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見有利用價值了,就來拉攏,任誰心裏都不暢快。

柳文皺眉道:“這一定又是大哥的主意,他們父女之前可是排擠我們家得很,依我看,這次想見小林,肯定是別有用心。”

柳婉音看着林絕,“林絕,如果你不想和我去家族,我也理解的。”

她很爲林絕着想,畢竟,柳洪全讓林絕過去,這用心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沒事,我就隨你去看看吧。”

林絕倒是無所謂:“如果能幫上什麼的,我一定不會拒絕。”

柳文和王若芳都表現出大大的詫異。

“小林,你真這樣想?”

在他們看來,林絕完全可以不用去的。

“音兒如今還要在柳家做事呢,我過去,只是單純的因爲音兒。”

林絕笑道。

武俠創業錄


心頭也覺得暖暖的,小林這孩子,對他們女兒,好的真沒話說。


“走吧,我們一起去本家公司。”

柳文道。

三人一起出門。

乘坐林絕的勞斯萊斯一起前往柳家公司。

“小林啊,太子集團的福利是真的不錯啊,就算比我們柳家,也好太多了,你這個副總剛上任,就給你配了一輛豪車。”

柳文帶着羨慕說道。

“柳叔你要是喜歡的話,我給你開吧,我自己不怎麼用得着。”

林絕道。

對這其他人羨慕得無法的超級豪車,他一點需求都沒有。

畢竟,林絕的身份,什麼樣的豪車,都摸過了。

一切都很平淡。

“呵呵,那敢情好啊……”

柳文大喜,就要開口向林絕討要。

“爸,這車是林絕的,你一把年紀了,開什麼車。再說,這車這麼好,給你開,也不適合。”

柳婉音出言制止了。

臉頰有些燙,自己家老爸,還真是臉皮厚啊。

雖然林絕如今也算是他們家自己人,但勞斯萊斯可不是一般的車,怎麼能開口就要呢?

她柳婉音都覺得不好意思。

柳文尷尬一笑:“哈哈,我就是開個玩笑,這車好啊,我都不敢開。”

現在恰逢早上班的高峯期。

柳家公司大門口,柳雪盈也剛好下車。

她在神武城是出了名的精英女強人,霸道女總裁,絕色美女等標籤,一直都是柳雪盈所獨佔的。

因此,當柳雪盈的座駕,那輛紅色的法拉利停下時,收穫了很大部分的回頭率。

“是柳雪盈小姐,哇,太漂亮,太高貴了。”

“是啊,柳家的絕色美人,將來一定領導柳家,比男人都還要強勢能幹。”


“柳小姐的那輛車好拉風啊,不愧是名門閨秀,太令人羨慕嫉妒了。”

柳雪盈露出一個高傲的笑容,耳朵中聽着周圍人的羨慕,感受着那些緊緊追隨她的目光,柳雪盈就覺得渾身舒爽,虛榮心得到大大的滿足。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緩緩停了下來。

柳婉音也隨之走下。

“我去,超級豪車啊。”

“咦,那不是柳婉音那個醜女嗎?什麼時候她都能坐這麼豪華的車了?”

“和這勞斯萊斯比起來,柳雪盈的那座駕,簡直就是笑話。”

瞬間,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被吸引到了柳婉音身上。

周邊投射而來的都是不加掩飾的嫉妒目光。

柳雪盈臉色一下就陰沉下來,快步走到柳婉音面前,咬着牙齒道:“婉音,你可真行啊,好不容易坐一次豪車,就想着炫耀呢。”

柳婉音對這個堂姐已經徹底失望,淡淡道:“這是林絕的車,我以後會經常坐,根本不是你說的那什麼好不容易坐一次。”

柳雪盈瞥了一眼林絕,冷笑道:“就你家這窮酸男人,還能開這麼好的車?我可是不相信啊。你老實說,你家男人是不是給大老闆開車,所以他藉機開出來裝逼呢?”

“林絕現在是太子集團的副總,這車是太子集團給他配的。”

柳婉音憐憫地看着柳雪盈。

這個姐妹,虛榮到令人髮指的程度,居然見不得別人一點好。

柳雪盈大怒,跺腳道:“你那是什麼眼神?柳婉音,我告訴你,我纔是柳家的天之嬌女,你只是一個醜八怪,別以爲你有一個垃圾男人就可以得瑟了,你和我比,什麼都不是。”

柳婉音笑着搖了搖頭:“柳雪盈,一輩子活在攀比中,你真可憐。”

言罷,轉身就走。

薄情總裁偷上癮 ,對於其他人,柳婉音已經不想去在乎了,只要林絕在就行。

總裁的臨時夫人 你給我站住,我的話還沒說完呢。”

柳雪盈怒極,沒想到柳婉音敢當衆不甩她的面子,這讓別人怎麼看她柳雪盈?

然而柳婉音依然無動於衷,和林絕雙雙走進柳家公司。

“雪盈小姐,那醜女居然敢無視你的命令,要不,讓我給她點顏色瞧瞧。”

一個柳家的男員工主動獻殷勤,討好道。

他一直都垂涎柳雪盈的身子,這是個表現的好時機。

柳雪盈冷冷道:“不用了。”

對於這男員工的心思,她非常清楚。

她倒是不介意玩一玩,只不過如今她與鄭家有聯姻在,不能再像以前一樣隨意了。

“哼,裝什麼裝,被一個醜女當衆打臉也無法,真是越來越廢物了,還真當自己是柳家天才呢。”

那男員工後面嘀咕道。

柳雪盈大怒,反手就想一巴掌甩過去。

但是她把這一切都歸結於柳婉音身上去了。

“要不是你這個醜八怪,這些下人敢嘲笑我柳雪盈嗎?”

柳雪盈心頭非常不是滋味:“你等着吧,柳家,註定只有我柳雪盈才能閃耀。還有你那個便宜男人,我要他知道得罪我柳雪盈的下場。” 柳家老爺子柳洪全的辦公室內。

“柳文,婉音,小林,你們來了啊,快坐,祕書,把咖啡上過來。”

柳婉音,林絕和柳文一到,柳洪全就非常熱情的招呼。

甚至連對林絕的稱呼,都非常的親密。

柳洪全坐在主位上,手上捻着佛珠,一副吃齋唸佛的清心寡慾樣子。

不知道他真面目的人,還以爲他就是個德高望重的老人。

大伯柳正,則陪在一旁。

林絕心頭冷笑,這老東西,多年不見,還是一如既往的愛裝排場,嘴上一套,心裏卻是一套。

當年他和柳婉音在一起,這老東西是堅決反對的。

不過後來林絕出事,這老東西也沒見過林絕。

“爺爺,你讓我們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柳婉音是瞭解這個爺爺的,多半是有利可圖的事纔會叫他們家。

柳洪全呵呵笑道:“婉音你這一問,我就想起來還真有這麼一回事。是這樣的,我們家準備開發一個新項目,想尋求幾個合作對象。你爸,還有你,不是都想來家族裏做事嗎?爺爺也希望看到你們好,所以想把這個拉投資的事,交給你們去做。”

柳婉音眉頭微微皺起來,柳洪全這話,說得好聽,可實際上,卻是給了他們家畫了一個大餅,根本就不切實際。

“爺爺,這個項目我看還是和我爸先商量一下,如果可以,我們再來接,好嗎?”

柳婉音心細,沒第一時間接下來。

柳文倒是眼熱,頻頻朝使眼神,但都被柳婉音忽視了。

柳洪全一愣,沒想到這個孫女這麼不識擡舉,臉色有些不悅。

“婉音,你這話爺爺可就不愛聽了,這是家族特意關照你們父女,才一致決定,把這個項目給你家做呢。”

柳洪全不高興道:“如果你們家不想做,那我就給你大伯家做。不過事先我可得告訴你們,這個項目,非常的賺錢。”

柳正這時裝作遺憾道:“是啊,老實說,這個項目我也眼熱。但是二弟,婉音啊,你們家的情況我是知道的,身爲大哥的,哪裏能和弟弟搶呢,所以這個項目,我忍痛給了你們家去做。”

他說得情真意切,一副爲柳婉音家着想的關心樣子。

柳文心動了,忍不住道:“那行,這個項目我們家就接下來吧,婉音,你看如何?”

雖然他想做,但還是與女兒商量一下爲好。

柳婉音搖了搖頭:“既然大伯家想做,就拿去吧。”

柳文大驚,怎麼能拱手讓人呢?

柳洪全和柳正則是愣住,沒想到柳婉音會不心動,還主動讓出來。

林絕暗暗點頭,音兒的聰明,一如當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