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倒是蘇婭,對遊戲沒什麼興趣,一本正經地在開網頁看電影。看了一眼,正是顧雅希主演的《素問》。

美男個個好過分 “你不是說你看過了嗎?”

“我看過的是《何以春秋》。”

“怎麼樣?好看麼?”秦陽湊過來。

蘇婭想了想:“演技、道具、後期、音樂都有待提高。不過,我對比了一下目前線上熱門的電影,《何以春秋》比它們還是高了好幾個檔次的。 十里幽香,清揚婉兮 不過,我不是很明白,爲什麼前半部分的時候,范蠡會把西施的帶到那種國與國之間的鬥爭中。他不是喜歡西施麼?”

秦陽想了想,開了個網頁,搜了一下《何以春秋》的大概。

主要講的就是春秋戰國時代,五雄爭霸的事情。加上了一定的藝術改編,把顧雅希演的從現代穿越過去的女主“西施”巧妙地融入了歷史之中。

其主要精彩之處就是改編得實在是可以,沒有誇大兒女情長在歷史上的重要性,每個角色形象都非常生動鮮明,幾個演員的演技也自然,非常投入。還有就是細節完美還原歷史,贏得了良心劇組的口碑。

蘇婭說的那個橋段,是前面,穿越女“西施”出現在春秋時代,與男主范蠡相遇之後,明明已經有些情投意合了,可男主還是把她給交出去了,女主以爲自己被心上人當成了棋子,雖然表面上爲了國家大事,忍了,可在私人感情上還是從而引發了一系列的誤解。最後導致了無法挽回的悲劇。

“這個啊……”秦陽也有些不好說,“我沒看過這部電影……等我先看完再給你解釋。”

關了遊戲,他也跟着在網吧裏看電影。

旁邊角落裏的嶽煒看着他們兩人在網吧優哉遊哉地看電影,也是有些無語的。

蘇婭說的橋段確實在比較前面的地方,他很快就看到了。

“根據電影中表現出來的,范蠡確實是對她有意思的。從一些細節上來看,他也不僅僅是因爲西施貌美才喜歡上她。我覺得他其實考慮了很多。你還記得這裏……他說了這句話。范蠡在歷史上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電影裏演出來的也是一個聰明人。他這些反應應該是直接把未來的事情也考慮進去了。”

“你的意思是說,他認爲西施只有這麼一條路是對她來說最好的麼?”

“對。”秦陽說,“你想想,那個時候,越國那種情況下,她長那麼好看,如果不用來美人計,被其他人看到了,肯定也是要強搶了去的。范蠡身爲男人,肯定是不希望西施成爲別人的女人,但考慮到那個時候,他護不住西施,與其被平野霸民搶了走,不如冒險一試,然後用他全部的能力,護她周全。”

蘇婭沉默了一會兒。

秦陽覺得有些意外,沒想到蘇婭也會考慮這種問題,覺得有些好笑。

“怎麼突然想這個問題?”

蘇婭語氣降了下去:“我只是在想,或許,我來到這裏並不是一個意外。”

“怎麼說?”

“是你把我送過來的。”蘇婭看着他。

秦陽的笑容消失了。

“什麼意思?”

“我曾經說過,自從我有意識以來,睜開眼睛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你。”蘇婭說道。

電話鈴聲又響起。

這一次,秦陽沒有去接。

“你接着說。”

只不過,蘇婭似乎沒有心思把事情說清楚,只是有些悵然地說了一句:“我好想誤會了很多……”

秦陽看着她,沉默了許久,最終接通電話。

“耗子在外面,去他車裏裝吧。”

蘇婭已經收拾了自己的情緒,恢復了平時的平靜表情,點了點頭,起身離開。

再進來的時候,秦陽和姜浩澤兩人臉上還帶着震驚。

從來沒有見識過親手組裝一臺掌上電腦的過程,今天好好見識了一番。

不得不說,只有一個字——服!五體投地的服。

“嫂子,你這麼厲害,能不能把這項技術教給我啊,我去專門搞個公司,就生產掌上電腦。”

蘇婭搖頭:“這個技術不外傳。”

她都這麼一本正經地說了,姜浩澤也只好放棄了。

有了自己的掌上電腦之後,蘇婭明顯辦事方便了很多。她的雙手在鍵盤上飛快按過,手速竟然,幾乎看得人眼花繚亂。

“陽哥,又有什麼單子啊?說來聽聽唄。”

秦陽就把網吧午夜時間定格的事情給他說了。

“你是不行了,最近不是都住家裏麼,門禁。”

姜浩澤很遺憾的點頭。

“對了,之前被拍照威脅的事情,查出來了嗎?”

之前姜浩澤忙着恢復公司的頹勢,一直似乎挺忙的,剛好他們這邊事情也不少,因此放假之後見面的機會反而不多。這次見到了,肯定得好好提到一下之前惦記着的事情。

可是,沒想到姜浩澤聽到這個,臉上的表情竟然比較複雜。

“這件事吧……說來有些尷尬。跟毛竣鋒還真的有點關係,但最後主導者不是他,我已經調查過了。好像是一個更加神祕的人。我也不明白,那個不知道姓什麼叫什麼的傢伙,我怎麼惹到他了……嫂子,能幫我查查麼,那個神祕人到底是誰。我的那些照片還在他手上呢。”

“什麼?那些照片還沒拿回來?!”秦陽也是醉了,“之前不是早就跟你說了,蘇婭電腦技術很好,有什麼事情不能解決的,直接來找她就可以了。”

姜浩澤討笑:“我這不是感覺……怪不好意思的麼。被你和嫂子看到那些照片……哎呀我的清白都沒了。”

秦陽無語:“就你的清白?得了吧,你身上我哪裏沒見過?還需要講什麼清白?蘇婭對你也沒任何興趣。”

愣了愣,反應過來,嘴角帶着玩味的笑容。

“我說你小子,主要是爲了不讓我們看到那母老虎的那些畫面吧。” 姜浩澤臉上帶着乾巴巴的笑。

“陽哥,瞧你這話說的……小心嫂子誤會了。”

“放心,她不會誤會。她知道泡溫泉是光着身子的。”秦陽沒有放過他,“趕緊把情況交代出來,讓蘇婭幫你解決了。你一個生意人,應該是懂得什麼叫做夜長夢多的。再這樣拖下去的話,萬一再出點什麼事,到時候別哭着來找我們。”

姜浩澤無奈的點頭:“行吧行吧,你們幫我查。不過,嫂子,別讓陽哥在旁邊看着。那些照片的話……找回來就趕緊刪了吧。對了,順便幫我把喬芃她爸那邊的照片記錄給給刪了。”

蘇婭點頭,手指在鍵盤上飛快敲動。

隨身醫典:醫妃權傾天下 九十年代福運女 秦陽想湊過去看來着,被姜浩澤死抓活拽不給看。

“刪了。”

蘇婭那邊很快傳來解決的消息,姜浩澤衝着蘇婭不住的感謝。

“那那個幕後黑手查出來了嗎?”秦陽也懶得再探究姜浩澤的八卦,專注到了事件上來。

蘇婭搖頭:“我查到的是一個海外地址,順着線索去查,發現有上千個賬戶。雖然我能夠找到,但要耗費的時間太長了。而且,我看那些轉移手段,應該是專業人士的行爲,他們應該是被人僱傭的。真正要去查僱傭他們的人是誰,有點麻煩。”

姜浩澤有些泄氣。

秦陽看向他:“我說你這是招惹了誰?好端端的去一個party也能被陷害。對了,你說跟毛竣鋒有關係,什麼關係?”

“這個事……說來也有些慚愧。毛竣鋒以前確實認識我,但是我們不熟,而且以前認識我的基本上對我沒什麼好印象,原因你懂的。我後來也跟他聯繫了,他跟我說,確實是有人跟他說了,借他的手來完成的這次陷害。但是他只是聽說有人利用我的名義在他的酒店開了個房,別人告訴他的是我故意迷倒了喬芃。他剛好跟坤元最近有些糾葛,所以接了囑託,叫人去早上拍個照片,別的小動作不是他乾的。”

“那他有跟你說,是誰告訴他的消息麼?還有,又是誰假借你的名義開的房?”

“查出來了,確實是我的人。該死,就連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手下面竟然有人被買通了。”

這件事不是一件小事。

秦陽看向蘇婭:“有空多留個心吧。”

蘇婭點頭。

“那我就在這裏先謝過嫂子了。”

姜浩澤似乎對這件事也沒怎麼太看重。畢竟事情已經過去了,他最近公司也穩定下來了,見秦陽的電腦上正在放着《何以春秋》的劇情,有些驚訝。

“不是吧,陽哥,你在網吧看電影?”

秦陽反問他:“有什麼不可以的麼?”

姜浩澤憋了半天,沒憋出什麼來。只好看向旁邊的嶽煒。

“嘿,這就是你們這次的客戶麼?小子,陽哥的招牌可是小事五百,大事一千,危及性命的價格面談。你付得起麼?”

秦陽拉住他。

“具體情況具體對待,一百塊意思意思夠了,看他也不會有什麼大事。而且,最近我捉鬼的成本也低了不少,不光如此,我還收了一個徒弟……”

姜浩澤不禁感嘆:“我不過就是小半個月沒聯繫麼,怎麼感覺發生了那麼多事。”

秦陽但笑不語。

“對了,陽哥,之前我跟你說過的,下禮拜我可能就要去英國了,估計得等到8月中旬再回來。你和嫂子有什麼打算?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外面玩玩?我在英國有套房子,大得很,地段也不錯,特別適合度假。”

秦陽摸了摸下巴。

“去倒是無所謂,不過現在辦理簽證是不是來不及了?你這消息通知得也太遲了。”

“辦簽證又不是什麼難事,交給我,分分鐘解決。你們確定的話,我就把你們倆也算上去了。”

秦陽看向蘇婭。

蘇婭表示無所謂。

“我還沒出過國呢,出去也好,就當是度蜜月了。而且我爸以前還說了,希望我把離山陰陽術發揚光大,走向國際。嘿嘿……外國的鬼長什麼樣,我還真有點興趣。”

有姜浩澤在,這個角落就不愁會冷清。

不知不覺,天色暗下來了。

秦陽看向在一旁默默打遊戲的嶽煒:“吃飯去麼?”

嶽煒看向他們幾個,揉了揉肚子,覺得也確實是餓了,點了點頭。

看得出來嶽煒跟網吧的老闆娘也算是混了臉熟了,說了一聲之後,四人就佔着位置掛着機,來到了附近的一家店。

時間倒是不早了,8點多。

冷清的店裏只坐着一家子的外地人,操着地方音極重的普通話在那裏討論着孩子的學習。

四人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來,隨便點了幾個菜。水煮肉片、麻婆豆腐、番茄炒蛋……都是一些最普通的家常菜。

嶽煒說,這家店到飯點的時候生意還是不錯的。不過現在已經過了飯點了,所以幾乎沒人了。

“但是要說口味,我個人覺得還是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你們吃不吃得慣。”嶽煒的語氣中,帶着一些“我是底層人民,你們是上流社會的人,我們的口味可能有很大的差別”的意味。

秦陽笑了笑:“這傢伙是土豪,吃的都是山珍海味。我們沒事,我平時就吃這些。”

姜浩澤嚷嚷起來:“陽哥,你這話就不厚道了,我們在學校不都基本上一起吃飯的嗎。”

正談笑間,店裏來了一個穿着黑色風衣的中年男子。

男子整個人都像是籠罩在黑暗中似的,鬍子邋遢,眼窩深陷,整個人都透着一股陰沉。他走了進來,看了看他們桌上的飯菜。

“老闆娘,來一碗烤肉石鍋飯。”

說完,到一個角落坐下。

雖然感覺這男人有些陰沉,但秦陽沒有放在心上。倒是嶽煒嘟囔了一句。

“晚上有點降溫了。”

秦陽感覺有些奇怪——是啊,明明吃着剛出鍋的飯菜,怎麼這個點會覺得有些降溫了呢?

現在可是最熱的七月底啊。

“老闆娘,你還記得我麼?中午的時候來這裏吃過飯的。”一個年輕的女生在這個時候走了進來,身上穿着短袖熱褲,沒問題。

秦陽的視線,再一次瞥到了那個風衣男身上。 不對勁。

剛進來的小姑娘身上還是短袖熱褲的,說明這晚上根本沒有降溫。 國民寵愛:老婆大人晚上見 也是,這最熱的夏天,他們這裏可是a市,哪兒會有晚上降溫嚴重的情況?

所以,剛纔那股寒意,是從那個穿着風衣的男人身上帶出來的。

可一個人怎麼可能帶出一陣寒意來。

人們常說這個人冰山,冷若冰霜,那都是形容。現實中哪有可能真的冷成那樣的。

除非……

“陽哥,你看什麼呢?”姜浩澤看向秦陽,順着他的視線看過去,“怎麼了?有什麼問題麼?”

“沒什麼。”秦陽收回目光,“吃你的飯吧。趕緊吃完趕緊走,還有任務呢。”

姜浩澤看了半天,沒看出什麼花頭來,只能“哦”了一聲,繼續低頭吃他的飯。

氣氛不太對勁,四個人很快就解決了所有的飯菜,起身離開。

蘇婭臨走之前也看了一眼那個風衣男,又看向旁邊的秦陽。

秦陽注意到她的目光,搖了搖頭。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剛纔那個不是活人。但也不是一個鬼——老闆娘一家可都看到他了,而且還給他上菜了。

“借屍還魂。”

回到網吧的時候,秦陽說了剛纔的事情。

“什麼?!”姜浩澤果不其然又被嚇了一跳,“我就說怎麼突然降溫了……可之前不也有過一個借屍還魂的麼,也沒有降溫啊,這又是怎麼回事?”

秦陽給他科普:“不同的鬼有不同的溫度,比如被火燒死的,身上就會帶着烤焦和火燒的味道,而且通常溫度會比較高一點。而凍死的人,走在路上溫度確實會比較低。當然,我就是舉個例子,沒有說剛纔那個人一定就是凍死的。這大熱天的,除非被關在冰箱裏,否則這裏怎麼可能會凍死。”

“那我們不會有事吧?”嶽煒也有些害怕。

秦陽衝着他笑了笑:“他做他的事,我們管我們的,頂多就剛纔在一個店裏吃了一頓飯而已,又沒有任何接觸,不會有事的。”

話音未落,只見風衣男從遠處走了過來,朝着他們這個網吧直挺挺地走了過來。

秦陽只瞥了一眼,發現那個男人走路的姿勢非常古怪。

剛纔在店裏還沒察覺什麼,畢竟男人很快就坐下了。

現在才發現,他的膝關節不怎麼靈活,走路的時候,有點像喪屍似的。特別是他整個人顯得非常瘦,眼窩更是深陷,給人就一種陰沉抑鬱的感受。

秦陽把他們都趕了進去。

“人家不來招惹我們,我們就不去搭理他,記住了嗎。”

姜浩澤和嶽煒點頭。

“那陽哥,我還是先回去了。明天之前把你們倆的身份證號碼告訴我,我幫你們解決簽證問題去。”

秦陽點頭。

三人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風衣男進入網吧之後,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證之後,遠遠看去,好像還跟老闆娘說了兩句。

“看上去像是認識的啊。”秦陽看向嶽煒,“你以前在這裏見過他沒有?”

嶽煒搖頭:“我每個禮拜基本上就來這裏兩次,也不關注旁邊有什麼人。印象中沒見過他。”

秦陽點頭,表示明白了。

“你想到了什麼?”蘇婭問他。

“我在想,他會不會是跟半夜時間定格有關係的人物。剛纔我也說了,在這個網吧裏,我沒感覺到任何陰氣異常的情況。如果說非要有什麼原因的話,要麼就是電腦的問題,要麼就是喏……他的那種情況。”

至於是前者還是後者,這隻能看今天晚上的情況了。

秦陽見嶽煒還是惴惴不安的樣子,寬慰地笑了笑,一手拍在他的肩膀上:“放心吧,有我們在,你不會有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