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芳菲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左後猶如落針一般,低不可聞。

劉明的淚水真的再也控制不住,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此刻的劉明的心彷彿撕裂了一般。

“抱….抱緊…我,我…好冷。”文芳菲聲音越來越顫抖,彷彿真的很冷一般。

劉明沒有說話,而是緊緊的抱住文芳菲,儘管文芳菲胸口的鮮血染紅來了自己的衣裳,讓她可以不那麼冷。

文芳菲的另一隻手此時也艱難的擡了起來,兩隻手捧着劉明的臉,似乎想要將劉明的面貌定格在她最後的記憶裏。

“劉…明,替我…照顧…我爹和弟弟。”文芳菲笑着,然而手卻緩緩的脫離了劉明的臉龐,彷彿此刻連擡起手的力氣她都沒有了。

直到雙手落地之後,劉明嘶吼一聲

“芳菲,我要所有人爲你陪葬,我也喜歡你。”

快穿女配:魔王鐘愛軟萌少女 ,來到牆角的方向,輕輕的放下他,眼中有着濃濃的留戀和不捨之情。

這時候和呂仇對持的連詩雅,感覺到了一樣,連忙分心回頭看了一眼劉明,只是這時候呂仇趁着連詩雅的分心,一拳砸在了連詩雅的小腹之上。

天位人的強大力量,瞬間掀飛了連詩雅,向着劉明的方向飛了過去。

就在要撞牆的時候,劉明突然起身,抱住了連詩雅,衝她露出一個微微的但是帶着點痛苦的笑容。“謝謝你,詩雅,接下來交給我吧。”

將連詩雅輕輕的放在地上,然後再次衝着她笑了一下,然後走上前去,寬厚的後背,擋住了連詩雅瘦弱的身體。

連詩雅想要阻止,但是卻沒有開口,他知道劉明的脾氣,所以只能默默的看着這個有擔當的男人的背影。

“我要你陪葬。”劉明走上前去,直視着呂仇。

“呵呵,我覺得還是你去陪芳菲比較好。”

話音剛落,呂仇直接欺身過來,右拳出擊,一個黑虎掏心,直接攻擊向劉明。

側身躲過呂仇的這一招,瞬間憤怒的一拳砸向呂仇,彷彿想要一拳把他砸死似的,可是註定失敗。

此時的劉明是仇恨的,而呂仇是理智的,所以想要擊倒他很難,劉明的這招被呂仇輕鬆的躲過了。

見一拳無果,劉明沒有停頓,知道無法偷襲成功,劉明只能和他硬碰硬。


所以在呂仇再次擊來的一拳之時,劉明竟然沒有躲避,忍受着胸膛上傳來的疼痛,然後直接一拳砸向呂仇的小腹;

兩人同時後退數步,同時眼神警惕的盯着對方。

劉明的那一拳砸在呂仇的身上,讓呂仇覺得此刻的胃有點翻江倒海的感覺,所以看向劉明的眼神也警惕了許多。 然後劉明根本不給他任何的時間,瞬間一個前移,然後出現在呂仇的身邊,眼中有着無盡的仇恨,再次一拳往呂仇的身上砸了過去。

只不過呂仇再次一個疾退,躲過了劉明的這拳。

可是此時的劉明完全是一個瘋子,他退,劉明進,他在退,劉明再進,直到退無可退的時候,劉明再次一拳砸了過去。

呂仇此刻心裏憋屈的很,自己明明實力不比劉明差,卻就是被劉明趕着打,完全一面倒局勢,所以此刻面對劉明再次砸過來的一拳,呂仇沒有地方躲了,他同樣一拳砸向劉明的胸膛。

本來希望劉明會顧忌受傷而收回自己的拳頭退後,然後他卻小看了劉明這時候的狠勁。

劉明面對那一拳連眉頭都沒有皺,那一拳毫無收拳的狀況,依舊一拳砸在了呂仇的胸膛上,於此同時呂仇的一拳也砸了過來。

劉明感覺到了自己胸膛的骨裂之聲,可是此時的劉明根本完全不顧,再次擡手,蓄力砸出,然而呂仇的拳頭也同樣砸來。

所謂橫的啪不要命的,所以幾拳砸過,呂仇根本不敢再和劉明對拼了,只顧着保全自己少受傷害。

這樣讓力量輕鬆不少,所以只顧着一拳一拳砸着呂仇,發泄着自己的仇恨,宣泄着自己的憤怒。

過了好一會,劉明或許是砸的累了,方纔停手,眼神仇恨的看着呂仇。

此刻的呂仇沒有一絲的貴公子模樣,臉被打的腫了起來,嘴角不斷的留着鮮血,身上的骨頭他自己都不知道斷了多少。

這個時候,呂仇衝着停下來的劉明笑了,儘管嘴角的血跡讓他看起來比較滲人。

“你給了我喘息的時間,所以…影子衛,出來。“


呂仇突然大喝一聲,只見瞬間大廳了出現了十幾道身影,包括先前壓着文芳菲的那個消瘦的漢子。

劉明眉頭微皺,看着面前突然出現的十幾人,劉明感覺到了危險的味道。

儘管他們此時帶走了呂仇,將自己與呂仇隔開,他也沒有阻止,因爲他知道自己根本阻止不了。

“呵,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呂仇面龐有點扭曲。

“再多的人,你今天也必須死。”劉明依舊寒聲。

但是劉明此刻卻也清醒了不少,慢慢的移動自己的腳步,來到了受傷的連詩雅旁邊,伸出自己的左手突然握住了連詩雅的小手。

“謝謝你,我今天可能無法帶你離開這裏了。”劉明握住連詩雅的手小聲的說道,眼神看着似乎已經沒有聲息的文芳菲,她還帶着幸福的笑容。

連詩雅聽到劉明的話,微微的搖了搖頭,身子向劉明又靠緊了幾分,似乎想要和劉明挨在一起似的。

一旁的呂仇看着劉明兩人說着悄悄話,並沒有阻攔,反而一臉玩味的看着兩人,猶如老鼠戲貓一般,他喜歡看人在死亡面前的掙扎,他喜歡讓人在絕望中求生,這樣他有一種變態的快感。

呂仇的眼睛同樣掃了一眼倒地的文芳菲,眼中出現短暫的柔和。

“詩雅,我們是同類人,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只要你願意陪我一起報仇。”呂仇再次玩味的看着連詩雅兩人。

聽到呂仇的話,連詩雅眉毛皺了一下,這次他沒有再給除了劉明之外的他一個深深的笑容,反而握住的劉明的手又加緊了力道,用此來表明自己的選擇。

連詩雅的選擇似乎在呂仇的意料之中,所以他看着連詩雅握着的手搖了搖頭,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號碼。

“孫公子,你好,我想我們快成功了,京城遲早在我們的額手中。”

呂仇很得意,所以沒有任何的避諱在劉明面前打起了電話,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勝券在握似的。

這時候劉明突然眼神一凝,腦袋急速的思考,他在想着呂仇口中的那個人究竟是誰,他也明白了,看來今晚他們的行動早就計劃好的。

看來他們纔是黃雀啊。

掛斷電話的呂仇沒有再給劉明兒人溫存的機會,玩味的笑容收起,看着劉明兩人,露出的仇恨以及嗜殺的光芒。

“影子衛,解決這兩人。”

看着慢慢像自己逼近的劉明,劉明自知不是他們的對手,於是更加加緊了手上的力道,彷彿共赴黃泉的殉情男女似的。

“下輩子我會彌補你。”劉明低聲說道。

空閒的右手,突然在腰間一閃,一個金光閃閃的槍殼突然出現,右手拇指和食指在槍膛上一個旋轉,然後朝着呂仇笑道。

“我會爲芳菲報仇的。”

砰…

轟….

右手創龍的特製子彈瞬間擊出,一聲脆響,沒有打中任何人。

正在呂仇準備嘲笑劉明槍法的時候,劉明此時神祕一笑,然後突然緊緊的抱住了連詩雅。

這時候呂仇看着擊打到客廳牆面的子彈,眼神頓時被恐懼取代,滿臉的不可思議。

創龍的三枚特製子彈,接觸到牆面的時候,巨大的衝擊力,以及其中蘊含的巨大能量瞬間引起劇烈的爆炸。整個別墅的紅磚,傢俱,瓦片,瞬間飛起,完全不亞於一個小型爆炸。

劉明看着慢慢坍塌的別墅,以及襲擊向自己的磚塊以及木頭,他抱着連詩雅同時趴在了地上,保護住沒有氣息的文芳菲。

他看着影子衛被巨力衝起以及呂仇眼中的絕望,劉明笑了。

閉上眼的時候,劉明想到了慕容南,想到了沈瑤莉,葉青,還有張峯,自己的父母,所有所有的人,在腦海之中不斷的刷新,最後不斷的模糊,慢慢的劉明覺得自己看不到他們了,他很想抓住,甚至很想追趕,可是他們根本不理會自己,越走越遠。

最後劉明無奈的笑了笑,眼中淚水滑落,感受着懷中似乎和自己一樣越來越冰涼的柔軟身體。

看到連詩雅的眼角也滑落一滴淚,晶瑩剔透,劉明心中愧疚,卻再也無力說話,眼睛終於閉上,他沒有任何的知覺了。

死亡來臨的時候,他腦海中突然想到。“我還會重生嗎?” 清平市,舞動街,情誼幫。

此時的慕容南和葉青同時是一臉的憂色,他們看着下面受傷的弟兄,慕容南只感覺自己胸中一陣憋悶。

“毒蠍,我要你爲所有人陪葬。”慕容南一拳砸在身邊的桌子邊角。

手上已然出血,但是他似乎毫無所覺,胸中的怒氣,彷彿恨不得現在就將毒蠍千刀萬剮一般。

葉青走上前去,拍了拍慕容南的肩膀,輕聲說道。“沒有人會怪你的?自責什麼也換不了什麼。”

“可是,你知道嗎,曾經的她即讓我幾乎喪失了所有的兄弟。”慕容南的話語竟然有了一絲的顫抖,“我發誓要替以前的兄弟報仇,可是現在呢,大仇未報 ,我又害了我的兄弟,我真的恨我自己。”

“如果不是我,兄弟們不會死的。”

葉青這次沒有和慕容南說話,而是看着下面這些受傷的弟兄,平靜的說道。

“兄弟們,我情誼幫有你們,讓我很感動,或許我們從來沒給你們,但是你們卻爲了我們拼了命。”

“感人的話我不會說,我只想說,謝謝了。”葉青深深的鞠了一個躬,“所有離開的兄弟,我葉青都會爲他們報仇的。”

說完之後看着地下一個個受傷頗重的兄弟,葉青轉過身,一種從未有過的冷冽遍及全身,聲音很輕但是帶着一絲不容拒絕的味道。

“我去一趟京城。”

慕容南聽到葉青的話,瞬間眼中精光一閃,他現在是知道葉青的身份的,此時葉青去京城,無疑將會給京城再次帶去一股颶風。

慕容南此時眼中仍然有自責,但是裏面卻有了一絲的堅定,重重的點了點頭。“我不會讓情誼幫在我眼中消失的。”

葉青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走出了情誼幫,有些事他要去辦。

Wωω _tt kan _¢ ○

來到華夏大學葉靈馨的辦公室,他沒有敲門,直接推門而入,看到坐在辦公桌上的冰冷女子,葉青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走了過去。

“姐,幹嘛呢。”

葉靈馨本來被來人不禮貌的舉動,已經秀眉皺緊了,然後聽到來人的聲音,纖細的眉毛頓時展開,看着來到自己身邊的葉青,她擡頭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雖不驚豔,卻很溫暖。


如雪山上的雪蓮花,花香沁入心間,暖入人心。

“你來了啊,好久沒來了,有什麼事情嘛?”葉靈馨淡淡的說着,語言雖然冰冷,但是卻從中可以感受的到一絲關心以及責怪。

“最近事情實在有點多,忙不過來。”葉青嬉笑的說道,猶如調皮忘了歸家的小孩一般。

“是因爲情誼幫最近的事情麼?”葉靈馨此刻的聲音迴歸了她的冰冷。

“看來姐姐你都知道了啊?”葉青沒有驚訝。“現在的葉家派系太嚴重,再說現在已經完全洗白了,想要尋到幫助還真的不簡單啊。”

葉靈馨聽到葉青的憂慮,眉毛又皺了起來,他知道葉青話裏的意思,現在隨着葉家老一輩人的退休和死亡,華夏的話語力越來越低,有的人主張守成,不做干涉,而葉青他們這一脈卻堅持要重拾輝煌。

因爲葉青相信劉明會給葉青再次帶去輝煌。

“難道你不相信劉明瞭嘛?”葉靈馨皺眉說道,沒有一絲的感情波動。

聽到自己的姐姐提到劉明,葉青看着自己這個冰冷姐姐的面龐,似乎想要發現什麼,然而註定失敗。

“我準備去京城?”葉青說道,卻沒有去回答葉靈馨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