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辰和柳如煙何其道行?

他們四百年修爲,現如今實力已經達到了力魄。當世之上,其道行與宋叔處在一個等級。

如今龍辰和柳如煙聯手,竟然還被一個人追殺?這到底是什麼情況?而是那人會是誰?竟然如此厲害?

不過我剛驚呼出聲,那條蛇魂便急促的開口說道:“炎哥、族長,那人的道行實在太高,請速速定奪!”

見這蛇魂這般焦急,我也知道事情可能有些嚴重。

我不敢怠慢,當即便召集蛇族族人,然後拿起我那柄一年都沒有使用過的桃木劍。

隨後,我們別墅之中的所有人馬出動。由那蛇魂帶路,直奔他口中龍辰和柳如煙被追殺的地點。

看看時間,此時晚間十點半。因爲這裏是郊區,所有周邊幾乎沒有什麼人。

而五公里的距離,對我們這些有道行的人來說,並不算太遠。在運轉道行的前提下,不到二十分鐘,我們便趕到了出事地點。

不過我們來到這裏之後,發現除了有打鬥痕跡以外,並沒有看到任何人影。

我怕龍辰出事兒,便命令蛇族成員以這裏爲中心,四處尋找。

大約五分鐘後,還真找着了龍辰他們。

回來稟報的蛇魂說,在不遠處的山林裏,已經找到了龍辰他們。

現在已經有三條蛇魂加入了戰圈之中,他的道行最低,是特意回來稟報的。

如今得到準確位置,在場的所有人全都馬不停蹄,再次向着龍辰等人的方向趕去。

十分鐘後,我們來到了那處小山林。

因爲我們都開了天眼,所以即使這會兒周圍一片漆黑,我們也能看清周邊的環境。

只見離我約五十米的地方,這會兒有五個人在圍攻一人。

但離奇的是,就是五個人打人家一人,那人也佔據了上風。

此時仔細打量,發現那五個落入下風的人,正是我方人馬。其中有三條蛇魂,另外二人則是龍辰和柳如煙。

反觀另外那人,見是一名年輕男子。一身青衣道袍,手持一把三尺柳葉劍。一手出神入化的劍法加上他一身高強的道行,此刻顯得遊刃有餘,厲害非凡。

見到這兒,我的臉色也是猛的一變。

那名男子最多也就二十七八的樣子,竟然有如此高的道行,這讓我很是驚訝。

心中雖然震撼,但我卻沒有怠慢。直接拔出手後背布袋之中的真武桃木劍,此刻運轉道行直接就衝了過去。

身後的老常、阿雪、周傾城見我拔劍衝了過去,這會兒也都紛紛運轉道行,也碾壓而上。

而最後則是蛇族成員,一個個對天便是一聲嘶吼,發出“陣陣”咆哮,響徹山林,最後也迅速跟上。

我們這般強大的實力團體,就算那年輕男子的道行再高,也定然不會是我們的對手。

因爲我的身體沒有徹底恢復,所以此時的身體只能運轉力魄中期的道行。

如果現在以我這樣的道行和那男子單挑,我還有可能不是那名男子的對手。但我們這麼多人,也無懼那年輕男子。

不一會兒,我的身體凌空躍起,直接殺入戰圈之中。

並且我一劍便挑開了那名男子手中的三尺鐵鋒,同時嘴裏低喝一聲:“道友且慢!”

因爲我的強勢加入,加上身後跟上了二十多人。那男子也知道危險,此時猛退數步,直接站在一塊大青石上。然後以劍橫胸,冷眼掃視衆人!

“沒想到峨眉聖潔之地,竟然有如此多的妖魂和妖道!”那男子面色很白,劍眉星目,樣貌很是俊朗。

不過他的話語卻很冷,如寒風颳過、冰冷異常。

此時聽他這般說道,我第一反應便是。這人應該不是什麼壞人,只是不明情況而已。

想到此處,我當即便對着那男子一拱手:“道友有禮,貧道李炎,這些都是我的朋友。而我們也不是什麼妖道,在場的妖魂,也不是什麼殘害活人的厲魂!”

那男子見我很有禮數,此時也沒有仗着人多欺負他,而是開口解釋。這讓他對我們有了一絲絲好感。

此時的語氣,也沒有了之前的冰冷:“哦!讓我如何相信你?”

“如果我想殺了道友,我也不用廢話。直接就可仗着人多,直接動手殺了你,但我卻沒有!”我一臉的微笑,嘴裏淡淡的說道,同時身體之中散發着我強大至陽道氣。

那年輕男子在聽我這般說道之後,並且感應到我身體之中釋放出如此道氣,臉色也是變得很是難看。

我說得沒錯,我們此時這麼多的人馬。 強勢婚寵:腹黑總裁惹不起 而且這會兒全都是道行全開,他能清楚的觀測到每個人的道行高低。

如果我們想直接殺了他,也不會有多少難度。

畢竟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已經達到了中樞魄,就連老常也在我走後的一年裏,達到了中樞中期。

見到此處,那男子也是深吸了一口涼氣,自知不敵。

他好似平靜了一下,然後也是對着我揖了揖手,嘴裏淡淡的說道:“貧道姬無雙,地門當世弟子。”

很簡單的一句話,但這句話中含有的信息,卻很有份量。

一旁的周傾城在聽到這話之後,還突然的驚呼出聲:“地門?地門當世弟子?”

此言一出,我們幾個活人全都是身體一震。

三門七幫十二派,這“地門”可就是三門之一(天門、地門、*),被行當之中譽爲“隱世三門”。

其門人弟子幾乎不可得見,幾十年未必能見到一人出世。

沒人知道三門的門宗山門在哪兒、師傳何地。

但爲何三門還能在行當之中位列首位?

身爲峨眉派大師姐的周傾城對此在瞭解不過了,所以她纔在聽到“地門”之後,忍不住驚呼出聲。

因爲周傾城清楚的知道,凡是三門之中走出了弟子門徒,天下定然會掀起驚濤駭浪,世間也絕對會出現不世妖魔。

而且三門之中走出的弟子,無不驚才絕豔、道術高絕,每每出世,都會成爲行內領袖。

如今世間突現“地門”入世弟子,這怎能不讓瞭解各個門派勢力的峨眉派大師姐周傾城驚訝?怎麼不讓我和老常等人惶恐? 這突如其來的姬無雙竟然是隱世三門“地門”的入世弟子。

對於別人而言,到也沒有什麼。

但是“地門”這二字在我們白派行當之中的分量可謂舉足輕重。

不僅這個門宗在行當之中位列首位,最重要的是這三個傳說之中的宗門的實力。

凡是這三個門宗的入世弟子,這些弟子門徒的道行,都會凌駕所有的行當中人。

而距離老常的訴說,三門弟子凡是出世,天下間都會出現大“劫”,歷經千年而不變。

而三門弟子最近出世的時間是在七十多年前,當世中華大地之上戰火不斷,軍閥割據。天地之間更是羣魔亂舞。

當時隱世三門之中的“天門”弟子下山入世,在當世那個白派行道興盛的年代,其天門弟子的道行都能力壓羣雄,最後帶領白派道人征伐四方妖魔。

當戰爭結束之後,華夏大地上的大妖魔,也幾乎被那位天門弟子殺盡。

就此,天門弟子隱退。而那個時候,也正是那位天門弟子的帶領,豎立起了現在七幫十二派的。

現如今行內爭鬥已起,黑蓮出世,地門弟子下山,難道這又預示着天地間將會出現更大的變故?

而這個原因,也纔是我真正惶恐的原因。

畢竟三門在厲害,能有我陰司地府厲害?

也就在我愣神的看着這位年輕的道士姬無雙的時候,峨眉派大師姐周傾城,很是有禮的對着姬無雙一拱手,然後開口:“姬道友,你既然是地門入世弟子,可有地門令?”

“地門令”也就是一種門派信物,現在行當各個門派都有。

姬無雙進周傾城這麼問起,也不做作,直接在懷裏掏出了一塊圓形令牌。

而姬無雙剛一掏出這塊令牌,便對其注入了一絲道氣,隨後令牌直接放光。在這昏暗的山林之中,當場就出現了地門二字。

見到這兒,老常直接驚呼道:“果真是地門令!”

“老常,你真的可以確定?”我有一絲狐疑,畢竟關於三門的傳說。我都是從周傾城、楚陽以及老常口中得知的。

老常聽我這麼問,直接點頭確認。

而姬無雙見自己的身份得到了認可,便再次對着我們開口問道:“諸位,不知你們是何人?爲何和這麼多的妖魂在一起?”

見姬無雙有此疑惑,老常第一個自曝家門:“十堰常家常亮!”

說罷!老常取下了他脖子上的玉佩,道氣運轉,他那不起眼的玉佩竟然可以發出“滴滴滴”滴水聲。

直到現在我才知道,這是他們常家的特有信物,是一種奇門寶物。

老常在驗明正身之後,周傾城也直接開口道:“峨眉派大弟子周傾城!”

而周傾城的信物,便是她腰間的金包玉腰牌,上面篆刻有峨眉二字。

而在周傾城的道氣作用下之下,玉佩如同地門腰牌一般,和投影儀似的,直接在半空中投射出“峨眉”兩字兒!

地門入世弟子姬無雙見老常和周傾城都是名門正派,都不由的點了點頭。

然後把目光投向了我,還不等我說話,阿雪直接亮出了她手中的人皮招魂幡,招魂幡一展陰風陣陣、魂氣逼人:“人皮手藝人葉芷!”

阿雪的信物便是手中這把人皮招魂幡,這是仿照不出的,所以最直觀。

而姬無雙在見到這把人皮招魂幡之後,眉頭也是一皺。

也許他怎麼也沒想到,阿雪竟然是快失傳的三大手藝人中的人皮手藝傳人。

在短暫的驚訝之後,姬無雙向我投來目光,想知道我的來歷,以此驗證我是否是正派。

雖然我們這會兒的實力超過了姬無雙,但我們卻想結交與他,所以我也不嫌麻煩。

直接開口說道:“古陰當代掌門,地府七品陰官,陰司判罰官!”

說罷!我的手掌一攤,黑氣瀰漫,我那黑色的官印開始緩緩出現。

見到這兒,在我一旁久久不語的龍辰、柳如煙當場便露出震驚之色,同時只聽龍辰驚訝的開口道:“李兄你?”

我沒有說話,只是對着龍辰和柳如煙點了點頭。

姬無雙聽我這麼說,也是身體一震,臉色驟然一變,好似有些不確信。

不過在見到我手中黑氣瀰漫,最後詭異的出現一方陰印的時候,姬無雙明顯倒吸了一口涼氣。

見他如此,我嘴角不由的掛起了一聲微笑。隨後我將陰印豎起,直接露出陰印底部的四個小篆“陰司判罰”!

閃婚總裁很懼內 當姬無雙在見到這四個字之後,感受到陰印那種不一樣的氣息之後,瞳孔猛的放大,我明顯感覺到他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而他冰冷的臉,此時也有些動容。

不過最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姬無雙短暫的震驚之後,他當場便對着我一拱手,然後嘴裏突然開口道:“卑職八品判罰司,參見判罰官大人!”

此話一出,我當時直接就懵了!

這尼瑪什麼情況?八品“判罰司”?難道這地門弟子姬無雙與我一般,都是地府的官員?

因爲心中疑惑,我急忙對着姬無雙問道:“道友,你這是?”

姬無雙見我不解,急忙開口解釋到:“大人,地門凡入世弟子,都受地府八品判罰司之官職。”

說罷!姬無雙也手掌攤開,拿出了他的陰印。

見到此處,在場的的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

地門凡入世弟子,都受地府八品官職?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今晚遇見隱世三門中的地門弟子已經很是驚訝,沒想到還得到更爲震驚的消息。

心中雖然驚駭,但也是幾秒鐘。

幾秒之後,我直接“哈哈”大笑了幾聲,沒想到能在陽間遇見同爲地府官員的活人。

此時我急忙開口說道:“姬兄。既然同朝爲官,不必多禮了!現在大家都明瞭身份,去我的住所夜談如何?”

“卑職遵命!”姬無雙沒有拒絕,直接就答應了,不過臉上卻依舊掛着冰冷。

如今得知追殺龍辰和柳如煙的人,是隱世三門中的“地門”入世弟子而且還是地府官員,這顯然是一場誤會。

但誤會之餘,我們雙方顯然還有很多問題,所以邀請姬無雙回別墅詳談。

半個小時之後,我們回到了別墅之中。

此時我們幾個有道行的活人外加常棕藍和龍辰、柳如煙圍坐在桌子前,準備在加深瞭解。

而如花這個可直接或者間接操控萬億資產的超級富豪,則成爲了我們端茶送水的“丫鬟”。

隨後,姬無雙最先提出了他心中的問題。

問我爲何和這麼多的蛇魂在一起,同時還有兩隻鬼魂。

因爲蛇族和龍辰是悄悄的逃出陰山的,所以我不敢說出實情。

只是說在安康郊外的一處山洞之中找到了這羣蛇魂,最後便把它們帶在身邊斬妖除魔。

至於龍辰和柳如煙,我也是這麼敷衍了過去。同時龍辰、蛇族見我這麼說,也都很是配合。

姬無雙見我這麼說道,便點了點頭。雖然心中還是略有疑惑,但那已經都不重要了,畢竟我的官印可是真的。

接下來,我瞭解了一下姬無雙。

姬無雙說,他師傅精通八卦推演,推測出世間將會有不世“劫數”,便準姬無雙下山,讓他以正天地正氣。

不過姬無雙剛離開山門約半月,便在遇到了龍辰和柳如煙。

姬無雙想收了他倆,度他們去地府。這龍辰和柳如煙當然不願意了,結果便發生了大戰。

如今大家都有了一個瞭解,我便問姬無雙接下來準備去哪兒。

姬無雙說,他打聽到現在行內正在發生正邪大戰,說準備去武夷山,還問我是否也去?

聽姬無雙這般說道,我直接點了點頭。

不過卻說明讓他再等幾天,我說我之前過陰太久,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讓他等我一些時日,我身體一恢復,便一同上路。

姬無雙聽我這麼說,同時見我們這裏都是正派人士,而且我還是他的上司,便也沒有拒絕。

就此,姬無雙也留了下來。

隨後我們在周傾城的別墅裏又住了十天,而這十天裏,我的神魂已經完全得到了穩固,並且我的道行已經達到了我在陰間時的修爲。

如今萬事俱備,又有強大的地門入世弟子姬無雙的加入,我們便準備帶領我強大的團隊直奔武夷山…… 就在我們準備離開的這一天,陪伴了我一個多月的如花也要離開我們了。

她說他回西安,說集團內有什麼公務要等待她回去親自處理。讓我們一行都要小心行事!注意安全!

最後如花在離開我的時候,雖然就這麼短短几句話,卻聽到了我的心坎兒裏。

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就對她點了點頭。就說了一句我有空會去西安看她,然後便看着她上了一輛特地前來接她的黑色奔馳商務車。

如今如花走了,我們所有人也都整裝待發。

因爲我們大部分人都是鬼魂,所以選擇晝伏夜出。

至此,我打算晚上出門。

同時選用的交通工具爲火車,因爲飛機的對於遊魂的禁忌比較大,所以我才選擇了火車。

而從成都前往武夷山,坐火車的時間約在二十四小時左右,所也在時間上也不算太慢。

如今正邪兩派在武夷山中對峙,我方人馬此時都聚集在紫月教的宗門內。

而這紫月教屬十二派之中的一個教派,實力比較弱,門中大多都是女弟子。

而引魂宗、紫陽觀、趕屍派、劍宗四大邪教,此時全都聚集距離紫月教不足二十里的劍宗道觀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