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豪內心有些抑鬱,原來周筱宇也愛她。

他一下明白了,爲什麼壽宴那天周筱宇不斷的阻止他與葉小鷗說話,卻原來他也愛着她。

那她是不是也愛着他呢?那爲什麼她今天會落淚?她不愛他,還是另有隱情?還是他用他的霸道轄制她?

難怪她會對他說,先從朋友做起。

方俊豪越想心裏約煩躁。

方俊豪一邊大步前行,一邊下了決心,如果她愛的是周筱宇,他會送上自己的祝福!

但是她不愛他,那就令當別論了,他絕對不會看着她在周筱宇的身邊水深火熱,他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也要還她自由。

葉小鷗跑出人羣,疾步的向前走去,她只想逃離這裏,她不能給他們兩個帶來負面的輿論,本來他們就是一對競爭對手,肯定會有人等着看他們開戰呢!

周筱宇快步的追上葉小鷗,伸出上臂一把拽住她,“上車,回家!”

原來阿琛一直開着車跟在後面。

葉小鷗沒有反駁直接跟在周筱宇的身後上了車,周筱宇的臉陰沉的很可怕,周身散發着拒人千里的寒意。

葉小鷗安靜的坐在車裏,腦袋裏還回趟着剛纔周筱宇的怒吼,那一句‘她是我的女人’震得她四肢百骸都感覺到陰冷。 他竟然就這樣的喊出口,‘她是他的女人’可是她不覺得有一絲欣喜,相反,她感覺一種恐懼還有慌張,她不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

阿琛從視後鏡裏看着後面的兩個人,他緊張!非常的緊張,他希望自家的少爺趕緊說說話,哄哄女孩子還不會嗎?

車子裏的氣氛很壓抑,讓人感覺到有些無法呼吸。

葉小鷗緊緊的掐着自己的手,儘管痛,卻能讓自己鎮定。

好不容易車子回到了香山別院,葉小鷗伸手拉開車門,先逃離車廂,向屋裏走去。

周筱宇隨後跟在她的身後,上了二樓,周筱宇兩步就竄了上來,一把拉住葉小鷗的手,大力的拽着她向房間走去。

“你想幹什麼?你放開我!”葉小鷗向外想掙脫自己的手。

“我馬上就讓你知道我想幹什麼!”周筱宇的語氣透着一絲陰涼。

葉小鷗似乎預感到他想做什麼,她奮力的掙扎着,“你放開我!”

周筱宇面若寒霜,一雙漆黑陰冷的眸子像是沁了毒一樣,幽幽的泛着陰冷的寒光,“葉小鷗,你很好!你真的出息了!”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沒做錯任何事情,你憑什麼這樣對我!”葉小鷗也急了,她確實是怕周筱宇的,但是她是怕衝撞了自己的這位恩人,她不想自己讓宇哥感覺自己沒有良心。

“你沒錯?你是覺得你沒錯嗎?好,你說的好!”周筱宇大力的拖拽着她把她拎進房間,用力一甩,她就輕飄飄的被摜到了鬆軟的大牀上。

隨後他就欺身上來,把她死死的壓在了身下。

“葉小鷗,你明知道我對你的心思,你竟然還敢跟方俊豪沒有界限的眉來眼去,我要是不一路跟過去,是不是你就讓他吻上你了?嗯?”

“我沒有?”葉小鷗在他的身下反抗着。

周筱宇看着被壓在自己身下的葉小鷗,看着她因激動而漲紅的小臉,既心痛又生氣,他的腦海裏一直還定格着方俊豪慢慢吻過去的樣子。

該死的!

他竟然敢吻自己的女人,周筱宇簡直要瘋了。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不許任何男人親吻你,不許任何男人擁抱你!你當我的話是耳邊風是不是?”

“我沒有,我不會讓他吻我!”葉小鷗狡辯着,她不會讓方俊豪吻自己的,這一點她是清楚的,她心裏愛的是誰她是清楚的。

“你還狡辯,嗯?葉小鷗,我今天就要讓你永遠的記得,你就是我周筱宇的女人,這是你唯一的選擇,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不會讓你嫁給我周筱宇之外的任何男人!”

周筱宇的聲音陰冷有力,擲地有聲。

“可是我沒有任何想嫁給誰的想法,你幹嘛這樣對我?”葉小鷗掙扎着,她在極力的想推開他。

這個動作更令周筱宇憤怒,她竟然想推開他,很嫌棄他?他很久沒有要到她,他想她想的抓心撓肝,今天卻看見方俊豪動機非常明確的想親吻她。

憑什麼?這是自己的女人,都已經被他蓋了章的,他竟然想動?真的是找死。

“葉小鷗,你給我記住了,你是我周筱宇的!方俊豪他休想動你一根指頭,如果他敢動你的心思,我絕對有能力有手段,讓他夢斷歐洲,從此滾下神壇。”周筱宇陰狠的說道。

葉小鷗的花容當即微微的一頓,停頓了一下掙扎,這令周筱宇更加的惱火。

“怎麼?你心疼了是嗎?嗯?”

“宇哥!俊豪哥也是愛我的人,他對我是真心誠意的疼愛,你何必難爲他!有話你可以跟我說!難道你就是用這樣的態度對待每一個對我好的人嗎?”

“跟你說?我的話你都敢當耳邊風了,你還有什麼不敢做的?嗯?你愛他了?嗯?心動了?說!”周筱宇感覺自己要爆炸了。

這是他唯一不可以被別人窺視的,這丫頭是自己的私人寶貝,誰都不可以動。

葉小鷗的眼裏涌出了眼淚,但是她還是與他對峙着,“錯是我的錯,你懲罰我一個人好了!”


“閉嘴!我要讓你知道,你就是我的!”

“… …”葉小鷗渾身一震,不置可否的看着周筱宇俊朗如斯的面容,周筱宇開始撕扯她的裙子,脣緊緊的抿着,似乎在壓制着怒火,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衝動。

“葉小鷗,我允許你跟我撒嬌,跟我犟嘴,但是我絕對不能容忍任何一個男人觸碰你,你註定就是我周筱宇一個人的。”

他一把撕開她身上的裙子,葉小鷗只覺得身體一涼,還沒等她來得及繼續推開他,他溫熱的脣已經落到了她的身上。

“周筱宇,你要是這樣對我,我會恨你一輩子!”葉小鷗伸出手想推開他的頭,他反手把她的雙手按在頭頂,嘴脣發狠的親吻着,牙齒也撕咬着,葉小鷗有些吃痛,微微的吸了一口氣。

“放開我!周筱宇,你還是不是男人?”葉小鷗扭動着身軀,試圖躲開他的親吻,他的眸子都是紅的,他被她的躲避激怒。

周筱宇的眼神裏浮出一絲狠厲,擡起頭,看向溫怒的葉小鷗,他伸手脫掉自己的衣褲,“我會讓你知道,我是不是男人!”

拉鍊下拉的聲音讓葉小鷗頭皮發麻,她怕了,她顫抖着聲音對周筱宇說,“周筱宇,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我是你妹妹!”

周筱宇更怒了,“我就要你做我的女人,去他的狗屁妹妹,我要的是你!”說完一把拉下她的最後防護。

“你什麼意思?”葉小鷗怕了。

“字面意思!”周筱宇沒有遲疑,繼續做着自己該做的事情。

此時的周筱宇只想要了她,讓她知道,她就是他的,全身心都必須是她的,讓她面對他是她男人的現實,就再也不敢去與別的男人牽手而行,任由另一個男人觸碰她!

黑商聖人 ,怒吼一聲,“可是你愛的不是我! 那只被詛咒的筆 ,周筱宇,你看看清楚,我是葉小鷗,不是嚴曼琪!”

“你敢動我,我一輩子都不原諒你!我葉小鷗沒那麼賤,知道自己是影子還會讓你上!”

她使出全身的力氣喊出了心底最想吼出的那句話。 周筱宇瞬間像被冰凍了一般,停住了一切動作,他愣愣的看向身下的葉小鷗,腦袋裏一片空白。

“周筱宇,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愛的是嚴曼琪,根本就不是我葉小鷗。”

葉小鷗看着已經停止一切動作的周筱宇,反倒痛苦不堪。

“是的,我愛的是你,但是我不會接受做嚴曼琪的替身。如果你愛我,我可以給你,永遠不變的做你的女人!”

葉小鷗無力的癱軟下來,幽幽的看着周筱宇繼續說。

“可我不接受在你的心裏還藏着另一個影子,這對我不公平,即便我的孤兒,即便我無家可歸,但是我不會接受,我只是個別人的替身!”

周筱宇依舊一動不動的看着葉小鷗那張絕美的五官,確實,那是與曼琪一樣的臉。

葉小鷗徹底的失望了,她寧願他要了自己,沒有停下自己的動作,用行動告訴自己,他是愛她的,不是她心中所想的那樣是愛着別人的要着她的身體。


可是他卻在聽到她的話之後,偏偏的就停了下來,她這一刻感覺到,四肢百骸都在痛。

她伸手用力的推開自己身上呆滯的周筱宇,翻身下牀,跑進浴間,撕掉身上已經破損的連衣裙。

靠在牆上絕望的一點點的跌坐在地上。

蜷縮在角落,沒有哭,而是忍隱着來自心底的那種近乎於絕望的疼痛。

周筱宇許久才收了收神,緩緩的下牀,撿起地上自己的衣服,胡亂的穿在身上,開門走出去,回到書房,坐在那裏,呆呆的想着丫頭對自己喊出的話。

他在一字一字的思考,她說的意思,也在問自己,自己究竟是不是愛她。

眼前還有來回交替的影像,一會是甜甜嬌俏的葉小鷗,一會是倔強堅強的嚴曼琪。

那張相同的臉,一直都在自己的眼前。

他煩躁不安,站起身大步的向外走去。

夜已經很深,他管阿琛要了車鑰匙,開車出去,漫無目的開着車,第一次感到自己竟然是茫然的。

葉小鷗聽到周筱宇離去的腳步聲,她緩緩的站起身,打開水,站在下面,任由溫水淋着自己,她看到自己的胸前,到處都是周筱宇狠狠的留下的印記,伸出手,輕輕的撫摸了一遍。

哈!他親過,但是他親吻的是曼琪。

她悽然的一笑,撫開順着噴淋打溼的長髮。

默默的洗着。

然後伸手拉過一條浴巾把自己包裹起來,走出去。

她在衣櫃裏找了一條長款的睡裙,套上,爬回牀上。

呆呆的想着剛剛發生的一切。

自己是不是該離開這裏了呢?

她一直都有想過這個問題,可是不是不想走,她知道,自己走出這裏,就等於對宇少的一種背叛,一種忤逆,一種褻瀆!

電話突然叫了起來,她爬到牀邊拿起自己的包,找到電話,看向屏幕,是方俊豪的電話。

她遲疑了很久,才接了起來。

“俊豪哥!”葉小鷗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和平時一樣,感覺很平靜輕鬆。

“小鷗,跟我走吧!跟我去歐洲!”對面傳來方俊豪溫潤的聲音,低低的,很肯定。

葉小鷗無語,她明白,這一刻即便在僞裝,也掩飾不了事實的狀況,還有來自心底的絕望,此刻聽到方俊豪的這樣的話,她真的有些動搖了。

她內心一萬個聲音再喊,‘走吧!’

“你愛他嗎?”方俊豪很鄭重的問,“你告訴我你內心真實的想法!”

葉小鷗攥着電話,感覺聽到這個問題自己都要無法呼吸了。

“別哭!俊豪哥一直都會在!無論你什麼樣的回答,我都接受,只要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愛他!”

“我愛!”葉小鷗不爭氣的說出自己最心底的話。

“小鷗,你聽着!從我第一眼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是我要找的女人,我很愛你!我不從來就不相信有一見鍾情這東西,但是它卻奇蹟般的在我的身上發生了,一眼就愛上你!很不可思議!”

葉小鷗的淚滾下來,有點燙臉,她憋屈的悄悄的吐了一口氣。

“我這一個月來,無法控制的去想你,想見到你,想照顧你!我是真誠的,現在我知道你是愛他的!但是我篤定,你有難言之隱,或者來自他,或者來自你,這都不重要,我只希望你自己決定!”

他的語氣很堅定,很平緩,很鄭重。

“但是你只要記住一點,當你已經沒有了退路,亦或別無選擇的時候,你要記得,我在等你!無論什麼時候,我的承諾有效期是一生!需要你做的,只是給我打個電話,無論多久,哪怕是若干年以後,我都會第一時間來接你,小鷗你記住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