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你感覺怎麼樣,」丁當轉過頭,問道,

「挺好的,丁當,這六個字真的有那麼神奇嗎,」青青的眼睫毛撲閃著,

「那當然了,這六字真言幾次都保護了我,上次,我在那寨下村裡,差點就要被燒死了,還好,我念著這六字真言??????」丁當說到這裡,又停了下來,

「寨下村,那是什麼地方,」

「哦,沒有,沒有,」丁當轉過臉,「不說了, 都市至尊狂兵 ,我們還是繼續趕路吧,」

青青也沒有繼續問下去了,



這是第一次,丁當對她欲言又止,有所保留,

他肯定有什麼難言之隱,否則,他為什麼迴避了自己的問題呢,

阿曼達,你還在寨下村嗎,丁當的腦海中,又浮現出那個皮膚黝黑,但牙齒雪白的美麗女子,

如果說,這世界上有一個人是他丁當最虧欠的話,那麼,這個人,就是阿曼達了,


阿曼達,對不起,我這輩子欠你的債,來生再還給你吧,

「好了,我們到了,」走了一段路,他們終於來到了一個洞前,阿發也長出了一口氣,

丁當和青青抬起頭一看,發現這洞其實並不大,裡面是漆黑一片,

「我也該回去了,兩位,你們就繼續探險吧,希望下次我還能見到你們,」阿發露出了一種詭異的神情,

他的神情,看上去並不是一種離別時的感嘆,卻好像是完成一個任務的如釋重負,以及成功之後的喜悅,

「阿發,謝謝你,」丁當從懷裡掏出一疊鈔票,「這是一千元,我知道,這錢對你沒多大用處,不過,我還是不能讓你白當一次嚮導,」

「那好吧,」阿發也不客氣,就收了下來,

他也想離開這座島了,到外面的世界去,到了外面,沒有錢這東西,可不好辦,

阿發深知:自己這怪模樣,雖然很讓人厭惡,不過,對於外面世界的那些人來說,只要你身上有錢,再難看的人都可愛,

只要有了錢這東西,再難看,也有女人願意嫁給你,

這點錢,當然對阿發來說,是不夠的,不過,他可以去找這座洞的守門魔鬼,向他要一點金子,

此前,阿發已經通過拉這些「豬仔」,也就是這些外鄉人過來,賺到了一些金子,這是他和魔鬼之間的交易,拉來的人越多,他就得到越多的好處,

這是最後一次了,這次做完了,他阿發就可以拿著這些金子,離開這該死的魔鬼島了,

至於那些外鄉人的死,那,也不是他阿發的錯,

我是殘忍,我是狡詐,可誰叫你們貪心,要來到我們這裡呢, 第246章山洞裡倒吊的石像鬼

阿發走了,這裡只剩下丁當和青青兩個人了,

丁當站在這山洞的洞口,倒吸了一口氣,

「丁當,怎麼了,」青青握緊了丁當的手,問道,

「青青,我們現在真要進去嗎,」丁當卻轉過頭,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啊,不是你要來這裡的嗎,怎麼,你害怕了,」青青反而奇怪了,

「不,不是的,」丁當看著青青,笑了笑,「我是擔心你,青青,你沒聽那個拂雲叟說過嗎,過了河的人,沒幾個人回來的,我不想失去你,」

「丁當,我也不想失去你,」青青深情地看著丁當,眼眶濕潤了,「我們還可以回去,離開這裡,但是,我現在已經不想回去了,」

「為什麼,」丁當吃驚地看著青青,

青青露出了一副笑容,很淡,也很耐人尋味的笑容,

「丁當,我知道,你是一個不會放棄的人,正是因為你的永不放棄,才最終感動了我,讓我也愛上了你,」青青低下了頭,

丁當也不說話了,

兩個人沉寂了一會兒,青青又抬起了頭,

「你答應空雲大師的誓言,你肯定會去完成的,我知道這一點,你現在,只是因為擔心我,怕我出事,這才動搖了,」青青幽幽地說道,「你會把我送回去的,可是,等到我回去了,你還會一個人來到這裡的,對嗎,」

丁當低下頭,「青青,你真是把我給看穿了,」

「丁當,你別擔心我,你不是說了嗎,我是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既然老天爺讓我轉世,就一定不會讓我隨便死的,對嗎,」青青靠近了丁當,就在他的臉頰上輕輕地吻了一下,「我不會離開你,永遠不會,」

「青青,你,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丁當激動地看著青青,

青青點了點頭,也不再說什麼了,

兩個人的雙唇,又緊緊貼在一起,

在這黑暗的洞口邊,這一對男女又緊緊抱在一起,忘情地熱吻了起來,

他們已經忘了時間,忘了其他的一切,

這個吻,竟然長達十分鐘之久,他們的口濕了又干,幹了又濕,

此時的他們,已經沒有了那種原始的衝動,有的,只有對彼此的難捨難分,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

「好了,我們進去吧,」青青擦去了眼角的淚水,

「好,青青,抓緊我的手,」丁當牽著青青的手,帶著她,就走進了這個未知的山洞,

進去之後,山洞裡那陰冷潮濕的空氣,還是讓兩個人心頭一凜,

這裡,實在是太冷了,這哪裡是山洞啊,這分明就是一個冰窟啊,

不過,走著走著,裡面慢慢地暖和了起來,

丁當一手打著手電筒,一手拉著青青,還不時向洞口外看去,

那是他們來時的路,萬一有什麼狀況,自己可以讓青青先逃出去,

不過,這裡並沒有出現什麼妖魔鬼怪,洞里很安靜,什麼都沒有發生,

難道,這洞里真的沒有鬼怪嗎,阿發說的,是對的,

兩個人越往裡面走,那裡頭的路就越狹窄,

走了一陣,前面竟然出現了兩條岔路,

「丁當,我們該往哪裡走,」站在岔路口,青青問道,

「先走右邊的吧,」丁當從手機里變出那把短劍,就在右邊那條路的洞壁上,刻了一個六角星,

「丁當,你,你這是做什麼,」

「我留個記號,這樣,我就知道自己從哪條路走過了,萬一那條路走不通,回過頭來,我們還可以走另一條路,」

「會走不通嗎,」青青抿了抿嘴唇,「對了,丁當,你為什麼要刻上六角星的圖案呢,那不是黑暗魔君的記號嗎,」

丁當看了看,點了點頭,

「無所謂,這就是一個圖案,」

「哦,」青青不再問下去了,心裡卻不安了起來,

兩個人就順著右邊的那條岔路走了幾步,前面開始寬敞了起來,也明亮了起來,

「啊,」青青突然尖叫了起來,

丁當馬上將青青護在了身後,「青青,怎麼了,」

「你看,怪物,怪物,」青青大叫道,

丁當順著青青的目光看了過去,也吃了一驚,

在他們的斜前方,在洞頂上,竟然倒掛著一隻如蝙蝠一樣的動物,

這個動物可不是蝙蝠,他的臉是人的臉,身上的翅膀要比蝙蝠大多了,那動物倒掛在洞頂,隨著風一搖一晃的,卻一動不動,

「你別怕,這大概是石像鬼,」丁當道,

「啊,鬼,那,那怎麼辦,」青青還是驚魂未定,

「等等,我過去看看,」丁當慢慢地走了過去,

「丁當,小心啊,」青青低聲叫著,她怕驚動了那個怪物,

丁當回過頭,朝她擺擺手,還是踮著腳,走了過去,

走到近前,那怪物還是一動不動,就好像死了一樣,

丁當也不敢驚動他,就又走了回來,

「丁當,沒事吧,」青青關切地問道,

「沒事,這傢伙可能是在冬眠,一動不動的,我們最好不要招惹他,還是繼續趕路吧,」丁當牽著青青,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

等他們走過那石像鬼下面的時候,青青還是抬起頭,驚恐地看了一下這怪物,

忽然,一陣風吹過,那怪物的翅膀動了一下,

「啊,」青青嚇得差點有要叫了出來,

好在她沒有大聲叫出來,還是小心翼翼地從怪物身下走了過去,

她回過頭,那怪物依舊倒垂著,一動不動,

兩個人又向前走了一段,可前面的路越來越窄了,也越來越暗了,

又走了一段路,前面竟然沒路了,而是石壁,

「丁當,我們走進死胡同了啊,」青青緊張地看著四周,

「是啊,沒路走了嗎,」丁當也吃驚地看著周圍,

他還是故技重施,就像當初掉到那丁教授墓穴里的那樣,在石壁上敲了敲,

石壁很堅硬,從回聲聽得出來,這裡並沒有那種空心的暗洞,

丁當也不敢隨便使用功夫,撞開這堅硬的石壁,他的體力,還要留在後面呢,

「既然這邊走不了,我們還是回頭去另一條路吧,」丁當又拉著青青,向回走去,

等到他們又走到那石像鬼的下方,那石像鬼還在那裡,倒吊著,

這次,兩個人並沒有多停留,而是一口氣就走回到了剛才的那條岔路口,


丁當刻的那那個六角星圖案,依舊還在石壁上,他們並沒有走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