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厲一邊狠狠甩出陶葉,一邊聚集自身了靈脈之力驅趕陶葉注入的土靈之力。這種不同本質的力量在身體中造成的傷害是十分巨大的,所以說安厲就算吸取別人身上的靈力也不敢吸取靈脈之力。

“啊!混賬東西,還不住手!”不經意間看到元昊雙手對接着雷源,魂識感應雷源的力量居然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在下降,安厲頓時大駭道。

洶涌澎湃的雷霆之力全然被元昊所接納,他靈脈之力中所蘊含的吞噬之力更是加快了這種吸噬速度!

沒有了,雷源居然就這麼被吸收了!安厲和快要昏迷過去的陶華陶葉都是滿臉不可思議地看着那好像一臉平靜樣的元昊!

雙目緊閉,手臂垂落下來,元昊就這麼靜靜地站在那裏。突然,他的身子不斷抖動起來,一層層好似實質般的雷力光圈自元昊全身不停地震盪而出!

身體中的雷脈膨脹的快要炸開一般,藍紫色的雷電在其中如同濃雲般翻滾不止!

咚!咚!咚!

一聲聲猶如雷擊般的聲音自元昊身子上傳出,那震徹心頭的響動讓每一個人心神盪漾!

元昊的身體抖動的愈發劇烈了,他似乎有些痛苦的抱緊了腦袋,渾身戰慄,一點點雷光從他全身皮膚中破裂開來!其中……還有絲絲血液流出!

不消片刻,元昊整個身子便被血液染紅!整個人就像從血缸中出來一樣!那種血液流失的速度還在增加!

“哈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也不怕撐破了膽,居然敢全部吸收雷源之力,這下看你爆體死得慘不忍睹啊!”安厲看着血人一般的元昊狂笑不止,料定了元昊會被雷源之力炸碎身子。

“唔…..唔…..啊…..啊……”

痛苦地在地上一陣翻滾,周圍地面一會就被染紅,嘴裏大口大口的血液流出,那種從體內被漲開的疼痛是他慘叫連連……

澎湃的雷霆之力充斥着整個雷脈之中,似乎想要撐破開這個束縛的狹窄地方,可是每一次雷脈的膨脹到了快要裂開的時候,元昊身體深處的那道遠古氣息再次傳來,強橫的雷霆之力遇到這道古老的充滿混沌之意的氣息時,原本的狂躁赫然間不復存在,精純的雷霆安靜得猶如白雲一般緩緩流淌在雷脈之中! 不僅如此,那些顯得有些過多的雷霆之力經過那雷脈上不斷滲出的遠古神祕氣流的擠壓沖刷之後化爲絲絲紫金光線一道道纏繞在雷脈之上!

頓時,雷脈在元昊身體內發出陣陣紫金光芒,那種至強至烈的雷霆之力,雖然現在還顯得有些微量,但等到整條雷脈都化爲紫金雷脈之時,想必那時候的威力….

其餘的雷霆之力卻是在那遠古氣流的疏導下在元昊身體中游蕩,向着那境界關卡而去!

“喝!”

元昊突然雙眼怒張,無盡的黑芒佈滿眼中,看一眼之下就能把人的心聲所攝入其中!

身子慢慢凌空虛浮而起,血紅的身子已經不再流血,只是一些殘留的血跡還慢慢從他身體上滴落而下!剛纔的痛苦之色全然不見,此刻正一臉平靜地面對着安厲。

“咦!?”安厲青白眼中閃過一絲遲疑,“怎麼會這樣?這小子沒有被雷源破體身死,反而….修爲漲到了合魂圓滿之境!不對,還在上漲!”

安厲就算再怎麼狂傲此刻都發現些不對頭,元昊這樣子哪像是要死之人啊,氣息越來越強橫,還散發出一股強橫的雷霆之力!

望着元昊那猶如夜空般深邃的黑眸,安厲心頭涌現出一陣不安!

“居然是戰魂之意……”安厲沉聲道,他實在搞不明白爲什麼元昊不僅沒有因爲大量吸噬了雷源之力而身死,反而修爲大漲!現在還出現戰魂之意!

“小子,你搞什麼鬼?”安厲冷冷一哼,寒聲道,“你就算修爲漲了些也同樣不是我的對手!”

元昊漆黑的眼眸轉過去看了一眼旁邊地上躺倒的陶華,還有一臉慘白,神智有些不清的陶葉,再看看陶葉那還留着少許血液的斷臂之處,頓時眼中彷彿夜空中劃落一道雷芒!

再扭過頭來注視着安厲,元昊嘴脣微動,一道來自地獄般的聲音響徹在整個空間之內:“我說過,今日,要—-你—-死!”

話音剛落,強勁的靈氣旋風霎時間形成一股風暴自元昊爲中心席捲開來,寬敞有些昏暗的石廳上空片片雷雲翻涌,越壓越低,道道粗壯的雷蛇在其中來回竄動,“轟隆隆”的悶雷之聲就像重錘一般砸在安厲心中!

不可能!一個接近靈照境的小子怎麼會有這種聲勢!安厲心中大駭,隨即一咬牙:“虛張聲勢,老子就不信你的雷力能比我更強!”身形暴動間就衝着元昊急速飛掠而出,擡手就是一股強橫的雷力重拳擊出!

元昊看着突如其來的一擊,緩緩擡起手掌,掌心一團藍色雷光凸起,藍色雷光中心還有一小團金色雷光!

“破!”

輕輕一個字吐出,元昊掌中那團藍金色雷球便迎頭撞上了安厲的雷拳,兩強相擊下瞬間一股巨大震力從那相碰的中心呈波浪狀散開!

“咳咳….怎麼會…..你怎麼會有如此強勁的雷力!”只一個交鋒安厲就被彈震飛出,頓住身形連聲怒喝問道。

元昊嘴角冷冷一笑,寒聲道:“去地獄你就會知道!”說完身子一晃,只在空中留下一個虛影,手掌直面安厲的腦門!

元昊迅如閃電,安厲同樣不慢,一閃之下躲開了元昊掌中一記驚雷。

“轟!”

威力巨大的驚雷在地面炸裂開來,轟然間的巨響震得整個大廳都在顫動!

“元昊,他體內靈力所剩不多了,速速解決掉他!”陶華一邊照顧着陶葉,一邊出聲提醒道。

元昊聞言,微微點了下頭,眼中黑芒不散,戰魂之意增添的是無盡戰意,也是對魂魄最好的凝鍊!這種好處以現在元昊的修爲還不太明顯。

“小子,你不要得意,接我一招!”接二連三的被一個比自己境界上低了許多的小子打得到處亂竄,安厲也是惱怒萬分。

陶華說的不錯,此刻他服用逆煞丹,又吞噬了幾名高手的靈力所得到的力量消耗的很是巨大。

“沉雷降天術—-雷怒!”安厲並指成劍,虛空一點,一圈圈奇異的波紋憑空出現。

“嗯?!”元昊魂識警覺,此時安厲所施展的靈脈武學十分強大,令他心頭不安。

“嘿嘿….”安厲詭笑連連,雙手指劍指向元昊!

頓時元昊周圍空間像被壓縮一般,無數道雷光交叉從橫,頭頂之上數道十分粗大的雷芒降下!

“轟!”

元昊單手舉起,他所會的靈脈武學中只有掌雷術這人階中級的武學可堪一戰!

“喝!”大喝一聲,掌中絲絲金色雷芒凝聚成團,雖然看似微弱,但其中所蘊含的的雷霆之力絕非一般可比!

數道狂雷猛然擊打而下,元昊凝聚成的金色雷球已然是他現在所能動用的這種力量的極限!

嘭!

整個身子都被那狂雷擊落在地面,強橫的力量在其身下都是顯出一個深深的巨坑!

“看你還不死!”安厲使完這一招後也是有些力量衰竭,微微喘道。

還沒來得及得意,只見從那煙塵中掠出一道身影,略微發出一道金芒!

元昊披頭散髮,渾身血紅,剛纔那一擊雖然被金色雷球的雷霆之力擋了一下,但是還是讓他受了些傷!

此刻他在調動一些金色雷力揮拳直接向安厲打去,毫無招式可言,蠻橫無比!

“啊!”

錯愕間安厲匆忙擡手相抗,卻不想自己的雷力遇到了元昊的金色雷力一下就形同虛設一般,金色拳頭直接穿過手掌狠狠地打在了安厲胸膛之上!

慘叫一聲,安厲一下子就就被擊飛,身子重重落下,一股惡臭的血液噴出。

元昊得勢不饒人,身子幾個起落再次追上了倒飛而出的安厲,揮拳又是一點金光接連幾下打在安厲身上。

“你斷了陶葉大哥一條手臂,我便斷你雙臂!”元昊單手抓着安厲的手臂寒聲道,報仇二字激起他心頭怒火。


“啪”

伴隨着安厲一聲哀嚎,元昊猛地扯下他兩條臂膀甩在一邊,也不管他扭曲的臉龐,揮拳重重地朝着安厲的頭幾下重擊,直把他打得昏死過去!

“呼…呼…..”元昊放下手中揪着的頭顱,恨恨地看了一眼此刻間滿臉青黑血液,也不知是死是活的安厲,長長舒出一口悶氣,眼中黑芒慢慢消散。 被元昊數不清的拳頭砸落在臉上,安厲此刻再也不復剛纔的揚武揚威,雙臂殘肢在半空中抖動,全身青黑的皮膚不斷地冒出有些發臭的血液,渾身顫抖,只能聽到一絲微弱的喘息之聲。

元昊眼中恢復了清明之色,那已經變得猶如腐屍一般的安厲仍然不能熄滅元昊心中的仇恨之火,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元昊,他氣息快要斷絕,想必是活不成了。那逆煞丹雖然威力極大,但過後如果不能及時調理身體靈力的話,必遭丹藥反噬……”陶華手掌貼在弟弟陶葉背上,一點點地輸送靈力幫助氣息微弱的陶葉穩定體內靈力,調理傷勢。

“真是便宜他了….”想來這安厲也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元昊也不在浪費氣力。緊張的神經放鬆下來之後,一陣陣撕扯般的疼痛自身體內各處經脈上傳來,張嘴咧了咧,絲絲血跡在嘴邊流下。

即使吞噬了龐大的雷源之精,讓雷力有了一個質的飛躍,但畢竟境界上還是差了一籌。能夠憑藉一股子狠辣和剎那間的爆發擊敗安厲,除了元昊雷霆之力不同凡響之外,那安厲託大連續消耗力量,沒有把元昊這個合魂境界的小卒放在眼裏,這種輕敵之心最終讓他吃了大虧!

“雷源精力我並沒有完全吸收,修爲只不過在合魂圓滿停留……”

扭動下全身骨骼,魂識內視之下元昊知道剛纔那些出擊看似猛烈,卻都是仗着雷源在身體中支撐,以他自身雷力現在還萬萬達不到這般地步。

不管怎麼說,在陶華陶葉看來,最後關頭都是元昊拼着爆體而亡的危險打敗安厲,他們當然不會知道元昊身體的獨特之處。

“陶校尉,陶葉大哥他怎麼樣了?”閃身來到陶華身邊,元昊緊張地看着一臉慘白的陶葉問道。

“性命沒有大礙,只不過他的手…..”陶華嘆了口氣,弟弟斷了一條胳膊,對今後的修煉影響頗大。

元昊緊了緊拳頭,黯然沉聲道:“陶葉大哥要不是爲了給我爭取時間,也不會……”

“唉,你說的哪裏話….”還沒等元昊說完,陶華搖頭打斷道,“咱們同屬玄甲軍,兄弟之間自然應當同生共死!要不是你把安厲那畜生打敗,咱們可都要命喪此地囉!”

“咳咳…..對啊,元昊啊,你救了咱們哩…..”陶葉悠悠醒來,沒有一絲血色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虛弱地輕聲道。

“可是,陶大哥你的手…..”元昊看着陶葉那處斷臂,一陣揪心。

“你不是要到東邊尋藥嗎?孔雷那憨貨的斷腿能夠治好,自然就能把手給接好。”陶華也對平山城中玄甲軍有些瞭解,雖然不知道什麼人能夠如此神奇,但想必救治陶葉的斷臂不成問題。


“對啊!我怎麼把這事兒忘了!”元昊眼睛一亮,頓時想起他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到時候求韋先生也把陶葉的斷臂治好,應該不是難事。


想到陶葉的傷有了解決的辦法,元昊欣喜地對陶葉道:“陶大哥你放心,等我尋到靈藥之後你的手就能夠復原的!”

“呵呵……”陶葉輕笑地微微點了點頭,他在對抗安厲時就抱了必死之心,一個連死都不怕的人還會對一條殘肢在意嗎?

“好了,東西到手,還是先出去見到丁統領再說……”陶華和元昊扶起陶葉,陶華出聲道。

三人拖着步子往螺旋通道上走去,現在大家身體都十分虛弱,只能一步步走到通道頂端。

“咕咕….”

突然,陶華和元昊聽到後面有什麼奇怪響聲傳來,兩人相視一眼,一種不祥的預感自兩人心底泛起。

元昊回過頭看去,身後還是一片昏暗,慘烈打鬥之後留下的狼藉,安厲的身體已經感覺不到任何氣機……

“怎麼回事?”元昊有些納悶地對陶華問道,沒有什麼異常情況啊,難道剛纔的聲音是幻覺?

“嗯!?”陶華眉頭緊緊皺在一起,眼光轉了一圈之後死死地鎖定在安厲那具躺倒的屍體之上。

“怎麼….”元昊順着陶華的目光看去,除了一具已經不成樣的屍體再無其他。

“不對…..”陶華面沉如水,嘶啞的聲音從喉嚨裏傳出,“你感覺到沒有?”目光還是沒有轉動道。

“什麼?”元昊仔細看了看周圍,魂識探尋之下不知道陶華指的是什麼。

陶華眼睛輕輕閉起,魂識感應一番,猛然間雙眼睜大,駭聲道:“是死氣!”

元昊心中一跳,魂識外放到極點,圍着安厲的身體一遍遍搜尋。慢慢地,一種死亡縈繞的感覺自魂識中傳來,這種好似緊緊扼住心脈的感覺令得他眼皮跳動。

“這就是死氣……死亡的味道麼……”元昊胸中沉悶無比,這種氣息令得身體中的靈力運轉都出現了一些凝滯。

“咕咕…..”

那種水沸騰樣的聲音再次傳來,元昊眼瞳一縮,驚聲道:“是安厲!”

隨着元昊一聲驚呼,只見安厲那原本失去生機的身體上出現一圈圈輕微波動,但卻不是生機的涌動,而是……越來越濃烈的死亡之氣傳來!

就在兩人緊張萬分之時,安厲青黑色的皮膚上忽然冒出一個接一個的膿包,整個身子變得凹凸不平。

“啪…啪…”

更加令人震驚的是那些不斷自安厲身體上出現的膿包在膨脹到最大時一個個被撐開,青黑色的血液迅速流淌而出,那種濃稠令人無比噁心!

頓時間,一股惡臭充滿整個石廳之內,那種惡臭彷彿連天地間的靈氣都能夠污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