噔~

鍵停,音落,曲罷,劉峯那修長的手指點在鋼琴鍵上,拖出長長的尾音。

“各位覺得,我這海闊天空唱的如何?”

“妙哉,直擊我心!”

“莫非主播您就是小beyond?”

“哈哈哈,不敢當不敢當,各位還想聽劉某人唱啥。”

“都行,隨你,反正都能聽。”

“就是,主播你自由發揮吧,免得說咱到時候約束了你。”

“額…那好吧。”


見到粉絲如此推脫,劉峯也不好再讓他們出題目,生怕露出馬腳,於是他只好試探性的問一句:“要不來一首老男孩?”

“老男孩可呀!我爸爸現在還喜歡聽這首歌,百聽不厭!”

“這首歌還是我們當初班上的班歌呢,那大合唱一出,全場譁然!”

“主播快點吧,我有點等不及了。”

“瞧你那猴急樣,不過我也是,耳朵癢的厲害,嘿嘿嘿…”

劉峯算是知道了,只要是經典歌手,經典歌曲,哪怕不是火爆全世界的那種,這個世界還是會有所收錄的。

既然如此的話,劉峯便是知道什麼歌該動,什麼歌不該動!

“3,2,1,走!”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愛着的人啊,到底我該如何表達,她會接受我嗎~”

“也許永遠都不會跟她說出那句話,註定我要浪跡天涯,怎麼能有牽掛~”

“臥槽,有感覺了,代入感很強,彷彿全世界只剩下了我一個人!”

“主播一飾二角,聲線完美轉換!主播牛逼!”

“噓,聽歌…”

“噔~噔~噔!”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來不及道別,只剩下麻木的我沒有了當年的熱血!”

“看到滿天飄零的花朵,在最美麗的時刻凋謝,有誰會記得這世界她來過~”

“爺青回,淚目!”

“各位,小禮物給爺衝!”

“666,主播加油!”

公屏上滿滿的禮物和彈幕,一條接着一條連綿不絕。

劉峯閉着眼,手指跟着心中的旋律不停的彈奏,敲出了高山流水之音,敲出了心靈上的震撼!

所有人都在洗耳恭聽,就連之前看不起劉峯的新人也紛紛閉上了嘴!

“轉眼過去多年時間多少離合悲歡,曾經志在四方少年,羨慕南飛的雁~”

“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漸行漸遠,未來在哪裏平凡啊,誰給我答案~”

“那時陪伴我的人啊,你們如今在何方,我曾經愛過的人啊,現在是什麼模樣~”

“當初的願望實現了嗎,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嗎,任歲月風乾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擡頭仰望着滿天星河,那時候陪伴我的那顆~”

“這裏的故事你是否還記~得…” 聽到莊牧口中隱隱傳出的威脅聲。

此時的老李不由張了張嘴。

但是最後,他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嘆了口無聲的氣後,就繼續吃起了面前的玉米棒子。

就如同莊牧所說的那般,身在魔都處處用錢。

誰沒有個爲難的時候?

看鄒小北今天點單這麼豪爽的模樣,想必對方也是不缺錢的。

再說了,獎勵鄒小北若是真成長起來了。

想必他也不會在乎這麼些錢。

最終,老李還是敗給了現實。

看着一旁默默無聲的老李,莊牧的臉上則閃過了一絲成功後的愉悅。

所有人,都必須按照他的規定來走!

而他,就是操縱着所有人的“上帝之手”!

只可惜,莊牧的愉悅還沒有堅持多久。



這邊,突然有一羣衝到了他們面前!

只見,一羣身穿黑皮夾克,頭戴黑色面罩的男人們突然衝向了海鮮燒烤店前。

看到這幫人的出現,燒烤店老闆也是微微一陣錯愕。

但是下一刻,身經百戰的對方立馬拉起了自己的門簾。

在莊牧一行人驚愕的目光下,那批黑衣人瞬間指着莊牧等人的方向吼道。

“大哥!就是他們!我剛剛看到馬老三和他們做在一起!”

“麻袋!那還等什麼?所有人給我打!”

聽到對面的老大發話了,莊牧不由有些錯愕。

看着一羣人提着鐵棍衝向自己,莊牧立馬大聲吼道。

“朋友朋友!你們認錯人了!我們中沒有誰是馬老三的,我們不是你們這邊的人!”

“砰”的一聲。

這邊還不等莊牧解釋。

只見一隻鐵棍瞬間衝向了他的腦門直上。

連帶着兩顆槽牙,居然直接被打飛了出來!

看到自己的老大居然被人不分青紅皁白就打了。

華來士的幾個工作人員這還能忍?!

只見剛剛那位三十多歲的老李突然拍桌子吼道。

“媽的,居然敢打牧哥?!兄弟們我們跟他拼了!”

下一刻,所以華來士的工作人員們就瞬間站了起來。

朝着黑衣人的……反方向衝了過去!

大家都不是傻子,知道不是逞能的時候。

至於莊牧?誰管他的死活?

有道是死道友不死貧道,這時候還講什麼兄弟情義?

兄弟,就是用來賣的!

看着老李一幫人如此堅定的逃走,黑衣人們也是不由張大了自己的嘴巴。

下一刻,黑衣人中的一位不由朝着老李的方向指了指道。

“你們幾個去追!追不到就算了!這個趴地上的讓我來對方!”

點了點頭,周圍的幾個小弟瞬間分散開來。

朝着老李等人逃跑的方向迅速追去。

至於莊牧……

看着面前好似死狗一般在不斷喊疼的莊牧。

面前的一幫黑衣人是絲毫沒有手軟。

拿起自己手中的黑鐵棍對着莊牧身上的各個部位開始的攻擊!

“砰、砰、砰!”

鐵管入肉的聲音不斷響起。


而莊牧的慘叫聲也霎時間想了起來。


哪怕此刻的鄒小北坐在燒烤店內的廁所內,也能夠聽到外面的慘叫。

只是這慘叫聲……從一開始的蒼勁有力,慢慢變得沙啞無力了起來。

眼看着時間也過得差不多了。

鄒小北這才晃晃悠悠地從廁所裏面出來。

此刻,燒烤店的老闆正帶着他的一幫員工們蹲在門口聽戲。

不時的,大家還會評論幾句。

“我看吶,這肯定是過來尋仇的,今晚肯定至少要死一個!”

“不至於吧,如今可是法治社會,出了這檔子事警察會不管?”

“管?拿什麼管?沒看到外面有這麼多人在嗎?這麼點人還不夠對方送菜的呢!”

“切,你們這一個個的小年輕,那是沒看過十年前,要擱十年前,今天就不是拿棍子而是拿西瓜刀了!”

“我的天,真的好怕!要不老闆我們還是報警吧。”

“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萬一人家來尋仇呢?明面上不敢怎麼我們,但要是是絆子誰給你們發工資?”

聽到門口老闆和他下屬們的話,鄒小北不由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