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在源塵驚悚的目光下,蒙落盤膝坐下,進入冥想之中。

“就這麼休息?”源塵搖了搖頭,這樣睡覺的話,遲早有一天會出現大問題。

“我還是幫幫你吧。”源塵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枚令牌。

令牌一出,原本盤膝坐下的蒙落硬挺挺的站了起來。

這倒是嚇了源塵一跳,不過看到蒙落還沒有醒,不由得鬆了口氣。

若是蒙落清醒,看到自己被控制住,一定會出問題的。

然後在源塵命令下,蒙落緩緩陷入夢想。‘銀月清輝’戰甲化作一個大繭,將蒙落整個人都包裹進去,像是一個蠶。

與此同時,其他十九隊員也是如此,在源塵拿出令牌後,他們便停下身體,直挺挺的朝向源塵方向。

他們在一瞬間大腦空白,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

然後在源塵的命令下, 他們緩緩變成了一個個大繭。

“你不該存在的。”源塵看着手心中的大繭,不知道爲什麼,他突然有些心慌。

那種心慌,他從來沒有過,那是一種比死亡更加可怕的感覺。

“我一定也被控制過,一定被控制過。不然怎麼會有如此的警覺呢。而且很可能我先前差點就被控制。”源塵根據自己的心態做出這樣的猜測。

將令牌收好,源塵覺得自己有必要去見溯仙塔塔靈一面,也許自己的問題會在那裏找到答案。

“不知道塔靈好了沒有。”源塵剛要跑去,就發現一匹棗紅馬飛馳而來,出現在源塵身邊。

然後很是人性化的露出笑臉,並且緩緩蹲下,讓源塵能夠更加輕易的登上自己的背。

源塵爬上棗紅馬的背,有些好奇道:“你能認出我?”

先前蒙落沒有人認出他,可是棗紅馬卻第一時間認出了源塵,這倒讓源塵有些驚喜。

棗紅馬的速度變得更快了,穿梭在桃花林中,桃花林中碩果累累,最外圍的桃子還沒什麼變化,但是到了深層次的桃花林中,桃子便長出了人臉,有些在活潑的跳來跳去,有的則是在充滿好奇的看着源塵。

似乎是受到了什麼影響,又好像是感應到了什麼。

這些人面桃子異口同聲道:“界主大人回來了。” “界主大人回來了……”

人面桃林中嘰嘰喳喳,各種男女聲音響起,吵得源塵腦仁疼。

不過源塵並不在意這些, 他在意的是這些人面桃子的話語,他是界主?

難道他是下一任冥主的事情已經傳播來開,都傳到他的仙靈空間中了?

“界主大人,本體正在蛻變,您是要去見本體嗎?我們這邊引路。”

“界主大人請!”

源塵稀裏糊塗的在人面桃子的引領下, 來到了巨大的樹冠下。

看着粗壯的樹枝延伸數千米,源塵也是嘴角抽了抽,就在這時,源塵眼睛微縮,他看到無盡桃花間,有一道銀色身影在偷偷摸摸的移動。

源塵突然瞪大眼睛,有些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這道銀色身影竟然是在摘桃子。

雖然不清楚摘相映紅的桃子會有什麼後果,但是想想都疼啊。

殊不知銀色身影的賬單,相映紅已經全部記在了源塵頭上。

是的,這銀色身影就是銀螞蟻,阿銀!

“阿銀?”源塵有些疑惑的呼喚,他並不是多麼確定,因爲源塵並沒有見過銀螞蟻化形後的樣子。

銀色身影身形微微一滯,然後瞧瞧撥開桃花,朝下面望了望。

銀螞蟻看着小一號的源塵,有些疑惑,但是當他鼻子嗅了嗅,問道熟悉的氣息,不禁大喜。

他也顧不得隱藏自己,直接從樹梢上跳了下來,落入了源塵的懷裏。

銀螞蟻落入源塵的懷裏,看上去像是精雕細琢的瓷娃娃,銀色長髮與源塵的白色長髮相遇,竟然相互糾纏起來。

“主上,你回來了。”

銀髮小童眨着銀色眼眸,好奇的看着源塵。

“我回來了,阿銀,你化形了啊。”源塵揉了揉銀髮小童的臉,心中莫名有些喜悅。

其實銀螞蟻並不是多麼喜歡被抱着,他很想爬到源塵的肩膀上,可是現在的源塵,比他大不了多少,就算是這樣被抱着,他就覺得很是拘束。

源塵當然也發現了這一點,所以乾脆的將銀螞蟻放下。

銀髮小童點了點頭,笑道:“若非主上的幫助,我也不可能這麼輕易的化形。”

源塵看着銀螞蟻,心中不禁感嘆阿銀真是乖。

這句感嘆若讓形影紅聽到,她一定會氣的七竅生煙。

“主上,我被這棵桃樹欺負了。”

什麼叫惡人先告狀,這就是。

源塵有些狐疑的看着阿銀,剛纔他可是看到銀螞蟻想要偷相映紅的桃子。


“你爲什麼要叫我主上?”源塵一直以來都不清楚,以前源塵認爲是葬靈仙體的作用,可是現在,他的葬靈仙體已經消失,隨那顆心臟離去。

在過去,源塵可不只是失去了一顆心臟那麼簡單,他的血脈、他的體質、他的能力……都被奪走。

但是女媧的話似乎在彰顯着源塵是假的,而那顆心臟是真的。

真真假假,誰能分得清楚!

源塵絕不會承認自己是別人的嫁衣,他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不過心臟消失後,源塵確確實實覺得自己似乎解脫了。

銀螞蟻並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召喚出密密麻麻的毒蟲。

毒蟲羣讓源塵都感覺頭皮發麻,在第一次見到銀螞蟻的時候,源塵知道對方有掌控毒蟲的能力。

不過葬靈仙體同樣能夠掌控毒蟲。

現在源塵再次面對這些毒蟲時,感覺到這些毒蟲對他充滿了渴望,若不是銀螞蟻在,這些毒蟲一定會衝上來,將他吃掉。

可現在源塵真的很強,這些毒蟲不見得能有好果子吃。

毒蟲們在銀螞蟻的命令下隱藏到地下,源塵默默鬆了口氣,然後帶着銀螞蟻走到相映紅根部。

相映紅本體真的很大,大的超乎想象,跟那匹白狼有的一拼。

“呼~”長長的呼嚕聲打破寂靜,一陣微風吹過,一隻白色狐狸露出來的。

九條尾巴懶散的耷拉在地上,說不出的萌。

“白狐狸還在睡。”源塵有些不敢置信,他不記得狐狸有這麼懶,但是當源塵走近後,突然瞪大了眼睛,有些結結巴巴道:“第十條尾巴?”

九尾天狐的第十條尾巴據說只有在特殊環境下才能形成,擁有十條尾巴的靈狐已經超脫了紅塵,達到了另一個層面。

“仙靈空間卻是不凡。”源塵臉色變得嚴肅,按理說他的心臟消失了,屬於他的一切都消失,可是源塵的仙靈空間並沒有消失,就連溯仙塔都還在。

源塵雖然不知道一直和他共用一個身體的人是誰,但是很顯然仙靈空間和溯仙塔並不屬於那個人。

說實在的,源塵其實心裏還是有些酸的,女媧娘娘在歷史上一直存在,她始終是正面的象徵。

她說的話幾乎便是真理,她說要找的人不是源塵,那就不是源塵,她說源塵入魔,那源塵鐵定入魔。

這便是狂熱信徒的想法。

“我命由我不由天!女媧,我是什麼人,輪不到別人來評價!”

沒來由冒出的想法,令源塵心緒難平。

銀螞蟻跟在源塵身後,眼睛亮晶晶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九尾天狐第十條尾巴也只是長出了一節,看上去像是毛茸茸的耳朵。

源塵回頭想要跟阿銀告別,卻發現銀螞蟻早已一無所蹤。

此刻棗紅馬已經靠了過來,源塵跳到它的背上,向着溯仙塔的方向而去。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相映紅成爲一個通往溯仙塔的指向標。

就連源塵也需要憑藉相映紅本體來判斷溯仙塔的位置。

源塵早就可以飛行了,但是在仙靈空間是禁空的,就連源塵都不能飛太高。

棗紅馬如同一道紅光衝出桃林,出現在一個巨大的空地上,這裏有一座隱藏在雲霧中的巨塔。

如今溯仙塔第二層已經全部隱藏在雲霧上不可見,就連第一層也有一半隱藏在雲霧中。

溯仙塔之下,有一個湖泊,原本這個湖泊裏清澈見底,但是現在湖泊上出現了雲霧,雲霧朦朧,已再不得見湖中真相。


源塵腳踩雲霧,向着溯仙塔底部中央而去。

走了好一會兒,源塵纔來到溯仙塔底部中央區域,但是令源塵驚訝的是,這一次溯仙塔的入口並沒有打開。

“塔靈,我來了,讓我進去。”

“塔靈,你恢復了嗎?”

“塔靈,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源塵知道這一次絕不會再問出結果,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剛剛上岸,源塵就聽到湖中央有嬉笑聲傳來,笑聲清脆悅耳,彷彿是鈴鐺輕響。

但是源塵回頭去看,卻什麼也看不到,只能見到雲霧在舞動。

源塵沒來由的打了幹寒戰,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對溯仙塔無比信任了?

是因爲塔靈在九幽淵救過他嗎?還是因爲塔靈一直想方設法的給他送寶貝?


無論是哪一個,都讓源塵對溯仙塔的信任達到了**。

可是現在,源塵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落入了一個巨大的圈套之中,這個圈套令他絕望。

未知才恐懼,未知纔可怕。

源塵轉身離開,仙靈空間並不安全,他決定若非生死關頭,絕不會再進來,這裏看似祥和,但是真正如何,誰又知道呢。

湖泊中央,一片碧綠葉子緩緩伸展。

下定決心將仙靈空間永封后,源塵心中突然輕鬆了許多。

是啊,如今的源塵可不是一無所有一身輕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