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陳君儀的血肉造成了第一批強大無比的喪屍,一代代更新淡化了能源,使得龐大的能源逐漸能夠被喪屍們吸取,使得它們飛快晉升享受着來源於她的力量。

它們的強大,只因爲她!

她一毫米頭髮就能抵抗在人類眼中駭人無比不可抗衡的t病毒,還能提升受益人的能力等級,要不然賀梅怎麼會晉級那麼快。

大家即將前往叫人聞風喪膽的恐怖“死城”,作爲這個死城無意的創始人,陳君儀蛋疼。也不知道那些喪屍們成長到什麼程度了,第一批只怕爆炸的連渣渣都不剩下,永生之神的能量可不是誰都能抗衡的。

她纔不認爲沒有人進入過內城,隱藏的高手肯定已經悄悄潛入進去過,至於是否活着出來就不知道了,喪屍們可不是吃素的。

高等級喪屍就代表高等級晶核,再加上一個晉級快的巨大誘惑,相信大勢力都想瓜分這塊肥肉,只不過肉太硬,它們還咬不動。

不知道這次的任務究竟是軍部下發的還是軍部和四大家族合作下達的?想了想,將這個念頭扔掉。這些高等級層面現在還不是她接觸的時候,何必浪費腦子。

她要是進入內城會怎麼樣?陳君儀暗暗猜測,老早就想去看看,這次正好趁機。喪屍的聖城啊,她幾乎可以想象滿地閃閃發光的晶核在向她招手。好歹也是託我的福,收點兒利息沒問題吧?只希望那些喪屍們能念念舊情手下留情。

開心地yy的光明前途,她哼着小曲兒快樂地坐上車子出發。隊伍中的空間系異能者把物資全部收好,治癒系異能者待命,水系異能者全程提供水源,火系異能者提供溫暖和火。

明明是出使任務衆人卻像是外出旅遊似的,再次感嘆天龍基地大手筆,她也跟着享受來之不易的“奢侈”。

m市距離天龍基地所在的京城很遠,當初陳君儀花費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才從哪裏來的基地,不排除她中途上許多事情浪費時間,即便這樣仍然要一個多月。

一來一去就要兩個月,加上中間衆人執行任務,總算一下要三個月。

不死鳥小隊的人一想到三個月見不到陳君儀各個愁眉苦臉,明夕最淡定,反正他打定主意媳婦兒走到哪裏跟到哪裏,陳君儀好說歹說才把他勸下,最後被迫答應了一系列喪權辱國的賣身條約才罷休。

竹書謠之阿拾 明夕搞定了,還有一個秦明昊。爲了防止這個傢伙和上次一樣變化一張臉跟過來,她刻意嚴重警告。m市中水到底有多深陳君儀這個最瞭解的人都沒有把握,她不願意讓秦明昊去冒險。

至於乖乖巧巧的小蜜蜂鳳健伊,被她刻意忽視掉。陳君儀總覺得鳳健伊對她有不該有的心思,她的感知力十分敏銳,那孩子的心思自然懂得。然而她只把鳳健伊當成弟弟對待,和她家的小混蛋一樣,不靠譜如她也沒有辦法接受一個心中的小孩兒對自己表示愛意。

……

“這次任務對於家族來說至關重要,你務必要出色完成。”端坐在上位的老者清明的眼睛滿意望着下方站着的年輕人。

家族新一代的佼佼者,所有張老看重的未來家主繼承人,方嘯川。

“不會讓您失望的,叔父。”冷冰冰的聲音淡漠,自信而強大。

總裁的貓咪妻 “你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老人緩緩微笑,欣慰不已:“包括軍部在內,三大家族都在覬覦死沉內部的祕密,裏面的危險你也瞭解,無論發生了什麼,一切以你的性命爲重。”

陽光散落在他冷酷的俊臉上,顯得冰涼,青年低沉有力度的嗓音迴盪在書房:“我明白了。”

------題外話------

既然你們都心心念念,那就放弟弟出來溜溜~ 末世前這裏是一處繁榮昌盛的大城市,比不上京城繁華,也算得上國內數一數二。此時,在這座城市的外圍一處大型工廠,兩隊人正虎視眈眈地打量對方。

“分明是我們先來的,你們這羣不要臉的居然搶我們的東西,當我們都是死人?!別他媽的以爲你們有幾個二級異能者我們就怕你們,不就是二級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也有!”

男人對着幾米外百來號人破口大罵,堪比潑婦罵街。放在以前他絕對不敢這麼說,對方可是有二級異能者坐鎮,還不止一個,就算每次都成果被搶走也只能打碎了牙齒朝肚子裏頭吞下。

可現在不同了,他們也是有二級的人!隊伍裏頭好幾個一級高階都進化成了二級,即便沒有對方紮實,但是招架不住他們人多。對方有四個二級異能者,他們有八個!鹿死誰手還說不定呢。

此時距離陳君儀他們出發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最嚴寒的12月過去了,1月朝2月過度的階段依舊冷得要命。

兩個團體在這塊兒區域都屬於大型團體,人數超過三百,一方名爲火龍,一方名爲光明。以前光明比不上火龍強勢,現今光明軍團崛起,往昔被打壓的不甘心這會兒都顯露出來。

在龐大的w城市外圍,分佈許許多多他們這樣的團體。其中最厲害的當屬八大軍團。火龍排行地五,光明排行地七。

w城市距離天龍基地很遠。而且並不是人人都向往天龍基地。那裏強者如雲,去了就算能得到很多資源,在一些人看來還不如帶着本地逍遙自在。寧可*頭不做鳳尾的想法大有人在,因此全國各地的城市實際上分佈了許多散碎的、基地之外的勢力團體。

就像w城市,這裏並沒有建立什麼統一的基地,但是他們有各個分散的勢力團。

光明軍團的人小人得志,火龍軍團可就不幹了。

無力總裁,麼麼噠 “搶?你們好意思說得出來,哪一次你們有困難不是我們給解決的,現在翅膀張硬了反過來說我們?不就跟那個學習了華夏知識之後翻臉不認人反過來殺死老師的島國一樣犯賤嗎!”

是個有國恥的都沒有辦法忍受被比作那樣,光明軍團一些人頓時怒了,二話不說就要開打,兩方的團長也看對方不順眼很久,打就打看誰弄死誰!

狠勁兒一下來,雙方招呼也不打擡手一道道火龍冰龍風龍各種各樣異能力轟炸過去,強大力量撞擊爆炸開發出巨大的震動,工廠外的喪屍們被吸引過來潮水似的往這邊兒擁擠,兩方的人卻跟沒有看見似的依舊各打各的。

看他們的表情分明對這樣的狀況早就習慣。

在層層疊疊喪屍包圍中對戰……w市的人們早就習慣了。

王帥表示非常倒黴非常苦逼。他只是一個過路人,一個普通人,要不要正好碰上軍團對戰正好遇上喪屍被吸引正好被他們包圍?

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二級初階異能者啊!還沒有和女朋友xxoo還沒有和老孃鄭重道別,難道就要這樣屍骨無存?

瞅瞅旁邊兒一臉淡定的美女妹子,他更加蛋疼。有妹子在身邊他總不能慫包地表現出害怕,可關鍵是他真的好害怕啊啊啊啊!

工廠裏面雙方火拼,緊閉的大門外頭喪屍怒吼。在所有人不知道的地方,就在火拼衆人三十米的機械架子後面,蹲着兩個鬼鬼祟祟的人。

男人一臉驚恐又努力擺出鎮定裝逼,女人面無表情盯着火拼雙方,似乎在琢磨什麼。

“君儀,我們要不要趁着現在逃出去?”王帥小聲地道。

他們兩個軍團拍出來探路的,一共派出了五路,兩個人組成一塊兒。王帥是風傾藍那個軍團的人,二級初階異能者。

“現在出去找死嗎?”好笑地瞥他一眼,王帥的表情豐富極了,開心就笑不開心跨下臉緊張時候繃緊瞪眼……所謂的變臉比翻書還快說的就是他。說話這才一分鐘又變換了七八種表情,厲害!

“那怎麼辦?逃跑也不是不逃跑也不是,待會兒被發現我們不僅僅要面對兩個軍團的人還要面對外面的喪屍……”他哭喪着臉。

“……”真心覺得你想多了:“被發現我們不一定死,就說是無意中到這個地方來的,再說了外面的喪屍有兩個軍團在呢,你操心什麼?”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一拍大腿:“放心妹子,待會兒要是被發現了你就站在我後頭,不要怕,一切有我!哥哥就算豁出去也會保護你!”

怕的人究竟是誰啊,還有亂說什麼你是誰哥哥。

不理會這個二缺,她思索自己能不能從對戰中獲取一些便宜。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她謀劃怎麼才能從雙方中拿到晶核。

兩人偷偷摸摸,正認真地看,忽而腳下一道黑色的小影子穿過,陳君儀腿上一疼下意識將拿東西甩了出去,下一秒她當即反應過來,卻是晚了。

“砰!”拿東西被甩了出去重重砸在其中一個人身上,他還以爲是什麼暗器大叫一聲,結果發現是隻巴掌大的喪屍老鼠,反射性吼叫:“有喪屍鼠!”

火拼現場轟轟隆隆爆炸聲音不斷,他的話語被湮沒在中間,離得近的人卻聽見了,雙方所有人出乎意料的很快停止打鬥,都警惕起來,不知道的還以爲他們是同一夥人。

親眼看着一幕的陳君儀恍然大悟,怪不得即使沒有牢固的基地他們也能存活,原來是因爲這樣。雙方打架鬥毆都可以,但是一旦有外敵,立即牢牢抱成一團共同對抗。

他們分散開來在偌大的工廠中搜尋喪屍鼠的影子,陳君儀知道他們藏不下去了,照這樣下來很快就會被發現,還不如他們大大方方主動站出來。

拉上王帥起身走了出來,王帥對着怔愣的人們客氣到:“諸位,我們只是路過的,剛纔看你們在交流只好先藏起來,如有不當還望見諒。”他不動聲色將陳君儀拉到身後,呈現保護姿態。

男人保護女人是天經地義。

兩個軍團三四百人被突如其來的兩人弄懵了,視線首先落在他們的軍裝上,詫異又狐疑:“你們是哪個基地的人?”

王帥掏出自己的異能者徽章,“我來自軍部天龍基地。”很平常的一個介紹動作,實際飽含深意。

這些人要動手也要看看他背後天龍基地這塊大招牌,就算他們不給天龍基地面子,他可是二級異能者,他們不會蠢到上來就和他交惡。

果然,兩個軍團的人都沒有動手。換成平常人早就被炸成灰了。

驚訝地掃過他,陳君儀饒有興趣,還以爲他二缺呢,看來末世混的都不是一般人。

“如果你們只是路過的,那就趕快離開,這個地方不是你們應該待的。”團長不是傻子,兩個人外出穿着軍裝,很有可能他們的大部隊就在不遠處,現在動了他們指不定有什麼後果。反正沒什麼過節,放他們走纔是最正確的。

傳說中強大無比的天龍基地,沒有人想招惹。

說這話的時候只對着頭前的王帥,至於他身後纖細的一吹就斷的女人,他們根本沒有放在眼裏。末世依靠男人的女人多了去了,沒什麼好值得注意。

“我們是想走,不過至少也要先闖過外面的喪屍羣。”王帥苦笑。

兩大軍團的人點點頭沒有異議。他們對付喪屍包圍很有一套,先是用使用風系託着揚聲器慢慢飛走吸引喪屍,在遠方放幾個爆炸吸引他們,然後每個人身上塗滿了腐爛屍體的汁液,跟在喪屍後頭慢慢分散開來。

動作熟練的讓陳君儀無語。

他們隨身攜帶的塑料瓶子裏裝滿了汁液,但是王帥和陳君儀兩個人沒有。王帥非常自然而厚臉皮地向他們借,藏在他身後的陳君儀暴露在衆人眼皮子底下。

美人。

白皙的皮膚,明亮誘人的眼睛,線條流暢完美的鵝蛋臉,還有豐潤香辣的脣瓣。軍裝制服給她添了別樣堅定的風采,黑色的雙排扣大衣籠罩下顯得嬌小可人。

吸溜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

她怯生生站在那裏(眼瞎了),水汪汪的眼珠子瞅着一羣漢子,可憐勁兒的小模樣讓粗野漢子們看直了眼,恨不得懷抱美人好生安撫。

團長也被晃暈了眼,半晌才反應過來。他女人不少,更美的也不是沒有見過,關鍵是這樣火拼之後漢子扎堆的場景忽然出現一個嬌滴滴水靈靈的小姑娘,視覺刺激不是一般的。

王帥後知後覺發現把一個柔弱的小姑娘單獨放在原地,趕緊拿完東西回去又將她擋在身後。這回可阻擋不住色魔們360°全方位無死角的火熱目光。

小姑娘安安靜靜不吭聲,王帥以爲她被嚇懵了,心裏同情。

嚇懵了的小姑娘陳君儀嘆口氣扔掉算計他們的思想,只能等着和喪屍火拼的時候從中撿利了。她原定的計劃被喪屍鼠打亂,徹底暴露失去了先機。

喪屍鼠往往成羣出現,衆人提高警惕四處搜尋,外面的喪屍就要撞破門板衝進來了,還好當初的大門是合金做的,而且好幾層,這纔給了他們時間。

不等衆人大規模搜查,幾十只喪屍鼠忽然嘎嘎吱吱從各個角落裏頭躥出來。軍團多半是異能者,對普通的喪屍病毒免疫,沒過多久就消滅乾淨。

曾經在小河村基地基地長哪兒拿來的大堆晶核用於各種開銷和武器工廠的建設,陳君儀手頭一丁點沒有剩下,窮的響叮噹。她沒忘記自己欠色老頭50二級晶核外債,外圍城市二級沒有那麼多,這些她只能到死城弄。

衆人沒有傻到打開大門讓喪屍們甕中捉鱉,他們到最高層把房頂轟開,跳上房頂居高臨下執行之前的行動,幾乎沒有什麼損失的所有人安全撤離。

陳君儀和王帥膽顫心驚地回到天龍基地軍團中,向團長報告任務進程。

王帥把事情完完整整說明,團長對前方的路程和情況有了大致瞭解,召集衆人商量出合適的行進路線。

夜晚,軍團找了一處寫字樓休息。安排的小隊輪流值班。

陳君儀躺在地上厚實的牀鋪上,手掌在被子底下摩挲着自己今天得來的利益。她無比慶幸自己當初覺醒的是風系異能力,做什麼都方便!別人來不及處理的喪屍她一個小型旋風把晶核拿出來,再招招手就到了口袋裏。

簡直是撿便宜的神器,換成別的異能哪有這麼美!

幾百人的大軍團殺死的喪屍可不少,一百零三顆一級晶核,八顆二級晶核。她很滿足了,反正都是白撿的。

毫不猶豫把所有的晶核貢獻給系統吸收,陳君儀盤算着也是時候離開衆人進入死城內部。

沉浸在思維中的她敏銳地發現一個不明物體靠近,陳君儀扭頭,對上一張雀斑小臉。

她:“……”

爲了防止喪屍突襲,晚上並不關燈,軍部把自帶的燈調暗到眼睛可以適應的度數。

快穿:龍套好愉快 昏暗的燈光下,她清晰看到遠處的伊卡莉婭裹着被子把自己捲成毛毛蟲,不辭萬水千山滾啊滾到她身邊……

陳君儀不說話,盯着她。

伊卡莉婭笑呵呵,沒有一點被嫌棄的自知之明:“陳,你今天有沒有受傷,我聽旺衰說今天很危險。”

旺衰=王帥。

漢語結巴的姑娘執着關懷她,陳君儀感動的一巴掌拍開,高冷地翻身背對:“別煩我。”

伊卡莉婭眼中冒出小星星,花癡:“哦上帝,陳你簡直帥呆了!我就喜歡你酷酷的模樣!哦天哪!我的心要醉了!”

“……”我的心要碎了。

擡頭看看,果然有伊卡莉婭的地方就有所列賓,陳君儀忽視嘰歪的女人,對着沉靜的男人道:“管好你妹妹的嘴,假如我再聽見她嘴巴里吐出一句話,後果你不想知道。”

狂霸拽酷炫地說完,利落地躺下睡覺。這對奇葩的兄控妹控,上帝創造出這樣的人真不容易。

接下來不用她多說,世界安靜了。

美人謀:庶妃爲後 軍隊繼續前進了*天,陳君儀的機會就來了。

這天大家和往常一樣朝前面行駛,一排排軍用車帥氣無比,喪屍什麼的還沒有靠近就被秒殺。爲了保護新生的生命安全,軍部派出了大批二級高階異能者甚至聽說還有一個三級異能者全程保護,只不過他等級太高,沒有人見過。

陳君儀這個四級默默地窩在不起眼的地方等待遁走。

對於她來說的機會,對衆人來說是一場劫難。據說以前這裏附近有一個動物園,末世後一些動物進化變異,有的被殺死有的跑到別地方去了,直到一年後的今天,他們不幸遇見了剩下的一些“小”動物。

其實數量並不多,只有三隻。

招架不住的是它們龐大的體格!

一米多高的老虎變異之後接近三米,一隻眼珠子都有巴掌大,滿口鋒利的獠牙森冷攝人。一條花斑蟒蛇,門板粗的身體長達十幾米,纏繞在陽臺上居高臨下吐信子。最後一個也不是什麼善茬,兩米高身軀肥胖的河馬,柔軟的皮膚泛着金屬光澤,嘴邊衍生出一尺多長的獠牙,貪婪地盯着人類。

“十團一二三四五六七八隊對吸引火力正面抵抗!九十隊外圍應變!

十八團一隊二隊三隊四隊左側攻擊,五六七八隊右側攻擊,九十隊後方突襲!”

團長當即冷靜地指揮戰鬥,戰場迅速拉開,所有人有條不紊到自己指定的位置開始攻擊。這些隊不是陳君儀原來分配的隊,而是團長調整之後的隊伍。每個隊中都有水火空間和治癒這些不可缺的,無論是戰鬥還是生活都方便了許多。

戰場上一片混亂,打的昏天黑地誰也看不清楚誰。喪屍們聽見聲音一個個跑過來湊熱鬧,雞飛狗跳嘴利於逃竄。

Wωω▪ttka n▪¢ ○

她知道並不是所有的人都上戰場,那些派來保護他們的強者都安安穩穩坐在車子上。中途的困難也是對新生的歷練,他們不會插手。有這些大神在,就算有個別人想做逃兵也跑不了。

陳君儀就是因爲這樣纔敢放心逃跑。那些強者們一定不會相信有人竟然在他們眼皮子底下逃走了,所以即便陳君儀回去,也不會被打上“逃兵”的標籤。她大可說自己當時被追殺藏到某個角落然後昏迷了。

精神力捕捉他們的位置避開,沒有人知道有個女孩兒悄然離開了。

脫離他們的範圍制轄,她到附近商店和住處弄了巨大的斗篷遮住全身,戴上面具,站在颶風頂端御風飛行,瞬息之間飛出幾百米。

到達指定地點之後,陳君儀順手給了看護的兩人一人一顆二級晶核,他們狂喜地再三道謝離開了。

“你是誰?”程璐菲警惕地盯着面前的人,他渾身上下隱藏在寬大的斗篷中,看不出體型,看不出樣貌,只有微微反射的白光知道他似乎戴着白色的面具。

自從上次陳君儀毀掉她的嗓子之後,程璐菲說話便不再是清脆悅耳。布匹撕裂般嘎吱的聲音刺耳之極。

------題外話------

大傢伙鼓掌感謝燁葉親親一人挑大樑謀取的3000福利,萬更加3千,爽不? 她現在不過是一個廢人,不明白爲什麼這個人要把她綁架到這裏來,最讓她驚訝的是居然沒有驚動不死鳥小隊人。他們的厲害她最瞭解。

“不認識我了嗎?”斗篷底下傳出一個悅耳的聲音,程璐菲渾身顫抖如墜冰窟!

“是你——你爲什麼這麼做?”怪不得不死鳥的人沒有反應。心中小小的希望被無情剿滅,她還以爲碰上了陳君儀的仇家,沒想到原來是這樣。

陳君儀沒有回答她,而是微微側首對着左邊47°冷漠道:“既然你們不想走,那就留下來吧。”

程璐菲驚訝她這話什麼意思,陡然耳邊一陣涼風吹過,兩道影子飛快地跑了出去。是剛剛離開的那兩個人!

他們沒走?程璐菲很快就明白了,嘲諷譏笑。兩個蠢貨,他們肯定是看陳君儀打賞如此大方心中起了歹念,想看能不能撈到什麼好處。也不用腦子好好想想,打扮的這麼隱蔽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怎麼可能讓他們覬覦。

兩人還沒有跑出三米,破空的風刃尖叫着劃開他們的喉嚨,紅色的細線飆飛,兩人吭都沒吭栽倒在地。

陳君儀走過去神色淡然地拿回晶核,順手凝聚風刃挖出他們的異能者晶核。

親眼目睹殘酷場面的程璐菲面如菜色,她只知道喪屍和變異獸腦子裏有晶核,不知道原來異能者人類腦中也有。縱然她這樣不將人命放在眼裏的人也沒有辦法直視陳君儀的動作,她只是漠視生命,可是這個人她漠視的是一切。

程璐菲忽然明白爲什麼自己鬥不過她。她自詡狠辣,根本比不上陳君儀的十分之一。眼前這人才是真正的狠!

她忽然間惶恐起來,異能者也有晶核這樣的祕密只要知道就不會泄露給別人,陳君儀毫無顧忌地當着她的面這麼幹,是不是做好了準備?

只有死人才不會說出祕密。她額頭沁出冷汗,喉嚨發乾。

掃她一眼,陳君儀看穿她的心思,淡淡到:“放心,你不會死。”

一句話讓她猶如吃了定心丸,鬆了口氣。

脣角勾起細小的弧度,算計一閃而逝。現在不會死,過會兒就說不定了。

來之前她做好了安排,陳君儀自己跟着軍部出發,另一方面到工會發布任務找出兩個僱傭兵護送程璐菲到這裏來。軍部的進程和她估算的一樣,按照地圖上的標誌,他們現在距離m市還有一個月的路程。

帶上程璐菲是陳君儀的意思,她養了程璐菲這麼久總該有點用處。m市兇險無比,她也不敢託大,帶上一個運氣好到逆天的傢伙最起碼可以讓她多點兒好運。

那些穿越小說女配不都是這麼幹的嗎,跟着女主有肉吃。

廢除異能力,手腳筋脈挑斷之後大致修復了一番,現在的程璐菲比正常人都虛弱,手腳用不上力氣。

和兩個人趕了一個月的路她差點兒沒死在路上。自從自己落到陳君儀手中就沒有好好過過正常人的日子,每天都生活在地獄中的痛苦讓她心中對陳君儀產生了極其大的心理陰影。

再多的恨意也比不過恐懼,她甚至看到陳君儀就忍不住發抖,忍不住想逃跑。她是魔鬼,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比她更像魔鬼。

陳君儀的異能力增長和別人不一樣,她一種異能力達到一個等級另一種也會隨之達到。現在的她是精神系和風系雙系異能者。

給程璐菲安上面具斗篷,拽着驚恐的她踩上颶風沖天之上。精神力屏障橫亙在四面八方阻擋能割開人皮膚的風,順便保護她們不倒黴的撞上變異或者喪屍鳥,颶風攜裹着兩個人飛速朝着死城方向直線飆飛,一路上無視各種建築和下方吼叫的喪屍,橫衝直撞勢如破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