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展他們在石板閉合的一剎那,悚然聽到了申不煥那句凌厲的「放箭」,以及滕風撕心裂肺的「不要」。

眾人陡然心驚,如萬箭穿心般悲痛欲絕、百苦難咽。

綉兒看向已經嚴絲合縫閉合在一起的青石板,輕輕舒了口氣,平靜地注視著迎面飛來的一把把寒光閃閃的白鐵箭頭,微笑地閉上了眼睛。

然而讓綉兒錯愕的是,自己沒有感到一絲一毫的疼痛,似乎並沒有被任何羽箭射中,反倒是一個沉甸甸的龐然大物壓在了自己身上,將自己直挺挺地壓倒在地,無法動彈。

綉兒驚慌地睜開眼睛,只見滕風重重地壓在自己身上,頭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滕風的背上、腿上、手臂上像刺蝟一樣扎滿了羽箭,卻還是費力地抬起滿是鮮血的大手護住了自己的頭,斷斷續續地說出:「綉兒……對……對不起……我再也不會……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了……」各位書友,從今天起,本書正式更名為《消失的白澤》,加入書架的小可愛們不要找不到哦。

從寫書之初,打火機也覺得最開始的書名不太妥當,也跟編輯大大商量了很久,一直沒想到太合適的。

確定了主線后,最終決定將書名修改為《消失的白澤》,還請各位繼續支持打火機!最後,再厚顏求一下票票、打賞、書評!感謝感謝加感謝! 那句令人膽寒的「放箭」和「不要」一直在卓展耳邊回蕩,他的整個腦仁似乎都在嗡嗡作響。

卓展恨自己為什麼沒能及早察覺到綉兒的意圖,為什麼沒考慮清楚就輕信了綉兒的話。以綉兒的性子,他早該料到如此啊。

卓展現在真恨不得抽自己幾百個嘴巴,然而一貫的沉著冷靜還是讓他強壓下心中的怨怒與愧疚。

卓展引著眾人,在漆黑的密道石階中疾步上行。因為他知道,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下,再去糾結木架籃的升降機關只能是浪費時間、無功而返。

現在的他一門心思要衝到神宮,與那裡的赤妘和江雪言匯合,一來能拿回自己的冰鎢劍,拼殺衝鋒時沒有它委實掣肘;二來有江雪言在,憑藉著她可以隨意生長的文莖樹巫力,將木架籃強行托升回去亦是輕而易舉的事。

石階密道並不長,不一會兒,眾人便到了通往神宮的那扇石門。

段飛硬化了右腿,用力一踢,那石板門便如同餅乾一樣碎成了滿地渣渣。

卓展火急火燎地第一個衝出石門,然而令他瞠目的是,等在那裡的並不是赤妘和江雪言,而是一身紫袍滿臉陰邪獰笑的大巫祝申子由,以及他身後精甲持械的百十號精兵。

卓展大驚,啞然結舌:「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申子由哼哼一聲冷笑,捋了捋鯰魚須子般的鬍鬚,得意道:「我應該出現在城外的白日祭上對嗎?」

卓展覷了一眼申子由,滿腹狐疑。

白日祭是需要申子由親自開典的,此時距離白日祭開典也就半個多小時而已。按時間推算,即便是快馬加鞭一刻不停地往回趕,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趕回宮城。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申子由看出了卓展的疑慮,哂然一笑:「小子,知不知道有一種黑巫秘術叫做易容術的?只不過我得到的這門秘術更為精絕,連骨骼肌肉都能伸縮自如。此時在祭祀大典上忙活的是我的靈慧巫師。那個狗屁祭祀,都是唬弄豬頭國主的,實在麻煩,我呀,已經兩年沒去過了。」

卓展頓時怒不可遏,狠狠質問:「為了唬弄國主、得到你想要的精血,就斷送那麼多孩子的性命,還糟踐他們的屍體,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呦呵,小子,知道的挺多的嘛。」申子由瞪大了那僅有的一隻眼睛,上下打量了卓展一番。

「你是怎麼知道我們的行蹤的?」卓展激憤道。

「你以為我跟那兩個巫仆一樣蠢嗎?不妨告訴你,下午我離開神宮的時候,那個女娃子頭上是有個大蝴蝶結的,怎麼就憑空消失了呢?再說了,我也不認為我那兩個缺心眼的巫仆,會好心到用衣服把女娃子的身體給蓋上。」申子由一瘸一拐地踱著步子,得意洋洋。

「原來你早就……」卓展心中一涼,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慌張問道:「你把赤妘和江雪言怎麼樣了?」

「放心,放心,南山赤帝的三公主,我是惹不起的,她們兩個只不過是被我的甸祝請去喝茶了而已。不過話說回來,這三公主我動不得,不過另外那個小妮子可真是不錯,皮膚真白啊。」申子由說著眯起眼睛淫邪地一笑,下流的樣子讓人作嘔。

「你敢!」段飛一聽到這裡乍然怒火中燒,舉起三頭戟就要扎向申子由。

申子由身後那群訓練有素的精銳兵士,見狀連忙端槍持矛。一時間,小小的密室內金石瓏璁、斧鉞蹡蹡,殺氣騰然充斥了整個房間。

卓展慌忙攔住段飛,下意識地瞥了一眼青銅大鼎下面。隨即,他望向申子由,意圖把他的注意力再次拉回來:「你軟禁了她們?」

左手的旁邊是左手 「剛才我還覺得你是個聰明人,沒想到卻這問出這種廢話。如果你想趁機從那個鼠道逃出去救她們,我勸你還是不要痴心妄想了。」申子由倏地目露凶光,狠狠說道。

卓展一驚,他沒有料到申子由竟會如此敏銳,看來想從鼠道突圍出去救赤妘她們是不可能了。然而令卓展疑惑的是,申子由剛剛說的那通話明明是要發狠的意思,可申子由並沒有示意手下兵士發動攻擊。

正當卓展狐疑之時,申子由一直凝視自己的目光卻突然移開,看向了旁邊的武器架上,眼眸內似乎流露出幽暗的紫色光暈。

「小哥,小心,申老賊的瞳力是瞬移物體!」鐵架陰影里的那個人少女驚慌大喊。

正在對峙的雙方,無論是申子由,還是卓展,都遺忘了這個試毒獸奴的存在。

只見她如獵豹般從陰影里飛身衝出,身上栓著的鐵鏈叮噹作響。雖然衝出去的她一下子被鐵鏈拉住了,但她向前傾斜的大半個身體還是擋在了卓展前面。

只聽「嗖」的一聲,兵器架上登時飛出一把短劍,閃電般朝卓展這邊飛來。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短劍便倏然刺進了人少女的左側腋下,刀頭從少女的頸部肩胛處刺出,鮮血頓時染紅了人少女的整個左肩。

人少女雙膝咚的一下跪在地上,正要向前撲倒,卻被箭步上前的卓展一把扶抱了起來。

「怎麼這麼傻!我們跟你非親非故……」卓展雙唇顫抖,激動的直搖頭,驚慌地檢查著人少女的傷口。

人少女強忍劇痛,豁然一笑:「早晚都是死……與其為了申子由試毒而死,不如為救你們而死……我就是不想讓申子由這個老鱉孫得逞,你們……幫我報仇!」

人少女艱難地說道,右手緊緊地握住卓展的手腕,目光里滿是期待與決絕。

「快閉嘴,保存體力,我是不會讓你死的!段飛,葯囊!」

卓展單手撐地,在他們四周築起一道環形的冰牆,將他們幾人和人少女都圍在了裡面。

段飛硬化了右手,快速斬斷了拴在陳玉玉身上的鎖鏈。

段越則手忙腳亂地從貼身的壓縮衣包里,拿出文叔給準備的微型繃帶、消炎藥、創葯、碘伏。

壯子也緊緊按住人少女的雙腿和上身,讓卓展能儘快給人少女止血、包紮。

冰牆被數十把槍矛斧鉞同時攻擊著,一個地方出了窟窿,卓展就趕忙用巫力補好,然而他同時還要幫忙給人少女處理傷口,補的速度終究還是趕不上破壞的速度。

不多時,整個冰牆都已破損不堪,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似乎只需用力一踹便會轟然潰塌。

神宮幾丈之下,地牢里,綉兒緊緊抱著扎滿羽箭、渾身是血的滕風,嚎啕大哭,哀哀欲絕。

侍衛營的侍衛眼見滕風遍體鱗傷,都聲嘶力竭高呼著「滕統領」,卻沒有一人趕上前一步。

然而申不煥卻並沒有被這樣的場景所感動,他再次揮手,羽箭營兵士再次取箭搭弓,幾十把羽箭寒光爍爍,再一次瞄準了滕風和綉兒。

「滕風,你瘋了嗎,為了這個螻蟻般的死囚,居然連命都不要了?別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可是宮城第一金靴帶刀統領。」

申不煥與滕風平日有點交情,此刻他還沒心腸冷硬到直接射殺滕風,而是善意地提醒道。

「申兄,你不懂……綉兒,綉兒她不是什麼螻蟻,綉兒……綉兒是我的未婚妻,負了她……比要了我的命還難受。」

滕風強忍劇痛,用刀撐住地面緩緩起身,一條胳膊緊緊夾住綉兒。猛一用力,原本縮進脊背里的翅膀再次破衣而出。

豐厚的翅膀展開的瞬間,將扎在背上的大半羽箭都彈了出去,被羽箭刺傷的傷口也被強行撕裂開來,鮮血霎時將雪白的羽毛染的猩紅。

原本就已傷痕纍纍的滕風,由於展翅時這道迅猛的力量,造成了傷口的二次傷害。插的深一些的箭頭直接在體內改變了方向,有的甚至傷及了內臟。

翅膀展開的那一刻,滕風一口鮮血難以抑制地從口中噴出,染紅了他全身上下唯一一處尚算乾淨的前襟。

綉兒心疼的眼淚撲簌撲簌直掉,她連忙用手去按壓滕風的傷口,意欲幫他止血。然而傷口實在太多,她真的不知道該按哪個好,慌亂的直搖頭。

滕風側頭對綉兒燦然一笑,夾起綉兒,猛地用力飛向上方棚頂處。

數十把滿弓齊刷刷地上揚,跟隨著滕風的移動再次瞄準了他們。

申不煥被滕風不要命的舉動驚得鉗口撟舌:「滕風!你已是重傷之身,再這麼肆意胡來,還沒等你被我的羽箭射死,就已失血而亡了。」

「滕風多謝申兄好言提醒,只不過滕風心意已決,定是要救綉兒逃出生天。哪怕與整個冷凌國為敵,現在的我又何懼?即便失敗了,我倆也能死在一起。不……話說早了,不試一試,誰又知道我們出不去呢……噗……」滕風說著又是一口鮮血。

申不煥心驚,剛想說些什麼,不想滕風在抬起頭后猝然一個迴旋,夾著綉兒轉身朝通往地面正門坡道那裡迅猛飛去。

此時的申不煥再不用顧忌什麼昔日的同袍之誼,他憤然揮手,數十把羽箭再次如流星般疾速射向了滕風。

早已有心裡準備的滕風迅捷地移動著身體,原本武藝就不差的他,在極強意志力的作用下,疾雷迅電般躲避著羽箭。

以地牢頂梁為掩護,滕風倒也成功躲過了大部分的羽箭,僅後腿和腳踝處又新中了幾箭。然而這點小傷,對此時的他來說已經算不得什麼了。

眼見就要飛到地牢正門了。而且值得慶幸的是,由於地牢的銅門過於高大厚重,申不煥率隊進來的時候並沒來得及關閉大門,那狹長的坡道上方,正閃耀著外面自由的明亮燈火。

滕風見狀不禁暢然一笑:「綉兒,太好了……太好了,有救了!」

然而滕風的話音還沒落地,那被燈火星光掩映的大門霎時間轟然關閉,掀起一層絕望的塵土,隨之傳來的則是門栓落鎖的聲音。

滕風急轉回飛,繞飛到一處橫樑上穩住自己和綉兒。

只見牢門的下方站著四位青袍玉冠的巫師,正是申子由手下的斯辰、靈媒、祭法、攝魂四大巫師。

最後的希望也被澆滅了,剛剛還鬥志昂揚的滕風,此時絕望的如同槁木死灰般,心灰意涼。

滕風頓時覺得好累好累,一直憑意志力吊在胸前的那口氣似乎一下子泄光了,身上箭傷的疼痛也一股腦的涌了上來。

滕風無力地靠在了樑柱上,用滿是鮮血的手輕輕抹著綉兒不住流下的眼淚,卻讓綉兒的臉變得血淚模糊。

滕風溫柔地朝綉兒笑著,輕動乾裂發白的嘴唇,羸弱說道:「對不起,綉兒……到底沒能救你出去……對不起,我太累了……好想睡會兒……」

滕風的話還沒說完,眼皮便沉重地耷下,頭也恣睢無忌地靠在綉兒柔軟的肩膀上,帶著微笑,嬰兒般的睡著了。 神宮內,驚險肅殺,命懸一線。

還沒等兵士們的槍矛給殘破的冰牆最後一擊,冰牆便「隆隆」一聲轟然崩塌。剔透的冰塊碎了一地,彷彿玻璃般脆弱又堅硬。

正奮力攻擊的兵士們猝不及防,疊羅漢似的撲倒在地上,有人甚至還被地上尖銳的碎冰塊扎傷了。

只見冰煙中出現了一對蒸騰著的虎爪,是壯子。剛才就是他在卓展的示意下將冰牆攻碎的。因為卓展他們已給人少女處理包紮好傷口。短劍刺的雖深,但沒傷及內臟和動脈,已是不幸中的萬幸。

段越將人少女小心翼翼地扶到段飛背上,卓展開路,壯子斷後。藉由冰牆的倒塌困住了圍攻的大部分兵士,眾人順勢逃出了包圍圈。

然而腿腳並不利索的申子由卻突然變得敏捷起來,倏地移動到卓展他們面前,只有一隻的眼睛里流動著螢紫色的光芒。

看來申子由的瞳力除了可以瞬移物體,還可以瞬移自己。卓展心中一慌,忙定睛迎視申子由的眼睛,生怕他再有什麼意料外的舉動。

申子由金剛怒目,氣沖斗牛:「哼哼,想逃?想得美!你們幾個身懷巫力我倒是沒有預料到,但實話告訴你們,被我帶進密室的精兵只是百分之一,其餘的精甲兵士早已守候在神宮殿外,量你們有飛天遁地的能耐,也是插翅難逃。」

卓展稍作思忖,用餘光偷偷瞄了一眼申子由身後石案上那個水晶滴壺漏刻,繼而側耳傾聽,嘴角浮現出一絲詭秘的微笑。

「死到臨頭了,你還笑什麼?」申子由顯然被卓展這莫名其妙的笑給驚著了。

雖然勝券在握,但前半輩子命蹇時乖的他經受了太多的青黃翻覆、變幻無常,總有一份自保心、警惕心在時刻鞭勵著自己。此刻覺察到卓展的異常,申子由戒心陡起,狐疑地揣測著卓展的意圖。

猜疑的同時,申子由已最大限度地發動瞳力,猝然將兵器架上所有的武器一齊升到半空中,直指卓展一伙人。

卓展見此情景,非但沒有慌亂,反倒是平靜地直視申子由的眼眸,神色怡然自得:「我改變主意了。」

「你說什麼?」 狂女重生 申子由心中微顫。

「我說我改變主意了。」卓展欣然道,繼而轉頭望了一眼虛弱趴在段飛背上的人少女,溫言問道:「還沒來得及問你,你叫什麼名字?」

人少女支撐著抬起頭,一字一頓道:「父家姓陳,賤命玉玉。」

卓展點頭示意,轉身再次面向申子由,神情散淡:「我原本只是想救綉兒一個人出去,但現在不同了。既然我們無法從這裡出去,我就要重返地牢,我要救出包括陳玉玉在內的,那些個被你迫害定罪的無辜死囚。」

「你……你們要再闖地牢?」申子由駭然,強作鎮定,期期艾艾道:「不……不可能,你們去不了的,即便去了也無法逃出去。」

卓展得意一笑,陡然厲聲道:「誰說不能,申子由,看看你後面是什麼!」

申子由倉惶回頭,只見滔滔的河水自青銅鼎下方激蕩奔流而出,青銅鼎被漲了近一人高的洪水頃刻推浮了起來。然而洪水還在不斷奔騰而出,遠遠還能聽見更加湍急的隆隆水聲。

申子由大驚,霎時膽戰心厥,急忙將自己瞬移到了密室中間的樑柱旁,雙手雙腳死命纏住樑柱,才避免了自己被滔滔而來的洪魔吞噬。

然而那幫重甲兵士就沒那麼幸運了,幾乎都被這奔騰的洪水卷了進去,哀嚎聲、呼救聲瞬間此起彼伏。

原來,是昨日發現密道時,壯子無心的一句「暴雨這麼大,這年久失修的河堤又不高,這好些地方都缺損了,萬一這河水漲勢兇猛灌進洞中……」提醒了卓展,讓卓展恰恰利用了這早來的霖雨季做了兩手準備。

當他們潛伏在滴酒香前、還未被抓進來時,卓展早已吩咐好一直跟著他們的虎子該如何行動。

原本卓展他們應該在戌時三刻與赤妘、江雪言匯合,一起逃出神宮。

卓展給虎子下達的命令是,若是亥時初刻他們還沒從鼠洞密道出來,就把密函交給錦兒,讓齊叔齊嬸和錦兒合力挖開殘損的河堤。

剛剛那場不在預料中的暴雨,恰到好處地讓錦兒他們省了很多力氣,使得三人能夠順利引河水入洞。

當然鐵鍬之類的工具,也都事先預備好藏在河堤附近了,加之鼠洞所處的河堤與舉辦白日祭慶典的河堤相去甚遠,趁著夜色行動,很難被發現。

剛剛卓展偷瞄滴壺漏刻,見已近亥時二刻,且仔細聆聽時,已能聽到暗道中隆隆奔騰的水聲,便知道自己交代給虎子、錦兒和齊叔齊嬸他們的事情已順利完成,心中便有了進一步的盤算。

就在申子由搶抱樑柱的瞬間,卓展已運行巫力,在剛剛沒膝而來的水面瞬間凍結出一艘小小的冰船。

冰船前尖後方,類似於飛艇的形狀。眾人跪坐進冰船內,洶湧的河水順著被破壞掉的石門灌進了石階密道之內,眾人也順流而下,疾速滑行,衝進了地牢。

在冰船即將消融之際,眾人恰好來到了放有木架籃的最底端,卓展拉著段越、壯子,段飛背著人少女陳玉玉,眾人一起翻入了木架籃內。

水漲船高,不斷上漲的洪水托浮著木架籃直線而上,眨眼間便升到了地牢之上。

段飛猛然發力,硬化右手,一一劈斷了固定木架籃的四條鐵鏈,木架籃便成了一艘小木船,順著奔流呼嘯向前。

地牢內的羽箭營和侍衛營全都傻了眼,還沒反應過來,便已被捲入滔滔洪水中,掙扎驚呼著。

牢房中早已熟睡的死囚也被這突然漫過來的冰涼所驚醒,驚恐地抓著鐵欄杆往外看。

段飛將陳玉玉輕輕放下,交給卓展和段越,自己一個飛身躍上木欄的邊沿。木架籃小船在水中打了個晃,似乎馬上就要翻船。

然而段飛很快就掌握了平衡,小船又重歸平穩,沿著水流駛向另一端的出口——地牢的正門。

木欄上的段飛深深吸氣,凝神運力,讓全身巫力順著經絡全部流向左腿。只見段飛大喝一聲,猛地做了一個橫踢的姿勢,硬化了的左腿便將木架籃所過之處的牢門鐵欄杆一一劈斷。

此時,硬化了的左腿已是無堅不摧,斬鐵斷銅似乎比砍瓜切菜還來得容易。段飛對巫力的強化與掌控,似乎在戰鬥中又了質的飛躍,與在杻陽山訓練之時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壯子一路大聲高呼,招呼著地牢中的死囚抓住周圍能看到的一切輕便物品,做好逃獄的準備。

卓展則是嚴肅細緻地緊盯廊道,努力尋找著綉兒的身影,卻遲遲沒有看見,一時間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

那句令人毛骨悚然的「放箭」和「不要」再次充盈在卓展耳畔,他心中霎時湧起一種不好、甚至絕望的預感。

就在卓展心思焦慮、百愁莫展之時,段越的一句提醒,讓卓展瞬間看到了前方頂棚橫樑上的滕風和綉兒。

綉兒此時正摟著滕風,悲慟哭嚎著,並沒有注意到下面發生的一切。

看到綉兒還活著,卓展心中大喜。但卻不知滕風是死是活,看樣子他應該是在危難關頭,良心和人性終於戰勝了理性和忠義,捨身救了綉兒。

然而看綉兒傷心痛哭的樣子,卓展又矍然心涼,猜測滕風怕是凶多吉少了。

卓展微微緊了緊嗓子,大喊一聲:「綉兒,快,跳下來!」

綉兒顯然被卓展的叫聲給驚著了,慌張地探出身子向下張望。

見到卓展他們能再次回來已經很奇怪了,更奇怪的是竟然還有滔天的洪水奔涌而來。綉兒一時間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

「綉兒,快,快跳!」眼看木架籃小船就要飄過綉兒所在的橫樑下方,卓展著急地催促道。

綉兒恍然回神,顧不了那麼多了,她連滿臉的淚水都沒擦一下,就一把將滕風推了下去,自己也緊接著跳了下去。

傅少,請你消停一下 壯子伸直手臂,卻依然沒有接穩強壯高大的滕風。幾乎是自由落體的滕風像水泥袋一樣重重砸在壯子身上,兩人一起撲倒在木架籃內,引得木架籃急促的搖晃起來。

那邊的段飛一個縱身,穩穩噹噹接住了體態輕盈、主動配合的綉兒,兩人都穩穩跳到了木架籃中,又趕忙幫忙穩住劇烈搖晃的木架籃。

卓展第一時間去檢查著滕風的心跳和氣息。此時的滕風雖已氣若遊絲,但仍然活著,心跳雖然很微弱,但只要治療及時,還是有救活的可能的。他們現在最迫切的就是儘快衝出地牢,及時為滕風救治。

「大家抓好木欄,前邊就是正門了,一口氣衝出去!段飛,準備破壞大門。」卓展鎮定喊道。

還沒等段飛回應,眾人便聽到段越的一聲驚呼:「不好,你們看大門那裡,有巫師!」

眾人齊齊看向正門兩側,只見四個青袍巫師正高坐在巨大的門栓之上,其中三個人的眼睛分別發出不同顏色的瞳色,正橫眉怒目盯著他們。另外一個雖然沒有顯出瞳色,但已是盤腿而坐,一副器滿意得的悠哉表情。

一直斜靠在段越腿上的陳玉玉聽到段越說的話,慌忙掙扎著支起上身,緊張向上望去。 宮薔燕歌 見到四位巫師的一剎那,她原本就因失血過多變得蒼白的臉似乎更白了。

陳玉玉額頭上忽地冒出細細的汗珠,顫抖著說道:「是申子由手下斯辰、靈媒、祭法、攝魂四大巫師……可惡,沒想到申老賊在地牢里也有部署。那個沒有顯瞳色的是祭法巫師,瞳力是千里眼,想必就是他事先洞悉到了我們的行蹤,才讓另外三個做好了應變的準備。最左邊的那個瞳力是預感,其他兩個我也沒見過他們使用過瞳力,不知道是什麼。」

卓展屏息聽陳玉玉說完,心裡卻還是一團無頭緒的亂麻。眼見那三個不知功力深淺的巫師就要襲來,自己卻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還沒想出對策,驀地六神不安起來。

隆隆湧來的河水被緊閉的大門攔截了下來,頃刻間水漲船高,水位眼看著就要沒過兩側牢房的棚頂。

「卓展,快想辦法啊,水再這麼漲下去,剛剛逃出來的死囚和那些兵士都得淹死了!」段飛驚呼著,與卓展相視失色。

然而禍不單行,原本漂流前進的木架籃小船突然停住了,似乎都不左右搖擺了。

卓展疑惑地環視著四周,只見穿山集兵器店那對兄弟也被放出來了,此時正組成人鏈束縛住了他們的小船。

那光頭哥哥雙腿緊緊盤住側邊的樑柱,雙手抱住毛臉弟弟的雙腿。而那毛臉弟弟則伸直身軀,雙手死命扒住卓展他們的木架籃邊沿,嘶聲怒吼著:「大巫師們,我們幫你拖住他們了,搞死這幫狼心狗肺的禍害!」

那毛臉弟弟正喊的起勁,四大巫師也都準備發動進攻,眾人似乎陷入了躲不成、也攻不了的兩難境地。

不想這時,緊閉的大門橫栓忽然啪地齊齊斷開,兩扇碩大的銅門也脫開了門軸,瞬間撲落下來。

剛剛還殺氣磅礴的四個巫師,正好被倒下的厚重銅門拍在了下面,再沒聽到一點叫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