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覺得穿紅色的衣服,配一個紅色的鞋子是不是有點不搭呀。”婷婷說道。

“我送你紅色的衣服。意思就是以後過日子代表着紅紅火火。”林貝兒說道。

“那我應該穿什麼鞋子呢?再說了,我總不能穿高跟鞋吧,現在懷孕穿高跟鞋也不好。”婷婷說道。

“你可以穿個短靴呀,就是平底的靴子?也或者穿個長靴,穿上這件衣服,既不顯你的肚子,穿起來非常美非常好看。”林貝兒說道。

“ 是嗎?我怎麼沒有想到,還是二嫂你會搭配。”婷婷說道。

“是不是啊?”林貝兒說道。

“當然了我的每一句話都是出自於我的真心你知道的我最喜歡你了。”婷婷說道。

“ 你覺得我現在開店的話生意會怎麼樣。”林貝兒說道。

“當然是紅火啦你都送我一件紅色的衣服了,你肯定要紅紅火火?到開業那天你也穿件紅色的我們兩個人撞杉怎麼樣?”婷婷說道。

“可以啊,好久都沒有給別人撞過衫了,再說了跟你撞衫又不是跟別人,我們兩個比不出來美醜,所以當然好了,人家不仔細一看估計還以爲我們是姐妹呢?”林貝兒說道。

“你有沒有想好是在哪一天開業呀,我來幫你賀喜。”婷婷說道。

“我想的是下個月的初八是個好日子,你覺得呢。”林貝兒說道。

“ 今天好像是初三,下個月初八的話就是說還有一個月單五天。我不能在這邊時間太久,所以我明天準備回去了,到你開業時候我再提前過來,現在你在這邊也沒事,要不要跟我在我們那邊去玩幾天呀?”婷婷說道。


“上一次也和你一起就想說到部隊裏面,去看看的結果也沒有玩個兩天就已經回來啦。這一次我要跟你去的話,怎麼樣也得在你那邊玩個幾天,然後再回來。”林貝兒說道。

“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你可一定要遵守啊,今天我們回去的時候就帶上行李過去。”婷婷說道。

“好啊,一定。”林貝兒說道。

“如果二哥不讓你去,那你要怎麼辦呢?”婷婷擔心的說道。

“他怎麼能管的住我呢,他不讓我去我就不去啦,再說了腳長在我腳上我想到哪就到哪,不能代表我跟他結婚了之後我就沒有人生自由了吧!”林貝兒說道。

“霸氣,還是你能降住我二哥,婷婷豎起大拇指對着林貝兒說道。

“ 你們兩個人在這裏說什麼呢?”方程說道。

“沒有,說什麼呢,我只是在說以後如果你要是再欺負我那我就告訴我二嫂,讓我二嫂收拾你。”婷婷說道。


“現在才知道我們的家庭地位是怎麼樣排練的麼?你是不是知道的也太晚了。”方程說道。

“不會吧,二哥你要不要這麼溫柔體貼二嫂呀。”婷婷說道。

“當然啦,男人嘛就要對自己的老婆好一點。”方程說道。

“ 我突然覺得二哥你好高大,好威猛啊。”婷婷說道。

“這話如果你二嫂說起來我會更開心一點。”方程說道。

“你想的到挺美的,你讓我說我就說,我偏不。”林貝兒說道。

“看你說不說,看你說不說。”方程說道。方程直擊林貝兒的腰間給林貝兒撓癢癢,讓林貝兒笑的咯咯的,都不能停歇。

“你們要秀恩愛可不可以不要在這邊秀恩愛呀。人家還要在工作!你們卻在這裏秀恩愛真是辣眼睛。”婷婷說道。

“ 婷婷說的對我們可一定要聽婷婷的現在我們出去吧。”林貝兒說道。

林貝兒在回家的路上告訴防城,他想給婷婷一起到部隊裏面就看人家怎麼演戲怎麼訓練的,因爲他從小就嫌慕兵哥哥而且對兵哥哥是超級喜歡。看兵哥哥的訓練武術還有格鬥什麼的,可是方程聽見林貝兒越說越激烈,方程看見林貝兒那興高采烈的樣子,方城真的很生氣她媳婦居然喜歡兵哥哥,他自己也是一個會跆拳道的人好不好,如果來幾個人也不一定能打過他。

看見自己的老婆把別的男人誇上天,把自己卻不當一回事兒,方程更加的生氣了。

可是這邊的林貝兒,越說越開心,還在那裏不停地說,林貝兒還沒有發現方程已經生氣了呢。

而這個時候婷婷看見自己的二哥臉那麼臭,直接的拉着林貝兒的衣角,讓林貝兒不要說了,可是林貝兒,回頭看見婷婷拉着自己的一角,“還問婷婷你幹嘛?”

“婷婷直接捂着自己的嘴。把整個的臉都埋起來,不讓自己二哥看見自己,婷婷心裏在想着這個二嫂簡直情商不是一般的低是很低很低。自己跟他提示已經夠明顯了結果還是沒有反應過來不說了,還問自己幹嘛?這簡直就是丟自己的臉嗎?

“婷婷你剛剛拉我幹嘛呢?”林貝兒說道。

“啊沒事。”婷婷說道。因爲此時的婷婷感覺有一個方向傳來了一記冷眼,婷婷不用擡頭就知道應該是自己的二哥的。

“那你可真夠奇怪的,我正在說話呢?你拉我幹嘛呀?”林貝兒說道。

“沒事我就是在想問你晚上想吃什麼?”婷婷問道。

“晚上吃什麼呀?”林貝兒說道。

“ 要不你們兩個人去西餐廳吧,我自己一個人讓司機送我回家就可以了。”婷婷說道。

“西餐廳,你是讓我們去浪漫一下嗎?”林貝兒說道。

“當然啦,順便喝一杯紅酒,在夕陽西下那個地方,迎着清風,手裏拿着搖曳的酒杯坐在海邊沙灘上喝喝着紅酒吃着牛排,想想都是那麼美好。”婷婷說道。

“ 那好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你也一起去吧,讓你一個人回家,我心裏面總是那麼不舒服。”林貝兒說道,

“我就不去了,你還是讓司機送我回家吧?我把所有的衣服收拾,明天我要準備回家呢。”婷婷說道。

“你一個人可不可以呀,我怎麼也不放心,還是我把你送回家,我們再出去吧。”林貝兒說道。

“要麼你們兩個人去酒吧,去什麼地方都可以,因爲我不能到那邊地方去了就光想喝酒但是我現在懷孕就不能喝酒,”婷婷說道。

“那好吧,反正是婷婷也不是外人,既然你都說了那我們把你送回家的時候我們兩個人就一起過二人世界了,可是你可不許說我們兩個人不管你的事了。”林貝兒說道。

“沒事二嫂你放心吧!”婷婷說道。

其實方程在海邊附近有套別墅,但是一般都沒有住人,所以也就沒有帶着林貝兒到那邊去過,只是送給林貝兒的一串鑰匙就是自己的海邊的別墅,今天剛好能派上用場。

方程和林貝兒把婷婷送回家,然後又開車帶着林貝爾來到了海邊別墅,林貝兒看見這裏的風景真的太好看了,現在是下午四五點鐘,待會兒肯定會有夕陽的。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日出,如果在這裏旁邊種了好多向日葵。遙望着大海賞着花,吃着東西喝着酒,這日子真像婷婷所說的特別美好。

“老婆,你在想什麼呢”?方程說道,

“沒有想什麼呀,只是在想着如果這旁邊種點花就是特別好了。”林貝兒說道。

“ 你喜歡向日葵是嗎?”方程說道。

“ 是啊,向日葵開的。特別美麗,而且它的籽也可以吃,畢竟是瓜子嗎?而且是生的瓜子我特別喜歡吃。”林貝兒說道。

“這向日葵以後再種,不過現在就有一點吃的,你要不要看。”方程說道。

“ 哪裏呀?”林貝兒問道。

方程,把林貝兒拉到和林貝兒這個別墅後面兒還帶一個小院子裏面裝的各式各樣的蔬菜,還有甘蔗。

因爲方程,雖然不在在這邊住,但是這邊定期有人來打掃衛生,這些蔬菜應該都是保姆種下的。

“這裏面怎麼會有那麼多菜,你知道是誰種的嗎?”林貝兒說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爲這邊定期有人過來打掃,可能是哪個保姆覺得這塊地在這裏荒廢着太可惜了吧,所以才種的吧?”方程說道。

“那簡直是太好了,房間裏面也乾淨,今天晚上你又可以做飯給我吃啦。”林貝兒說道。

“ 這倒是不錯的一個提議,你現在給我拿着一籃子等我們到小河邊裏面去釣個魚,看能不能調到。”方程說道。

“如果調不到,我沒有肉吃怎麼辦?”林貝兒撅着嘴說道。

“沒事,你且看你老公的。”方程說道。

方程知道林貝兒喜歡吃肉食直接拿起電話,給對方交代了幾句。過了一會兩個男的開着車,提了好多菜和零食走了過來。

林貝兒看見有好多吃的,歡快的動了起來。

“ 你可真是一個吃貨呀!”方程說道。

“ 嗯,能吃是福嘛!”林貝兒說道。

那兩個男的送完食材之後直接扭頭開車回去了。現在這個地方只有方程和林貝兒兩個人在廚房裏面忙碌着,方程想給林貝兒做一個地鍋雞,但是得需要和麪林貝兒看見方程在那兒裏面和麪,不由得覺得真是找到一個全能的老公,以前知道他會做菜,沒想到還會和麪。

“老公,你做什麼好吃的呢?林貝兒摟着方程說道。

“給你做個地鍋雞你喜不喜歡吃呀。”方程說道。


“喜歡啊,你現在這是做的什麼按餅子嗎?”林貝兒說道。

“ binggo答對了你可真聰明。”方程說道。

шшш● T Tκan● CΟ

“我聰明,我覺得我是全世界最笨最傻的一個人。”林貝兒說道。

“ 你怎麼會那麼想呢?老公最愛你,就喜歡你的笨和傻。”方程說道。

“那你可真是一個變態一個,爲什麼有人會喜歡笨的人呢?不對呀,你是變相的罵我笨和傻唄。”林貝兒說道。

“沒有你可是真的多想了,誤會了,我的現在眼裏心裏都是你,不相信你可以看一下。”方程說道。


“我怎麼看呀,難不成還能把你的心給挖出來看一下是紅色的還是黑色的嗎?”林貝兒說道。

“如果要是真的挖到能挖到話我倒是可以建議讓你挖出來看一下。”方程說道。

“你真是搞笑。”林貝兒說道。

“本來是想逗你開心的,看見你笑了目地就達到了。”方程說道。

“要做地鍋雞但是現在沒有地鍋,我看你怎麼做。”林貝兒說道,

“那我就在電磁爐上做唄”方程說道。

“ 那如果這樣的話,做出來的味道還能一樣嗎?”林貝兒說道。

“ 那如果做不成的話,可以改成做成火鍋唄。反正火鍋我也喜歡吃的。”林貝兒說道。

“ 總之只要是好吃的,你都喜歡吃就對了唄。”林貝兒說道。

“你心裏知道,不要戳破我嗎?”林貝兒說道。

“好好,都是老公的錯,好了吧快去洗手,馬上菜就做好了。”方程說道。

林貝兒高高興興的去洗了手,這時候方程把飯菜都已經端上桌了。 林貝兒洗完手出來的時候已經看見方程把所有的飯菜都已經端上餐桌了,連面兒走到餐廳跟前方程把林貝兒那邊的椅子往外拉了一點,讓林貝兒坐下。

然後自己起身到放酒的櫃子裏拿一瓶紅酒過來,還有兩個高腳杯。

方程往林貝兒杯裏面倒了半杯紅酒,又給自己倒了半杯紅酒,兩個人。還碰了一下杯子,林貝兒就開始吃方程做的牛排。

“ 好吃嗎?”方程問道。

“ 當然好吃了,也不看看是誰做的飯菜。”林貝兒說道。

“那就謝謝老婆誇獎了?待會我們回家的時候你真的明天要跟婷婷一起到婷婷家裏面去嗎?”方程問道。

“當然啦,我已經答應過婷婷的事情絕不能反悔,我怎麼可以做言而無信的人呢?”林貝兒說道。

“ 那好吧再說了,婷婷本來就懷孕,一個人回家我也不放心,正好你跟他有一起可以順便照顧她一下,本來我想跟你一起去的,但是公司裏面還有一點事情要處理就是你的那個緋聞什麼的。等處理好了之後我就去找你。”方程說道。


“真的不用,我一個人可以的,我只不過是想看到部隊裏面所有的人怎麼訓練的演習的,真的我如果有事的話我自然會回來的。”林貝兒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