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少年。你手中的東西是我們獸族的神器,千百年來,我們都守衛在北疆,若是落入歹人手中,只怕這神洲又要生靈塗炭。”

“難道是因爲我使用了這東西?”想到這裏,龍小虎低頭去看,卻發現那木須陀竟然盡數化成一團氣息,躥入了龍小虎的體內。

“什麼……這東西不見了。”龍小虎大驚失色,拼命摸着自己的身體,希望從哪個地方可以將它掏出來。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爲何他忽然就消失了,這可怎麼辦?”龍小虎以爲弄丟了人家守衛的神器,此刻一臉緊張。那熊頭就在他咫尺之前,若是張口一咬,恐怕自己就要變成兩段。

那木須陀融入龍小虎身體之後,熊王頓時一愣,隨即臉上兇惡的表情不知何時已經消散。隨即的,它慢慢匍匐,將下巴貼在冰面之上,“我的主人,北疆熊族願聽你差遣。”

一聽這話,龍小虎後退兩步,“主人?你說我是你的主人?”

熊王順從的點了點頭,“主人,您有什麼吩咐。”

雖然不知是真是假,但是龍小虎知道,兇獸比人類可靠的多,至少他們不會撒謊。

“你叫你的手下先撤出來,別圍攻村子了,行不行。”龍小虎此刻還不知道這熊王是不是真的會聽自己的話,就算髮號施令也十分客氣。

“嗷……”擡頭一嘯,聲音蕩了開去。

Wшw ●тт κan ●C ○

雪地中其他熊狼紛紛跟着擡頭,一樣嘯了起來。一時間整個冰原都是野獸呼聲。

叫了一陣,它們似乎非常開心,一個個興高采烈的朝着遠處散去。

成功守衛了村子,可城牆上的衛士卻絲毫沒有露出一絲欣喜,他們的眼中,全部都是驚奇的神色,一愣一愣的看着遠處那一隻趴在地上的碩大熊王和它眼前那個看似“渺小”的紅髮少年。

“主人,還有什麼吩咐嗎?”熊王說道。

“爲何你會叫我主人?之前你不是還想殺我嗎?”龍小虎問道。

熊王畢竟是兇獸,沒有人類的感情,此刻好不尷尬的說道,“之前你是阻擾我們的對手,我肯定要將你撕成兩半。如今你是承載那神器的人,便是我的主人。”

龍小虎撓了撓腦袋,問道,“這神器到底有什麼作用?”

熊王說道,“這東西是我們極地獸族千百年守護的神器,初級階段能與有靈智的兇獸溝通,到了後頭據說能控制萬獸,不過這些只是傳說,我也親眼見過。”

“謝謝了。”龍小虎微微一笑,轉身要走。

走了兩步,總感覺有些不對,一轉身才發現那熊王乖巧跟在他的身後,慢慢的挪動。

“你……也要回村?”龍小虎有些驚訝。

“主人去哪,我自然去哪,除非你吩咐我其他事情。”熊王說道。

龍小虎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痛苦,這東西猶如一座小山,天天跟在自己身旁,那也太顯眼了。

“主人是怕我個頭太大,嚇到村民嗎?”熊王問道。

龍小虎嘿嘿一笑,也不作答。熊王見狀,便瞬間縮小了身形,變的猶如普通的霸熊一般,站在龍小虎的身旁。

“這是我能變化的最小極限,若還要變化,就要等晉階之後了。”熊王說道。

看着這個大小,龍小虎還是可以接受,這一人一熊邊說邊朝着村子走去。

村長不知何時也已經爬上了牆上,看着遠處的情況正咧着嘴微微的笑。

似乎是想起這村長一如既往的從容,旁邊的米尼不禁問道,“村長,您是不是一開始就知道這個結果?”

村長搖了搖頭,說道,“你以爲我是神仙啊。”

“可你爲何一直都是如此淡然。”

村長擡頭想了想說道,“因果循環,本由天定,若是天註定我村滅亡,這個年輕人定是不能逆天。若是天不忘我,那我又有什麼可以擔心。”

米尼晃了晃他那疑惑的腦袋,似乎什麼都沒聽懂,村長只顧着笑,也不說話。

正在這時,阿尤急急忙忙奔跑出來,大聲對着上頭的米尼說道,“烏戈不見了,龍兄弟的桑頓也不見了,大家快些分頭找找。” 米尼一聽,瞬間緊張起來,這龍小虎剛剛拯救了村子,結果自己這邊卻把他的桑頓弄不見了,這可難煞了他。

龍小虎似乎聽到什麼不見了,急忙跑上前去詢問。

米尼面有難色,支支吾吾說道,“之前大家也沒注意,現在才發現,你桑頓不在村子裏,不知去哪裏了。”

“什麼……羅剎不見了?”龍小虎心裏大驚,便想衝進去尋找。

“主人,你要找人嗎?我可以幫忙。”熊王見到龍小虎那副模樣,急忙問道。

龍小虎也聽說動物的感官特別敏銳,此刻若是由他們代爲尋找,定會容易很多。

“那就拜託你了。”龍小虎說着便躍過城牆,朝着村子裏頭去找。

“嘭……”的一聲,熊王輕輕一撞,那城牆便破了一個大洞,它鑽過洞口,也跑進村子裏面。

一看一隻霸熊進來,村民們紛紛後退,臉上多有懼色。龍小虎沒時間和他們解釋,直接拿了一件羅剎用過的衣物給熊王聞了一下,便尋找起來。

阿尤匆匆跑來,“整個村子都翻遍了,就是沒找到他們,會不會出去了。”

龍小虎急忙朝熊王詢問,熊王說道,“應該沒有,這村子四面都被我們圍住,若是有人出來,小的們肯定會告訴我知道。”

“難道還在村裏?到底在什麼地方呢?”龍小虎心裏疑惑,卻又沒有辦法,只好跟在熊王身後,看他一路嗅,一路找。

……

暗無天日的地窖,冰冷刺骨。

“烏戈你怎樣了,別睡着啊,龍小虎會來救我們的。”一個女子的聲音在這一片沒有光亮的地方響起。

“姐姐,我好睏,我能不能睡一會。”烏戈僅僅依偎在羅剎身旁,二人身上只有一張窄小的毛皮,僅夠裹住二人後背。

“不能睡,千萬不能睡,要不你再練一會神槍訣吧。”羅剎輕聲說道,似乎也沒什麼力氣。

“我不行了,我要睡着了,一會小虎哥哥來了你叫醒我就好了。”

“不要睡,真的不要睡……”羅剎都有些要哭出來了。

“龍小虎,爲什麼你還沒有來……”一聲大喊,可是四周依舊是空空蕩蕩。

“烏戈,姐姐教你唱歌,若是你學會了,姐姐就允許你睡覺,好不好。”羅剎靈機一動,開口說道。

“好吧。”

“天上的星星,地上的草原,媽媽的懷抱……”羅剎唱一句,烏戈便輕輕跟上一句,此刻這所謂的歌曲,已經沒有了調調,二人只是來回重複,來回唱着,沒有想過什麼時候結束。

就這樣,唱着……唱着,二人漸漸的想要合上眼皮,此刻,他們都困了,都想睡了。

“嘭……”一聲巨響,就在二人頂上。隨即的一大波刺目的光線從頭頂傳來,射的二人一個激靈。

羅剎有氣無力的睜開雙眼,卻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他的身前。身體忽然一輕,她便被那身影抱在懷裏。


一入懷中,一股暖流朝着身體各處涌來,她覺得異常的舒服,全身暖烘烘的。

“現在……真的可以睡上一覺了。”想到這裏,羅剎嘴角含笑最後看了一眼那熟悉的聲若有若無的喊了一句,“哥哥……”喊完之後,便合上雙眼,沉沉睡去。

……

又是一個清晨,陽光明媚。

太陽這纔剛剛升起,村民們幾乎都在忙碌,村子被兇獸襲擊之後,外頭的柵欄多處損毀,按照以往的經驗來看,若不及時修補,萬一兇獸第二波折回,那便有些麻煩。

其實他們不知,冰原上最強大的兇獸此刻已經被龍小虎收爲手下,估計這冰原能安全上很長一段時間。

一個男孩爬在一塊大石之上,正在那裏高談闊論,底下一羣小孩聽的雅雀無聲,眼神中紛紛帶着羨慕的神采。

“我師父那是相當的厲害,那天我親眼看到他隨手一槍,便打碎了一塊石頭。”

“好棒,那你會嗎?烏戈。”一個女孩梳着長長的辮子,站在那裏對着上頭的男孩說道。

烏戈撓了撓腦袋,跳下石頭,想了想說道,“我當然會了,姍姍。”

“那你試一試唄,看看能不能打碎石頭。”姍姍的聲音非常好聽,說的烏戈臉紅一片,呆呆站在那裏。

“試一試嘛,試一試嘛”,衆人紛紛要求,烏戈卻尷尬的不知怎樣纔好。

“你就試一下嘛……”姍姍再次發話。

“好……”烏戈橫下一條心,從地上拿起一柄木槍,說道,“大家好看了。”

橫着木槍,那姿勢與龍小虎使用時的姿勢如出一轍,槍尖閃光,一股真氣灌入,“神槍訣……”

一槍刺出,只聽“咔嚓……”一聲,木槍斷裂,石頭卻毫髮無傷。

“吹牛王……吹牛王……”衆孩童起鬨起來,烏戈卻端着那心愛的木槍,都快哭出來了。

“沒事,慢慢練,總會練成的。”姍姍微笑着,朝着烏戈走了兩步。烏戈點點頭,可臉上依舊是落寞的表情。


“是啊,慢慢練,下次給你做一把真正的槍。”一個熟悉的聲音在烏戈耳邊想起,他擡頭一看,咧開嘴破涕爲笑。

“龍哥哥,龍哥哥……一羣小孩一看來人,紛紛圍了上來,我也要學,我也要學。”

烏戈一看,着急起來,“你們走開,小虎哥哥是我的師父,你們不要搶……”那神情非常嚴肅,看的一旁姍姍“噗嗤”一笑。

“要不,你們和它去玩吧……”龍小虎擡手點了點正在角落打盹的大熊,開口說道。


“可是,他會不會咬人。”幾個膽大的孩子有些想去,卻又有些擔憂。

“不會的,他很可愛。”烏戈搶先說道,“昨天,我還騎着它到處走呢。”

“真的嗎?”幾個高大的男孩眼睛一亮,瞬間朝着那白熊而去,圍着它玩耍起來。

“走吧,先回去吧,準備一下,我們就要出發了。”龍小虎摸了摸少年的頭髮,溫柔的說道。

“嗯”烏戈用力應了一聲,朝着姍姍眨了眨眼,便朝着家裏而去。一邊跑着,一邊大聲唱到,“天上的星星,地上的草原,媽媽的懷抱……”

聽了這歌聲,龍小虎頓時一愣,急忙喊道,“烏戈……”

“小虎哥哥,怎麼了?”烏戈停下腳步。

“這歌是誰教你的?”龍小虎一臉的疑惑。

“哦,上次在地窖的時候,羅剎姐姐教我的。”

“羅剎?”龍小虎有些疑惑,這歌曲是自己的母親幼時睡覺之前給他唱過的,多年過去,好多事情他已經記不清了,但是這催眠曲他卻依稀記得清楚。當時小云的爺爺去世,小云天天哭喊,龍小虎就給她唱着這首歌曲入睡。

“難道羅剎小的時候,她的媽媽也是唱着這歌曲哄她?”龍小虎微微一笑,也沒多想,朝着阿尤家裏走去。

羅剎裹着厚重的獸皮大衣,在門口微笑相迎。

“你身體不好,不要老是出來。”龍小虎溫柔提醒,急忙將她扶了進去。

“總歸是要出來的,好不容易病好了,能陪你去找海皇村了。其實都怪我拖累了你,本來你應該早就到了那邊了。”羅剎口中這麼說,臉上卻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別說這事了,上次沒看好你,差點又害了你。如今我可不敢再冒險留下你一人,若是你有什麼事情,那個天銘又要來刺殺我了。”龍小虎扮了一個鬼臉說道。

羅剎說道,“莫非你如今照顧我就是因爲怕天銘殺你嗎?”

龍小虎道,“你以爲呢?難道是因爲你長的像小云,所以我忍不住想照顧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