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羿冷冷一笑,轉身鑽進了汽車,絕塵而去。

“姓秦的,我恨死你啦,大惡魔,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待汽車遠去,絕望的沈嘉怡抓狂大叫。

“嘉怡,這下咋辦?”

鬧了半天,臉丟盡了,沈寶光也是無奈了。

“還能咋辦,老姐,我去米國了,你留在酒吧刷盤子玩兒吧。”

沈嘉上得意的吹了聲口哨,晃晃悠悠的從沈嘉怡身邊走了過去。

其餘沈家人也是垂頭喪氣,搖頭而去。

“還能怎麼辦?沒聽到人家要殺我全家嗎?當然是去端盤子啦。”

沈嘉怡氣呼呼的抹掉眼淚,衝父親發了通火,嗚咽而去。 對沈嘉怡來說!

這無疑是一個比較痛苦的結局,她做夢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但事情就這麼發生了,她再一次成爲了沈家的笑柄。

就像是一個做着白日夢的公主,淪爲了蘇格蘭小館裏的妓女。

更痛苦的是,她還無法改變,只能接受殘酷的現實。

天堂酒吧內。

雲瀟瀟站在貴賓窗內,望着在下面被無數人嘲笑的沈大小姐,心中五味雜陳。

“侯爺,按照您的吩咐,沈大小姐已經正式入職,只是我實在想不出來,以侯爺您的雅量,不至於跟她過意不去吧?”

謝財神笑眯眯的問道。

“她找你去求情了?”

“不該問的事別問,這樣對你有好處懂嗎?”

秦羿冷冷的盯着謝財神,森然道。

如今香島秦幫建立已經在籌劃之中,謝財神這回籌集了巨資,至少也得是個副堂主的職位。

ωwш⊕ тт kān⊕ ℃ O

這人雖然活,但有時候聰明反被聰明誤,秦羿有必要點醒他兩句。

“是,是!”

“我保證對沈嘉怡一定像普通員工一樣對待,絕不會有半點偏袒。”

秦羿冰冷的眼神,讓謝財神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恐懼,連忙摘下嘴角吊兒郎當的雪茄,恭敬回答道。

他意識到這不是一個可以隨意稱兄道弟的主子,立了功也決不能有絲毫撒野之心。

“退下吧!”

秦羿沉聲揮喝。

謝財神誠惶誠恐的退了出去。

“你知道我爲什麼要讓她在這當服務員嗎?”

秦羿對一旁的雲瀟瀟問道。

雲瀟瀟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沈家在香島商界根深蒂固,影響極大!真要一棒打殺了,並不是上策,我有意想磨鍊沈嘉怡,一年的時間,她要真能洗掉那身俗氣,還是可用的。”

“如果她連這點磨鍊都承受不住,她就失去了最後的一點價值!”

秦羿靠在沙發上,老謀深算道。

“那倒是我多心了!我還以爲你只是單純想要懲罰沈小姐呢。”

雲瀟瀟釋然道。

“好了,香島這邊的事,資金與關係大致處理的差不多了,回頭我再從內地調人來。”

“謝財神這幫人終究還是靠不住,今晚我便啓程回雲海,你呢?”

秦羿笑道。

“我想去的地方,想去不能去,何必去呢?”

“我回嶺南吧,對了子龍探尋劍島已經有眉目了,你要有空就去找他吧。”

“這小子最近一直在忙着操練水軍,哎,我們雲家上輩子肯定是欠你了。”

雲瀟瀟一臉憂傷的撇了撇嘴,自嘲笑道。

“瀟瀟,好好修煉,總有一天,我會去帶你離開這裏!”

秦羿突然轉過身,捧着那張動人的俏臉,許諾道。

對於傅婉清、雲瀟瀟、聖女她們,秦羿眼下什麼也做不了,但總有一天,當她們明白這世上有許多超出愛情之上的嚮往時,那就是帶她們離開凡間之時。

“你叫我什麼?”

雲瀟瀟驚喜之餘,眼中瀰漫着晶亮的淚花。

秦羿笑了笑,沒有說話。

此時一個溫暖的眼神,已能代表一切!

雲瀟瀟踮起腳尖,摟着秦羿的脖子,在他的額頭上,輕輕的留下了一記吻痕!

然後,安靜的走出了貴賓室。

夠了!

只要有他一句話,這一生也就有了盼頭。

“侯爺,聶堂主與約翰先生求見。”

門外傳來通報聲。

“讓他們進來。”

聶冰河與約翰走了進來,兩人來了也不說話,你望我,我望你,誰也不開口。

“說吧。”

秦羿道。

“我想加入秦幫,成爲秦幫中的一員!”

聶冰河滿臉剛毅道。

“爲什麼?如今秦、洪兩幫親如兄弟,你這麼做就不怕洪文彬對你下手嗎?”

秦羿笑問。

“自古一山不容二虎,洪文彬是侯爺相助,才坐上幫主之位的。”

“但經過大清洗,又有侯爺名頭罩着,如今他已經坐牢了幫主寶座。”

“並且,他各地招攬宗師級的高手,據我所知,他私自參與了米國一個重要的生化基因項目!”

“很可能會藉助現代科技,培養一批“不死”人,用來維護洪幫的統治。”

“假以時日,此人必定再與侯爺起紛爭。”

“聶某不才,願意投靠侯爺,爲你效犬馬之勞。”

聶冰河拱手拜道。

這倒是秦羿沒想到過的,他自認洪文彬柔弱之輩,翻不起什麼波浪,沒想到這傢伙暗地擁有如此野心?

“你從哪得來的消息?”

秦羿皺眉問道。

“我有一個表弟,在曼哈頓一位生物學博士手下當助理,洪文彬最近跟那人走的極近,我表弟根據博士研究的風向,推測出來的。”

聶冰河道。

“是的,據說米國軍方已經在中東地區,派遣了首批生化戰士,洪文彬很可能會得到第二代、甚至第三代的不死戰士!”

約翰附和道。

“不死人?”

“現代科技的成果,洪文彬要真有這野心,我倒要見識見識了。”

秦羿負手走到落地窗邊,望着蒼穹盡頭,饒有興趣道。

他並不是一個死板的人,既然這世上有超出凡間的地獄、天界神佛,那麼或許還有更爲發達的外太空文明,甚至別的星球!

這也是他追求長生,無上之境的動力之一!

他願意接受任何新的挑戰!

“好,聶堂主,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秦幫的弟子,爲正堂主級別。”

“但你要做的是,繼續潛伏在洪幫!”

“你的這個身份,也只有我知道,留在洪幫,你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

秦羿轉過身來,朗聲道。

聶冰河大喜,當即單膝拜道:“冰河領命!”

一旁的約翰,聳了聳肩,瞪着眼道:“我,我呢?”

“你的任命我也聽到了,MY GOD,你不會殺了我吧?”

約翰鬱悶大叫。

“你還是有點本事的,留下來,跟聶冰河一起在洪幫幹着吧。”

“聽好了,不管洪文彬與我關係如何,你們倆必須與新建的秦幫堂口保持一定的距離,不能走得太近。”

“這戲,你們是主角,不能演砸了,懂嗎?”

“必要時候,爲了麻痹洪文彬,甚至可以做一些對秦幫堂口不利的事情!”

秦羿踱步思量道。

“侯爺放心!”

聶冰河領命道。

“侯爺,你,你能指點我幾招嗎?”

“這一走,也不知啥時候才能再見。萬一武玄會來找我們報仇,我那點本事,你,你懂的……”

約翰壯着膽子,用蹩腳的華夏語請求道。

“你這洋毛子倒還挺精,也好,那我就再賜你一道火法!”

“把你的錘子拿來。”

秦羿指着約翰,大笑道。

約翰樂呵呵的遞過來雷神錘,秦羿雙目一凜,兩道火法自瞳中飛出,融入了雷錘之中。

原本電光閃爍的雷錘,頓時多了一抹紫色火焰! “試試!”

秦羿把雷錘丟給了約翰。

約翰接過雷錘,大喜舉天大喝:“雷電啊,以我的榮耀呼喚你的到來,毀滅這時間一切邪惡與黑暗!”

轟隆,天際驚雷四起。

一道夾雜着紫火的雷電,從天而降,狠狠劈在了對面的高樓上。

對面是一座摩天大樓,樓頂的招牌應聲粉碎,樓頂頓時陷入了熊熊烈火之中。

“我的天,好強的雷電!”

“加入了火異能,我便是光明工會,第一雷神啦,哈哈!”

“秦侯大人,如果你有機會去西方,我想就是光明工會的五翼紅衣主教,也要向您脫帽致敬!”

約翰欣喜的手舞足蹈,情不自禁的讚歎道。

“哦?還有五翼高手?”

秦羿眉頭一挑,目光如電,驚然問道。

上次誅殺神父龍廣之時,隱約聽他提過有四翼使徒,實力可與宗師媲美!

不過細細想來,龍廣那點修爲,在工會也就是墊底的貨色,自然不如約翰地位高。

“當然,五翼爲聖徒,已有與天界天使溝通之能,六翼則是光明工會的實際統治人,法皇大人了。”

“那是神的使徒,能聆聽上帝的聲音,已非常人所能比擬的。”

約翰一提到法皇,神色極爲莊嚴,恭敬道。

“看來有機會,我得去西方走上一趟,拜會下你們的法皇大人了。”

秦羿若有所思道。

他的九轉幽冥訣,需要足夠的魂力,然而凡間尤其是華夏,極其稀少。

而這正是西方光明、黑暗兩大工會的優勢。

若是能得到法皇的信仰之力又或者是精神能量,或許能突破至第四轉!

“聶堂主,我也賜你一道火法!”

“你們記住了,此火爲我掌控,一旦有異心,它會焚你們的五臟,毀你們的筋骨、血肉,永不超生,懂了嗎?”

秦羿說話間,又是兩道紫芒沒入了聶冰河的眉心。

“多謝秦侯賜法!”

兩人大喜過望,拜謝了一番,這才離去。

……

秦羿在香島斬殺餘化淳的消息很快傳到了世界各地。

整個世界地下,尤其是武道界一片譁然。

算上餘化淳,這已經是風雲榜上第三位被他斬殺的高手。

秦羿已然被武道界喻爲是接替洪昭理的華夏新四絕之一!

米國洪幫總部。

荀南風匆忙走進了洪文彬的辦公室,拱手拜道:“幫主,聶冰河來電,秦侯斬殺了餘化淳,欲在香島成立堂口,聶冰河緊急請電,是否攻打、排擠秦幫堂口!”

洪文彬慢條斯理的擰好了手中的鋼筆,摘下金絲眼鏡,森然冷笑道:“聶冰河倒是挺識趣,還知道誰是他的主子。”

“傳我令,洪幫堂口向秦侯提供十億,作爲見面禮,盡一切可能爲秦幫建立新堂口獻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