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子宸不斷的示弱又不斷的挑戰季國良,就是要讓他下定決心痛下殺手。而他也算準了,季國良讓人下手的時候絕不會還讓季志霄留在國內。

他等這個機會,已經等了很久,現在機會來了,他也第一時間抓住。

看似計劃很順利,但其實他之前就挑釁過季國良希望他能動手並把季志霄送出國,但都沒成功。好在現在終於成功了。

“你們就這麼把他放回去了?那他欠下的債怎麼辦?”顏愛蘿在這邊擔憂的問。

人都走了,肯定不會還賬了。只是輸了錢,並不能把季國良逼到絕境。

鬱子宸笑道:“不用擔心,欠了債的人沒人能離開,賭、場自然有自己的辦法。而且,欠了債的消息傳回去,他以後也做不成生意了。”

等季國良沒了,季志霄又沒了錢,以後再想做生意,會困難重重。誰還敢跟他合作?難道不怕他拿了貨款去賭博,把錢都輸了?

因爲人們相信,有一就有二,賭這種毛病是很難改正的。很多人都希望自己有第二次機會,但並不會給別人第二次機會,尤其是那些精明的人。

而季國良更能明白這一點,對季志霄未來的憂慮也會達到頂峯。這個時候,再加點契機,他就更會鋌而走險。

顏愛蘿看他忙了幾天也很累,就說讓他路上小心,自己先掛了。

有人在旁邊,鬱子宸也是說不出什麼親密的話,跟她說了兩句就掛了。

季雲剛纔一直保持安靜,這會兒倒是湊過頭來,擺出一臉感傷的表情:“你們都不關心關心我嗎?我可就坐在旁邊呢?是不是嫌棄我礙事,讓你們沒辦法好好說說情話?”

他拿着這些話逗顏愛蘿的時候總是能引起她的鄙視,但是鬱子宸的反應就不一樣了。他直接沒理他,靠在後座上,抱着胳膊又閉上眼睛,準備休息了。

“切,沒意思。”

季雲覺得這人太無趣,遠不如其他人有意思,乾脆也轉頭休息了。

……

顏愛蘿那邊依然是起牀後又去幫顏慎行起牀穿衣服,洗刷後帶他下樓吃早飯。

顏慎行還很好奇,問她今天還去不去醫院。

接着又小心的看看左右,一臉神祕兮兮的說:“媽媽,你放心,我們之間的祕密,我誰也沒說。”

小孩子很難保守祕密,有點事就會忍不住跟所有人分享,個個都是大嘴巴。但是顏慎行不同,他小小年紀卻心思深,很多事只會跟媽媽說,其餘祕密都藏起來。

而且,他表現的非常淡定,只有在顏愛蘿面前纔會露出點破綻。

顏愛蘿揉揉他鬆軟的頭髮,誇讚道:“慎行真是好孩子。咱們今天不去醫院了,改天再去。下午媽媽帶你去吃漢堡玩蹦牀好不好,帶着郭霖哥哥一起?”

小傢伙擡頭看她,見到媽媽精緻的眉眼,臉上帶着的溫和的笑,還有對他滿滿的愛。

他最喜歡的就是跟媽媽一起出去玩,一塊吃漢堡喝果汁,還要在蹦牀上跳的高高的給媽媽看。

他下意識的點頭,興高采烈的要喊好。但接着又想到媽媽最近很忙,就趕緊搖頭說不要不要。

“爲什麼不要?”這倒是出乎意料,難道這孩子還有別的事要忙?

小傢伙搖頭:“不是的。我只是知道媽媽最近很忙,不想你太累。我們放學就早點回家吧,媽媽也可以早點睡覺。”

他皺着眉,想起了一些從幼兒園裏聽來的不好的話,不禁爲媽媽擔心。

顏愛蘿見他低着頭,一看就知道是有事瞞着。她彎腰低頭,從下方找到他的視線聚焦處看了過去,正看到小傢伙爲難的眼神。

這孩子,有什麼事這麼爲難?

末日輪盤 慎行,我們是朋友吧?不是說好有祕密都要跟媽媽分享的嗎,你有什麼不開心的事,爲什麼不告訴媽媽呢?你是不喜歡媽媽了?”

小傢伙趕緊擡頭,接着晃着小腦袋:“不是的,我喜歡媽媽,我也沒有祕密。”

說完,他就趕緊跑到餐廳,生怕媽媽在後面追問。


這孩子,分明是心裏有事。

顏愛蘿還想再問一問,但又想了想,孩子不想說的話非要逼問反而容易引起孩子的逆反心理,還不如再緩一緩。

剛好這時候顏志豪也進來了,看到她站在客廳裏還覺得奇怪。

“小蘿,怎麼了?”

顏愛蘿看小傢伙正裝作全世界只有自己的樣子,就小聲說:“我看慎行有事瞞着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事,等下午我再問問他。”

顏志豪也覺得好奇,不禁往餐廳裏看了看,果然看到這孩子有點奇怪。

以往只要媽媽在旁邊,他就肯定要粘着媽媽的,現在卻乖乖的一個人坐在餐廳裏也不過來,分明是在躲着媽媽。

“這倒是奇怪了,這孩子跟你最親,不管什麼事都會跟你說,怎麼會瞞着你?”顏志豪覺得很驚奇,還爲孩子擔憂:“會不會是被人欺負了,又被威脅不能說?”

顏愛蘿搖頭:“不知道, 紅顏亂世:異族公主傾天下 ,他身上沒有傷。待會兒送他去學校的時候,我會找老師跟郭霖瞭解一下。”

除了這些,也沒別的好辦法了,總不能逼着孩子說不願意說的事。

“也行。那我就不多問了,免得他緊張更不願意說。”

父女倆說完後,就都做出沒事的樣子進了餐廳,跟以前一樣和孩子說說笑笑。

顏慎行一開始害怕被媽媽追着問,但見媽媽什麼都沒說,也是鬆了口氣。

太好了,媽媽不再問了,小朋友們說的那些難聽話,不用告訴她了。 顏愛蘿沒再提顏慎行隱瞞的事,跟以往一樣陪着他吃了早飯,早早的送他幼兒園,還把他送到教室。

然後,她就出了幼兒園,到路口去站着等了一會。

很快,郭文華的車就到了,他看到她站在路口還覺得奇怪,就停下車開了車窗問她怎麼站在這裏。

顏愛蘿笑着過去,趴在車窗邊對裏面安安靜靜坐着的郭霖笑:“我有事想問問郭霖,師父,能不能等我一會?”

郭文華覺得奇怪,轉頭看自己兒子:“出什麼事了?”

郭霖也好奇的看過來,只是看了看,又目光躲閃的轉過頭去。

這孩子,肯定知道什麼。

“郭霖,你老實跟阿姨說,你們幼兒園裏是不是有小朋友欺負別的孩子?或者,有別的人欺負小朋友。”

顏愛蘿問的很柔和,就連今天的妝容都特意改的柔和些,就是怕孩子有牴觸心理。

現在新聞報道上很多孩子被欺負或者是被老師體罰的,而這些孩子回家還不敢說,都是被欺負了很長時間纔會被發現,所以孩子家長也都很緊張這些事。

郭文華嚇了一跳,還以爲自己兒子也被欺負了,趕緊轉頭看去,又伸手去拉孩子衣服想看看他身上有沒有傷。

蜜愛365天:南少,寵不停 ,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郭文華沒找着傷口,也依然着急:“到底怎麼回事,小顏,慎行被欺負了嗎?”

顏愛蘿怕他嚇着孩子,趕緊解釋:“我也不確定,就是覺得慎行有事瞞着我,他不願意說我也不能逼他,所以就來找郭霖問問。”

原來如此,郭文華鬆了口氣,腦子裏在剛纔已經腦補出很多孩子被虐待的悽慘場景了。

郭文華也看向郭霖,讓他知道什麼就說什麼,不用瞞着。

但是這孩子也很緊張,看看爸爸再看看阿姨,低頭不肯說。


郭文華有點着急,就想追着問問。

但是他越着急孩子就越緊張,就越不肯說了。

顏愛蘿趕緊制止他,又笑道:“郭霖,你不想說阿姨也不強迫你,等你想說的時候再跟阿姨說。不過,阿姨希望你跟慎行都能保護好自己,別被人欺負了也不敢說,好嗎?”

郭霖低着頭小聲嗯了一聲,但也還是什麼都沒說出來。

兩個大人看他這樣都很擔憂,最後也只好送他進了幼兒園,再想別的辦法查明情況。

兩人直接去找了幼兒園的老師,問她最近班裏是不是有什麼情況。

老師說沒什麼,班裏孩子偶爾會有點小打小鬧,但都是小問題,沒有大事。

她這些話太官方了,顏愛蘿也沒有全信,又讓人去調了學校裏的監控來看。

學校裏不肯給,說只能在學校裏看,除非發生了案件,否則是不能把監控內容帶走的。

“我們也是爲了孩子們好。網上有一些變態會利用孩子的視頻做一些非法的事,爲了保護孩子們的隱私,只能這麼規定。”

校長用的也是官方口吻,顏愛蘿也不好堅持把監控拿走,就坐在監控室裏看起來。

郭文華怕孩子被欺負,也坐在一邊跟着看。

兩人用兩倍速看了一會,也沒發現什麼異常,孩子們確實經常有小打小鬧,但也沒有大問題。

只是,顏慎行跟郭霖彷彿被孤立了一樣,經常兩人一起玩,跟其他人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這就是兩人面臨的問題了,只是不知道起因是什麼。

孩子們孤立其他小朋友總該有個理由纔對。

他們倆又看了一會,分別接到了公司裏打來的電話。堅持了一會沒辦法再繼續看下去,只好留下人在這裏看監控找問題,他們先回公司去。


出來的時候,他們還是憂心忡忡,很擔心孩子的心理會因爲這些事受到影響,又怕他們的性格因此變得孤僻。

他們愁眉苦臉的上了車,又各自去上班。

在路口分開的時候,郭文華又想起一件事,搖下車窗問鬱子宸的情況到底怎麼樣。

顏愛蘿也沒多說,只跟他說情況還可以,讓他別擔心。

郭文華見她沒多少擔心的神情也明白事情跟表面看起來不太一樣,便沒有再追問,只讓她別太擔心了,就又把車窗關上了。

而顏愛蘿沒接着去公司,而是先去醫院裏看了看。

被他們所連累,醫院的衛生間被燒了一個隔間,幸好沒有人員傷亡。就是昨天晚上煙太大,病人們都慌張的往下跑,有一個崴了腳的。好在不嚴重,不然這又是他們的債。

兩個保鏢都沒事,配合着醫生裝作把鬱子宸給轉移了。醫院也在這一層進行徹查,看還有沒有什麼隱患。

有些病人很不滿,說醫院滅火設備不夠纔會引起這種混亂,還讓醫院給減免一部分醫藥費。

醫院也是有苦說不出,根本沒找到放火的人是誰,對病人的無理要求也沒理會。

減免醫藥費是不可能的,只有那個崴了腳的人他們會免費救治,其他無理要求都被無視了。

病人們鬧騰了一會,見沒什麼效果也就沒再鬧。

有條件轉院的已經走了,留下來的都是沒辦法轉院的。他們還得在這裏繼續治療,小命還捏在人家手裏,當然不敢胡亂鬧事。

顏愛蘿在醫院裏待了好一會纔出來,又急匆匆的接過阿二遞過來的咖啡,說馬上去公司。

她這麼匆忙又着急,還一臉擔憂,看着不像作僞。

躲在暗處的小楠看着這一幕,又覺得疑惑。

這鬱子宸到底在不在醫院裏?如果真的不在,顏愛蘿何必表現的這麼關心?

刺殺的事她肯定已經知道了,把戲都被人拆穿了,再裝下去也沒意思。

可她還是來了醫院,還那麼關心醫院裏的情況,在僞裝被拆穿後分明是多此一舉的行爲,她卻堅持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