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麻子那邊的人多,但是禁不住郭建國沙鍋大的拳頭揍鼻子啊!最後是都被郭建國給撂倒了,蹲在地上都捂着鼻子直流眼淚。

郭建國不會打架,揍鼻子這招還是在上次村裏有兩個老爺們打架,他去拉架,被誤傷了鼻子,當時他就眼淚嘩嘩的,之後,他就學會了這招。但是,一直沒有實戰的機會,今天是第一次使用,效果還是不錯的。

郭建國拿出一些衛生紙,擦了擦手上的血,接着倒牀上就開睡,也不理地上的麻子等人。

麻子等人可真是沒想到,自己這邊這麼多人,還居然被打成這B樣。看來,小瞧農村人,是要吃大虧的!!

“哎呦!你使詐!!”光頭捂着鼻子,指着郭建國氣道。

郭建國看都沒看他,答道:“哼!跟你們訛俺500塊錢比,俺差遠了!”

“……”

郭建國這一仗,是把麻子他們打老實了,他們心裏肯定會有不服的,但是絕對不敢在惹郭建國了。就是看到郭建國睡着了,也不敢去弄小動作了。 第023章 錢不見急死劉全

劉全把郭建國父子送到了醫院,又開車在龍鎮繞了幾圈,就回了枯井村。做做樣子就行了,還得回家數錢呢!這回好,有了郭建國父子作證,這件事可信度就又會提高不少。可他不知道的是,枯井村村民的那兩萬塊錢都已經回到各人的手裏了。

到了家,劉全看左右沒人,掀開車座子,把那包錢的紅布包拿了出來。

門一插,坐在牀上,劉全就準備接着數錢,不是爲了真數,而是爲了過癮。我要是也有了那些錢,我也情願沒事就數數,哪怕手抽筋了也不在乎。

當劉全把紅布包打開的時候,他就傻眼了。

盯着布包裏的一堆報紙,愣了得有半個小時。

錢呢?!

回過神來,劉全把那些報紙翻了個稀爛,我的錢呢!!!!

“這一定是夢,一定是夢~!!”劉全喘着粗氣,一屁股坐在地上,滿臉絕望的一個勁搖頭。

瞬間的大起大落是最打擊人的!

劉全想了好久,這錢自己昨晚和王富貴還數來着,之後王富貴走了,自己就把錢包起來,然後抱着睡覺的,早晨,就放到了車座子下面,這期間都沒有人來啊!就是去龍鎮的時候,車裏有郭建國父子,不過,當時自己是坐在車座子上面的,他們是動不了那錢的,自己連廁所都沒去過,他們根本就沒法偷,再說了,他們也不知道自己車座子下面有錢。

這不是見鬼了麼!

現在關鍵的問題是,王富貴那邊怎麼交代!!

說錢莫名其妙的沒了,王富貴會相信嗎?劉全是急的不行,這可咋辦啊!他王富貴不得說自己獨吞了這錢啊!渾身長滿了嘴也說不清啊!

就這一會兒,劉全牙就開始鑽心的疼了,上火了。

這時,劉全聽到外面自己家的大門響。趴窗戶一看,是王富貴來了,已經進院子了。劉全急的不知道咋辦好了,他這來一要錢,自己可怎麼辦?

噹噹噹!

王富貴開始敲劉全家的屋門,剛纔劉全把門給反鎖了。劉全裝沒在家也不行啊,他王富貴這個時候來,肯定是看到自己車回來了,纔過來的。

想了想,劉全還是決定開門,因爲躲也不是辦法。

門打開。

“我說,你幹啥吶?大白天還插門!”王富貴看劉全半天才開門,就問道。

“啊,沒幹啥,沒幹啥!”劉全捂着牙疼的那邊臉,一臉愁容的說道。

王富貴進屋,一看劉全屋裏牀上地下都是報紙,奇怪問道:“你這是幹啥啊?看報哪?”

“沒、沒有!”劉全現在最怕的就是王富貴提錢,但是他也知道,王富貴來就是爲了錢來的。

“我看你車回來了,我就過來了。”

“哦……”

“我來拿我的那份錢!!”王富貴終於提了。

“……那個……”

“咋了?你是不是告訴我錢沒了?”

劉全聽了大驚,結巴起來:“這……你……”

王富貴笑了笑,道:“錢沒了就對了!!”

……

第二天,郭建國就不住那個小旅館了,他怕麻子他們在找自己麻煩。不是郭建國膽小,而是他不想在出什麼事,畢竟郭亮還在醫院,自己要是出了啥事,郭亮沒人照顧了。

這次,郭建國咬咬牙,去了個大點的招待所,就是正規的,至少沒有那麼亂的。貴點當然是貴點,但是安全啊,就別省那倆錢了。

進了招待所,一個40多歲的女人熱情的過來打招呼。

“大哥,住店啊?”女店主問。

“嗯!”郭建國點點頭。

“幾位?”

“一位!”

“帶身份證了嗎?”

“帶了。”郭建國說着拿出了身份證。

登記完,郭建國就被領到了一個房間,這次可是單間,比昨天住的地方強了真得有一百倍了。並且這個一看就正規,還登記身份證呢,郭建國想着。

“大哥,還滿意嗎?”店主笑着問。

“嗯!”其實,郭建國是有個地方住就行,就是昨天的地方郭建國也覺得不錯,能住就行唄。但是,那裏太亂,還是這裏清靜。


“那行,有事就叫我!”

“嗯,好。”女店主一口一個大哥,叫的郭建國一陣臉紅。

郭建國把包放在房間,還得去醫院照顧郭亮呢,這住的地方,他也就是晚上回來。

醫院裏,那個女護士正在繼續給郭亮測體溫。

郭亮今天狀態不錯,至少自己能坐起來了,昨天還動不了呢。

這一來二去的,郭亮和那小護士也認識了,小護士叫胡娜娜,剛來醫院工作不久,挺開朗的女孩,有時候跟郭亮一聊就沒完,被護士長撞見兩次了,也被訓了兩次。

“高燒也降了好多,嗯,你快好了!!”胡娜娜仰頭看了看郭亮的體溫計,似懂非懂的說。

“其實俺根本就沒事,俺爹孃非得叫俺來!這白花錢!!”郭亮無奈的說道。

“哼~!快好了,就說風涼話,要不是我照顧你照顧的好,你也好不了這麼快!!”胡娜娜撅嘴假嗔道。

“啥?”

這時,郭建國推門進來了,看到胡娜娜在,就問她:“那個,護士,亮好點沒有?”

“啊,好多了,幾乎是不發燒了。”小護士回答。

“那啥時候可以出院啊?”郭建國又問。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你得問問他的主治醫師。”

……

劉全家。

劉全一聽王富貴說了一句:錢沒了就對了,不由納悶,就好像他王富貴知道錢沒了似的。

“王哥,你這話啥意思?”劉全是真的懵了。

王富貴從兜裏拿出兩萬塊錢,啪的一聲扔在牀上。

劉全更加奇怪了,這是幹啥?!

王富貴道:“這是我早晨起來,在我家門口發現的。”

“那咋了?”劉全還沒太明白。

“不光我家,枯井村可能除了你家,剩下的每家人早晨起來的時候,在門口都撿到了兩萬塊錢!”王富貴說道。

劉全有點明白了,自己的錢被偷了,有點被劫富濟貧的感覺!

“跟我說說,錢是不是沒了?”王富貴問劉全。

劉全看王富貴已經知道了,這才放心的說了出來。

“唉~!是啊,王哥,我剛纔打開布包一看,裏面全是報紙,不知道誰給我調包了!可愁死我了!!”劉全捂着腮幫子說道。

“沒有懷疑對象?”王富貴問。

劉全搖着頭,嘆氣道:“沒有!”


接着,劉全把昨晚到今天的經過都跟王富貴說了一遍。

王富貴沉思了半晌,郭建國父子,偷錢他們好像沒有那個膽量,雖然那個郭亮總愛打仗惹事,但是偷錢他應該沒有那個本事。還有就是劉全剛纔也說了,那小子病了,早晨還是他送去龍鎮醫院的呢。

那會是誰呢?! 第024章 老劉發飆掄板鍬

劉百匯是後來才知道劉全收錢的事情的,知道後肺都氣炸了,抄起板鍬就奔劉全家去了。今天非得宰了這個臭小子不可!以後自己在枯井村還怎麼呆?老臉都沒地方放了!

劉全家裏,王富貴正在那和劉全研究錢沒了的事情呢。


劉百匯來到劉全家,咣的一聲踢開大門,就進了院子。在屋裏的劉全和王富貴聽到聲音,還以爲怎麼了,趴窗戶一看,好傢伙,老爺子正手拎板鍬,氣勢洶洶的進來呢,這是要殺人啊!

“壞了!”劉全一看劉百匯這樣子,就知道咋回事了,肯定是自己收錢的事情,他知道了,這是來收拾自己的,“我爹這是來殺我來了!!”劉全邊說邊緊忙跑到屋門口,插上了門。

劉百匯在院子裏就看到屋裏的劉全插門了,頓時破口大罵道:“小兔崽子,你給我出來!!”

“爹,你這是幹啥啊!!”劉全哪敢開門,隔着門跟劉百匯對話。

王富貴也可是開了眼了,以前只是聽說劉全和他爹關係不好,沒想到不好到這個地步,看劉百匯那架勢,真有殺劉全的心啊!

咣!嘩啦嘩啦~~!


劉百匯一板鍬拍在了門上,門上的玻璃頓時就碎掉散落一地,屋裏的劉全要不是看情況不好,緊忙躲開,現在就成大花臉了。

“你給我開門!!”劉百匯氣洶洶的接着喊道,這老頭子是真急了。

“爹,你想幹嘛?”劉全也夠憋屈的了,那些錢突然之間都沒了,這又被老爹掄板鍬臭訓,竹籃打水一場空啊!

“幹嘛?老子到想問你幹嘛!居然騙了全村人的錢!老子今天就活劈了你!開門!!”劉百匯越說越氣,接着又是一板鍬,直把木門劈出了一道口子。

“你爹是瘋了!”王富貴也是一陣心驚,被劉百匯的氣勢震住了,心想自己在這不會有啥危險吧,要是劉百匯真的殺了進來,會不會紅眼了,連自己也傷了!

王富貴一說話,劉全有了主意,緊忙對王富貴道:“王哥,你是咱派出所的所長,你去跟我爹說說,嚇唬嚇唬他,趕緊讓他走。”

“我咋說,你看他那架勢,那麼嚇人!”王富貴纔不去呢。

“你就嚇嚇他,說在不走,就抓他進派出所蹲着。”劉全汗都已經下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