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身上,有一種上位者的氣質,面部表情,站姿,都透露出自信,彷彿能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一般!

而站在周衛國身邊的那人,一身肌肉相當結實,不顯誇張,但每一塊肌肉都隱隱蘊含着無窮的爆發力,身材相當勻稱。

他的武器不是劍,也不是盾,更不是法杖,而是一對拳套!

周術人,居然是一名拳師!

雖然說拳師的數量不少,但從各個方面的屬性來說,拳師都不如其他武器的使用者。

論防禦力不如盾,攻擊距離墊底,遠程打不了,相比起其他武器而言,唯一的優勢就是可以造成足夠強大的打擊傷害,而且在敏捷性上更勝一籌。

但是…

在面對魔力生物的時候,喜歡近戰上去用拳頭大的又有幾個呢?用拳頭打,就意味着你跟魔力生物之間必須要零距離接觸,否則就造成不了傷害。可一旦與魔力生物之間的距離過近,危險系數也是直線上升!

看着周術人居然是一名拳師,黎歌不禁心生幾分敬佩。能用拳術將自己發展成全國第一強者,這個周術人自然也是有兩把刷子的。

黎歌看着那三人,稍稍欠身說道:「各位好。」

「你就是黎歌?」

那名站在女性身邊的中年男子上下打量著黎歌:「周衛國已經把你的事情跟我們說過了,才剛剛入學,就擁有超凡的實力,確實不簡單吶。」

「黎歌,那邊兩位是皇室中人,也是我國的皇帝與皇后!」周衛國說道,「另外,我身邊的這位就是兔之國單體戰力最強,並且得到了聖獸認可的周術人同志,這一次你與聖獸柱的接觸,將在他們的主持之下進行。」

皇帝和皇后?

雖然黎歌知道這兩人身份不一般,但還真沒想到皇帝與皇后那麼輕描淡寫的就冒了出來!

黎歌不由得有些驚訝:「我還以為你們們會派出一個部隊來監督我呢…沒想到居然是皇帝與皇后親自前來主持。」

皇帝面帶微笑,說道:「一般來說,一個國家每年能夠出現魔力親和度達到一百分的人不超過三個,每一個魔力親和度達到一百分的人,都有機會得到聖獸的認可。一旦得到聖獸的力量,那可就意味着你得到了神明的恩賜,將成為一國之棟樑。有這樣的人才,我們自然要親眼見證一下。」

皇后沒有說話,默默的站在皇帝的身後,也是浮現出些許對黎歌感興趣的神情。

周術人看着黎歌,眉頭緊皺,但目光中同樣充斥着對黎歌的好奇:「說實話,我個人對黎歌小兄弟的實力更加感興趣。周衛國同志對你的評價是,至少在戰鬥力上不亞於我。我一開始還不相信…但在看到你之後,我可以確定了。」

周術人盯着黎歌,就像是盯着一個獵物:「雖然我不知道你的魔術和技巧如何,但你的身體素質必然在我之上!」

「那有興趣切磋一下嗎?」黎歌笑着問道。

周術人是兔之國的最強個體,這麼說來的話,其他國家的最強者應該跟周術人是在同一水平線上的。

黎歌很好奇,人類的單體實力,目前能夠達到什麼程度。

而在聽到黎歌的話之後,周術人眼前一亮:「求之不得,何時?」

「等我得到了聖獸的力量后,下午就到守護者學院的實戰場如何?」

「嚯!」

周衛國不禁輕笑一聲:「魔力親和度達到一百分的人每年都有,但能夠得到聖獸認可的人,那可是十餘年難得一遇,你就這麼自信自己能得到聖獸的認可?」

「當然。」

黎歌或許對其他的沒啥自信,但唯獨對這個,他有十足的信心!

他也不想說太多客套話,看向周衛國,問道:「那麼,什麼時候開始?」

「現在就可以過去了。」周衛國看了看錶。

皇帝也沒有多說什麼,對黎歌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黎歌反之,隨後由周衛國帶着眾人,坐上了一輛車。

車輛開往皇宮深處。

黎歌觀察著周圍的建築,單獨坐在一個位置上。

而周衛國、周術人和皇帝三人一併坐在黎歌後方不遠處的一個位置上。車上除了他們以外,還有一個S級的守護者小隊的成員。

周衛國低聲問向周術人:「有把握嗎?那小子的力量邪門的很,不管是身體力量還是施法的速度,都格外的誇張,而且魔法的威力也強得驚人,要是你沒能把他拿下的話,那對你的名聲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啊!」

「你對我就這麼沒信心?」

周術人嘴角微微上揚:「或許他也得到了某些力量,但在聖獸大陸上,聖獸的力量永遠是最強的!」

皇帝有些好奇的問道:「黎歌先生應該才剛入學吧?他的力量是從何而來,你們有個頭緒嗎?」

「根據可靠的情報,他的力量應該是來自於一本相當神秘的魔導書…」

。 南笙站在一邊,看著雲華,卻是唏噓不已。一個曾經風光無限,以保護地球人為己任,堅持了千萬年的雲族護法。卻因為遭到責罰,而不惜背叛自己的家族,選擇和曾經的仇敵「合作」,看來即使強如外星人,也一樣難逃情緒的衝動,會無法自控……

仇恨的力量和愛情的力量,這恐怕是能夠讓人迷失自我,放棄所有一切的最強大的兩種動力了。

「說說你的計劃。」吉特表現的很冷靜,雖然雲華的身份選擇背叛,對雲族來說是重大的損失,但沒有絕對周密的計劃,就憑他們兩人聯手,想要戰勝強大的雲族,那也是痴人說夢。

「我的禁足期已滿,很快就會離開這裡。再過數日,就是雲羽的壽辰。按照慣例,雲族必定要舉行儀式慶祝,屆時所有雲族人都會到場,大辦壽宴。我就在那天為他送酒祝壽,只要他喝下我特製的酒,全身超能就會被封印。那時他們就變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任由你宰割了。」雲華大聲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哈哈……」吉特卻在這時發出了桀桀的怪笑,陰冷的聲音在山洞裡迴響,讓人聽了就不寒而慄。

「為了剷除我,你們雲族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竟然用這樣的苦肉計來誘騙我?只怕我真的去到了雲府,你的族人不但不會施展不出超能,反而會大展神威,將我拿下吧。」吉特冷笑著拆穿著雲華。

南笙的表情微變,她其實也想到了,這或許是雲華故意給吉特設下的圈套。畢竟多年來,雲族一直找尋不到吉特的藏身之處,不然他們也不會著急地想要用自己和呂志文來做誘餌。但此時這條路完全行不通,故意扔出雲華來使苦肉計,誘騙吉特上鉤,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雲華從旁邊拿出一個酒壺,放在了面前:「這就是我親手調製的酒,你可以帶回去檢查,看看是不是有我說的奇效。」

吉特卻根本不看酒壺,冷冷地:「就算酒是真的,你怎麼能確保雲羽,還有雲風、雲霞還有其他的族人,都會喝你的酒?」

這個問題其實才是雲華整個計劃的核心所在,如果雲族人沒有失去戰鬥力,吉特露面,那純粹就是自己去找死。

「雲羽這個人最重虛名,尤其是滿腦子假仁義,我當眾向其道歉並祝壽,他礙於顏面也必定會喝下。對於他的性格,你應該很清楚。」雲華胸有成竹地回應。

「這點你說的倒是沒錯,雲羽的確是這樣的性格。只是,我還是不敢去冒險。」吉特依然保持著極大的剋制,儘管雲華的計劃已經接近完美。

「誰讓你親自動手了?別忘了雲羽可是給雲族定下了不許傷害地球人的鐵律。我設法封印住他們的超能,你派一群人類前去。雲族人失去了超能,就變得和普通人類沒有區別,甚至因為毒酒的緣故,還會虛弱,你覺得,這樣的計劃,你根本不需親自出面,又會有危險嗎?剷除雲族,還是問題嗎?」雲華做出一番解釋,想要打消吉特心中的顧慮。

吉特有些猶豫了,轉身看向南笙:「南笙,你對他的計劃有什麼看法?」

南笙低頭不語,她心裡很清楚,雲華的計劃可以說是天衣無縫。如果一旦實施成功,雲族真的會被徹底覆滅。

「就算是人類,恐怕也沒人願意去替我們做這件事吧?」南笙婉轉地表達著拒絕的態度。

吉特思索著,忽然想起什麼:「南笙,我記得,曾經有一個人來到交易所,提出要你營救他被捕的大哥,但你卻拒絕了。那個人可是天下第一的殺手!」

南笙馬上想起了吉特所說的這個人,德缺,號稱天下第一殺手,武功極高,出手狠辣,每次出手必定滅門,一個活口都不留。用他自己的話說,絕不給任何人向他尋仇的機會。由於他殺孽太重,朝廷派出多名大內高手,設下圈套引誘,才最終將他擒獲,準備秋後問斬。

南笙遲疑著向吉特回應,此人雙手沾滿鮮血,而且他為了利益,濫殺無辜,真的是死有餘辜。」

「但就是這樣的殺手,才正是我需要的。雲華剛才說的,正是我所想的。雲族人是不可以對普通民眾下殺手的。讓這些殺手去對付他們,再合適不過。完成他們的心愿,讓他們替我做這件事,這筆買賣不虧!」吉特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南笙遲疑著沒有馬上回應,她很清楚,自己做成這筆生意的結果,或許就是給雲族帶來滅門之災。

吉特看到南笙遲遲不回答,微有些動氣:「南笙,我們當初有過約定,你率先違反了約定,我赦免了對你的責罰,讓你替我完成一筆生意,你還要拿當初的約法三章來拒絕我,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南笙明白,此時的自己已經沒有了選擇拒絕的權力。而且吉特難得抓到一個可以覆滅雲族的機會,即使自己拒絕,他也會自己去完成,結果都是一樣的。

南笙想到這裡,最終點頭:「好,我去救德缺,和他完成交易……」

吉特擺手:「不急!」

吉特轉向雲華:「你的計劃很不錯,我也已經安排殺手去執行。我現在要知道,你和我完成這筆交易,你的條件是什麼?」吉特開口詢問。

雲華冷冷地提出了自己的條件:「事成之後,我只要你給我獨立的結界空間生活,讓我有永生享用不盡的財富,而且永遠不可以和我為敵,對我進行傷害。」

「好,我答應你的條件!」吉特終於露出了笑容,發出了張狂得意的笑聲。他非常清楚,這筆生意,對他來說,是太划算了。

雲華也露出了陰狠的表情,多年的牢獄之災,讓他已經失去了理智,他現在只想報復,然後去瘋狂享樂,彌補自己多年來承受的痛苦。

南笙站在一旁,心中雖然不忍,卻無法不溢於言表。她明白,涉及到雲族和吉特的仇殺,這是從yt307星球一直延續到地球,那是千萬年的仇恨。這種爭鬥,是她根本沒有資格左右的…… 第62章鐵打的蘋果,流水的錢

莉亞看着季柚,輕輕點頭:「可以的。」

季柚瞪圓眼,有點兒不敢相信:「是……是嗎?」

莉亞似乎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思索了片刻后,才道:「如果你想繼續上學,目前只有一個辦法。」

季柚湊過去,盯着莉亞,滿懷着希望,但卻又忍不住忐忑,問:「是……是什麼辦法?」

莉亞道:「贊助。」

季柚驚:「哈??」

『贊助』這兩個字,一聽就很耗錢。

莉亞道:「聯盟無論是公立還是私立學校,每年都會留有一部分學籍,這部分學籍可以用贊助的形式獲得。畢竟,想要上一所好學校,但因戶籍、學習成績不達標……等各種因素影響,無法獲得入學資格時,錢就是最好用的工具。」

這事兒她當然知道,也因此,季柚心下更忐忑了:「……那想要入學攬月星軍事學院,贊助費要給多少?」

莉亞聽了后,突然想起來什麼,頓時有些後悔剛才的提議。這個時候,給了阿柚希望,卻一下子又將她打入深淵……與其如此,還不如不告訴她。

「……」

莉亞長嘆口氣,因自己一時的魯莽失言,突然不知道如何開口。

看莉亞姐姐吞吞吐吐的,季柚忍不住追問:「莉亞姐姐,到底多少,你告訴我啊。」

莉亞眼眸微垂,說:「100萬信用點。」

季柚:「!!!」

哎呦~

要完!

120萬即將不保……

要命呀~

這話,對季柚的打擊已經足以致命,然而,莉亞接下來,更是讓季柚眼前陣陣發黑,莉亞道:「這只是借校費。今後,你在學校的學費、補課費、材料費……衣食住行等雜費,全部都要自費。而我們這些正規途徑考入攬月星軍事學院的人,除了飲食,其他一切都是免費的,每年成績優異,我們還能拿到不菲的獎學金。」

季柚聽着聽着,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莉亞上前一步,伸手抱了抱季柚,輕輕道:「阿柚,剛才是我魯莽了,這些話,你就當我沒有說過。」私心裏,莉亞是真的希望季柚能去學校,更進一步的學習的。

然而——

現實總如此殘酷。

怪她。

不該給阿柚希望的。

莉亞以為自己的一番話,季柚聽過後,肯定就一蹶不振了,然而當她抬眸看過去,發現季柚竟然兩眼亮晶晶地望着自己,莉亞:「……你……都不難過嗎?」

季柚用力點頭:「難過啊。剛才難過了2秒。」

莉亞:「……」

季柚:「2秒已經夠了,我不允許自己浪費太多時間。」

莉亞聽了,唇角微揚,語氣隨即輕快起來:「嗯,真樂觀。」

季柚眼巴巴盯着莉亞,問:「那——莉亞姐姐,學費、學雜費、衣食住行費,一整年下來,大概要多少呢?」

莉亞一愣,顯然知道季柚上了心,她稍稍思考,保守道:「我初步估計,一年下來,至少20萬。這錢的前提是你每天只吃最低級的營養劑,住最差的集體宿舍,不泡湯藥澡……之後,保守估計的20萬。」

季柚:「……」

完犢子。

120萬——

真的瞬息——沒了。

且——

還不夠。

她這輩子,是跟信用點絕緣了嗎?

季柚臉上的絕望實在是太顯眼,哪怕莉亞想裝作忽視,也完全無法忽視,莉亞眼中閃過一抹心疼,滿心升起一腔的無奈,輕聲安撫道:「阿柚……你別太難過,在家自學,也能成才的。我相信你肯定可以做到的。以後,我每天都把我的學習筆記,我的學習心得……轉發給你。」

季柚:「嚶嚶嚶……」

不難過,是不可能的。

絕對不可能的。

她的眼前,彷彿閃過一群群白花花的鈔票,齊齊舉着手,朝着她說拜拜~

莉亞嘆息:「哎。」

告別莉亞姐姐,季柚帶着一臉的喪氣回了家。

她看着地板,空蕩蕩……

看向天花板,光禿禿……

轉向了牆壁,白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