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統領,今日入城之人怎地如此之多。」

說話的是伏龍城內新來的一名年輕看守,乃是今日從臨近城池調來此地的。

「小周你有所不知,今日乃是青蓮劍宗開山收徒之日,因此選在今日入城之人較之前也就多了一些。」王統領站在城樓之上看著底下人群,輕聲解釋道。

跟在他身邊的小周是從天馳城調來的,名叫周馳,聽聞是在那邊犯了一些事,家中找人託了神武軍內一個大人物的關係方才調來此地,因此他這個統領倒也是不敢小看了他。

「原來如此。」周馳站在一旁恍然大悟。

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此時王統領突然眉頭一皺,眼睛盯住了人群之中的一個年輕人。

「古海雲居之人怎會來此?」王統領一眼便認出了墨塵的一身雲服,是以他心中橫添了幾分疑惑。

「古海雲居?是那個傳聞中特立獨行的古海雲居嗎?」周馳聽到王統領的低語,頓時好奇的看向城門之處,很快便看到了一身紫黑雲服的墨塵。

「沒錯,古海雲居雖然一身雲服外界多有贗品,但其胸前的門派標識從沒人敢仿冒。」王統領此時說的,正是墨塵胸前懸挂的門派標誌。

「有意思,王統領今日把守城門之事便交給我吧,我對這古海雲居之人實在太過好奇了。」周馳一臉興奮的說道,隨後就這麼轉身下了城樓。 「你們在幹什麼?」一道冷清聲音自城內傳來,周馳大步走來。

「回稟大人,此人來路不明,方才拔劍逞威似有硬闖之意。」門前看守一見周馳立刻便收起長槍,快步上前稟報。

墨塵聽了無奈一笑,沒想到自己以攬雲劍法證明身份竟會鬧出這小小誤會,

「我在樓上看得清楚,這位朋友剛施展劍法乃是古海雲居內門劍法,如此自當證明他所言不虛。」周馳說道,隨即撥開守衛,快步上前。

「在下城守周馳,手下人見識短淺,還望兄弟不要見怪。」他態度極好,更是搶先替這些尋常守衛討饒。

「哈,是我欠考慮了。」

見周馳如此,墨塵也是淡淡一笑道:「我名墨塵,自古海雲居前來拜訪伏龍第一世家花家。」

「朋友痛快,我在城內備有薄酒,就放在不遠處的看守亭內,朋友若是不嫌棄,共飲一杯如何?」周馳爽快笑道。

墨塵眼神一動,他此行是第一次來到這伏龍城,除了一些傳言之外對這伏龍城並沒有了解,如今倒是可借著這城守的口了解一下此地風情。

想到這裡墨塵也就開口應下此事:「既然如此,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周馳一聽大喜過望,連忙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

墨塵見狀收起墨劍,抬腳跟在周馳身後進了城內。

「新出爐的熱鍋餅,不想不要錢嘍……」

「快來看看啊,剛從城后古墓里挖出來的夜明珠,識貨的人可不能錯過啊……」

入了城門,墨塵眼前豁然開朗,青石磚鋪成的地面四通八達,城內眾多商販高聲吶喊叫賣,路上走的大多數都是些江湖武者,除此以外此地繁榮與地海城並無太大區別。

「都說伏龍城是一座武城,沒想到此地倒也是一片繁榮之像。」墨塵看著沿路熱鬧景象開口說道,

「朋友你倒是說對了,這伏龍城極為繁華,只是因為武者眾多的原因才被蓋了風頭,若是去掉這一點,單論繁榮程度與那地海城相差不大的。」周馳在一旁笑道。

「不愧邊疆重城之名號,」墨塵介面道。

正說著,兩人已經來到了一處兵營駐紮之處,在隔著攔路木扎向內看去,其內有一間涼亭,亭內桌面之上已經放了一壺好酒。

草包甜心:搞定冷情首席 「墨兄,請把。」周馳招手請墨塵入內,兩人來到亭子內對面而坐。

周馳拍了拍手,周圍立刻出現了一些僕從小二端上酒菜,兩人一番寒暄過後,周馳舉杯道:「不知墨兄自古海雲居來拜訪花家所謂何事?」=

周馳話問的直接,墨塵敏銳的察覺到了一絲異樣,但他倒是不在乎,只是隨意開口道:「我來此是求寶的。」

「求寶?不知……」周馳一臉迷惑道。

「此事乃是門內私事,恕我不便相告。」墨塵舉杯笑道。

「哈哈,不妨不妨,是我太好奇了。」周馳哈哈一笑,舉杯將手中好酒飲盡,似是在賠禮道歉一般。

見周馳一飲而盡,墨塵突然開口道:「周兄,你對我好奇,其實我對你也挺好奇的。」

一聽此話,周馳眉頭一挑:「對我好奇?為何?」

墨塵笑著飲下杯中美酒,隨即開口道:「以周兄的武學修為,為何會做那小小的城守一職呢?」

周馳一身武學瞞得了別人,卻瞞不過墨塵,眼前周馳明明白白乃是一名凝元境強者。

周馳微微一愣隨即開口笑道:「原來墨兄弟是因為這個。」說著他突然自嘲一笑:「我是新調來此地的,之前犯了些事,所以被罰在此地給人看門。」

「原來如此。」墨塵再舉杯,藏於其後的雙眼閃過一絲好笑。

「這麼說來周兄倒是虎落平陽了,我想以你身姿,恐怕是出自瀚海皇朝最強的神武軍吧。」

周馳聽了眉毛一挑:「墨兄好眼力,我確實是神武軍的一員。」

「那倒是巧了,我有兩位朋友想在應該是在神武軍內做事。」墨塵手指輕敲桌面,不知為何他也學會了這一動作。

「哦?那倒是巧了,瀚海皇朝神武軍滿打滿算也就萬人,說不定我會認識呢。」聽到墨塵的話,周馳像是來了精神,不停地追問名字。

「他們一個叫伍子封,一個叫萬子歌,不知周兄可有聽說?」

周馳一聽,頓時陷入回憶。

「伍子封,萬子歌?」他思慮良久,終於想到了一點眉目。

「我剛來此之前,曾在神武軍內聽說有一個新人剛剛加入便挑戰自己的長官,還將自己的長官打敗了,隨即便被軍中高層委以重用,好像名字正是姓萬。」周馳不確定的說道。

「那應該是他沒錯了,此人做事一向沉著穩定。」墨塵想到了那在擂台上隱忍的一劍,那是面對弱小的對手也會全力以赴的性格。

「進入第一天便挑戰自己長官,你管那叫沉著冷靜?」周馳無奈道。

「哈,這種說法略有不妥,但只看是對誰說了。」墨塵打了個哈哈,繞開了話題。

「我初來此地,尚對伏龍城內一切不熟悉,不知周兄可否替我解惑?」墨塵淡淡問道。

「那自然是可以,墨兄弟你隨便問吧,只要我周馳知道的,就不會瞞著你。」周馳拍了拍胸口說道。

「若是真那樣就好了。」墨塵心中暗笑,隨即開口問道:「來此之前,門內特意交代花家在伏龍城地位超然,讓我不可輕易行事,但除此以外我尚不知伏龍城有其他世家,還請周兄給我解解惑。」

「哈哈,莫兄弟你這話算是問對人了,我別的不行,但對城內錯綜複雜的勢力關係倒是了解不少。」周馳眉飛色舞道。

說著他伸手捏起一旁拜訪的四個大小茶杯,依次排在桌上。

拍好之後,他伸手指了指其中最大的那個茶杯,隨即開口道:「在伏龍城,共有三大世家,兩大勢力,一大聯盟。」

「哦?不知這些勢力都是什麼?」墨塵好奇的問道。

「這三大世家嘛。便是坐鎮城中繁榮的花家,落戶城北賭場的尹家,還有掌控城南武館的李家。」

周馳繼續說道:「三大世家之中,坐鎮城中的花家乃是最強,族內尚有無量天境強者存活,可以說是在伏龍城內一座屹立不倒的大山。」

緊接著他又介紹道:「而城北的尹家與城南的李家雖然也不弱,但終歸是少了塵世頂峰坐鎮,所以多少給花家做了陪襯。」

「這麼說來花家在伏龍城所向無敵?」墨塵好奇道。

「是,也不是。」周馳突然神秘兮兮的說道。

「此話何意?」墨塵問道。

「在伏龍城除了三大世家之外,尚有兩大勢力。一是來自遠不遠處青蓮劍宗的龍門大院,二是那橫跨北洲數十個王朝的情報組織,竊天閣。」

「龍門大院,竊天閣?」

周馳看了看亭子四周,確保沒人之後小聲說道:「龍門大院暫且不說,這竊天閣墨兄一定要注意不要得罪了他們。」

————

「我剛來此之前,曾在神武軍內聽說有一個新人剛剛加入便挑戰自己的長官,還將自己的長官打敗了,隨即便被軍中高層委以重用,好像名字正是姓萬。」周馳不確定的說道。

「那應該是他沒錯了,此人做事一向沉著穩定。」墨塵想到了那在擂台上隱忍的一劍,那是面對弱小的對手也會全力以赴的性格。

「進入第一天便挑戰自己長官,你管那叫沉著冷靜?」周馳無奈道。

「哈,這種說法略有不妥,但只看是對誰說了。」墨塵打了個哈哈,繞開了話題。

「我初來此地,尚對伏龍城內一切不熟悉,不知周兄可否替我解惑?」墨塵淡淡問道。

「那自然是可以,墨兄弟你隨便問吧,只要我周馳知道的,就不會瞞著你。」周馳拍了拍胸口說道。

「若是真那樣就好了。」墨塵心中暗笑,隨即開口問道:「來此之前,門內特意交代花家在伏龍城地位超然,讓我不可輕易行事,但除此以外我尚不知伏龍城有其他世家,還請周兄給我解解惑。」

「哈哈,莫兄弟你這話算是問對人了,我別的不行,但對城內錯綜複雜的勢力關係倒是了解不少。」周馳眉飛色舞道。

說著他伸手捏起一旁拜訪的四個大小茶杯,依次排在桌上。

拍好之後,他伸手指了指其中最大的那個茶杯,隨即開口道:「在伏龍城,共有三大世家,兩大勢力,一大聯盟。」

「哦?不知這些勢力都是什麼?」墨塵好奇的問道。

「這三大世家嘛。便是坐鎮城中繁榮的花家,落戶城北賭場的尹家,還有掌控城南武館的李家。」

周馳繼續說道:「三大世家之中,坐鎮城中的花家乃是最強,族內尚有無量天境強者存活,可以說是在伏龍城內一座屹立不倒的大山。」

緊接著他又介紹道:「而城北的尹家與城南的李家雖然也不弱,但終歸是少了塵世頂峰坐鎮,所以多少給花家做了陪襯。」

「這麼說來花家在伏龍城所向無敵?」墨塵好奇道。

「是,也不是。」周馳突然神秘兮兮的說道。

「此話何意?」墨塵問道。

「在伏龍城除了三大世家之外,尚有兩大勢力。一是來自遠不遠處青蓮劍宗的龍門大院,二是那橫跨北洲數十個王朝的情報組織,竊天閣。」

「龍門大院,竊天閣?」 「原來如此。」墨塵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從周馳的話中他已經察覺出了隱藏在這一切之下的暗流。

「其實不瞞你說,現任城主賀至承並非無能之輩,此人曾在金陽城內擔任城主一職八年,在這八年裡金陽城日漸繁榮,只是自從調來這伏龍城后,他便空有一腔熱血無處使,在我看來倒是頗有些可惜了。」周馳搖搖頭說道。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既然這伏龍城內三大家族如此強盛,他一個外人來此任職自然難做的很。」墨塵笑道。

周馳一拍桌子說道:「是這個道理了,但放在明面上這卻有些說不過去了。」

說完他好像意識到自己多言了,隨即笑呵呵的轉移話題。

墨塵也不深究,酒足飯飽之後便起身告辭,隨後順著城中主道前往城中花府。而在他走後,周馳輕輕拍了拍手掌,隨即一個神秘蒙面人出現在亭內。

「跟著他,確保他不會壞事。」周馳輕聲交代,蒙面人點頭,隨即身形再次消失。

「在這個時候,古海雲居竟會派人前來接觸花家,這真的只是巧合嗎?」周馳自言自語道,思忖片刻之後,他又換上了人畜無害的神情,伸手抓起一旁的長槍走向城門。

墨塵出了亭子便順著來時所見大道向著城內而行,一路上形形色色的人物不停在他身旁經過,只是沒有一個人敢靠近他的。

如今的墨塵雖然只是凝元境界,但其真正實力甚至可以媲美無量天境,加上先前諸多戰鬥的緣故,導致他渾身上下透露出一股莫名氣勢,因此稍有眼光的江湖人士都不敢靠近他,如此一來倒是形成了這種非常奇怪的現象。

墨塵倒是並不在意,沒人煩他正合他意,他此行只想與花府達成交易,然後離開此地,至於伏龍城內隱藏的種種暗流,他根本毫不在乎。

墨塵一路隨心閑逛,不知不覺已經走了有一個時辰,突然他停下了腳步,看向眼前宅邸。

「城主府。」

此時出現在墨塵眼前的,正是伏龍城城主府,只是與地海城相比伏龍城城主府顯得格外凄涼,在地海城伍思謙府中,就連看門的都是築體五層以上的武者,而眼前這伏龍城主府門甚至兩個門衛都沒有,有的只有兩座沾滿了灰塵的小小石獅。

「確實是有夠凄涼的,就連府邸位置都不在城內最中心之處。」

此時墨塵所在之地乃是伏龍城中心偏東一點的集市,照理來說身為身為城主府這座宅邸應該位於城內最中心之處,但眼前卻明明白白建在了鬧市之中,甚至在墨塵身後便是人聲鼎沸的集市,與眼前冷清的城主府形成了鮮明對比。

想了片刻,墨塵轉身向著城中心而去,在那裡正有花府修建的百花樓正高高聳立。

不一會墨塵來到花府門前,入眼所見一片恢弘之像,門前兩座巨大石獅足有城主府前兩三倍大,而門前也多了看守的護衛,打眼一瞧便能看出他們個個都不在築體五層之下。

眼見墨塵走近,花府門前守衛走出一人迎上墨塵,同時開口吆喝道:「前方花家府邸,無事者速速離去。」

這些守衛言語之中帶有一絲跋扈,顯然是平日里威風慣了,見一個年輕武者自行靠近因此大聲吆喝了起來。

墨塵聽到守衛的吆喝,但他怎可能放在心上,他依舊是走近花府,引得幾個守衛緊張的握住了手中兵器。

「說你呢,你是瞎了嗎?沒看到門上的金色牌匾嗎?此地不是城主府,你隨意靠近可是要被問罪的。」

見墨塵不聞不問自己的話,先前守衛頓感面上有些掛不住,隨即不再吆喝,轉而大聲吼道。

墨塵抬頭看去,果然在眼前大門之上有一塊黑底金字的巨大牌匾,上書《花府》兩字,旁邊還有一道留名,名為敬淵二字。」

「黑底金字的牌匾,向來只是瀚海皇朝官方所用,這花府倒也是膽大,就這麼高高掛在門前。」墨塵心中暗道,看起來花府在伏龍城內果然不愧有第一世家之稱。

「我自然知道這是花府,我來此自然是有要事,速去通報府內,就說古海雲居派人前來,想要拜訪花家家主花雨河。」墨塵朗聲說道。

門衛一聽此言頓時面面相覷,隨即領頭者開口道:「古海雲居?怎會千里迢迢的來我們伏龍城?你該不會是個騙子,想要矇混我們哥幾個混進去偷些古董販賣吧?」

不怪他們有此猜想,最近幾年在伏龍城外發現了一座古墓,其中不少玩意被花家近水樓台留在手中,也因此不時會有盜賊前來騷擾,雖然最終每個人都沒能得逞,但也間接提高了他們這些門衛的緊張感。

「唉,該讓周馳派個人跟來的。」墨塵這才想到自己離開小亭時周馳曾要給自己找個帶路之人,卻被自己委婉拒絕了。

想著他自懷中伸手手自取出一件玉石牌子,丟給領頭的看守。

「將這牌子交給你們家主,他自然明白我之身份。」

守衛接過牌子,低頭看了看,入眼之見一道歪扭的划痕,除此以外並沒有什麼稀奇之處。

「搞個破牌子便想矇混過關?若是人人都拿這種東西來誆騙我們,我們豈能去麻煩家主。」守衛冷聲道。

「所以意思是,你們認定了我是來盜竊的是吧。」墨塵聽到守衛的話,毫無徵兆的突然笑了。

笑過之後,他伸手憑空一捏,原本守衛手中的玉石令牌猛地掙脫,划空回到墨塵手中。

「這!」守衛一聲驚叫,他本想趕走墨塵,將這玉石令牌據為己有,待換崗之後拿去黑市換取錢財。

他萬萬沒想到墨塵還會這一手,直接憑空將令牌又自他手中奪去了。眼見為首守衛被耍,其餘守衛頓時圍了上來。

收好令牌,墨塵不管眼前守衛的小動作,他運氣於胸,猛然開口大喊道:「花凝雪,墨塵前來拜訪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