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裏的東西從破洞中,掉了出來,我看到,是血紅血紅的布料。我走近了,伸手將這布料拿了起來……它也被腐蝕得很厲害,但卻能看得出來,是鮮紅的仿古緞面褙子。

看到這件衣服,我眼皮子就是一跳。

盒子裏還有一件衣服,也是鮮紅色的,是挑線裙子麼?我伸手跳出來,果然是鮮紅色挑線裙子!

跟惡鬼老嫗身上的一模一樣!

“他們……”我跟孟冰同時張口,又同時說不下去。這衣服是惡鬼老嫗的,那孫志高就是認識惡鬼老嫗了,他們是什麼關係?

而惡鬼老嫗……孟冰艱難的吐出:“惡鬼老嫗一開始不是追殺的我,而是孫志高!她把我手裏寫了孫志高的替身紙人,當成了孫志高。”

那麼後面,午夜的那場讓我吐血的戰鬥,惡鬼老嫗一開始的目標,也就是替身紙人,和孫志高了?

當替身紙人和孫志高合二爲一的時候,惡鬼老嫗乾脆把替身紙人搶走了!

摔!

我還以爲惡鬼老嫗是把孫志高順手牽羊的,爲了報復孟冰給擄走了的!

而孫志高明明這麼在乎這件衣服,情願灰飛煙滅也要把衣服帶走。那麼穿衣服的人,也應該是他非常非常在意的人啊!爲什麼孫志高見到惡鬼老嫗的時候,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和孟冰只是兩個旁觀者,無法解釋。

我抱着盒子,看向孫志高。

盒子摔在地上的時候,孫志高已經看到了裏面的東西,他整個人都在顫抖,他伸出手,想撫摸這兩件衣服,可惜觸摸不到。

孫志高立刻想到了什麼,他回頭,衝我們大叫着什麼,好似是一個人的名字。

小圓?夕月?好像是這兩個音。

雖然不知道她是誰,但想也能想到,應該是惡鬼老嫗曾經身爲人類的名字。

我對孫志高搖搖頭:“晚了,女鬼已經被送到了地府了。”

孫志高很急,他不停的張嘴跟我們說着什麼,他開始在原地轉圈了。

我繼續搖搖頭:“你說什麼,我也聽不到。不過,你要想找女鬼的話,倒不麻煩。”孫志高立刻擡起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我覺得孫志高真是……太小白了,我對他說:“你也去陰間,說不定,能在地府碰面。”

孫志高恍然大悟,立刻點頭,看向孟冰,希望孟冰可以立刻送他去地府。

對於他這種殷切,我並不看好,我告訴了他可能面對的:“惡鬼老嫗本身就是惡鬼,又是從地府偷跑出來的,她回去後,可能要受到加倍的懲罰。而你,只要走正常程序,就可以排隊,投胎轉世了。”

雖然很殘忍,但我還是跟孫志高說清楚了,不然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孫志高沉默了下,然後擡頭,無比堅定了說了一個字:等。

雖然沒有聲音,但是脣形清晰,這個字,我看得真真切切的。到了地府,他要一直等着惡鬼老嫗,他一定要跟惡鬼老嫗見面!

一個年輕人,一個老嫗。

一個愛,一個恨。

兩人到底是怎樣的關係,到底有怎樣的恩怨情仇?

孫志高說不出來話,也表達不出來。 回去的路上,我和孟冰都沉默着。我沒有觀看孟冰爲鬼魂引路的過程,以後機會還有,這一個,我真不想看。

而這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跟夢到的杜琳琳的故事一樣,我夢到了孫志高的故事。

同樣的,我是以旁觀者的身份。

一九三五年,孫志高十八歲,在軍校唸書,學習成績優異。跟他同桌的,是一女生,鵝蛋臉,秀氣的眉眼,梳着馬尾辮,穿着灰藍上衣和湛藍色裙子,雖然並不是非常奪人眼球的美,但也美得清新自然。

課間時間,兩人說說笑笑,引來很多同班的眼光。

放學後,孫志高跟她分開,同自己的朋友們一起,放學回家。

路上,孫志高的一朋友問:“孫志高,你整天跟宜晴混在一起,你不會是喜歡上宜晴了吧?”說完後,還擠擠眼睛,“咱們都知道的”曖昧嘛!

我在他們上方漂浮着,忍不住吐槽道,孫志高的真愛不是宜晴,而是叫什麼小圓的!

而孫志高立刻義正言辭的說:“國難面前,說什麼情情愛愛的。”

孫志高的朋友碰了一鼻子灰,呆愣在了原地,片刻後回過神來,然後衝過去,摟住孫志高的脖子說道:“是是是,孫同學說的是,我們應該以大局爲重。”

孫志高:“正是如此。”

場景刷刷刷的翻過,上課下課,日復一日的都是這樣的場景。只在課間,孫志高和宜晴說話的時候,場景纔是鮮活的。兩人有時候討論書本行的東西,有時候宜晴則會跟孫志高說起自己家那個貓。

而孫志高則會跟宜晴說起來自家門口的糖人。孫志高每天放學回家的時候,都會在自家拐角衚衕那邊,買一個糖人,給自己的妹妹。糖人有時候是鳳凰的,有時候是十二生肖,也有時候是一些神話人物,精衛、女媧之類的,栩栩如生,很是漂亮。

這一天,孫志高剛進學校,就有人拿着報紙,瘋一般的跑進學校,然後大聲的讀着報紙上的內容。

有不少的學生聽到了,都面紅耳赤,口口相傳,整個學校瞬間沸騰了。然後他們不上課,猶如電視劇裏的畫面一般,自制了旗子,上街開始遊行起來,情緒激動。

他們要把自己的想法大聲的念出來,要告訴所有的人,要跟政府抗議,表達自己的不滿。

作爲愛國分子,孫志高也在其中。

就是這一次遊行,改變了孫志高和他同學們的命運。

因爲有學生遊行,就有當時的政府,要壓制,然後雙方發生了一些小衝突。

孫志高受了輕傷,腳腕流着血,但絲毫不在乎,在這個年代,還有誰在乎身上這點小傷。直到……前方突然橫衝過來一批普通民衆,他們受到影響,也加入到了遊行。

但這些普通民衆,情緒更加激動,孫志高被撞了一下,摔倒在地上。沒有人注意到他,而迎接他的,全部都是同伴的腿和腳。

孫志高被踩了胳膊,被踩了腿,他努力的想爬起來,可是卻沒有空間給他爬起來。

孫志高覺得,自己要出身未捷身先死了。就在這個時候,卻有一個壯漢,擋住了他身邊的人,“小兄弟,還能起來麼?”

壯漢爲他撐起的方寸之地,讓孫志高重新站了起來,也重新活了過來。

儘管事後,壯漢很快的離開了原地,但孫志高遊行結束後,還是找到了他家裏……因爲這個壯漢他認識,就是街邊賣糖人的手藝人!

孫志高去壯漢家裏的時候,與一個小姑娘撞了個滿懷。

她是壯漢家的女兒,名叫魏倩。

倩女幽魂的倩。

在魏倩的家裏,孫志高還看到了一個熟人,宜晴。宜晴見到孫志高,滿臉的尷尬,她背後的手指,使勁扭在在一起,半天憋出來一句:“我聽你說他們家的糖人特別好,所以,就忍不住想來看看。”

但事實並不是這樣,她喜歡孫志高。

在那天,孫志高的朋友問他,是不是喜歡宜晴的時候,宜晴就在他們拐角的地方,貼着牆壁,滿心期待的聽着。她希望,自己聽到的是自己想聽到的那個。

但是,結果卻恰恰相反。

宜晴受到了來自孫志高的暴擊,她想到過放棄,但最終,還是放不下。

她想要跟孫志高接近,想要進入他的生活,讓他慢慢喜歡自己。於是特意找到賣糖人的這家,準備跟他們學習一下,親手吹糖人給孫志高。

可惜,宜晴這也是病急亂投醫,喜歡糖人的不是孫志高,而是孫志高的妹妹。

孫志高知道,宜晴說的是謊言,但他也沒有揭穿。

他對魏倩的爸爸送上了自己的謝禮,再次表達了感謝之後,孫志高對宜晴笑笑,然後轉身離開了。宜晴張嘴,想要喊孫志高留下,可是沒有勇氣。

第二天,孫志高去學校的時候,跟自己的好朋友換了座位。

之後宜晴再想找孫志高說話,總是因爲孫志高亂七八糟的事情,被打斷了。明顯的,孫志高知道了她的心意,卻並不打算接受,而是選擇了遠離。

沒多久,孫志高就找到了,實現自己抱負的途徑。

一個月後,孫志高消失在了學校,他出現在了紅色的某軍。因爲是軍校出身,所以孫志高成爲了幕後工作者,聯絡員。

慢慢的,隨着時間的推移,一年、兩年、三年,戰火紛飛的年代,場景刷刷刷的翻過,孫志高成爲了某重點間諜聯絡員,而其中一個重點間諜,代號叫小圓。

從往來的文字上,孫志高感覺小圓很熟悉,但組織上不允許間諜暴露身份,也不允許聯絡員探查間諜身份。

所以他們是工作上的聯絡,有時候是僞裝過的書信,有時候是電報,而個別緊急時刻,則會喬莊打扮,化妝成完全不同的路人,進行暗號聯絡。

在現在,或許感覺很神奇,但他們就這樣沒有真正見過彼此,也不知道彼此的身份。

而在孫志高剛剛消失去紅色軍的日子,宜晴天天去找魏倩。

女生的關係就是來的這麼快,魏倩教她吹糖人,宜晴教魏倩一些在軍校學習到的東西,又有孫志高的這個隱形中間人的聯絡,兩人很快成爲了朋友。而且那時候的宜晴,情緒特別不穩定,她被孫志高一次兩次的拒絕,非常需要一個傾聽者,來述說自己的煩惱。

魏倩就成了最好的人選。

後來慢慢的,宜晴也找到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兩人漸漸疏離,也斷了聯繫。

宜晴想到了,孫志高不是心懷夢想,要拯救國家麼?所以她覺得,孫志高離開了,肯定去實現自己的夢想去了,那她也要加入!她想,或許自己也能幫助到孫志高!

宜晴因爲姣好的外貌,還有良好的氣質,成爲了一間諜,遊走在上層人物中,獲取着情報。就這樣過了五年,宜晴形形色色的人見得多了,對孫志高的感情,也慢慢淡了下來。

直到有一天,魏倩重新找到了宜晴!

魏倩懷中抱着一個盒子,交給宜晴:“麻煩你把這個東西,交給孫志高!”

宜晴問:“你爲什麼不自己交給他?”

魏倩低頭,在濃濃的不安中說道:“因爲一些原因,我沒辦法親手交給他,所以就麻煩你了。”

宜晴有些疑慮:“你……”聰明如宜晴,她猜到了一些什麼,但沒有說出來,在巍倩消失之後,宜晴將東西交給了孫志高的家人。

宜晴也沒辦法交給孫志高,她覺得,自己身爲一個間諜,在這方面是不合格的。

這時候的宜晴,早就猜到了,孫志高根本不在自己所呆的藍底白色小太陽,而是在紅色軍中!

完全是陰差陽錯!

黨系不同,所以,你讓藍底白太陽的間諜,怎麼去見一個紅色派系的人員,轉交東西?於是宜晴將東西給了孫志高的家人,並說明是魏倩的東西,她覺得孫志高,總會回來見家人的吧。

之後孫志高的確回家了一次,家人也把盒子給了他,志高只拆開,看了一眼是件紅色衣服,猜到了是嫁衣,但他並沒有來得及抖開看。因爲,他的家人告訴他說,東西是魏倩轉交過來的,孫志高想到了……魏倩!那紙張上帶着淡淡的甜味,小圓,小圓就是魏倩!

怪不得他覺得,小圓那麼熟悉!

他非常懊惱,覺得自己應該想到的!

其實,孫志高拒絕魏倩,並不是說他沒有感情,而是……他早暗戀了魏倩。

他每天去買糖人,都要偷偷看一眼魏倩,他喜歡魏倩笑起來的燦爛的樣子,喜歡魏倩吹糖人可愛的樣子。

孫志高最幸福的時光,就是魏倩問他問題的時候。

這時候,兩人會湊在一起,她的頭髮清掃着他頭髮,偶爾,還會掃到他的鼻尖。

癢癢的。

就像是在撩撥他的心房。

魏倩會質問他的回答,會剖開一切疑問,尋求答案。在兩人爭吵的時候,魏倩還會惡狠狠的擺出拳頭,砸在他身上。

但其實,一點都不疼。

想起來曾經珍惜的時光,孫志高恨不得立刻飛到魏倩身邊,可惜即使猜到了,也不允許去找!

孫志高知道,魏倩在告訴他,他一定要活着,努力活着,共同迎接國家的平安。到那時候,她嫁給他,做妻子。

孫志高願意,一百個願意。

從收到盒子開始,孫志高無比珍貴的帶着它,輾轉多地。雖然工作高危,每天都要面臨生死,和大量的工作,但無論在什麼地方工作,孫志高都隨身攜帶着盒子。

直到面臨死亡。

在他犧牲之後,他的戰友找到了他屍體,因爲孫家後來多次搬家,聯繫不上,所以戰友將孫志高同盒子一同葬在了他犧牲的城市,戰友知道,盒子對孫志高有着非同尋常的含義。

而孫志高死後,他不要去地府,他終日附在盒子上,他留戀這件衣服,留戀送他嫁衣的女人。他想要等那個女人過來,過來找他。

讓他……再看一眼。

就一眼,就好。

他卑微的希望着。

但另外一邊的魏倩,也是在苦苦等待着。

女人的心,比男人要細得多,她早就知道,這個男生在偷偷的看他。每次買糖人的時候,都故意拖很久,不走,就爲了多看她一眼。

魏倩覺得他挺好玩的,時不時的逗逗他玩,跟他爭辯兩句。

魏倩的爸爸,表面是賣糖人的,實際並不是,他是紅色軍中的聯絡員。孫志高也是他推薦進紅色軍中的,他知道孫志高有意向,又觀察了孫志高很久,多方試探,纔將他吸納了進來。

魏倩也緊跟爸爸的腳步,加入了紅色軍中,成爲間諜,代號,小圓。

她以爲自己進入組織,跟孫志高已經劃上了句號,但,當某一天,她突然看到孫志高親筆書信的時候,她才知道什麼是緣分!她的心也不可抑制的砰砰直跳!

魏倩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對孫志高有這麼深的感情的!

直到現在,才發現!

所以,以後每次跟孫志高聯絡的時候,是她最期待的時候,她在危險和期待中,一次次徘徊着。直到,她任務結束。

她的任務結束了。

他的任務還在繼續。

魏倩希望,孫志高能平安歸來,於是她把嫁衣放到盒子裏,讓宜晴轉交給孫志高,待他平安歸來,她就嫁給他。之後,魏倩就在那個城市,慢慢的等待着。

她相信,孫志高一定可以回來的!

一天、兩天、三天……

一年、兩年、三年……

孫志高始終沒有過來找魏倩,無數個日夜,魏倩想過,他爲什麼沒過來。

她猜過孫志高是不是犧牲了,但是烈士陵園中,並沒有孫志高的名字!

又或者,孫志高早就忘卻了她?孫志高早就已經娶妻生子了?可既然不喜歡她,爲什麼不告訴她,讓她在這裏苦苦等待!

魏倩早已從青春美麗的女人,成爲了年近四十的中年女人,她大好的時光,就都在等待中度過了。

魏倩從希望到失望,從失望到絕望,從絕望到憤恨,從憤恨到怨恨!

在怨恨中,魏倩一個人生活,直到死。

而生前的怨恨,在死後全部化爲了力量,她成爲了惡鬼。

之後的事情,按着註定的路線走着,化成惡鬼的魏倩,沒多久就被地府緝拿回去。然後,在某天,她又逃出來,感知到了孫志高的氣息,她心中的怨氣只化成一個想法:她要殺了孫志高!

場景翻得很快,又在我和孟冰看到李惜惜身上傷痕的時候,逐漸緩慢了下來。

門外,李炎君一直苦苦支撐的,站立着。

在他身後,有一個他看不見的人影……奉谷,他撐着陰陽傘,遮擋着李炎君。而從李炎君身上,不斷的有黑氣冒出來,被吸收進陰陽傘內。

這黑氣……是魏倩的怨恨? 李炎君身上的黑氣一直被陰陽傘吸收着,直到李炎君推開家裏的門,奉谷才收了傘。

與此同時,我被推出了夢境。

醒來的一剎那,我似乎在空中,看到了一身紅色嫁衣,頭髮整整齊齊的梳着,年輕時候的魏倩。她身邊緊挨着的,是孫志高,兩人站立在一起,像我說了兩個字:謝謝。

我枕頭上一片淚痕,陰差陽錯的兩個人,最後會因爲奉谷吸收了魏倩的怨恨,而在地府重聚麼?我獨自一個人在屋子裏,又想到了奉谷,我跟他呢?

會是什麼樣的結局呢?

奉谷已經三天沒出現了,也不知道他怎麼樣。

正感傷着,門鈴突然被按響了。

我看了下表,才早上四點,這連大清早都算不上的深更半夜,孟冰不會又有什麼事兒殺到我家了吧。我隔着門板問:“誰啊?”沒有人迴應,但門鈴持續響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