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他自己覺得蠻輕鬆的,就是藉着戒指飛兩趟而已,卻完全沒有想過,他這麼飛兩趟所取得的成績,是特辦頃國家之力,無數精英絞盡腦汁想盡辦法流血流汗也無法達到的。

在收到那十臺機牀之後,他,以及他身後組織,瞬間引起了最高層的重視,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wωω¤ttKan¤¢ 〇

電話掛斷,猴子道:“頂哥……”


“沒事。”陽頂天搖頭,看一眼謝言,謝言也在看他,臉色有些白,陽頂天對她笑了一下:“沒事的,交給我就行。”

天種 ,離得不遠,陽頂天給齊備說的話,他當然也聽到了,心中就估計,接電話的,應該是個有權勢的人。

他本來是得了點週六指的好處,來給週六指幫忙的,這時估量一下,就道:“這位兄弟,你把槍還給我,搶槍這事,就當沒發生過,行不行?”

這種事,可大可小,如果真鬧大了,而陽頂天這邊又有很厲害的人物,那麼,即便把陽頂天弄進牢裏,他自己可能也要倒黴。

所以,在估量了情勢後,他希望熄事寧人,這話也說得非常誠懇。

可惜啊,他只聽到陽頂天跟齊備說的話,並沒有聽到齊備跟陽頂天說的話。

也完全沒有估量到,謝言在陽頂天心中的重要性。

他想和稀泥,陽頂天不想。

不給週六指一個重重的教訓,陽頂天絕不會罷手。

其實小平頭和週六指都應該慶幸,在想到齊備之前,陽頂天已經準備鬧一個靈異事件,把他們都幹掉了。

齊備出手,無論如何,他們能活下去。

只是小平頭不知道這一點而已。

他覺得是給了陽頂天面子,而謝言和猴子也同樣這麼覺得。

猴子立刻接話:“是啊頂哥,把槍還給王所,慢慢商量。”


謝言也道:“是啊是啊,陽頂天,你把槍還給他。”

“如果是我自己的事,吃點虧也無所謂。”

陽頂天沒理猴子,看着謝言,眼中是火辣辣的愛意:“但欺負到你頭上,這件事,我絕不會放手。”

這時週六指爬了起來,想要走到車上去,陽頂天猛地打開保險,照着週六指的奔馳就是一槍,把車窗玻璃打得稀爛。

槍一響,週六指嚇得一屁股又坐到地下,抱着腦袋叫:“別開槍,別開槍。”

小平頭則是臉色慘白,看着陽頂天道:“你……你……。”

猴子臉色也白了,他以前跟着陽頂天打架,在保衛科派出所裏,也受了點兒教育,知道在中國,開槍的嚴重性。

“頂哥……”他聲音都有些發抖了。

“沒事。”陽頂天微微一笑。

話沒落音,一輛警車開進來,是一輛巡邏警車。

看到警車,小平頭突地往後一退,閃到一個混混背後,扯起嗓子大叫:“他手中有槍,他開槍了,趕快呼叫支援。”

中國警察悲催得很,派出所往往就是一把槍,哪怕值勤的巡警,身上也沒有槍的,以前還有個電棒,後來電棒都不準配備了,因爲萬一碰上高血壓心臟病,一棒子打上去,電死了,同樣是天大的麻煩。

所以來的兩個巡警身上,就是一副手銬,本來配備有噴瓶,嫌麻煩還沒帶。

聽小平頭說陽頂天手中有槍,然後也看到了陽頂天手中的槍,頓時都嚇住了。

不過他們的反應跟小平頭想象的也不同,一個巡警對小平頭叫道:“王所,這人怎麼回事,我們是接到局裏的命令過來的,說……”

沒等他說完,又一輛警車開過來,這輛警車一來,彷彿捅開個馬蜂窩,隨後警車越來越多。

猴子驚得一張猴臉慘白,謝言也有些怕,陽頂天看她臉色發白,悄悄牽了一下她的手:“沒事,放心,一切交給我。” 男神追愛:萌妻束手就擒 嗯。”

看到他沉靜的眼光,感受到他手上強大的熱力,謝言懸着的心突然就放了下來。

“所有人都不許動,有槍的把槍全部收起來,沒槍的也不許動。”

一輛豐田霸道還沒停穩,向萬剛的聲音就狂吼起來。

隨着他的吼聲,兩邊車門齊開,一幫子刑警下餃子一樣撲通撲通往下蹦,人手一支槍,個個殺氣騰騰。

小平頭喜出望外,天爺,總算看見有槍的了,他立刻狂叫起來:“嫌犯在這裏,他搶了我的槍,他手裏有槍。”

但讓他非常意外的是,向萬剛看到陽頂天手裏的槍,卻視而不見,反而飛步向陽頂天跑過去,一下擋在陽頂天身前,隨即槍口向外。

而他帶的那一幫子刑警,全都和他一個動作,呈一個半圓形,把陽頂天包圍了起來,但卻是背向着陽頂天,槍口一致對外。

這是幾個意思?

小平頭站在那裏,張口結舌,完全傻掉了。


圍城 :“所有人都不許動,有槍的收起來,沒槍的不許動。”

他這一叫,小平頭醒過神來,忙叫:“向大隊,嫌犯在你背後……”

他認識向萬剛。

“閉嘴。”向萬剛卻瞪着他一聲暴喝:“不許說話不許動。”

得,向萬剛不認識他。

這下不但是小平頭,其他趕過來的巡警也徹底不懂了,一時間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都象給雷劈了一樣,站的站,坐的坐,都呆在了那裏,再沒一個人動彈,也沒一個人說話。

眼看控制住了場面,向萬剛這纔回頭看一眼陽頂天,低聲道:“老陽,你搞什麼傢伙啊,怎麼讓公安部特急中心下令讓我們來保護你,話說,你用得着保護嗎?”

他帶來的人,都是陽頂天的熟人,經常給陽頂天在拳場上掄的,聽到他這話,就有好幾個笑出聲來,其中一個道:“老陽都要人保護了,我們怎麼辦啊?”

這話更引發了一陣低笑。

一幫子巡警看着他們呢,這麼一笑,場面更詭異了,所有人心裏都在嘀咕:“這他媽到底怎麼回事,到底誰是嫌犯誰是警察啊。”

而真正在心裏狂叫的,則是小平頭:“這事不對,這人到底是誰?”

而陽頂天身後的猴子同樣一臉懵逼:“這事不對啊,公安部,應急中心,下令保護頂哥,這什麼意思,而且,這些人好象都認識頂哥啊……頂哥這麼厲害了?”

真正喜悅的是謝言,她看着陽頂天,心中的愛意如春潮洶涌:“他總是能護着我,總是能給我驚喜。”

這時又一輛警車開過來,跳下來一個人,竟然是程劍。

向萬剛道:“程廳也來了,馬廳長不在,程廳負責,今天這事,怪異啊。”

程劍下車掃一眼,就看清了全場的形勢,他快步走過來,向萬剛道:“報告,我們根據命令,已控制了場面。”

“嗯。”程劍點點頭,走到陽頂天面前,低聲道:“小陽,到底怎麼回事?”

他話沒落音,又有一輛車開過來,車一停穩,四門大開,撲通撲通跳下五六個人,居然也是人手一把槍。

陽頂天先以爲也是警察,結果一看打頭的,居然是孟有義。

這下他也想不清了,脫口而出:“怎麼國安也來了。”

看到拿槍的,程劍向萬剛同時警惕起來,向萬剛低叫一聲:“小心。”

手中槍就指了過去,其他刑警也一樣。

程劍卻聽到了陽頂天的話,道:“國安?你認識他們?”

“是。”陽頂天點頭:“前面那個瘦一些的,是國安的孟有義,打過交道。”

程劍飛快的瞟了他一眼。

這時孟有義已經叫了起來:“我們是國安局的,不要誤會。”

他手中舉着證件,但另一手卻拿着槍,而他身後五名國安,同樣警惕的舉着槍,對着向萬剛這一幫子人。

“國安對公安。”猴子簡直有些興奮了,這場面,他做夢也想不到啊。

孟有義又道:“哪位是程劍程副廳長。”

程劍應聲:“我是。”

孟有義看向着,道:“程副廳長,我是國安的孟有義,這件案子,因爲牽涉到警察部門,所以你們要回避,這件案子由我們國安接管了,你稍等一下,會接到命令。”

他話沒落音,程劍的電話已經響了。

程劍接通電話,隨好答應:“是,把案件移交給國安的孟有義,我們撤走。”

他掛了電話,看向孟有義:“你是孟有義?”

“是的。”

孟有義點頭:“這是我的證件。”

程劍接過證件,仔細看了一眼,轉頭看向陽頂天,這是向陽頂天求證呢。

陽頂天明白他的意思,微微點頭。

程劍把證件還給孟有義,道:“收隊,撤。”

向萬剛眼晴猛眨了兩下,低聲問陽頂天:“老陽,你到底在搞什麼啊?”

“向萬剛。”程劍低喝一聲。

他比向萬剛可要穩重得多,這件事,不但驚動了公安部,還扯出了國安局,是可以隨便問的?

“是。”

向萬剛胸一挺,隨即收槍:“收傢伙,撤。”

程劍看一眼陽頂天,跟着往外走。

他眼中的疑惑,讓陽頂天苦笑。

陽頂天自己都想不到,事情會鬧成這個樣子啊,他以爲,齊備能把他搶槍這件事給扛過去,那就是天大的人情了,再沒想到,齊備居然搞出了這麼大場面,公安不算,連國安都來了,而聽孟有義話中的意思,甚至是因爲齊備信不過這邊的公安,所以才讓國安來接手。

“特辦真不愧是特辦啊。”

他在心中感慨。

孟有義道:“陽經理,具體是怎麼回事,你下令,我抓人。”

程劍還沒走遠,聽到這話,身子不由得震了一下,又回頭看了一眼陽頂天。

以前他眼中的陽頂天,是個江湖奇人,人也不錯,但這一刻,以前所有的認知全部顛覆了。

能下令讓國安抓人,這得是什麼人啊?

陽頂天沒注意程劍的眼光,他自己也給孟有義的話雷了一下,一時都不知道要怎麼說了。 這時小平頭動了一下,小平頭一看情勢不對,往一輛警車裏鑽呢。

小平頭這個動作讓陽頂天醒過神來,指着他叫道:“把他抓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