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屬於大明的王道。

但也正如李和所說,他們走在覺悟的道路上,卻也不是覺悟文明,沒有誰願意賭上全族人的生命,所以如果有的選,在炎武衛大軍壓境的時候,龍首文明這些單個的文明……會投降。

公私之分,他們是有桿秤的。

唯有覺悟文明,在面臨毀滅整個多元的災難時,會傾盡所有,因為他們已經覺悟,他們眼中的文明早已不只是自己……

「星星正在被點亮。」

李和望著天空,如此說道,這是封建王朝所不能想象的,亦是當今社會所不能想象的,曙光軍團只是以大明天軍的身份發布的勤王令。

整個宇宙,數以百萬計的文明便全力行動了起來。

派出了最精銳的部隊,甚至不惜耗盡所有能源,人民節衣縮食,也要拿出最強的底牌,幾乎是傾盡了一切資源,為了打贏這場戰爭……

除了大明的屬國。

那些「不安分」的文明當中的大部分也是做出了支援的選擇,他們不安分,他們固然有更多的想法,但他們很清楚,在覺悟文明秩序下的不安分才有利可圖,一旦宇宙淪為修正者的歡樂場,那便什麼都完了……

那些修正者,會摧毀和奴役一切。

郭維沒有李和的本事,但他可以看到情報部的匯總,星圖中的支援部隊確實越來越多,對於炎武衛的兩千人而言,可以說是汪洋大海了。

可是,郭維作為老革命軍,很清楚炎武衛在幻想時代的戰爭。

經常需要一個班組突進,就要解決一個位面的,兩千人的炎武衛部隊,規模很大了……

「基礎力量看來有了。」

「就看項少傑怎麼打這場仗了,劉雄帶著第一團進展不利的話,炎武衛第三師其他部隊也會支援的,最後定然是要與整個第三師作戰。」

「只能說不好打。」

項少傑作為革命軍新生代的將領,固然是極為優秀的那批,但面對第三師而言,而且,炎武衛第三師現在的師長,可是他們原來的師長啊……

寧無憂有多強,他們這些南江革命軍的老人再清楚不過。

如果說陳武玄的革命軍第一師以「驍勇精悍,最擅硬仗」為評語的話,那麼原革命軍第三師就是「攻堅至上,破陣無敵」。

由此可見,寧無憂有多猛了。

現在是霍連山負責曙光軍團與炎武衛的戰事,也不知道到時候霍連山能不能擋住寧無憂……

「贏沒可能,希望能夠拖到八月吧。」

李和從沒有覺得這場仗能贏,他即便認為姬長生在和諧城內能夠搞事情干翻第一師,也不認為曙光軍團能贏。

因為兩者掌握的力量不在一個量級上。

和諧城裡面,鬼知道關了多少強者,而且和諧城作為戰場,絕對比這個位面更加堅挺,倒不如說是太過堅挺了。炎武衛第一師在裡面,絕大多數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要麼是不好用,要麼就沒法用……

幾乎就是逼著第一師在進行白刃戰。

以短較長,會輸不難理解。

而炎武衛第三師明顯不這樣,他們是可以發揮最大戰力的。

「八月……」

「曙光軍團的戰場看樣子拖到明天是沒問題的,變動率突破10%以後,我認為吉格先生就算有意放水,戰鬥應該也是要拉開序幕了。」

「你準備好了么?」

郭維有些擔心,畢竟李和雖然一路來創造了太多的奇迹,可接下來李和要面對的是三位天階專員,然後還要打執劍者……

怎麼看都覺得離譜。

「啊,期待這一戰,很久了……」李和不僅沒有怯戰,反而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能不能贏下去。

他怕的只是文明裁判所的實力太弱,哪怕是炎武衛和404機構有意放水,他們都堅持不到八月。

堅持不到《大明2077》的變動率超過25%。

……

在任俠離開曙光城前往哈里斯堡,開始在各方面布局的時候,吉格其實後來也離開了曙光城,他去找陶欣了。

倒不如說,支援?

伴隨著李和這邊變動率的上升,陶欣夢境中的世界變化更加劇烈,她能夠催眠所有看過《大明2077》的人成為讀者,但因為效率問題,她並沒有深度催眠所有人,因此她的變動率大概是李和的五倍,如今李和推動到接近7%的地步,她的就是35%。

張三丰和姚廣孝出現又離開,其實是做了些手腳的。

姚廣孝移花接木,將原本該降臨到現實世界的真正修正者,對抗覺悟文明的那群修正者,給引到了這個夢境世界當中。

因此,陶欣承受了雙倍的壓力。

而且那壓力降臨的時候,並不以現實世界的變動率為基礎,而是以她的……

哪怕是織夢者,哪怕是夢境的主宰。

陶欣面對那些修正者的進攻也有些頂不住了,覺悟文明是歷史研究社的新成果,是新概念,這是第一次被寫入書中。

其設定高度也是超越以往所有的。

陶欣這才明白,這本書的設定有多離譜,力量體系有多高……

。 第777章各路人馬

扎特爾邁步走入人群,他身材高大,走在人群中很是顯眼,即便他的穿着跟大眾是一樣的,儘管他足夠低調,但還是被不少人注意到了。

他並不在意身後跟着的那些尾巴,穿過兩條街道,走向一間賣山貨的鋪子。

掌柜的見有客人來,趕忙出來迎客。

「您要點兒什麼?我們這兒新到了一批山貨,您要不看看?」

扎特爾看着掌柜的問道。

「我找你們老闆,他說讓我在這個時候來月陽,我來了,為何他卻遲遲未回來?」

掌柜的神色頓時一凝,朝扎特爾身後看了看,笑着道。

「我們老闆那可是個不著調的,一般情況下都是不在家的,別說您見不著了,我平常都見不着他,要不您改日再來?」

扎特爾,直接在一把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不走,我手上可是有珍品,你們老闆看了保准喜歡,早就說好的買賣,他想反悔?我可不答應。」

外頭那些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跟着巴扎特的人聽到他這些話,終於確定他就是個貨商,不過就算是貨商,那對於一些人來說,卻也是足夠誘人,因為這裏的人,打家劫捨實在太正常了。

掌柜的像是被他磨的沒辦法,最後對他說道。

「行吧,老闆,您去裏頭等吧,我去給你找老闆。」

扎特爾跟着掌柜的進了後堂,立刻恢復了他那副冷冰冰的模樣,他直接問道。

「你們家殿下說我來了月陽就到這裏來找他,我一個月前就來了,只不過怕引來追兵給你們惹來麻煩,所以一直都沒來,不過我聽說他還沒到,是不是?」

掌柜的立刻換上一副恭敬的樣子。

「殿下是還沒來,不過如今應該已經在路上了,閣下不要急。」

扎特爾皺起眉頭,「我怎麼可能不急呢?我很急,他知道我為什麼急。」說完站起來就要走。

不過在出門前,又回頭對掌柜的道。

「他若是來了,一定要讓他去找我,我在景泰客棧。」

掌柜的張了張嘴想要提醒一下他離開時要小心,感覺有些不懷好意的人跟着他。可是這人腿長步子大,一步跨出去就出門了,掌柜的什麼也沒來得及說。

扎特爾並沒有立刻回客棧,而是繞到一個偏僻的藥房買了葯,出來時,不出所料的被人給堵了。

堵他的人都是當地的那些混混,爹娘都是記檔的流放之人,所以他們連上私塾的資格都沒有,長久被貼上罪人的孩子讓他們破罐子破摔,做上了偷雞摸狗的勾當,慢慢的變為打家劫舍。

因為在月陽城,有眼力見兒的肯定看得出來巴特爾不簡單,可這些年輕的流氓地痞是看不出來的。

他們看着扎特爾手中提着的腰包,很乾脆的伸手。

「把銀子交出來吧。」

扎特爾也不喜歡跟這些人廢話,一拳一個全給撂倒了,不過也沒下死手,畢竟這裏是城中。

白薇帶着那位知府公子躲避著那些搜查的人,心中把陸文淵罵了個狗血淋頭,租到院子沒有也該在外頭等着她啊,現在天都亮了,這巷子裏也不安全了。

正想着,手臂忽然被人從身後拉住,她快速回頭便要動手,卻聽到陸文淵的聲音。

「別動手,是我,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白薇詫異的看着他,「你怎麼找到我的?」

陸文淵吸吸鼻子,「我說聞着味道找來的,你信嗎?」

白薇臉上揚起一抹魅惑的笑容,纖纖食指勾起陸文淵的下巴,聲音溫柔無比。

「當然信了,我知道我的味道跟別人是不一樣的。」

陸文淵趕緊移開眼,這個妖精,實在讓人受不了。

他看向被白薇牽在手中的昏迷的楊公子,有些慌張,四下看了看。

「你還真是厲害,說要把楊公子抓來,居然就真的抓來了,這下楊大人府上怕是要炸鍋了。」

白薇不以為意。

「那就炸吧,不過蘇蘇那丫頭明明說好在外頭等我的,可是卻跑了,她回客棧了嗎?」

陸文淵神色一凝,緊張道。

「沒有啊,誰說她回客棧了?她沒回去。」

白薇皺了皺眉。

忽然見前方有一隊人在搜查,趕緊拉了陸文淵就走,而那位楊公子嘛,還被她提在手中。

陸文淵原本還想幫忙,但看到白薇只是用一隻手就能提着楊公子跑,嘴角抽搐了幾下,不敢開口了。

他要是帶人走,估計得用背的,而且速度還快不了,想到那個叫小柔的小丫頭的力氣,陸文淵有些懷疑人生。

怎麼現在的女子都是大力士,而他這個男人到顯得手無縛雞之力了,這到哪兒說理去。

陸文淵帶路,三人穿過兩條巷子,好在沒遇上什麼人,隨後陸文淵便帶着白薇進了一間院子。

這是他剛租下來的,許久沒人住過了,所以平時也沒人來。

兩人進了院子,白薇把楊夜往地上一丟,問陸文淵。

「到底怎麼回事?蘇蘇沒回去嗎?」

陸文淵搖搖頭,隨後把客棧被搜查,自己逃跑,然後有人暗中幫他的事都說給白薇聽。

「那個幫我的人是不是就是蘇蘇?」

白薇搖頭,「不會是她,如果是她,會帶着你跑,不會留下來,那就是說,她沒回客棧?」

這般想着,白薇的臉色就變得有些凝重了。

「難不成被抓了?」

陸文淵也有些擔心,雖然覺得那個女人不是什麼好人,但好歹救了他,他也還是不希望她出事。

白薇一直沒說話,在院子裏走來走去,不知道在想什麼。

陸文淵看着地上的楊夜,直接把他拖到旁邊的一株楊樹下面,用繩子捆了個結結實實。

白薇問道,「現在什麼時辰了?」

陸文淵看看太陽,說道。

「應該是辰時」

白薇眉心緊緊蹙起,「我們之前跟他老子約定的是巳時,馬上到時間了,這丫頭到底跑到哪兒去了?如果她不回來,我是不會幫她去救人的,再說了,那小柔也不是我師妹,我憑什麼這般出力?」

陸文淵立刻附和,「就是嘛,你就不該去幫她抓人。」。 比賽頒獎順序上反著來的,從三等獎開始,最後才是特等獎,陳爭剛剛睡得很死,其他將逗頒完了都不知道,最後輪到他們上去領獎了,朱亞男才推醒陳爭。

等陳爭和朱亞男回到座位上,主持人再次上台主持節目,然後經濟管理學院的院長上台總結,比賽才算正式結束。

他們被工作人員告知,等會把銀行卡信息留下來,幾日內,學校會把獎金直接轉到他們的卡上。

觀眾陸陸續續退場,黃先教授和周教授卻徑直向陳爭他們走了過來。

見兩位教授來找自己,陳爭頓時有些惶恐,忙笑着嚮導師和周教授打招呼:「黃教授,周教授好!」

黃先板着臉說道:「陳爭,你開公司創業,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啊!」

陳爭訕笑道:「自己小打小鬧,怕您說我不務正業,所以暫時不好意思跟您提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