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魂斬識!

楚浩哼了一聲,長劍抖出,一片劍光揮灑。

太極天元,絕對防禦。

侍恆頓時止步,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該從何處發起進攻,就好像一個圓,完美無缺,不存在任何漏洞。不過,他嘴角的冷笑更濃了,因為他的劍式雖然沒能攻破楚浩的防禦,但這樣的劍法也只是物理向的,又怎麼擋得住意境呢?

死吧,去死吧!

他雙眼緊緊地盯著楚浩,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楚浩被斬滅神魂,成為一具空殼。

「你要失望了!」楚浩殺了過來,殺氣如熾。

「什麼!」侍恆大驚,為什麼楚浩還活著?他的神魂不應該被斬滅了嗎?還是說,對方的劍法強到連意境攻擊都能擋下?

不不不,絕不可能,只有天級武技才需要神識來修鍊,因此也只有天級武技才能對抗意境。而天級武技的修鍊要求就是戰尊,豈是戰王能夠使用的?

但這是怎麼回事?

侍恆連忙揮劍招架,只是手才一抬,他頓時慘叫一聲,忍不住用一隻手抱住了頭,露出痛苦之色。

——他受到了混沌意境的衝擊。

楚浩已是一劍斬到,劃出了可怕的寒光。

「住手!」白楊部落的一位戰尊躍出,手一抬便將紫晶劍抓住,星力保護之下,紫晶劍根本划不破他的手掌。

倒不是寶劍不夠給力,而是楚浩的力量太弱了,還不足以破開戰尊的防禦。

「我們輸了!」這位戰尊說道。

輸了!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就這麼輸了?

那可是侍恆啊,最強戰王之一,居然一劍就敗了?誰能接受,誰能相信?

「你竟然領悟了意境!」侍恆已經緩過了勁來,他看著楚浩,滿臉都是震驚之色。他對自己充滿了信心,一定可以修出意境,可那得是成為戰尊之後的事情。

可楚浩居然現在就形成了意境,這真是太可怕了。

楚浩收劍,對他再不多看一眼。

手下敗將而已。

侍恆氣得嘴唇發抖,他何曾被人如此輕視過?

「你不要得意,這次是我大意了,但下一次……你絕對不可能再贏我!」侍恆在心中說道,咬了咬牙,快步離去。


楚浩看著對方的背影,也是眉頭微皺,他的意境才剛剛形成,殺傷力自然不會太大,只能對戰王造成一定的影響,畢竟武者每提升一個境界都能增加一些靈魂強度,戰王已經小有所成了。

可惜,這一次沒能幹掉侍恆,下一次就沒有如此好的機會了。

不過他既然能夠打敗侍恆一次,當然也能打敗第二次、第三次,敗軍之將,何以言勇?


他回到銅谷部落的陣營中,眾人自然向他道喜,能夠為部落贏下這一仗,可是讓部落增加了話語權,人人都能得益。

「沒想到,你現在這麼強了!」蘇挽月感慨道,當初楚浩的修為就是茫茫眾生中的一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可現在卻能一招即敗侍恆,強得沒話說了。

楚浩即是搖了搖頭,道:「這次我只是打了他一個突然襲擊,下回再戰,絕不可能如此輕鬆了!」這些古族後代都有底牌在手,可惜他的已經用掉了。

不過,現在的楚浩已經無懼,他有了更多的底牌——意境、太極天元劍法、黃焰,這些都已經超出了戰王的層次。

「我相信你,已經走上了一條無敵的路!」蘇挽月說道。

楚浩笑了笑,道:「你的體質也不弱,乃是世間最強之一,日後再把體術跟上來,戰力絕不會弱於我。」

蘇挽月怦然心動,她不是不想兼修體術,可這需要海量的資源支持,但蘇家早就沒落了,上哪去弄那麼多的天材地寶?

她已經知道小草的存在,那萬靈毒體可以促進草木的生長,再加上楚浩的龍牙米穀種,讓上古時期已經消失的龍牙米得以大量出現。

這意味著她的體修之路將變得坦蕩一片。

「走,修鍊去,要是可以在決戰前達到十階戰王就好了!」楚浩有些渴望地道。

若是達到十階,不但能夠衝擊十泉合一,甚至還可以嘗試將天地人三口大命泉再進行一次融合,這將擁有何等威力,連肥貓都不知道。

一條從來沒有人走過的路,讓楚浩充滿了野心。(未完待續。。) 四大部落不斷地發生著小衝突,但始終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戰役。

畢竟越是到了戰爭的尾聲,每個部落就越是小心,誰也不想倒在黎明之前,因此若是沒有十足的把握,沒有哪一方會輕易開啟大決戰。

況且,每一方又是兩個部落的聯合體,誰知道在大戰的時候會不會留手,保存實力,等三敗俱傷後來個漁翁得利。

因此,雖然幾乎天天都有戰鬥爆發,可說到要分出勝負……照這樣打下去,恐怕一年半載才能讓雙方傷筋動骨。

外來者對此並沒有什麼怨言,反正可以得到軍功,巴不得這場戰鬥能夠持續更長的時間。

一晃眼,三個月過去了。

四大部落的耐心也接近耗盡,正在追求著最後的大決戰。

這段時間中,外來者的實力普遍提升了一個檔次。

楚浩邁進了十泉戰王,而且還將十口天命泉融合,成為了中三境的超級大圓滿,而蘇挽月因為體質大提升,在雙修的幫助下,她也同樣達到了十泉合一,站在了中三境的巔峰,太陰體質發威之後,可以冰封一切,戰力比之以前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

現在的她,才有資格稱為最強戰王,不像以前是靠著玄陰劍才能夠橫掃諸王。

蠻荒少女是天生體修,提升修為對於修鍊資源的要求並不是高得離譜,現在也達到了相當於八階戰王的層次,配合她黃金巨龍的血脈,小丫頭的戰力同樣可怕。可媲美最強戰王。

但遇上楚浩和蘇挽月這樣的超強體質,她便要吃虧了。體魄並不能帶給她多少保護。


顧傾城和傅雪就要差了很多,一個是六階、一個是五階。因為體質太弱,她們比之一般的五階、六階戰王也強得有限。

不過到了戰王這個階段,幾乎沒有了水貨,都是實打實的強者,像霍江這樣的二世祖畢竟是極少數的。

楚浩並沒有看到許無痕、柳乘風、諸無忌等蒼州舊識,估計他們都在另一方的陣營中,到時候兩軍交戰,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活下來。

他的力量有限,也只能先顧著眼前的人。

讓楚浩煩惱的是。他始終無法將天、地、人三口超級命泉融合為一。

中三境超級大圓滿的戰王已經擁有可怕的能力,三口命泉互相呼應,前後貫通,猶如黑洞一般,可以吸收攻擊,猶如不壞之身。

但這仍不是無敵的。

這是有上限的,比如戰尊打來一擊,那麼三口命泉怎麼也不可能將這些力量完全化解,估計仍是一擊之下就要被重創的結果。

比如對上楚浩的黃焰、蘇挽月的冰封。仍是無法無解,因為這已經超出了戰王的層次。

另外,意境也無法抵禦,因為這更是連大部份戰尊都沒有掌握的能力。

楚浩和蘇挽月在不停地喂招。分析總結出了超級大圓滿戰王的優勢和不足。

因為在以前的歷史上,超級大圓滿的戰王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可這一代……估計人數絕不會少!

武道已經全面復甦。這一屆必然會湧現出大量的戰帝來,至於戰神就不好說了。也許只有一兩個。

楚浩一直在嘗試融合三口大命泉,被蘇挽月、顧傾城知道后。都是對著他狂翻白眼,自古以來都有共識,三口大命泉就是極限,沒有辦法再進一步。

事實上,超級大圓滿便已經是幾萬年、甚至十幾萬年才能出一個的奇迹,這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楚浩卻總覺得既然三小境可以將二十條經脈形成一個循環,那麼中三境沒理由不可能讓三口大命泉也融合到一起,只是這難度可能高到離譜,所以百萬年來也沒有哪一個人成功過。

沒有人成功過並不代表就不能成功。

而且,一旦成功的話,這又將強到什麼程度?

楚浩充滿著期待。

而且,肥貓說了,這裡的天地大道並不完整,不可能在這裡成為戰尊,因此對於外來者來說,十泉合一便是極限,沒有辦法再進一步了。

達到這一步后,楚浩和蘇挽月便開始積累資源,日後突破戰尊的話,絕對需要海量的靈藥才能支撐得起,因此從現在開始就得準備起來。

星力打開了體修的上限,再加上又不缺資源,楚浩的體術也很快達到了戰王巔峰,現在他真是在哪一方面都達到了極限,不突破戰尊就無法再進一步。

——除非他可以將三口大命泉融合,這是一個前無古人的成就。

可就在這時,大決戰終於打響了。

楚浩駕著戰車出列,他此時已經站在了戰王的真正巔峰,在戰車的增幅下,他的戰力達到了八階戰尊,完全不輸給大祭司。

蘇挽月自然也是這個層次的戰力,另外,管風、侍恆等最強王者應該也達到了這個高度,只是自上次擂台戰後,雙方再沒有比試過,因此每個人的實力具體如何,誰也不清楚。

到了這時,外來者的作用已經明顯無比——銅谷部落和白楊部落的聯合陣營中,有多達六個外來者在戰車的幫助下達到了八階戰尊,這是絕對無法忽略的戰力。

平原的另一端,戰狼部落、陰河部落的聯軍也緩緩推進著,戰車都在第一排,有各種強大的凶獸充當腳力,威勢驚人。

「原天罡!」楚浩目光一凝,終於看到了那昔年蒼州的勁敵,可現在的原天罡卻跟以前完全不同!

他原本黑髮濃密、肌膚有神光閃動,是一名神彩動人的美少年,可現在卻是一頭白髮,渾身有一股股黑氣繚繞,雙眼更是只剩下了眼白的存在,幾乎不像是一個大活人。

原天罡好像感應到了楚浩的目光,驀然轉頭,向著楚浩看了過去,銳利的目光如劍!

楚浩只覺眉心一痛,伸手一抹,赫然發現額頭居然破了,流出了血來。

嘶,這原天罡的實力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要知道楚浩現在的體魄可是巔峰戰王級別,可原天罡隔了那麼遠掃了一眼,就讓他額頭破開,這是何等可怕的破壞力?

當然,剛才他並沒有激活戰車的防禦,可原天罡也沒有用到戰車的增幅,雙方可說是以本身的實力來了一次比拼,楚浩……落在了下風!

「這傢伙的空間體質好像提升了無數倍!」楚浩向著肥貓說道。

只有空間體質才能跨越這麼遠的距離發動攻擊而不減威力,以前在雛龍榜的戰鬥時便知道了,空間體質對於體修的體魄也有著可怕的破壞力。

事實上隨著境界越來越高,便能知道體修絕非同階無敵——同階無敵的是體質,只是以前幾乎沒有強大的體質出現,體修就變成了同階無敵的存在。

原本原天罡的體質並不是十分強大,可現在……至少擁有了輕易破開戰王級體魄的能力。

這傢伙究竟得到了什麼奇遇?

因為他可不是在這兩年中成長到這一步的,而是一進入這裡就是最強戰王。

「那是付天英、那是羅百盛、那是紫、那是龍!」蘇挽月一一指點,將之前的最強戰王都是數了出來。

楚浩點頭,這些都是等下開戰後必須重點戒備的對象,這些傢伙現在肯定也都達到了中三境的超級大圓滿,實力絕不容小覷。

「嗚——」銅谷部落率先吹響了戰鬥的號角,而另一方也跟著吹響了號角,雙方大軍立刻開始加速,向著另一方沖了過去。

大戰,已是一觸即發。

到了這時,楚浩已經無懼任何人,他輕喝一聲,戰車立刻飛騰而起。

刷刷刷,不止是他,銅谷部落這邊可以舞空的戰車全部飛到了空中,這既可以增加靈活性,又能擴大視野,有飛行的優勢幹嘛不利用呢?

另一邊,原天罡他們也駕車御空,雙方如同飛鳥一般互相逼近。

「殺!」

震天般的咆哮響起,大戰終是打響。

原天罡盯上了楚浩,白髮飛揚,他有若歷經蒼桑的老人,臉上不帶一絲的情感,冷然道:「你我之間的恩怨,今天將徹底解決。」

「好,我倒也想看看,你這幾年都學到了什麼東西。」楚浩乾脆地道。

原天罡的表情終於有了一些變化,嘴角微微搐動,也不是笑還是恐懼。他道:「你很快就會在我的面前顫抖,我會讓你品嘗到無盡的黑暗,讓你永遠沉淪!」

「哈哈,少吹牛了,放馬過來吧!」楚浩雖然不知道對方這些年的經歷,可他已經站在了戰王的巔峰,無論是星力還是體術,都是達到了這個境界的巔峰,需要怕誰?

「你能接我幾招?」原天罡冷笑,右手一振,打出了一道攻擊,這次卻是用上了戰車的增幅,這道攻擊快如閃電,瞬間便打到了楚浩跟前。

楚浩起手還擊,轟,虛空震響,這是巔峰戰尊級別的戰力碰撞,可怕無比,便是低階戰王被卷到一下都可能立斃。

不分勝負。

兩人都達到了戰王可以達到了極限,在戰車加持之下,力量也平分秋分。

「沒有讓我太過失望,這樣殺起來才有意思!」原天罡白茫茫一片的雙眼中驀然浮起一道黑光。(未完待續。。)

ps:感謝為穿越當宅男昨天的打賞 「看來,你為了獲得現在的實力,付出了不少代價!」楚浩喝道。

「不少?」原天罡卻幾欲發狂,「你永遠不會知道,我為此吃了多少苦頭,每天都猶如生活在地獄之中!不過,我會讓你品嘗一二的,哈哈哈哈!」

這傢伙是瘋了嗎?

楚浩朗聲大笑,道:「那也得看你有沒有這樣的實力。」

「殺你,易如反掌!」原天罡再次出手,咻咻咻,一道道攻擊襲來,但這一次顯然融合了他的空間體質,在空氣中一閃即告消失,但下次出現卻已經橫渡了很長一段空間,從四面八方射向楚浩。

楚浩哼了一聲,雙手握拳,龍拳展開,嘭嘭嘭,恐怖的力量振蕩空間,將這些攻擊一一粉碎。

兩人的力量都被戰車增幅,但體質卻無法因此增強,是以體質的作用縮小了無數倍,畢竟戰尊太強了,而且他們現在都相當於八階戰尊,體質可以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兩人大戰,恐怖力量瘋狂震蕩,戰車則是不斷地交錯而過,兩大天才在雛龍榜交鋒之後,終於進行了第二次大戰。

這真是一個勁敵,實力可怕,而且殺意驚人,一點都不能大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