的保安,殺了宋青松的孫子,還當眾作踐宋菲菲。

鄧海榮來的這次,更恐怖,直接揚言要把宋家滅門。

宋家可以說這幾天是吃盡了苦頭,受盡了恥辱。

現在,不可一世的鄧海榮,竟然親自給他們跪下,還求着他們原諒。

宋青松一家子覺得,真是揚眉吐氣啊!

宋仲平第一個上前,抬腳一腳把鄧海榮踢翻,罵道:「你們鄧家殺了我小兒子,現在知道求饒了,之前不是很威風的嗎?」

宋仲雄也上前,用力的踹鄧海榮,罵道:「你弟弟欺辱我女兒,你還想滅我們宋家,現在知道錯了?」

鄧海榮心底那真叫一個恥辱啊!

他可是東海豪門,鄧家的家主,平日宋仲雄宋仲平這種人,給他提鞋都沒資格。

可現在,他竟然被這兩兄弟拳打腳踢,真是太丟人了。

不過,為了活命,鄧海榮只能強忍着,任由宋家兄弟百般毆打。

半響,宋青松才開口:「仲雄仲平!」

宋仲雄跟宋仲平見父親開口,而且他們也打了鄧海榮一頓。

這面子是絕對掙回來了,以後吹牛都有資本了。

他倆回到宋青松身邊。

宋青松望着鄧海榮:「你死了沒,沒死給我抬起頭來!」

鄧海榮鼻青臉腫,羞憤的抬起頭。

宋青松狠狠的給了鄧海榮一巴掌,罵道:「這一巴掌是我還給你們的!」

「這次我姑且饒你一回,不過你的賠償我們宋家的損失。」

鄧海榮為了活命,什麼都只能答應,連連的說:「賠,多少我都賠!」

宋青松老虎大開口:「賠十個億!」

鄧海榮一口答應下來:「好!」

宋青松等人又驚又喜,旋即又後悔不迭。

早知道鄧家這麼爽快,應該再要多一點的,虧了。

鄧海榮心中卻清楚,現場真正掌握生殺大權的人,是陳寧。

只有陳寧說他可以活,他才能夠活。

此時,他弱弱的望向陳寧,顫聲道:「陳先生,宋家答應饒我一次……」

陳寧冷冷的說:「死罪可饒,活罪難逃,讓王將軍安排你們到北境勞動改造三年吧!」

「還有,你這次給中海造成太惡劣的影響,造成太大的損失了。」

「你除了賠償宋家十億,還有捐贈九十億給中海市,為中海市建設文明新社會增磚添瓦,有沒有意見。」

鄧家實力宏厚,不過一百億資金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目,尤其是現金。

鄧家拿出這一百億,要大傷元氣了。

不過鄧海榮知道,這筆錢他必須拿出來。

今日把事情搞得這麼大,陳寧肯定是不會輕饒他的,割肉放血在所難免。

他耷拉着腦袋:「沒意見!」

陳寧轉頭望着王道方、周若樹、馬建濤等人,吩咐道:「他們賠償捐款之後,王將軍你安排他們到北境勞改,這件事必須落實到位。」

王道方等人齊齊的說:「是!」

很快,鄧家賠償跟捐款的資金到賬了。

鄧海榮跟王瑤等人,也全部被抓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