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亂成一團的記者羣裏,還摻雜着現場直播的娛樂主播,正向吃瓜網友們在線展示這狗血的劇情。

“宋小姐,那您和江總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

“您在江總別墅一整夜,能告訴大家發生了什麼嗎?”

“……”

拋出那些照片,只換來片刻的安靜,很快,記者們層出不窮的問題又追了過來。

她和江容卿……


想到那荒唐的一夜,宋雲煙不由頭疼。

她咬咬牙,正想隨便找個藉口,先敷衍過去,可原本完全聚焦在她身上的記者目光,忽然齊刷刷轉向別處。

好奇地扭頭,她隨着他們向旁邊一看,臉色立刻繃的緊緊的,一時頭疼的更厲害了。

是江容卿!

他一身正裝,步態颯颯帶風,正從醫院內向這邊走來。

他出現的可真是時候!

這下更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宋雲煙無奈地閉了閉眼,果然,片刻就有記者回過神來,馬上逼問:“宋小姐,您是和江總一起過來的嗎?”

“二位如此出雙入對,是否已經祕密同居?”

“……”

明明江容卿就在旁邊,可沒一個記者敢去圍堵他,全都欺軟怕硬地針對着宋雲煙。

暗暗咬了咬牙,她扯出一臉假笑,硬着頭皮迴應說:“抱歉,你們想多了。這只是個巧合,我並不知道江總也在……”

“未經我的同意,推開我就跑,你的經紀人就是這樣教你規矩,讓你對老闆如此無禮的麼?嗯?”

話沒說完,宋雲煙就被一道沉沉的男聲打斷了。

她立刻被自己剛出口的話打了臉。

江容卿款步走來,周身氣場強大,記者們很自動地爲他讓開位置,讓他順利立到了宋雲煙身側。

她雙眸大睜,狠狠瞪向好整以暇的男人,用眼神質問他爲什麼要說這種話讓人誤會!

江容卿單手插着口袋,略低着頭俯視她怒紅的小臉,好似饒有興趣,絲毫不受她兇狠目光的影響。

拳頭捏的死緊,若沒有記者在,宋雲煙恨不能跳起來暴打這男人一頓。

記者們安靜了片刻,面面相覷地判斷着眼下的狀況。

沉默許久,纔有人戰戰兢兢地開口:“江總,您和宋小姐——”

江容卿只將目光向這位記者一掃,她渾身便僵了一下,如被冰凍,話也硬生生截斷。

今天,面對媒體向來惜字如金的江總,倒沒有半點不耐,很隨意地道:“我和宋小姐的關係……她說了算,不管她說什麼,我都承認。”

一句話,又把燙手山芋拋給了宋雲煙。

而且,他的話裏明顯帶着曖昧!

短短的指甲都掐進了掌心裏,宋雲煙氣得要死,卻不得不勾起嘴角,露出個乾巴巴的笑容。

“呵,呵呵……”尬笑之後,她面對記者,強行敷衍道,“那個,今天江總心情不錯,所以和大家開兩句玩笑。”

“事實上,我和江總只是一場誤會,我去他別墅,不過是商量應對伴侶出軌的對策。”

後面的話,宋雲煙自己說的都心虛。

“江總,是、是這樣的嗎?”

有記者忍着恐懼,結結巴巴問了一聲。

江容卿單手插進口袋,冰山似的一張高冷麪孔,即使沒有半點怒色,也讓人心生敬畏。

“我剛剛說了,我們之間的事,宋小姐說了算。”

這話……

表面是順着宋雲煙,可實際上,叫人浮想聯翩。

正直播的主播看了眼彈幕,都已經有網友在“啊啊啊”個不停,說江總好寵溺,兩人好甜之類的。

“宋小姐,您……”

記者們更是興奮極了,一時推着擠着向湊到前排搶頭條。

一架攝像機沒擡穩,眼看着要砸到宋雲煙身上。

一切都太快,宋雲煙還沒反應過來,一條有力的手臂已經將她猛地一扯。

她跌進一個硬邦邦的懷抱,而機器摔落在地,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宋小姐……”

騷亂過後,還有記者要提問,江容卿忽然摘下今天隨性的面具,面孔冷如寒冰,手摟着宋雲煙,薄脣間沉沉吐出幾個字:“都給我滾,馬上。”

整個場面都被凍住了。

只幾秒鐘,一羣八卦到極點的記者就紛紛作鳥獸散。

耳邊頓時清靜下來,宋雲煙也反應過剛纔發生的一切。

“有沒有傷到?”

男人垂眸打量她身體,四平八穩的聲調裏,藏着不易察覺的擔心。

深吸了一口氣,宋雲煙用力掙開他懷抱,遠離半步,無比認真地道:“江總,我不知道你爲什麼要故意陷我於緋聞中。我怕了你,以後躲着您行不行?”

“你……”

江容卿臉色驟變。

可不等他開口,宋雲煙已經快步離開,鑽進車裏,幾秒鐘就響起油門聲,她的車子在眼前轟然而去。

路上,宋雲煙越想越氣,不敢想今天過後,新聞要把她寫成什麼樣。

正有些心不在焉,前方迎面駛來一輛黑色汽車,車速飛快,直直衝着她的方向而來。

她眼眶猛地一窄,慌忙踩下剎車,耳邊頓時響起“吱”的一聲—— 巨大的慣性將宋雲煙清瘦的身體猛地向前一甩,她胸口被安全帶勒的發痛,額頭險些撞上車窗玻璃。

驚魂甫定,她發現那輛車也猛打方向盤,堪堪橫在了自己的前方。

誰這麼作死!

敢用這種方式將她逼停!

閉眼粗喘了幾聲,宋雲煙用力扯開車門,氣勢洶洶跳下去,攥着拳頭要找對方司機理論。

那輛車門也恰好彈開,出來的人卻是一臉陰沉的……葉臨。

在看到那張臉的瞬間,宋雲煙滾燙的怒血瞬間冷血,憤怒被一股噁心取代。

冷着臉停下腳步,她看到葉臨極其敗壞地衝過來,反而率先質問道:“宋雲煙你心腸太毒了吧?!那些照片公佈出去,是要斷了我的活路?!”

照片?

宋雲煙眯了眯眼,明白過來,是葉臨看到了現場直播。

雙臂環在胸口,她看垃圾一樣看着葉臨,仰起小臉冷笑出聲,“你敢做不要臉的事,還怕曝光嗎?”

“你!你知不知道這對我的名譽會造成多大影響!”

葉臨厚顏無恥地質問道。

宋雲煙笑聲更加輕快了,一字一頓地說:“我當然知道,就是爲了讓你身敗名裂,我纔要曝光你呀。”

“你!”

“我怎麼?這難道不是你活該?”

看到葉臨一臉質問的模樣,宋雲煙簡直無語了。

他是怎麼做到明明出軌,還把自己當成受害者的?

太不要臉了!

“行!行!”車流穿行的大街上,葉臨不敢把她怎麼樣,就指着她的臉,惡狠狠一點頭,咬牙威脅道,“你搞我不要緊,我就是個演戲的。可你別忘了,沈家不是你惹得起的!”


“你給我記着,你曝光那些照片,沈思暖不會放過你的!”

最後一句,陰沉沉的,像是詛咒一般。

宋雲煙毫不畏懼地和他對視,無所謂地一揚眉,“好啊,我等着她。”


“你、你別以後靠上江容卿就可以這麼囂張!他不過是玩玩你這破鞋,你得罪了沈家,還以爲他會爲你撐腰嗎?”

提到江容卿的名字,葉臨咬牙切齒。

他的話,倒讓宋雲煙心頭動了一下。

的確,接下來的日子,她要分出心思防備沈家的報復了。

她可不敢指望江容卿。

不過,面對葉臨,她依舊面帶冷笑,施施然說道:“是麼?可是江總……哦不,是容卿,他可是當着媒體的面,說我和他之間的事,全都聽我的呢。”

“你……你這個賤貨……”

葉臨面色漲成了豬肝一樣的暗紅,氣得呼吸粗重,胸口起伏劇烈。

懶得再和他糾纏,宋雲煙沉下臉,一字一句地警告道:“倒是你,不想被容卿報復,就馬上給我滾!”

“……”

當然不敢得罪江容卿,葉臨不甘地盯了她幾眼,猛地踹了一腳她的車胎,然後憤憤地上車離開了。

他一走,宋雲煙立刻疲憊地閉了閉眼。

碰到這個好色又無恥的混蛋,她的心情一時更糟。

回到凱麗的住處,她又借宿了一晚,第二天就搬到自己看好的那套公寓裏。

接下來幾日,她每天都關注娛樂新聞,不知她和江容卿的事要被寫成什麼樣子。



然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