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笑知道蘇南的心思,解釋道:“今天早上,她父親來了,同行的還有金伯伯,他們的合作已經談妥了,她父親也給她道歉了,然後就把她接了回去,我們沒有理由再攔着她,只好讓她走了。”

“哦。”蘇南弄清楚了原因,雖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但事情總歸是解決了,自己跟她,總是錯過,也許這就是命吧。清了清心神,讓笑容重新回到臉上,說道:“笑笑,你們準備好了嗎?如果好了,我們就出發吧。”

“你確定沒事嗎?”田笑關心地問道。

“放心吧,沒事。”蘇南笑着說道。

“嗯,那我這就去通知她們出發。”田笑對蘇南微微一笑,轉身離開。 蘇南,金雅茹,黃瑩,田笑,南宮薇薇,芙莉,馬萌萌,徐琳,一共八個人,除了田笑和馬萌萌沒有車以外,其餘都是有車一族。

六輛機甲成三角型停在院裏,風痕在最前面,像一個將軍,又像一個箭頭,獨領風騷。

後面是騎士和雅瑩,然後就是後面新出的三臺機甲,她們取的什麼名字,蘇南還沒來得及問。

馬萌萌看着六輛外型幾乎一致的機甲,眼睛都直了,以前蘇南有一輛好車的時候,她就好像羨慕,現在居然這麼多,幾乎他的女人都有一輛了,讓人怎麼受的了。

看向蘇南的眼睛都綠了,恨不得說,蘇南,給我也來一輛吧,大不了讓你,讓你再親兩次好了。

蘇南可不知道她的想法,要是知道的,說不定就先給她來一輛了。

馬萌萌沒有坐風痕,與芙莉從了一輛,從馬來的經歷,兩女的關係非常要好,田笑理所當然地坐到了南宮薇薇的車上。

分別與送行的老人告別,然後開車出發,蘇南一馬當先,剛出小區門口,發現一個人站在那裏,蘇南不得不停了下來。

楚雲暖,怎麼又出現在這裏,真頭疼。


蘇南下車來到她身邊,說道:“雲暖,你怎麼在這裏?”

楚雲暖看了看蘇南,說道:“不介意帶上我吧!”

蘇南點點頭,做了個請的姿勢,說道:“當然不介意。”

一行人再次出發,出了北京市以後,車隊全部提速,進入自駕系統,雖然不能飛,但速度一樣提升到三百多,高速路上的攝響頭都只能留下幻影。

衆女也不寂寞,可視頻道可以讓大家像坐一起聊天一樣方便,各自天南海北,當然話題最多的還是晚上的情景。

只有蘇南與楚雲暖沒有出現在頻道里面,讓大家忍不住好奇半天。

“對了,雲暖,你不是回家了嗎?怎麼又出來了?”蘇南忍不住再次問道。

楚雲暖看起來精神比前幾天好了很多,仔細看了看蘇南,輕聲說道:“謝謝你。”

蘇南摸摸鼻子說道:“謝什麼。”

楚雲暖繼續說道:“回去以後,我爸都跟我說了,謝謝你的幫助。”

“這沒有什麼。”蘇南很不習慣她的客氣。

楚雲暖也看出蘇南的神情,嘆了口氣,說道:“是我爸讓我來的。”

蘇南疑惑地看了一眼,不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他希望我可以和你處好關係,如果能夠在一起更好,這樣就再也不會有人威脅到他的生意了。”楚雲暖繼續說道。

“是啊是啊,楚伯父說的對。”蘇南點頭贊成道。

楚雲暖說道:“是嗎?”

蘇南這才意識到自己走神了,急忙改口說道:“我的意思是,楚伯父他多慮了,不管如何,我們也只有合作,不會威脅到他的生意的,嘿嘿。”

楚雲暖對蘇南很瞭解,雖然曾經有一段時間讓她覺得蘇南很陌生,可這段時間相處以來,她又重新找回了以前那個蘇南的影子。雖然女人這麼多,但和女人單獨相處的時候,他還是像個大男孩一樣,雖然他可以無情的殺戮,但他還是那樣善良。

漸漸的,楚雲暖覺得蘇南其實並不是那種有點成就就無法無天,目空一切的人,而是一個有血有肉,甚至沒有什麼野心的蘇南,只想過安逸的生活的蘇南。

想着想着,楚雲暖的臉上,不自覺露出了笑意。

蘇南都記不得最後一次看她笑,是在什麼時候了,從馬來救出她以來,就沒有見到過她的笑容,現在卻笑了,這意味着什麼!

楚雲暖回過神來,見蘇南一副傻樣,死死地盯着自己看,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

蘇南被笑聲驚醒,摸了摸鼻子,說道:“我,我好久沒有看到你笑了。”

楚雲暖長出一口氣,說道:“是啊,這放下包袱的感覺真是太好了,一身輕鬆,我以前真傻,爲什麼每一件事情都那麼較真,爲什麼每一件事情都要求最好,到頭來卻是給自己憑添無窮煩惱。”

說着看了蘇南一眼,繼續說道:“經過這些天,你終於讓我明白,人生的價值在哪裏,不是努力拼搏,去追求那些自己永遠也得不到的東西,而是把握眼前屬於自己的美麗。”

蘇南見她能放下心裏的包袱,也是非常開心,笑着說道:“你能這樣想真是太好了,以後一定會非常開心快樂地生活的。”

楚雲暖搖搖頭,說道:“雖然沒有了生活的包袱,但是我還有一個包袱,無論如何也無法放下。”

蘇南彷彿明白了什麼,輕聲喊道:“雲暖。。”


楚雲暖彷彿沒有聽到他的呼喊,繼續說道:“你說,我要怎麼樣纔可以放下他?”

蘇南激動地伸手抓住她的右手,放到自己胸前,說道:“雲暖,爲什麼一定要放下,爲什麼一定要糾結呢?你感受一下,我仍然是愛你的,你也是愛我的對不對,既然我們相互愛着對方,何必要折磨彼此呢?”

楚雲暖搖搖頭,抽回自己的手,說道:“你的愛太多了,能給我的太少。”

蘇南再一次抓住她的手,說道:“不,我的愛很多,也許,你會覺得我只有十分之一給你,但我的一顆心卻可以包容一個世界,難道你覺得這還不夠嗎?”

楚雲暖再一次抽回自己的手說道:“總之,我不會和別的女人分享一個男人,還是那句話,想要跟我在一起,除非你離開她們。”

兩人的談話又回到起點,氣氛一下子僵硬了,沉默中,誰也沒有說話,蘇南頭痛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幾次想要開口都沒有好的話題。

這時,蘇南把精神力放到幾女的談話上面,心思一轉,把頻道打了開來,裏面傳出了幾女說話的聲音。

“你們猜,小老公和楚雲暖是不是正在親密呢?”黃瑩的聲音。

“肯定是。”南宮薇薇想也不想地說道。

“應該不會吧,蘇南和楚小姐好像鬧的不怎麼開心的樣子。”是田笑。

“我覺得吧,管他們現在在幹嘛呢,至少大家做好迎接新成員的準備就好了,如果願意和我們一起生活,我們就把她當成親姐妹一般,如果她不願意的話,那我們也沒辦法,是不是?”金雅茹理智地說道。


“嗯。”衆女齊聲音道。

“那個,你們怎麼一點也不吃醋啊?”馬萌萌奇怪地問道。 “爲什麼要吃醋?我覺得可以多一個人一個照顧老公,在老公忙時可以有一個姐妹陪伴,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情,有什麼了吃醋的。”田笑第一個發表意見。

“對啊對啊,老公是要做大事情的人,有多一些姐妹一起幫助他,纔可以真好的完成他的理想,而我們沒有什麼好爭的啊,爭財產,還是爭寵愛?財產的話誰要多少我給他好了,寵愛的話就更沒有必要的不是嗎?相信大家都深有體會哦。嘻嘻。”是黃瑩的聲音。

芙莉馬上接口道:“是啊是啊,有什麼好爭的嘛,我有好幾個媽媽疼,不知道多棒呢,將來我們有寶寶,可以多好多關愛,好的很呢,根本沒有要爭搶的地方,哪來的爭風吃醋一說嘛。”

“是啊是啊。。”其餘衆女一紛紛贊同。


馬萌萌不理解地說道:“可是,我們國家是不允許一夫多妻的哦。這樣你們也不介意嗎?”

“切。”出聲的居然是南宮薇薇,她撇撇嘴說道:“算了吧,一夫多妻是法律,我們應該遵守不錯,可不結婚的話,我們還不是一樣可以在一起,而且我沒少見那些女人一堆的。這年頭有能力的男人,總是很多女人圍繞,女人越多,越是證明了男人的能力。當然,這對於那些普通人,那些拿着別的人錢和資源當作自己能力的資本,那就是犯罪,如果是自己真實本領,其實也無所謂的。”

“是嗎?原來薇薇你是這麼想的啊,天天見你跟蘇南拌嘴,還以爲你不喜歡他喲,沒想到啊沒想到,嘻嘻。”徐琳藉機打趣她。

南宮薇薇秀眉一揚,說道:“我是不喜歡他啊,我只是要保護我的笑笑而已,誰說要跟他一起啦!”

“哦。”衆人理解地應到,只是那語氣拖的很長,大家都一副瞭解的意思,逗得南宮薇薇修理不了別人,就去欺負田笑,惹出一串打鬧的聲音。

蘇南故意讓楚雲暖聽到這些,並偷偷留意她的表情,從她的表情不斷變幻,看出她的內心正在進行鬥爭,沒有打擾,把思想放到這次的事情上來。

對於別人來講這一次的事件,是一次歡樂的遊戲,可對於蘇南來講,卻不下於一次地獄的旅行,心裏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了。

如果真的是小智的敵人追蹤而來,那目標必須就是小智,也就是自己,無論如何,蘇南也不可能把小智拱手送出。它給自己帶來了現在的一切,如果要放棄它,除非是死。

但如果那些人把目標放到了整個地球,自己又該如何決擇呢?是跟它們戰鬥到底,還是明則保身,坐山觀虎鬥,這就要看事態的發展了,蘇南還沒有想要一開始就出頭的打算,比自己有能力的人還有很多,怎麼講也輪不到自己吧。

可黃叔的話是什麼意思呢,鄧老爲什麼要把這件事情交給自己來處理,是明明還有很多強者啊,爲什麼偏偏選擇自己,自己有什麼可以改變命運的東西嗎?

精神力現在勉強到六層,離開起第三層空間還差一大截,空間第一層和第二層也沒有辦法給自己帶來很強大的力量,憑什麼可以阻止敵人,打改他們呢?

想了半天,蘇南也是一團亂麻,搖搖頭,乾脆懶得想,車到山前必有路,到時候再說吧。

回頭一看,楚雲暖正目不轉睛地望着自己,笑着問道:“雲暖,你看着我幹嘛?”

楚雲暖看到蘇南臉色不停變化,還以爲他出了什麼問題,卻又不敢打擾,只得擔心地望着他,現在見他醒過來,也是鬆了口氣,故作輕鬆地說道:“沒什麼,剛纔你的女人們轉來消息,說快要到了,詢問你是否要降落。”

現在的機甲正在萬米高空中飛行,當然這是避開民衆視線以後升空的,以保證他們的速度,到時候在東海邊可以搶到一個較好的位置。

蘇南用衛星地圖看了看,離東海海岸線已經不遠了,點點頭,說道:“嗯,快到了,我們降下去吧,那邊各種媒體什麼的,太多了,到時候萬一被拍到,會惹出麻煩的。”說完打開頻道,揚聲說道:“美女們,我們目的地快要到了,準備降落。”

衆女也是不耐煩地等了半天,才聽到蘇南的聲音,馬上各種迴應,雖然五花八門,但有一點是一樣的,情緒很高,都熱情高漲,興趣十足。

楚雲暖則安靜地旁觀這一切,心裏不止一次動搖,這樣的生活很好,很不錯,不止一次想要放下心裏的堅持,隨他而去,好在都在最後關頭,忍了下來。

在隱祕地方降了下來,一行六輛機甲飛車,重新回到高速路上,一路狂飆,不斷超越,同時也看到這個方向的車輛越來越多。

有自家遊,有組團遊,人物也各有不同,各種膚色,語言的人都有,顯示了這一次活動的影響力,同時也給了蘇南更大的壓力,更強的責任感,不能讓他們出事。

下午三點左右,蘇南一行來到了海邊。

這時的海邊已經十分熱鬧了,各種車輛,帳蓬,有搭建好的,也有正在搭建的,想要找到空地,已經很難很難了。

衆女下車一望,臉色馬上苦了下來,紛紛說道:“這下好了,還是來晚了啊,沒有地兒了,咋辦?”

看着衆女望來的眼神,裏面分明包含了不滿,都怪自己早上出六耽誤了時間。

摸了摸鼻子,蘇南笑着說道:“美女們別急哈,我保證可以讓大家滿意。”說完蘇南轉身就走,往海邊走去。

衆女都感覺好奇,看他到底有什麼辦法,要知道這時候包括海面在內,也已經停靠了上千只船隻,雖然有部分是用來出租的不錯,但現在早已經是有主的了。

蘇南來到海邊,極目一望,以蘇南的眼力,能看到的距離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看完後,蘇南滿意地點點頭,對衆女說道:“我們走吧。”

衆女奇怪,黃瑩先問道:“小老公,說說嘛,別賣關子,你有什麼法子?”

蘇南笑笑,說道:“不賣關子有什麼意思,我們到了自然就知道啦。”

“切。”衆女一起鄙視蘇南。 蘇南帶着衆女回到車上,調頭開了去,前面沒有路,後面還不斷有車子涌來,讓蘇南幾人的行進很是困難,真正是進退兩難的情形,就算想要離開,也是這麼的難。

衆女好奇蘇南到底要怎麼辦,這是要離開的節奏嗎,她們不能相信,蘇南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好不容易出了這片區域,蘇南命令下,六輛機甲飛車,直奔大海而去,這一舉動驚呆了周圍的所有人,不約而同地停了下來,一起看這幾輛想不開的車子。

風痕第一個飛身下海,卻沒有人們想象中的沉入海底,而是穩穩地浮在海面。

緊隨而來的幾輛車都同樣成功浮在海面,驚爆了一地眼球。

蘇南摸了摸鼻子,想要低調是不太可能了,這個時候,也顧不得這些了,在蘇南的命令下,六輛飛車破浪而去,很快就出了衆人的視線。

衆人也回過神來,繼續自己的大業,只有幾個好奇心很重的人,還拿着天文望遠鏡繼續觀賞。找地兒實在是太困難的,很多大城市的房價很高,但想要這裏租一塊容身之地,那價格都可以買一套大房子了,仍然是供不應求。

蘇南領着大家,來到一個小島。

原本蘇南以爲就自己獨家想法,可沒想到這個島上已經有了不少人,而且還有不少認識的人在上面。

八大門派的人都來了,這讓蘇南更加堅信自己的想法,這一次一定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原本守在岸邊的守衛阻止蘇南不讓上前,幸好素雅素霞兩女在遠處看到了蘇南,跑了過來,招呼道:“蘇南,你怎麼現在纔來?”

蘇南笑着說道:“流星雨還要很久,我現在來也不遲啊,倒是你們,也有興趣來啊!”

素霞是個直性子,撇嘴說道:“你就裝吧,這麼多人都來了,如果只是爲了看個流星雨,那纔是怪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