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宴會廳,現場人還不多,小丫鬟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經紀人傑尼·萊森伯格,徑直走過去,等萊森伯格結束與面前中年人的對話轉向她,才笑着用英語招呼道:「晚上好,傑尼,你怎麼來這麼早?」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啊,」萊森伯格說着,耐心等莫娜輕聲在小丫鬟耳邊翻譯一句,才不忘介紹:「對了,范,這是格式·范·桑特,他是兩年前那部非常出色的《心靈捕手》的導演,格斯,這是范,很棒的一位演員,她在中國主演的連續兩部電視劇都取得了現象級的收視率。」

小丫鬟聽着耳邊莫娜的即時翻譯,盡量還是用英文與面前一臉胡茬髮型卻又一絲不苟的中年人握手:「你好,桑特先生,我看過你的《心靈捕手》,非常喜歡。」

「謝謝,范小姐,很高興認識你,」格斯·范·桑特和小丫鬟握了下手,語氣很客氣,但雙方畢竟不熟,一時沒有話題,便重新轉向萊森伯格:「既然這樣,傑尼,我們儘快安排一次會議,詳細談談。」

「沒問題,我明天就給你準確時間。」

看着格斯·范·桑特離開,小丫鬟表現出恰到好處的疑惑,傑尼·萊森伯格也沒有賣關子,笑着透露道:「格斯正在籌備的新片看中了我名下一位演員,威廉姆·梅西,如果你看過《冰血暴》的話,他憑藉那部影片的表演獲得了奧斯卡最佳男配提名。」

小丫鬟這段時間一直在惡補荷里活常識,電影自然是其中最重要一項,聞言道:「科恩兄弟的那部,我知道啊,還有桑特導演,我相信他又在籌備一部非常出色的電影。」

「呵,我帶你認識一下鮑勃吧,隨後就需要你自己應酬了,」萊森伯格笑了下,朝一個方向示意,帶着小丫鬟穿過一處自助餐桌旁的人群,看周圍恰好沒人,又低聲續上剛剛的話題:「其實《心靈捕手》之後,格斯去年那部新片簡直一團糟,燒掉了迪斯尼5000萬美元成本,只收回了不到2000萬票房,典型的二年級效應,丹妮莉絲在《心靈捕手》之後沒有繼續與他合作是對的。荷里活很多電影人就是這樣,獲得了一次成功,就以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覺得經紀人和製片廠對他的任何干涉都是罪大惡極,在新片中要求絕對的控制權,隨意發揮,肆意揮霍,結果,往往就像《末路狂花》那輛沖向山谷的跑車一樣,轟!」

小丫鬟見萊森伯格最後攤手做爆炸狀,配合地笑了下,沒怎麼聽懂,還想着,或許這位經紀人是在敲打自己?

沒必要啊。

即使中國那邊《還珠格格》和《仙劍奇俠傳》之後如日中天,荷里活這邊,她可一點都不膨脹,還很敬畏來着。

說着很快來到另外幾人近前。

小丫鬟和莫娜提前在上西區的別墅里用互聯網查詢過新線創始人羅伯特·謝伊的資料,看過照片,一眼就認出了談話其中一方那位灰白頭髮很有些英國紳士范兒的中年人。

這邊似乎正在進行一次推銷。

另一方是兩人,外貌多少有些相似,估計是兄弟兩個。

「沒錯,鮑勃,這確實是一個《周六夜現場》段子式的大雜燴,但感恩檔亞當那部《茶水男孩》已經證明了這類影片很受觀眾歡迎。」

「而且成本很低。」

「對,成本很低,另外,關於瑪麗這個角色,我們可以邀請一位超級名模來演,辛迪·克勞馥就不錯。」

羅伯特·謝伊聽到這裏,下意識打斷道:「辛迪不行,雖然她名氣很大,但事實證明她更適合客串一些小配角,單獨撐不起一部電影。」

兄弟倆中長發的一個很快比劃着又道:「那就丹妮拉……海蒂……費爾南達,哦,對了,羅伯塔,羅伯塔·奇爾科,雖然羅伯塔在那部007里表現的很像一個動作女星,但她實在太有美國甜妞的潛質了……」

長發男子還要繼續,羅伯特·謝伊見萊森伯格帶着小丫鬟走近,終於打斷道:「彼得,鮑勃,坦白說,因為不走院線渠道而是直接投放電視和錄像平台,新線這邊主要製作低成本動作片或者犯罪、驚悚、恐怖類型,哪怕你給出一個文藝片劇本,我也可以嘗試一下,但喜劇電影,很抱歉,這並不是觀眾在小屏幕上青睞的類型,或許你們可以把點子投給新世界那邊。」

謝伊把話說開,看得出兄弟倆都有些沮喪,不過,長發男子很快又道:「或者,鮑勃,我們還有一個點子,以《猛鬼街》為基礎做一個惡搞恐怖喜劇,你知道,上周的《驚聲尖笑》,首周就賣了5500多萬,簡直是奇迹。」

羅伯特·謝伊這次直接搖頭,還明顯皺眉:「抱歉,彼得,我還不想看到《猛鬼街》被惡搞,兩位請自便吧,我有其他客人要招呼。」

謝伊這麼說,兄弟倆都沒有再不識趣,朝謝伊舉杯,還對小丫鬟幾人點了點頭,轉身走開。

等兄弟倆稍稍走遠,羅伯特·謝伊已經重新換了笑臉,與傑尼·萊森伯格握手招呼。

隨後又是幫忙引薦小丫鬟。

羅伯特·謝伊聽萊森伯格介紹完,同樣態度親和客氣地招呼過後,還說起另外一件事:「范小姐,我已經看過你試鏡那部《危機邊緣》的錄像帶了,如果你這邊沒有其他問題,這個角色可以直接定下來,怎麼樣?」

「哦,真的嗎?」小丫鬟嫻熟地學着西方人表現出驚喜表情,待謝伊再次確認,連忙點頭:「那真是太謝謝你了,謝伊先生。」

「不客氣,范小姐這麼年輕就在中國取得了那麼耀眼的成就,我也很期待你與新線的合作。」

站在旁邊的傑尼·萊森伯格等雙方相互客氣一番,也沒有立刻走開,而是隨口問道:「鮑勃,剛剛那兩位在向你推銷什麼點子?」

「類似《周六夜現場》的那種惡搞段子喜劇,名叫《我為瑪麗狂》,」謝伊從小丫鬟身上收回注意力,轉向萊森伯格,道:「那兄弟倆參與過《宋飛正傳》的編劇,功底不錯,如果能走大銀幕的話,我還是挺心動的,問題是,你知道的,我現在只負責DHO和百視達兩個渠道,雖然總部那邊也給了我一些院線名額,但還是要用在重點影片上面,只能遺憾。」

萊森伯格點頭表示贊同,又帶着調侃地笑道:「不過,惡搞一下《猛鬼街》,我覺得真是個不錯的點子。」

「呵,你就別拿我開玩笑了,」謝伊這次倒是沒有皺眉,而是跟着笑道:「我可捨不得,而且,《猛鬼街》和《驚聲尖叫》的情況還不一樣,《驚聲尖叫》已經完結了,《猛鬼街》年初的重啟票房可是很出色的,我們已經在籌備又一部續集了。」

小丫鬟在旁耐心聽着兩位大佬談話,偶爾插一句嘴,倒是跟上了兩人的話題。

大家討論的核心焦點,正是此前12月11日上映的那部《驚聲尖笑》,惡搞當初同屬於丹妮莉絲賣座系列《驚聲尖叫》的一部青少年恐怖喜劇。

當年的《驚聲尖叫》,第一部1988年萬聖節上映,到今年恰好10周年。

丹妮莉絲也正是使用10周年這個噱頭進行主要的前期宣傳,畢竟十年下來,已經算是積累了一定的情懷。

不過,影片上映之前,無論是丹妮莉絲內部,還是業界媒體,對於《驚聲尖笑》都秉持看衰態度,認為這樣一部電影別說達到當年《驚聲尖叫》的成績,哪怕想要企及感恩檔亞當·桑德勒的《茶水男孩》都是奢望。

同樣是大片圍繞的環境,《茶水男孩》11月20日上映,首周2378萬美元之後,根據後續走勢,業界普遍預測那部電影有望衝上本土8000萬大關,這樣只是依靠北美上映就收回了4000萬的製作和宣發總成本並小有盈利。

相當出色的一份成績。

因此,大家在《驚聲尖笑》上映之前,基本都覺得這部好聽點是賣情懷難聽說就是炒冷飯的惡搞喜劇,類似的市場環境,肯定不如《茶水男孩》。

結果出乎所有人預料。

12月11日開畫之後,《驚聲尖笑》簡直一路飄紅,上映七天,頂着同期的另外兩部競爭對手以及餘力猶在的感恩檔一眾舊片壓力,首周竟然斬獲了高達5567萬美元的票房,跌碎了一地眼鏡。

哪怕是遠在澳洲的西蒙聽到消息都忍不住確認了一下數據的真假。

然而,事實確實如此。

新世界影業團隊一番手忙腳亂地跟進調查之後,才算大致確認兩點原因。

首先是影片本身劇情確實很出色,哪怕是惡搞類的爆米花,能讓人笑到肚子疼,顯然也是非常出色的爆米花。

其次,情懷真的很好賣。

當年的《驚聲尖叫》,可謂丹妮莉絲逐漸積累一定實力后擺脫其他製片廠獨力發行的第一個賣座系列,大獲成功的同時,整個三部曲,也幾乎成為一代人的記憶。

十年後,項目以一種惡搞的方式重啟,即使會讓少數影迷反感,卻也吸引了大部分人的關注。畢竟對於普通人而言,無論是恐怖還是搞笑,終究都屬於爆米花類型,因此不會覺得丹妮莉絲自己惡搞一下自己的經典恐怖系列就無法忍受,反而好奇與期待更多。

兩大因素相加,結果造就了《驚聲尖笑》上映首周狂攬5567萬美元票房的盛況。

說是奇迹一點都不為過。

要知道,這還是同期對手和感恩檔一堆舊片夾擊下的票房成績,可以想見,如果能有一個競爭更寬鬆一些的檔期,《驚聲尖笑》首周票房再沖高一些達到6000萬都不是沒有可能。

無論如何,5567萬美元的首周,已經是大部分重磅炸彈都無法企及的票房成績,而且按照與院線方簽署的票房階梯分成規則,只是首周,就讓丹妮莉絲基本收回了2000萬美元的製作加同樣2000萬美元的宣發成本,次周開始就進入盈利周期。

另外,剛剛過去的12月18日到12月20日周末三天,《驚聲尖笑》同比跌幅在《自殺小隊2》的強大壓力下,依舊保持為39%,預計完整次周跌幅將控制為40%左右,這意味着影片北美總票房不僅能輕鬆跨入億元票房俱樂部,還有望向更高的1.5億美元目標衝刺。

不僅如此,此消彼長的北美電影市場,《驚聲尖笑》的出色成績,不可避免對同期其他影片形成了狙擊。

比如《茶水男孩》。

如果沒有類型相似或者哪怕相似票房表現要平庸一些的《驚聲尖笑》,《茶水男孩》肯定會在聖誕檔平穩地再次收割一波,最終實現本土8000萬目標。

因為《驚聲尖笑》的出現,《茶水男孩》在本該即使不反彈也只會微跌的12月11日一周,票房跌幅卻是高達41%,這樣一次深跌下行走勢,直接打碎了《茶水男孩》的8000萬之路,預計本土總票房將縮水到7000萬左右。

總而言之,《驚聲尖笑》的這種黑馬式表現,引發的話題熱度甚至不比上周五開畫的《自殺小隊2》差多少,畢竟《自殺小隊2》賣座是理所當然的,剛剛過去的周末三天票房數據出爐后,預計首周破億的成績,同樣理所當然,失敗了才會成為大新聞。 「慧能大師,前面便是龍城了嗎?」

無塵打量了一番龍城那有些低矮的城頭,眸子之中滿是好奇。

這還是無塵自有記憶以來第一次走出養心寺。

慧能大師點了點頭,早年遊歷的時候,他曾經到過龍城,印象之中龍城不過是北炎王朝一座偏僻的小城而已。

其中靈氣稀薄,修鍊資源更是匱乏,很難想象會有大能在此地建立勢力。

隔著老遠,便能清晰的看見龍城之中那衝天而起的天驕榜單,養心寺無塵的名字更是被排到了第四。

看來那便英雄帖中所說的天驕榜了,這天驕榜竟是無塵排到了第四名……這是信口胡謅,還是說自己這弟子當真有著自己不知道的修鍊天賦?

龍飛此時正站在門口,本想狠撈一波入城費,但見來人是個和尚頓時搖了搖頭,直接放行。

剛一入龍城,二人身後便傳來一道聲音。

「這位,可是養心寺的慧能大師?」

慧能大師一回頭,正好對上了呂天心那雙熾熱的眼睛,暗道這年輕人的心中怕是有執念啊!

「阿彌陀佛!」慧能大師起了個手禮。

呂天心沖著慧能大師一抱拳:「慧能大師,晚輩乃是遮天道宗的呂天心,此番前來龍城便為了上那天驕台。」

「正一正在下這北域第一天驕的實力。」

「大師,您身邊跟著的只怕就是,天驕榜第四……無塵師父吧!」

「若真是他,還請大師允我與之比試一二。」

呂天心雖然話里話外說得客氣,但內心深處的一團火卻是無論如何也無法熄滅的。

「阿彌陀佛,佛門之人,應六根清凈,爭名奪利之事,屬實是不該做的。」慧能大師說道。

無塵也跟著慧能大師憨笑一聲:「呵呵,方丈大師說的是……既然你喜歡天驕榜上的排名,那我所幸讓給你便。」

無塵卻不知,他的這句話就像是一把錐子一樣,狠狠地刺入了呂天心的內心深處。

「我用你讓我?!」

他的腦門爆出道道青筋,抬手一道凌厲的金光直衝無塵的天靈蓋而去。

慧能大師本想出手化解,但一轉頭,竟是看見無塵的身體竟是以一種詭異的弧度突然扭曲了一下,腦袋一歪,那道金光便蹭著無塵的腦袋飛了過去。

慧能大師一閃身,當即拉開距離。

就在剛才,他分明感覺到原本沒有半點修為的無塵,竟是在剛剛那一瞬間湧出了巨大的靈氣波動。

那感覺……竟是無限接近於化鼎境!

此時即便慧能大師都想看看,無塵身上究竟埋藏著何等秘密。

呂天心的速度極快,見自己的第一道攻擊竟然沒有打中這名不見經傳的無塵,眉頭擰成了「川」字。

「小和尚就應該好好在寺廟裡面敲鐘念佛才是,爭什麼天驕榜上的排名,實在不是出家人所為。」

無塵一腦門子的黑線:「我剛才不是都說了嗎?那什麼天驕榜上的排名,你喜歡我便讓給你。」

「讓給我?好啊,那你就跪在龍城的城樓上,宣布你無塵,不是我呂天心的對手!」

無塵頓時一皺眉:「這位施主,出家人四大皆空,但可從未說過要放棄尊嚴。」

「若是你再咄咄逼人,休怪小僧不客氣。」

「不客氣?」

呂天心就像是聽見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就憑你?」

「既然你有意找死,那我也不介意送你一程。正好,借著你的死來宣布,著所謂的天驕榜,所謂的天驕台,不過是嘩眾取寵而已。」

「北域唯一權威的,只有大悲山的潛龍榜!」

說著呂天心便扭轉身形。

雙手在胸前迅速的打出三道複雜的手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