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一尊寶相莊嚴的電子神明虛空踏來,八頭八臂,身後光芒閃耀,如同凝成實質的神威光暈,八臂上各握有一個全息線條描成的法器,竟然裹挾著徹目的先天一炁波動。

他站在柳乘風的身前,眉心射出一縷光芒,定住了他的身體。

柳乘風的眉心也凸出先天一炁,身後出現絞索齒輪轉動的機械之聲,一尊浩然如淵的甲子太極盤正在凝形,人列計算機行轉之下,入侵系統的定身木馬迅速消解。

再搭配他頭上嗡嗡閃動的『太歲星君』全息光圈,形象這一塊絲毫不輸於面前的電子神明。

二者之間,只有尺寸差異。

他這個大老爺們終於站起來了。

「你是什麼玩意兒,敢擋爺的路。」氣勢上絕對不能輸,不僅不能輸,還得耀眼。

「吾乃斗部正神斗姆元君座下龍虎如意道衍天地九皇大銀河界界主旗下…韓威王是也…」

這電子神明巴拉巴拉了半天,柳乘風也沒打斷他,等他說完了,將他的話四捨五入一下,就知道他叫韓威王。

只不過聽他話的意思,好像與斗姆元君有點沾親帶故的,怕不真是個王者?抑或者是個弟中弟?

斗姆元君是誰?

那特喵是天庭斗部的超級大boss,北斗眾星之母,擁有『九皇道體』的大氣運之女,那些個洪荒聖體、先天道體在她面前就是弟中弟,仙送外號—-先天道姥姥。

所以還可以喊她一聲『斗姥姥』,這姥姥特喵是『祖祖』的意思。

若要論她的事迹,比如她在蓮花池裏隨隨便便洗個澡,金蓮花觸碰到她的嬌嫩肌膚,竟然可以受孕,然後九苞開發,化生九子,每個兒子都是擎天撼地的大boss。

真特喵離譜,柳乘風估計是某種可以邁過生殖隔離、借腹生子的黑科技,只不過讓蓮蓬替她生子,也算是古往今來第一仙了。

一般猿糞淺的凡人只能供奉一下觀音大士、泥菩薩、文曲星什麼的,誰敢供奉斗姥姥,找抽呢。

在柳乘風的科學觀中,按資排輩的話,斗姆元君掌管着整個宇宙世界,注意,是整個宇宙世界,當然,這是天庭給她冊封的,至於她甩不甩天庭,全看她個人愛好。

但是,她和華夏也有淵源,三皇五帝的師傅就是她。

另外,在成為斗姆元君之前,她還是截教聖人通天教主的四大親傳弟子之一,道號金靈聖母,如果要給天庭365正神排個名次的話,她絕對是最靚的大姐大。

「你是斗姥姥的啥?」柳乘風覺得得先捋清他的近親屬關係,那個啥,打狗也得看主人不是。

「這不重要。」電子神明哈哈大笑,反口一譏:「太歲小兒,休得在斗部大神面前撒野。」

好特喵過癮,自己本來只是斗姆元君手中的仙器—–龍虎玉如意內部道衍天地里無數大千世界中一個小世界的小神官而已,來這人間輪值當班,人人都將自己當成大神供著,自己當然不能在這根正苗紅的太歲星君面前怯場。

太歲星君又如何,看他這實力拉胯的樣子,估計機械降神的時候沒挑對義體,道元漏了,不然今天自己裝孫子后只能吃包辣條冷靜一下了。

可接下來,電子神明懵了。

柳乘風竟然當場表演脫衣,將一身光學迷彩服扒掉,露出自己艷紅色的菱形晶格皮膚,胸口有個碩大的『斗』字電路,菱形晶格里則是『截』和『仙』。

太扎眼了,堂堂天神,嘍比如此。

電子神明差點看傻了眼,組構成他電子化身的數碼光點都抖了三抖:「你是什麼意思?」

「傻缺,非要我挑明了說,爺爺我身在曹營心在漢。」柳乘風嘴角勾起,他已經確定這電子神明不敢把他怎麼樣。

「不懂。」電子神明韓威王呵呵冷笑。

「你連截仙義體都不懂?」老子都向你表達是友軍了,你裝什麼傻呢。

「我憑什麼要懂。」

柳乘風納悶了,截仙義體不應該是永生集團人人知道的秘密嘛,難道他不受永生集團的控制。

那眼前這位就是貨真價實的降世天神了,鎮守在此,難不成是充當土地公公的嘍比人設。

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千疊樓裏面就大有文章了,不說別的,最起碼也算是天庭斗部設立在人間的一個土地廟了。

柳乘風眼珠一轉,嘿嘿一笑,盡顯狡狐本色:「哦,我原本只是想向你表演一下我當個三姓家奴真的好累,既然你不解風情,就算了。」

他重新將光學迷彩服穿上。

「請你明說來這的目的,否則我必然將你擅闖斗部仙土的事情稟報上面,層層上報,你就等著斗姥去找楊任吧。」韓威王語氣不善。

柳乘風心頭猛跳,拿上面來壓老子,還找老子頂頭上司告狀,呵呵,你不知道老子是嚇大的。

「本君沒有惡意,只是想借你們這寶樓還個願。」他微微一笑,這句話只是個試探。

「還願?」

「我降世多年,有些想家了。」柳乘風睜眼說瞎話,賊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二天早上八點吳華和明日之星的所有人都準時到達了影劇社,吳華把新改好的劇本分發到每一個人的手裡。「你們都好好看看,總體來說改動還是不小的,大家看完了就可以找各自的搭檔開始對戲了。」

吳華把最後一個劇本分到盛佳麗的手裡,他看著盛佳麗的眼睛認真的告訴她「這部戲男女主角並不是以俊男靚女的人設來定位的,所以很多時候看的是演技不是臉蛋的。」

盛佳麗接過劇本,聽完吳華的話后只是點了點頭,絲毫不介意是不是俊男靚女的這個問題。吳華怕盛佳麗沒有聽清楚於是又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

「我知道了,你剛才說的我聽到了。」盛佳麗微微一笑,看起來真的一點也不介意。吳華頓時對盛佳麗好感又提升了許多,他沒想到本來就長得如此好看的盛佳麗竟然一點也沒有偶像包袱。

「你果然不太一樣啊!」吳華饒有興趣的看著盛佳麗,要知道一般長得好看的女生都不喜歡自毀形象出演一些樸實的角色的。

盛佳麗聽到吳華的讚美只是淡淡的一笑說:「其實我之所以會轉學來到江城大學就是因為你拍的那個電影!」

吳華沒想到盛佳麗來江城大學原來是因為自己的影響,於是他一臉興奮的說:「你也看那個電影了?」

「對啊。」盛佳麗點了點頭接著說:「其實我覺得演員演戲靠的本來就是演技和功底,如果只是一味的在意自己的容貌,用容貌去博取關注,那麼我想這樣的演員只能是花瓶,是走不遠的!」

吳華沒想到盛佳麗經驗對演員有這麼高的認識,對她更是刮目相看了起來,他沖著盛佳對她連連比著大拇指。

「對呀對呀,我就覺得演員最重要的不是臉,而是他的內在。」苟舟聽到了吳華和盛佳麗的話自來熟的加入了進來,他一邊說著話一邊沖盛佳麗挑了挑眉。

在一旁看著劇本的鐵柱也被這邊的對話吸引了,他看著苟舟那受了傷的臉,雖然今天已經消腫了很多,但是還是可以清楚的看到臉上的淤青的。「苟舟,你都這樣了還不忘撩妹的啊!」

本來是想嘲諷一下苟舟的,誰知苟舟一點也不知道害臊,反而一身正氣的說:「演員更重要的是內在,外表這些只能是輔助的。」說完苟舟還站在鏡子前認真的看他臉上的傷,一點也不是不在乎的樣子。

鐵柱看到苟舟這麼臭屁忍不住罵道:「你小子別裝逼了啊,誰還不知道你啊!」說完上去就用胳膊把苟舟死死的勒在了懷裡。

在盛佳麗面前苟舟並不想太快的暴露,於是小聲的在鐵柱的耳朵旁悄聲的說:「兄弟,給點面子!」

鐵柱無奈的笑了笑,一臉嫌棄的推開了苟舟,拿起劇本走到一旁再一次認真的看了起來。吳華看大家差不多都在安靜的看劇本,於是他對苟舟說:「被鬧了,你和盛佳麗好好的對對戲,一會兒我來檢查成果啊!」

「兄弟,我辦事,你放心!」苟舟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臉認真的看著吳華。吳華當然知道苟舟的演技了,他並不擔心,於是他看了看盛佳麗說:「你儘快熟悉劇本,你和苟舟需要好好的培養感情的,爭取儘快的熟絡起來。」

「好的,沒問題,你放心吧!」盛佳麗信心滿滿的說道。

原本熱鬧的影劇社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大家都拿起劇本專心致志的看了起來,吳華也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又熬了一個通宵的吳華慢慢的閉上了眼睛,但是大腦仍在飛速的旋轉著。

正在此時影劇社的門被悄悄地推開了一個縫兒,周敏小心的探了個頭進來,她一眼就看到了吳華,恰好此時吳華睜開了眼睛,正好與周敏對視了。

周敏的雙眸瞬間就亮了起來,她沖吳華招了招手,為了不打擾明日之星的其餘人看劇本,吳華起身走了出去。

吳華剛出來周敏一把就抱住了他,這麼多天吳華實在是太忙了,根本就沒有照顧到周敏。此時吳華寵溺的看著周敏,用手輕輕的摸著周敏那柔順的秀髮,溫柔的說:「怎麼了敏敏,是不是想我了?」

周敏一下子推開了吳華,臉一下子氣鼓鼓起來。「你還知道啊,這麼多天你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

吳華知道自己這麼多天確實沒太顧及到周敏,於是賤賤的看著她說:「乖,這陣子忙完我就去陪你!」

「好,那我們說定了,你可不許反悔啊!」周敏立刻嚴肅的看著吳華,用手指著他生怕下一秒他就變卦。

吳華笑呵呵的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周敏的小手,牽起她的小拇指說:「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周敏笑呵呵的把手拿了回來,指著地上的珍珠奶茶說:「今天正好放假了,我做了些奶茶給你們喝。」

吳華這才注意到地上的珍珠奶茶,心裡頓時一暖,原來周敏這麼懂事的。「我的老婆什麼時候這麼好了,真是越來越賢妻良母了!」

周敏從地上拿起珍珠奶茶,遞到了吳華的手裡說:「誰是你老婆了!」等奶茶全都放到吳華手裡時周敏一下子把手伸了出來說:「老闆,一共十杯珍珠奶茶,今天開業大酬賓,你就給我二十元吧。」

吳華更加寵溺的看著周敏說:「好,一會給你,走,先跟我進去。」說完吳華就牽著周敏的手走了進去。

苟舟抬起頭一看周敏來了,立刻笑嘻嘻的說:「呀,這不是嫂子嗎!」

周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今天珍珠奶茶店開業了,給大家帶點奶茶喝。」

苟舟立刻從地上站了起來,一個箭步衝到了吳華的面前,拿了兩杯奶茶就往回跑,一邊跑一邊大聲的說:「謝謝嫂子啦!」

「給你!這個還是挺好喝的。」苟舟一臉諂媚的樣子,笑呵呵的把奶茶遞到了盛佳麗的手裡,還貼心的把吸管為她插好了。

「謝謝你!」盛佳麗甜甜的一笑,接過奶茶禮貌性的喝了一口。周敏發現了盛佳麗,懟了懟吳華說:「那個女生看著好面熟啊!」

吳華順著周敏看的方向望了過去說:「啊,那個是我們新招來的女主角,你見過的。就是韓哥婚禮那次幫我解圍的那個女生。」

周敏聽完后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就不再說話了,盛佳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往吳華這邊走來了。

盛佳麗看到周敏,微微一笑問:「這麼好看的女生是你的女朋友嗎?」吳華立刻將周敏摟進了懷裡說:「對啊,那天婚禮她也去了,正式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盛佳麗,剛轉學到我們學校。」

吳華又歪頭的看了看周敏說:「這是周敏,我女朋友。」盛佳麗禮貌性的對周敏打了聲招呼,「嗨」周敏也禮貌性的說了聲:「嗨」

「二哥,這是你的。」吳華把手裡的奶茶遞給了鐵柱,鐵柱看了看說:「我喜歡甜的,你們喝吧!」

「哎哎哎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解風情啊!周敏特意送來的,再說了,這個真的很好喝的!」苟舟白了一眼鐵柱,狠狠的教訓著他。

鐵柱笑呵呵的接過了奶茶說:「是是是,那我可得好好的嘗嘗。」說完就把吸管插上,滋溜一下喝了好大的一口。

「對了,你這個是香港的那個珍珠奶茶嗎?」盛佳麗等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看向了周敏。

周敏沒想到盛佳麗竟然喝了一口就知道自己是在香港學的,頓時對盛佳麗有些佩服,她笑嘻嘻的說:「是呀是呀,我暑假特意去香港學的,怎麼樣?我學的像不像啊?」

盛佳麗伸出了大拇指誇讚道:「真的很棒,我在香港也喝過,但是就沒想到要學回來,我估計這個奶茶店肯定會爆火的!」

一聽盛佳麗這麼說,周敏更加的開心了。不過確實也是,今天剛開店,奶茶店就客流不斷,周敏看了一下時間說:「吳華,我先回去了,今天店裡人特別多,紅霞姐忙不過來的!我這還是偷偷的溜出來的!」

吳華看著周敏笑呵呵的說:「好,你回去吧,別太累了,如果紅霞姐忙不過來,你就跟我說一聲,我好招個人給她打打下手。」

周敏比了一個的手勢就急匆匆的走了,苟舟看到周敏要走熱情的說:「周敏,以後經常來玩兒啊!」

周敏笑嘻嘻的說:「好,以後來還給你們帶珍珠奶茶。」

周敏走後吳華看了看眾人放在地上的劇本,基本上已經看的差不多了,於是吳華說:「你們把劇本看完,就開始準備對對戲吧,我們爭取後天就可以拍攝!」

吳華又將目光看向了苟舟和盛佳麗說:「你倆的任務比較艱巨,這兩天好好磨合一下,爭取我們早日完成拍攝!」

眾人都氣勢滿滿的大聲的回答「好!」吳華滿意的點了點頭,因為校慶這個《感恩》可謂是一波三折啊,不過好在現在都順利了。 凌天懵了,一抹紅沾上了耳尖,很是尷尬,可是總不能說自己就是不想用繃帶吧,說出來太孩子氣了。

「沒有,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得,只剩下這麼蒼白的解釋了。

還好李元是個典型的技術宅,不在意這些人情世故,不然估計就要對凌天有意見了。

苗連在他們開始工作的時候就離開了房間,去處理自己的事去了。

整個房間只剩下了他和李元兩個人,剛剛帶凌天過來的劉明則是站在門口,沒有進來。

聽苗連說,做他們這種工作的人,就是能少知道就少知道,知道的越少自己越安全,當事人也越安全,所以不要看現在紋身都紋上了,但是真正了解這件事的人絕對不超過一個巴掌。

就算人少,參與這件事的人也全是簽過保密協議,都是被調查過的。

等到凌天他們完事後,李元低調地收拾東西直接離開了,來的無聲無息,離開也不帶走一片雲彩。

只剩下凌天左肩膀上的繃帶證明了他來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