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玩世天下”在前行?

秦楓的餘光飄過窗外,竟然發現窗外的景物在緩慢移動着,這就說明,況一世所言非虛。

時萬代固執的不肯離開,就在這個時候,宴會的大門再一次被重重地推開,門口是被時萬代打出窗外的衛宇和趙思業。

不過,秦楓注意到了兩人的身後,居然還有人。

定神看去,竟然是南宮玉華和野忘海!

看到南宮玉華入場,況一世的臉色閃過一絲不爽,笑道:“南宮大少爺,我記得,你曾說過,不再踏入玩世天下了吧?”

“大男人何必這麼小肚雞腸,是怕我進帝墓搶了你的寶貝還是怎麼滴?”南宮玉華不屑的撇了撇嘴,說完一句便直接無視了況一世。

緩緩走到秦楓的身旁,說道:“秦楓,這邊的事情就先交給我,你帶着忘海先去探一探這個帝墓,記住,保命要緊,其次就是迅速提升自己的實力,現在我們的敵人還不是況一世,而是燕子,即使什麼都得不到也沒關係,你在華夏大陸那邊的人,我多多少少幫你護住了一些人。”

南宮玉華並沒有說護住了多少人,秦楓剛想張口詢問,卻被南宮玉華直接打斷了:“師尊已經上路,一定能夠保護你朋友的安危,時萬代和水仙就暫時交給我吧!”

說完,也不等秦楓如何回答,南宮玉華一手將時萬代抄起,冷眼瞥了一下高坐上的況一世,並沒有多說什麼,直接破門而出。

野忘海被留了下來,這個男人,一直是沉默寡言,就算是秦楓都看不透他,但既然是南宮玉華留下來幫助自己的,應該出不了什麼紕漏吧?

“還有我!還有我!我也要去,秦楓,帶上我,我一定會幫上你的忙!”這時候,一道急促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過來,居然是毛曉東這貨。

這個將煉屍術用在自己身上的雞肋趕屍人。

轉念一想,正因爲毛曉東是趕屍人,此行入帝墓,還真說不定會有用。

不過,況一世聚集這麼多人入帝墓到底是想幹什麼,按理說,帝墓大開這樣的事情,讓一兩個人知道,結伴進入,不是機會更大麼?

難不成……況一世摸不透帝墓,需要炮灰?

秦楓猛地搖了搖頭,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就算是況一世需要炮灰,那炮灰也絕對不是自己。

……

正如況一世說的那樣,距離帝墓的確不遠,沒多久的路程,就看到前方人影重重,乍一看去,起碼有三四十號人,連着“玩世天下”衆人的,合起來差不多有上百人。

不論實力強弱,這上百人都是道師!

秦楓不驚暗暗咂舌,想必能到這裏來的,都是破碎大陸上各個勢力中的翹楚,這三四十號人都是年輕一輩中能夠獨當一面的傢伙,這個世界有多瘋狂?

“看什麼看得這麼出神?這只是小場面,以後哥帶你見識見識大場面!”錢振華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秦楓的身旁,輕笑一聲問道,看到秦楓這副神情,自然明白了他心中的想法。


這還是小場面?一個陵墓而已,就算傳言是帝墓,也得不到證實,要這麼多人拼着性命來挖?

秦楓忽然覺得,即使是一代梟雄,無論生前多麼叱吒風雲,死後還是逃不了被人挖墳的宿命。

火光點點,秦楓和錢振華站在窗口,俯瞰地下的人羣,錢振華根據他們的衣着,開始猜測屬於哪方勢力。

其中兩個女性道師,出落得都是閉月羞花,一襲雪白的妝裙上鑲嵌着幾條淺藍色的綢緞,這兩個應該就是破碎大陸極北最大勢力的人了。

據說在極北有一方勢力,在整個破碎大陸上也排的上號,那就是冰之聖域——廣寒宮的人,這股勢力全部都是有實力強勁的女道師組成。

除了這兩個女子,還有兩股人馬引起了錢振華的注意,口中說道:“那邊兩個,看到沒?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那兩個,是極北斷虎堂的人,他們旁邊的那三個,看上去土裏土氣的,應該就是颶風寨的人,也是極北區域的一個勢力。”

因爲這個帝墓的位置,就是在破碎大陸極北區域的正中央,所以,出現在這裏的勢力,多數是極北的。

當然,這是要除去況一世這個異類。

最後,錢振華提醒秦楓誰都可以惹,但是廣寒宮的那兩個美妞是他們惹不起的,遇到要繞着走。

聽到錢振華的分析,秦楓也大概弄清了場下的形式,這三四十號人,大概有三股勢力組成,廣寒宮,颶風寨,斷虎堂。

只不過,跟況一世的“玩世天下”比起來,就是簡單的兩派了。

一個是以廣寒宮爲首的破碎大陸本土勢力派,而另一個,自然是以況一世爲首的古路家族。

忽然,秦楓定神一瞥,居然看到了一到熟悉的身影。

道格爾!

新生大比時【雪獅】公會的會長,唯一的一條漏網之魚。

“哦喲,這不是遇上老冤家了麼?”錢振華循着秦楓的目光看去,自然看到了道格爾的存在。

“天上的朋友,難道你們就這麼打算讓我們在這裏等着嗎?”廣寒宮的一個女性道師忽然開口說道。

秦楓一驚,沒想到自己的藏身之所在就暴露了,神色一峻,滔天戰意從身上散發出來。

聽到女子的說話,況一世的聲音幾乎是同一時間傳出:“哈哈,冰仙子好久不見。”

“況家人果然是好大的氣派?”看着況一世隻身一人站在“玩世天下”的上空,頗有一番俯瞰蒼生的味道,廣寒宮的另一個女子寒聲道心裏很不爽。

廣寒宮是極北最大的勢力,所有極北的大小宗派都奉他們爲首,況一世雖然是古路的家族,但是在他們看來,很無禮。

之前開口的冰仙子舉手阻止了一下,說道:“師妹算了!”

“想必這位就是虞仙子吧?真是久仰大名啊!”況一世臉上的笑容變得冷淡起來,抱拳躬身,表現的倒是中規中矩。

“既然人都已經到齊了,我們便進去吧,之前我稍稍打探了一下,墓地在地下,而想要進入大墓,就必須通過這個甬道狹小且錯綜複雜的墓穴,我覺得,我們可以分成幾組前進,自主結成小隊,你們看如何?”冰仙子嚷聲道,除了況一世,她在這裏的威信最高,自然而然是她發號施令了。

即使有人不服,也敢怒不敢言,況且,冰仙子的提議,都是大夥想要的。 一百多號人,被分成了好幾組,因爲是自主結成小組的,也就是說,況一世帶着洛溪加入了廣寒宮的隊伍,形成了“最強小組”,而其他的小組,都是實力參差不齊,說難聽了,無疑就是“炮灰小組”。

錢振華在秦楓的授意下,回到了【浮尊殿】的小組,本身就是一個組織,秦楓不想因爲自己搞特殊。

秦楓這一小組,除了野忘海和毛曉東之外,還有一個魁梧的青年,定神看去,這尼瑪,居然是道格爾,看在畢竟相識一場,道格爾現在的落魄跟自己多多少少是有點關係了,秦楓並沒有把他排擠在外。

因爲新生大比的時候,道格爾並沒有見過秦楓幾面,對秦楓的容貌也是記憶模糊,並沒有第一時間認出他。

“一會進入墓穴,你們三個要聽我的!”道格爾一邊扣着鼻孔,一邊大言不慚的說道。

秦楓冷眼一瞥,異常認真道:“道兄,你出生的時候,腦子沒有被門夾過吧?”

聞言,道格爾怒目而睜,做了十幾年的【雪獅】會長,如今居然有人敢拂逆自己,這讓道格爾有些接受不了。

野忘海只是在一旁看着,不說話,秦楓偷偷看了一眼這個青年,總有一種預感:野忘海會是自己此行最大的助力!

秦楓四人是最後一組進入墓穴的,四人手持火把,一步一緩的向墓穴內走去。

一條條錯綜複雜的暗黑甬道,彷彿一座宮殿一般,完全想象不出這個帝墓是有多大!

通過一條長長的漆黑甬道,秦楓等人終於是走到了盡頭,看着前面那一點點的亮光,四人不禁加快了腳步。


可是隻聽到“卡擦”一聲,三人的腳步紛紛止住了。


像這樣的大陵墓,只要稍不謹慎,就有可能踩中機關而死於非命!

“怎麼了?你們踩到什麼東西了?”秦楓小心翼翼的問道,因爲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可以確定踩中的並不是機關。

野忘海蹲在身子,在漆黑的甬道中摸了摸腳下的東西,狐疑道:“這個……似乎是人類的一截右臂骨,論手感,似乎有些年月了!”

秦楓腳下也挪了挪,果然踢到了什麼東西,將火把指向地面,頓時,腳下的場景,讓秦楓倒吸一口涼氣。

殘肢、斷骨!

遍地都是,那一根根森然的手腳骨,甚至沒有一具是完整的骸骨,難道這些人都是被分屍的嗎?

是何等的殘忍?

乾涸的鮮血染紅了這條甬道,從腳下到出口,這短短數十米的路程,卻是屍橫遍野,難道這些人都止步於此?前面將會有什麼發生?

“喂,小心一點,我看事情不簡單,咱們還是小心爲妙!”走在中間的道格爾心裏一陣發寒,雖然很不爽秦楓之前對自己的態度,但是走在最前面的是他,道格爾還是提醒了一下。

“這些斷骨上面有齒痕!”野忘海忽然說道,手中拿着一截斷骨瞧了又瞧。

聞言,秦楓也看是仔細研究起來,果然像野忘海說的那樣,一排排整齊的齒痕佈滿了每一根斷骨,只是看這齒痕的形狀,似乎……並不是人類!

“如果我料想的不錯,這條甬道內,有道獸,不,或者說是守靈!”蹲在地上,半天沒有發言的毛曉東細細推敲之後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畢竟是趕屍一族,對這些事情,多少還有有點了解的。

守靈,本來只是道獸,但是因常年生活在陵墓之中,受到墓主的恩澤,進而成爲守靈,終生以守護墓主的靈柩爲己任。

而且,守靈的實力,一般都很強大。

“開什麼玩笑?這種破地方會有守靈?一會你們三個要保本大爺的安全!”道格爾臉上出現了慌張的神色,可見他很不願意遇見守靈。

“靜一點,這還沒有遇見呢,就亂真陣腳,一會豈不是要屁股尿流?”秦楓不滿的說道,道格爾的表現真是太讓他失望了。

不過說真的,要是真的遇上守靈,就憑秦楓這四人,根本不足以應付,看來這帝墓,真不是好闖的!

就在秦楓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從某個方向傳來了一聲悽慘的呼喊聲,隨着那歇斯底里的叫聲,還有一尊蠻獸的燥吼聲。

“看樣子這個陵墓,守靈不止一個!”秦楓呢喃着自言自語,周圍甬道的慘叫聲,想必是已經有人遇難了,轉頭對道格爾說道:“趁現在還沒有深入,你怕死想回去的話,現在還不晚,原路返回就是了!”

道格爾看到了秦楓眼中的不屑和輕視,本來想挪開的雙腿鬼使神差的沒有任何動靜,口中怒喝:“你是什麼玩意兒?敢這麼對本大爺說話。”

“切,白癡!”秦楓撇了撇嘴,沒有理會道格爾,而是直接走到了野忘海的面前,同樣問了一聲。

“既然來了,我豈會空手而歸?”野忘海的臉色萬年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聽着他的語氣,秦楓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很彆扭。

“既然沒人離開,我們就繼續前進吧!”秦楓轉身,手中火把一震,照亮了前方的甬道。

“啊!救命啊!”

周圍又傳來了一聲聲驚恐的求救聲,想必是從其他的甬道傳過來了,看來,每條甬道都存在着危險,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就要看個人的機遇和福澤了。

【浮尊殿】的人不會有事吧!秦楓心裏忽然擔心起來。

隨着一聲聲悽慘的叫聲傳來,秦楓猜測着現在留下的人應該就只有一半了,短短十分鐘不到的時間,真是人命如草芥,在這些道獸的嘴下,人類只不過是甜美的午餐而已。

轟隆隆!~

忽然,秦楓感覺似乎整個甬道都顫抖了一下,甬道壁上一條條髮絲粗細的裂縫出現。

秦楓止住腳步,但是那震盪瞬間消失,好像不曾出現過。

是錯覺嗎?

轟隆隆!~

秦楓剛邁開腳步,那震盪有一波一波的傳來。

這一次,秦楓並沒有停下,而是加快了步伐,口中喝道:“我們衝過去!”

隨着秦楓的呼喝聲,身後的三人也不覺加快了速度,緊跟在其後。

“爾等小輩!”忽然,一道萬分暴躁的怒吼聲傳來,夾雜着一道道威勢傳入了秦楓的耳中。

四人同時感覺到體內一陣氣血翻涌,一種難以言喻的不適感襲上心頭。

吼!~

燥吼聲又一次傳來,秦楓猛地頓住身形,後面的兩人不由的頂在秦楓的後背上。

此刻,秦楓的背上已經是冷汗夾流,正前方散步之外,一條深深的溝壑出現,猶如通向九幽地獄一般,深不見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