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中,又以兩撥人最爲明顯,其中一方是由一頭兇惡的獸王鎮守,體積很大,有百米的身軀立在那裏。

還有一方,則是一個小僧侶,穿着麻色的衣服,腳下踏着一雙草鞋,只不過,那草鞋之上卻是帶着不少獸王的血跡。

秦陽三人緩步朝着這邊走來,邊走邊戒備着。

“快看前方,早就聽說過了,太陽神殿現在有許多勢力,這些恐怕就是他們在入口處的駐守了。”大黑鹿指着前方開口。

那頭百米的獸王,有金達中期的實力,而那個小僧侶,大概二十出頭,實力也很不簡單。

秦陽三人的到來,自然吸引了不少的注意力,衆多獸王,還有小僧侶,皆是看了過來。

“來者何人?”有一隻獸王大聲的吼道。

它眼神兇惡,盯住了秦陽三人,因爲秦陽三人,都是人類形態,還不確定是不是獸王在化形。


對於這隻開口的獸王而言,若是這三人都是野獸化形還好,若是並非野獸化形,最好能夠乘着小僧侶反應過來,擊殺三人!

不能給敵對勢力,增加多餘的人口了!

小僧侶也開口道:“敢問三位從哪裏來,是什麼人?”

秦陽三人站定,氣勢開始擺出來。


轟!

很恐怖的氣勢,從三人身上升起,擺明了實力,不能剛來,就被這些人給看扁了。


獸王一方,爲首的是一隻蜥蜴,它見此,面色一變,這三個人的氣勢不簡單。

秦陽和小鹿不說,十分恐怖,而大黑鹿更是可怕,雖然一手浮塵,顯的風輕雲淡的樣子,但身上的氣勢卻十分深沉。

“不用我多說,各位想要進入太陽神殿,想來聽說過祕境內的衆多勢力,現在你們想要進去,就得選擇一方加入!”

那蜥蜴王開口了,語氣森然,顯然,它是在強迫秦陽三人加入獸族一方。

大黑鹿俯身過來,對秦陽道:“據我打聽,邪鴉王所在的勢力,就是獸族的一方,咱們進去了,恐怕會被這邪鴉王暗算!”

“反觀僧侶這一方,這是印國的本土勢力,由一位人類最強勢力建造,靠山也硬,不如加入僧侶一方!”

秦陽微微點頭,大黑鹿的這個建議十分不錯,而且他的身份,加入獸族一方,恐怕會多有刁難。

當然,加入僧侶一方,也會受制於人,並不能獲得最大利益。

只不過,是要比加入野獸一方,好太多了。

只不過,他們尚且未能做出做出決定,那蜥蜴獸王,便是已經等不及了,一般來說,只有人類,纔會這樣猶豫,獸族會是第一時間加入獸族的隊伍。

而且它從一開始,它就將秦陽三人,判斷成了人類。

“看起來你們並不準備加入我獸族一方,既然如此,儘早解決掉你們好了!”

蜥蜴獸王咆哮,它眼中似乎有怒火要噴出來,在小僧侶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它的身形便是已經衝出。

轟!

恐怖的身形攜帶着巨大的衝擊力,沿途上,地面都被壓出一條巨大的深坑,周圍的高樓早就破碎,那一百多米的身體,直接衝了過來。 “蜥蜴,你過了!”後方,那僧侶也是怒吼。

雖然印國僧侶也是佛門,但此刻的小僧侶身上,一股強勢的氣息,卻是在不斷瀰漫,並非是佛門講究的清淨。

上千多米的距離一閃而過,下一刻,蜥蜴獸王就要衝到秦陽身前,就算是小僧侶,也來不及救援。

當然,秦陽等人的實力,還無需要僧侶來專門救援,他們自己也足夠強大。

刷!

下一刻,大黑鹿閃出,身形已經在蜥蜴獸王身前,手中的浮塵一甩,柔軟的長毛堅韌無比,似要劃開一切。

噗!

半空中,一道血花閃現,那蜥蜴獸王身形倒飛出去,受了一定的傷勢,一臉的不可思議。

小僧侶也是一愣,眼中露出驚愕之色,秦陽等人的實力,有些超乎他的預料。

隨後,他快速反應過來,速度也是極快,出現在蜥蜴猴王身後,一腳踏出,將蜥蜴王狠狠一踩。

瞬間,蜥蜴王身形再次倒飛出去,受了重傷。

這小僧侶,竟然也有着金丹中期的實力,僅僅比大黑鹿弱那麼一絲。

他並未乘勝追擊,如果在此殺了蜥蜴獸王,恐怕會導致雙方勢力爆發一場大戰,在這種關鍵時刻,是不樂意見到的。

“各位實力不凡,我方有意邀請你們來做客。”小僧侶開口發出邀請。

秦陽微微思索,開口道:“若是我們不去呢?是否要像那隻蜥蜴一樣,動手?”

小僧侶卻是一笑,開口道:“自然不會!”

“我們勢力的首領,你應該聽說過,是一位最強戰力,而且是人類一方的強者,他很早就提起過你,秦陽。”小僧侶一語驚人。

“你知道我?”秦陽面色一凝。

“對的,網絡上之前有過你的照片,而且我的老師多次說起過你,這讓我很有印象。”小僧侶開口道。

“哦,我的老師,就是那位最強戰力。”

秦陽點了點頭,他知道網絡上有他的一些照片,但都是抓拍,而且不是很清晰,能夠藉此認出他來,這小僧侶有些本事。

或者說,這小僧侶早就料到他回來,提前有過注意。

“我的老師說過,你來了之後,我們可以提供保護,但是並不會強迫你加入我們,你可以觀察一番,再選擇一方加入。“小僧侶開口道。

“既然如此,我可以先跟着你走。”秦陽開口道。

現在大祕境內勢力衆多,他需要一個落腳點,這樣會舒適許多。

“明智之舉。”小僧侶點頭帶笑。

另一邊,那頭蜥蜴獸王也站起來了,驚疑不定的看向這邊,剛纔的交談它一個不落的聽入了耳朵。

頓時極爲驚訝,這個貌不起眼的人類,居然就是秦陽!

它有些憤恨,剛纔的動手太沖動了,它和邪鴉王是很好的朋友,要是可以冷意一點,先通知邪鴉王,再去對付秦陽,就萬無一失了。

它眼神一閃,直接不理會外面的這些事情,身上綠光一閃,化作一個綠頭髮的中年人,鑽入祕境去了。

要將這條消息,立刻報告給邪鴉王!

秦陽和大黑鹿,小鹿,跟隨着小僧侶,進入了祕境之內,這裏有許多的建築,十分古老,而且十分高大。

一進入祕境,首先是一個很古老的廣場,很寬大,地上有許多血跡,看的出來,都是一些金丹血液。

說明這裏爆發過慘烈的戰鬥。


小僧侶帶着秦陽他們前進,轉過了幾條街道,一路上,秦陽他們也在認真的看着這座古老的城市。

太陽神殿大祕境,整個內部,其實是一座古老的城市。


帶着歲月流逝形成的斑駁氣息,恢弘無比,就算目前只是開放了最外圍,也已經十分的浩大。

“這裏的建築都十分堅硬,就算是金丹的戰鬥,都不一定能夠摧毀!”小僧侶在前方介紹道。

“你是指這些牆壁?”秦陽指着路邊的牆壁問道。

“不錯!”

砰!

秦陽一拳砸上去,原本可以粉碎一座小山的威力,卻是隻能讓面前的牆壁微微晃動,根本無法損壞。

秦陽三人微微吃驚,這大祕境裏的牆壁,都這麼不凡。

“這座城市太古老了,你們看那邊,據說那裏纔是真正的太陽神殿!”小僧侶開口。

他指着一側的方向,秦陽等人看過去。

那邊,似乎有高大無比的建築,就像望着遙遠的山脈一樣,可望不可及,而且那邊有着濃郁的霧氣包裹,根本看不清楚。

“那些霧氣是什麼?”大黑鹿問。

“不清楚,現在大祕境只開放了最外圍,那裏是城市的中心,還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開啓。”小僧侶搖了搖頭,表示他也很迷茫。

秦陽等人也不多問了。

多問無用,這次他們來,爭奪的地點,也不夠是這座宮殿的後花園罷了。

那裏有一顆巨大的太陽神樹,掛滿了果實。

一路上,他們對於這座大祕境,有了更爲詳細的瞭解,像是一個神話中的古城,以前居住過一些神明。

這裏的建築都是古舊的,有巨大的角鬥場,路邊有一些房子,但都沒有人居住,一切都是空的。

來到了一批建築前,這裏的建築很多,而且都是房屋,有一些零時運輸來的水,食物。

“這裏便是我們駐紮的地方,以我的老師爲首領,這片地方都是我們這個勢力的歸屬。”小僧侶介紹道。

秦陽看到,從這些房屋內出來的,大多都是人類,而且每個氣勢都很強,估測沒有金丹之下的人。

相比較起來,秦陽就顯得有些境界最低了,他雖然能夠斬殺金丹,但境界上,目前還是伐髓圓滿!

“幾位可以現在這裏住下,我的老師過段時間纔會歸來,那個時候,你們可以和老師進行談話。”老僧侶道。

他將秦陽三人帶到一處屋子前,裏面有三間以上的房間,足夠秦陽三人居住。

秦陽道謝之後,小僧侶沒有多停留,很快便是離開了。

之後,秦陽和大黑鹿,小鹿,一人二鹿便是聚集在了一起,相互談論。

“秦小子,我找到了一些私密消息,祕境內的勢力有許多個,每一個背後,都是有着一尊最強戰力的存在。”大黑鹿道。 秦陽指着腳下的土地,道:“這尊如何?”

大黑鹿略微思索:“據說這是一個苦行僧,在靈氣復甦後,勢力突飛猛進,很快突破成爲最強戰力,把守此地,想來不是個弒殺之人。”

小鹿搖了搖頭:“不弒殺也不行,能在這裏立足,都是殺出來的!”

“不過總的來說,目前的太陽神殿祕境內,只有一尊人類的最強的戰力,就是這位苦行僧了。”大黑鹿默默開口。

秦陽點頭,比起那些獸王來,一尊人類的苦行僧,更容易讓人相信。

當然,這得接下來,見過那位苦行僧之後,才能做出結論。

而此刻,太陽神殿祕境內,一座很大堡壘內,這裏建築十分華麗,每一塊磚都散發這淡淡的光芒,十分不凡。

一個面色陰翳,頭髮血紅,雙手細長且枯瘦的男子,正坐在內部,他身上有一處傷口,從肩膀上,撕裂道腹部。

那傷口內血肉可見,不過沒有血液流出,一股赤紅色的能量,正在修復傷口,不過傷口上有着另一股能量,阻止傷口的癒合。

他眼睛緩緩睜開一道縫隙,枯瘦的臉面,但眼中卻射出精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