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妃得罪了誰,將來都有可能成為隱患!

「可是,母后,墨家堡的實力還在啊。」太子說道,「母后不是說,凡是不要衝動,要首先考慮到利益和形勢嗎?母後上次把墨嬌玉退親了,我們和墨家堡,可就沒有聯繫了!」

皇后的神色終於緩和一點。

「墨嬌玉就不提了。現在想起她那個做派,母后就心裡嘔得慌。誠兒,你去墨家堡看看吧,墨雲天,還有兩個女兒,母后隨你選一個。」

軒轅禮看到墨兮媛,先是吃了一驚。

這個丫頭,變得「俊俏」了一點。

雖然那張臉,還是平庸得很。

只是放在人群里,總算沒那麼「驚世核俗」了。

「墨兮媛,你好大的膽子。」想到墨兮媛干出來的事,軒轅禮就惱羞成怒。

堂堂皇子,竟然被拍賣了!

「殿下,我是為你選擇妃子啊。」墨兮媛無辜地揚起小臉,「殿下不喜歡嗎?「

軒轅禮一呆,他怎麼能說他不喜歡?

「我兒自然喜歡,」一個冷森森的聲音傳來,周圍所有的人都跪下:「拜見玉妃娘娘千歲。」 「我兒自然喜歡,」一個冷森森的聲音傳來,周圍所有的人都跪下:「拜見玉妃娘娘千歲。」

玉妃坐在水池邊,觀賞著水裡的錦鯉。

「墨兮媛,你竟然把理王王府的女眷位置,都拍賣出去了。」玉妃似乎一點都不生氣,纖美如玉的手,捏起一點魚食,丟如水中。頓時水池裡翻起一股紅浪,眾多錦鯉爭搶不已。

玉妃這才回頭看著墨兮媛:「你就這麼不喜歡我兒?難道是我兒,配不上你一個庶女?「

墨兮媛冷冷地回瞪著玉妃:「玉妃娘娘,這樁婚事,本來我就不在參選之列。請娘娘收回成命吧。「

玉妃悠然說道:「你是沒資格參選。但本宮給你這份天大的榮耀,你卻不知道珍惜。「

墨兮媛也不生氣,只是問道:「那麼,以娘娘的意思呢?「

玉妃圍著墨兮媛轉了幾圈,說道:「我兒的婚事,乃是聖旨欽定,退親是絕不可以的。但是,墨兮媛,你既然為我兒定了這五位側妃,本宮就笑納了。「

幾位朝廷誥命夫人,都坐在玉妃下首。看著墨兮媛的眼神慈愛得就和墨兮媛是她們家千金似的。

墨兮媛讀懂了她們的眼神:就這麼一個沒有美色,又無依靠的小庶女,自家女兒進宮后,還怕扳不倒她!

「那就恭喜玉妃和幾位夫人了。」墨兮媛很大方地說道。

「呵呵,這位未來的理王妃,果然賢淑。」秦國公夫人「讚美」,聲音柔柔地,裡頭的諷刺卻如一根藏在綿里的細針,「聽說太子那邊,到現在,已經連一個側妃都沒有了。蘇家千金一人獨大,居然也不進言太子殿下多選幾位妃子。」

墨兮媛無語。自己竟然還成了模範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墨兮媛不客氣地把這個模範接過來了。果然,那秦國公夫人臉色一呆,又笑了起來。

「娘娘招我前來,就為的通知這件事嗎?「墨兮媛問道,「不管理王納娶多少妃子,我都沒一點意見。我可以退下了嗎?」

玉妃再次微微一笑,傾國傾城。

「不。本宮讓你過來,還要告訴你,既然你替理王選擇了這五位側妃,可是你也看到了,她們的出身和地位,都遠高於你。」

空氣猛然緊張起來。

「娘娘的意思是,讓我讓出嫡妃之位?」墨兮媛直接問道。

玉妃被墨兮媛盯得心裡突然有些發毛了。

但是,她一咬牙,接著說下去。

「不錯。本宮總不好委屈了這幾位千金,位次在你一個庶女之下。所以,以後,你就不再是嫡妃了。而是第六側妃。」

幾位貴婦的臉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墨兮媛掃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軒轅禮,軒轅禮有些慌張了。

墨兮媛嘆口氣。也許衛蓮蓮的看法竟是對的。

軒轅禮,其實沒那麼壞,只是跟著玉妃,多少受玉妃的思維影響。


「母妃,這……雖然她做的是有些過分,可是她連救我兩次命啊。」軒轅禮說道。

玉妃臉上,顯出怒色。猛然一拍桌案。 「母妃,這……雖然她做的是有些過分,可是她連救我兩次命啊。」軒轅禮說道。

玉妃臉上,顯出怒色。猛然一拍桌案。

頓時, 一個頂不住誘惑的在家人

「理王殿下是你兒子,你願意怎麼擺布他的內宅,那是你母子的事。」 農家小團寵的躺贏人生

理王頓時臉色發白。幾位貴婦人也都沉默了。

「做側妃就做側妃。我等著看,理王的下一位嫡妃是哪位千金。」

幾位貴婦人同時緊張起來。

這意味著她們之間,將掀起一場明爭暗鬥。

玉妃的臉色也冷了。

「禮兒,她救你的命,是她該做的。你是王爺,是她的夫,她應該救你。」玉妃咬著牙,一字一字說道,「可是她敢侮辱你,她就是犯上,是后宅不安,沒休了她,已經是開恩了。」

古代懼內綜合征

玉妃突然抓起一個果盤,狠砸在白玉地磚上。

她今天把墨兮媛傳來,是想當眾好好折辱一番,順便打為側妃。

想不到墨兮媛立刻把形勢挑明,讓她為難。

貴婦人們,也都是人精。一看玉妃心情如此惡劣,紛紛告辭回去。

這回家之後,奪取嫡妃之位,自然又是各有各的打算。


玉妃暗暗握緊了拳頭。

只怕蘭月宮中,今後,難得安寧了。

早知道這婆娘貌美心毒。

墨兮媛一路走一路生氣。

比起勢利在表面的皇後涼涼,玉妃更是笑面虎。怪不得皇帝被她吃得死死的。

如果玉妃不那麼陰毒,墨兮媛還會考慮,起碼接受理王王妃這個名分,在這個世界安寧地度過一生。

可是這位玉妃,顯見得不是個安分的。就是能接受理王,也接受不了這個婆婆!

一股臭氣襲來。

墨兮媛本來寧和的意念,猛然警覺起來。

她的意念力,前世就已經修習到凡階五級。方圓數十米之內,風吹草動,無不立刻察覺。

這一世作為主修,又比前世提高兩級功力,到達凡階七級。

這是一股妖獸的臭味。

和那個索公子身上的臭墨兮媛四處查看,一串少女的笑聲傳來,引起路人紛紛觀看。

是靈武學園的的學生到商業街上來了。其中一人,格外引人注目。

墨嬌玉。她本來就生得好,氣質又淑雅中帶著一股嬌媚,現在前呼後擁,被一群男女粉絲給包圍著,走進最豪華的一家首飾鋪子!

墨兮媛沒再去注意墨嬌玉,她緊張地四處查看。

意念力所指,這一帶區域,藏的不只一頭低級妖族!

墨兮媛數了數,尼瑪,竟然有起碼二十道妖族的氣息!

怎麼回事?

可惜墨兮媛靈識不夠,不能透視人的本體元神。

否則就可以透過表皮,直接看出那些集中在這個區域的,看起來像正常人的人,哪些其實是妖族!

這裡是人間界,而且距離神殿這麼近。

這些妖族,如此堂而皇之地在這裡露面,到底是為什麼?

不管是為什麼,反正墨兮媛決定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墨嬌玉已經從首飾店裡款款地走出來了,身邊跟著的男性粉絲里,赫然有那位南宮布衣。

當然,衛秋容也在內。她的臉色,可難看得很。味,是一模一樣! 墨嬌玉已經從首飾店裡款款地走出來了,身邊跟著的男性粉絲里,赫然有那位南宮布衣。

當然,衛秋容也在內。她的臉色,可難看得很。

但是她不敢發作,只得咬緊嘴唇,用痛恨的眼神,看著墨嬌玉。

就算處境危急,墨兮媛也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

六月債,換得快啊!

剛搶走妹妹的未婚夫,南宮人渣就趕緊送她一個驚喜!

不過墨兮媛也有些詫異,南宮人渣的膽子,怎麼這麼大?當著衛秋容的面就敢出牆!

「墨兮媛,你怎麼也來這裡了?」墨嬌玉眼神很尖,假笑著踱到墨兮媛面前,依舊儀態萬方。

然後故作吃驚:「喲喲,瞧我的五妹妹,長得丑也就算了,怎麼連個首飾都沒有?「

墨嬌玉說完,仰面一陣狂笑。

笑聲未歇,墨兮媛瞪大了眼珠,以急速後退,避開了一道銳利的鋒刃!

空氣中,響徹了利刃劃過的鳴響。

墨嬌玉的笑聲,就被這股凄厲的氣流之聲截斷。

學生們一時沒反應過來,都呆看著墨嬌玉被一個大漢扛上肩膀。

「救命!「墨嬌玉狂喊起來。

墨兮媛也有些意外。這些妖族,是在這裡專門等候墨嬌玉的。墨嬌玉咋這麼大面子?

「哪裡來的野人,敢搶墨家堡的千金!」南宮布衣第一個衝出來,他看不出這人的妖族身份,直接一拳擊向面門。

空氣里突然瀰漫著血腥味,還有恐怖的骨骼碎裂的味道。

衛秋容尖叫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