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不希望外公擔心。

畢竟此事只是自己的猜測,並不一定作實,但哪怕幾率只有百分之十甚至百分之一,自己都必須去證實。

倘若娘真的在南部古域,眼下必在最深處天險絕地,與古族眾強者負隅頑抗,與妖族死磕到底。心痛的感覺騙不得人。血脈相連的感覺自己更是清晰感應。

事出反常必有妖!

「希望只是我自己多慮。」林風暗道。

哪怕空跑一趟都是值得,最怕的是自己的預感——

向來很準確。



妖族大軍,浩浩蕩蕩而來。

保持著全面的壓制,在妖王『鰲江』率領下,妖族主力部隊正『緩慢』馳向南部古域最深處。不急不緩。鰲江自知南部古域天險所在,軍師給予的資料相當齊全。

甚至,他早料到古族會走到這一步棋。

刻意放行!

「瓮中之鱉。」

「就憑這些所謂的『精英強者』,能擋得了多久?」

「只有全軍覆沒的結局。」

鰲江眼眸錚亮,信心十足。

對他來說,只要照著軍師的布置去做便是,儘管古族強者坐擁天險。然妖族畢竟實力底蘊深厚。與其花費時間精力在大片土地中搜尋古族強者,倒不如將他們集中起來——

一網打盡!

哪怕花費代價稍大一點,亦是值得。

起碼,這是一盤穩勝的棋局。

「只可惜宗勇竟被殺,完全沒想到。」鰲江喃道。

他和宗勇雖算不得深交,但彼此同為妖王亦是有不俗交情。眼見宗勇被擊殺也感可惜。畢竟對妖族而言,宗勇無論地位還是實力,都具有相當的存在感。他的死對妖族來說是個打擊,實力削弱許多。

而最重要的是……

死去一個妖王,妖皇必定雷霆震怒。他的戰功無疑要少一分。

「人類強者。」鰲江眼眸精光閃動,心之輕喃。

腦海中浮現出那一人一槍,靛色的光芒夾雜著金色星源力,那人類身影雖不高大,但此刻卻是深深映刻在心中。

怎會忘記!

氣息,相當之強。

「獨闖妖族大軍的應該就是他。」

「雙面獅一族的第一強者『宗青』,也死在他手裡,包括宗勇最後的死亦是他所造成。」

「還有剛才帶著一批古族強者突圍而出……」

眼中怒意深透,鰲江殺意粼粼。

這人類強者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老虎身上拔毛,孰可忍,孰不可忍!眼下妖族大軍的士氣有些下落,便是因為這不知從哪冒出來的人類,到處攪和,好似一隻跳蚤般東蹦西跳,抓不住更不好抓!

而且他的實力,相當的不簡單。

「算了,屆時稟明妖皇,交給他們去處理。」

「反正這麻煩的人類強者既已經離開南部古域,暫時應該不會再見面了。」

「如今,先將南部古域佔領!」

鰲江氣息嶄露,妖王的氣勢磅礴無邊。

佔領南部古域對妖族而言,將是一個里程碑式的勝利。

而他,便是最大功勞者!





天險絕地。

這裡,是南部古域最深處。

熾熱的火海,是南部古域最炎熱的地方,同樣是鄔鳳古神『鄔犁』的住處,在南部古域有著聖地的美名,平日古族強者根本無法進入這裡,然如今卻早是人滿為患。

坐擁天險!

熾熱的火海,常年在燃燒著。

南卜火海!

望不見深淺的火焰海洋,將天險絕地完全包裹在其中,要想進入天險絕地,唯一的一條路——

便是跨過南卜火海。

然。談何容易!

天險絕地的『天空』並不高,周圍有著一層天然空間亂流的存在,白色透明的壁壘清晰可見,將天險絕地的『靈氣』封閉其中。這裡是條死路。進入天險絕地便如進入死胡同般。

但,古族眾強者卻全是湧入。

因為這裡,是南部古域的聖地。

他們相信,南部古域的『神靈』會保護他們,會庇佑他們。

而且,有著龐大數量的火系天靈師存在,妖族強者想要跨過南卜火海,所要付出的代價將會極為驚人。地利,在戰爭之中相當的重要,足以影響整片戰局變化。

凰靈!

與鳳聰。鳳鏡齊名,為鄔犁最得意的三個徒弟之一。

眼下守候在天險絕地,她派遣眾師弟師妹正有條不紊的安頓著古族強者,許多更是後裔血脈。另一方面,在天險絕地中安排火系天靈師抵禦妖族衝擊。相當的幹練,沒有半點猶豫。

而她本人,卻屹立在殿外,如門神那般。

一動也未曾動過,無數條命令從她口中發出,凰靈儼然為天險絕地的指揮官,但她更清楚自己有任務在身。

她。必須保護『小姐』——

凰嫣。




殿內,有著一頭巨大的火焰鳳凰。

聖王級巔峰的神獸!

雄然的火焰燃燒著,紅彤彤的色彩綻現著一個女子的形態,看不見容貌,彷彿被鳳凰雙翼緊緊裹在懷中。火焰中,傳來若有若無的呻吟之聲。看起來極是痛苦。

凰嫣!

鄔犁之女,有著南部古域最純正的鳳凰血脈。

身著火紅色鱗甲衣,艷色絕世,然眼下她的頭上卻沒有了那象徵著身份地位的『鳳冠』,看起來不再是那麼的高高在上。一頭秀髮如畫卷般鋪散。凰嫣閉著眼睛,修長的睫毛顫動著,額頭上冒出汗水。


仔細看去,她的小腹處高高隆起,不斷的變化著。

她,正承受著分娩的痛楚。

根本無法行動,更不用說戰鬥,若不然凰嫣又怎會不隨鄔鳳古神一道出戰,守護南部古域?哪怕她擁有再強的實力,哪怕她是聖王級別的存在,但她仍然是一個女人。

實力越強,孕育便越困難。

同樣,若能成功孕育,集父母優秀資質血脈而成的孩子,潛力便越強大。

此刻連凰嫣都痛的直冒冷汗,可想而知她肚中的孩子所具的『能量』有多強大,光見那頭聖王巔峰級別的神獸鳳凰都出現,用羽翼溫柔包裹著凰嫣,彷彿陪伴著孩子,便可見一般。

凰嫣,此刻身在劫難之中。






嗖!嗖!

林風破空而行,速度極快。

儘管耗費了大把時間護送熗鳳古族眾精英離去,然林風此刻亦未是太著急,深知天險絕地之強,哪怕妖族實力再龐大亦沒可能在短時間內攻破『南卜火海』。

自己的感覺,已是越來越深刻。

渾身直起雞皮疙瘩,林風緊抿雙唇,面色極是凝重。

擔憂!

莫名的擔憂,心中七上八下,理智告訴自己沒必要如此擔心,但身體依然再一次加快了速度,想要早一步到達天險絕地,早一步得到證實。絲毫不在乎分身傷上加傷,因為眼下心痛的感覺比身體的傷勢更要嚴重許多!

從未曾有過。

而就在林風不斷靠近天險絕地之時,在鰲江率領下,妖族大軍已是黑壓壓的一片,強勢進入南卜火海的外圍,數以百萬計的妖族強者鋪天蓋地,將天險絕地重重包圍。

瓮中捉鱉!

… 能為宣萱幫忙,這可是郝仁親近她的好機會!因為,要用真氣將宣萱的經脈灌滿,首先要郝仁以掌心抵住她的某個大穴,比如「百會」穴、「命門」穴啥的。這是與宣萱有肌膚之親的堂而皇之的機會。

想到這裡,郝仁猥瑣地笑了。

「傻笑什麼呢?」宣萱哪裡知道郝仁又動了歪心思。

「沒什麼!走,下去吃餃子!」

家中有女人,就是不一樣。郝禮和宣萱一大早就起來為大家包餃子。別看郝仁兄弟四個都不是懶漢,但是要他們包餃子就是難為他們了。

吃罷早飯,秦廣帶著兒子秦晉來給郝仁拜年。郝仁少不得又封了個紅包,給自己的乾兒子。

昨天,秦廣已經知道郝仁因為得罪了諸家昊,諸家請了殺手來殺他。他這次就想問問,郝仁有沒有什麼應對措施。

郝仁說道:「初八那天保安公司掛牌,你手下的兄弟都到公司集訓,而且我們也給他們準備了宿舍,讓他們住在公司。既然這樣,我就讓郝義他們也到保安公司去住,在殺手解決之前,不要外出,有了你那幫兄弟的保護,郝義他們就安全得多。」

秦廣笑道:「我的那幫兄弟中雖然沒有什麼高手,但是他們很團結,如果仗著人多勢眾,保護郝義他們是不成問題的。現在的問題是,今天才剛剛大年初一,這幾天你準備怎麼辦?」

郝仁說道:「我跟劉所長說了,讓他幫我處理殺手的死因,務必掩蓋死者的真實身份。如果能瞞住諸家,那就應該能夠瞞得住殺手。那麼,他們就不會這麼快的派第二波殺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