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左隅真神再度感覺到驚訝。

「小輩,還想要進行徒勞的掙扎嗎?」

驚訝歸驚訝,左隅真神神念一動,一道旋風生成,直接就卷向陸昊。

他要將陸昊卷到自己身邊來,徹底廢掉他的靈氣,以免出現什麼意外。

然而就在這時,陸昊剛才布下勾通天地的那簡易陣道突然轟的一聲炸響。

陸昊與簡言,就在這簡易的陣道之中,炸響之後,一個光球產生,將陸昊與簡言包圍在其中。

而這一刻,左隅真神的神域,都受到這光球的排斥!

這是勾通天地之法,直接抽取天地靈氣,而左隅真神畢竟沒有動用全力,所以竟然讓陸昊與簡言恢復了行動能力。

「垂死掙扎?」

對此,左隅真神只是冷笑。

這光球最多只能排斥他的神域三息,而且這還是在他不加力的情形下,他若是動手,只要吹口氣,這光球立刻會崩潰。

想到這,左隅真神一彈指,準備摧毀這光球。

可就在這時,陸昊同樣一彈指。

原本是處刑的刑台,隨著這一彈指震動起來,緊接著,無數道虛空劫雷轟然而下!

這些劫雷如瀑布一般,順著陸昊勾通天動的光團而來,將光團緊緊包裹。

左隅真神的這一彈指,就撞在劫雷瀑布之上。

如果是光團,這一指足以將之徹底摧毀,但是攻在劫雷之上,那虛空劫雷頓時變得更為暴戾,噴出一道碗口粗的電蛇,向著左隅沖了過來。

左隅當然不會把這種程度的虛空劫雷放在心上。

能成為真神境強者,哪個不是經歷過三九雷劫的!

但是,左隅真神的神情卻極為凝重,甚至還有些羞惱。

他擔心的不是這點程度的虛空雷劫,而是陸昊的布置!

諸家宗門辦這殺屠會,這可是他們的主場,但是卻給陸昊做出這樣的布置來,實在是蠢不可及。

而且這之後,是不是還有後手?

左隅真神忽然有一種事情超過自己控制的預感,這一次他不再保留,全力以赴,準備將劫雷與光團全部打散。

但是一股輕微的空間波動傳來,左隅真神目光一凝,伸掌拍出。

嘩!

整個刑台的空間,瞬間被他撕扯下來,空中的一個巨大掌印,將這塊空間死死控制住。

而空間撕開的裂口裡,更多的虛空劫雷竄出,這虛空劫雷甚至向著刑台外蔓延,惹得看熱鬧的人紛紛驚呼閃避。

「該死!」

這樣的結果,沒有讓左隅真神滿意,他一閃身,身影消失,直接從那空間破口鑽入虛空之內。

因為他感應到,陸昊帶著簡言,已經從虛空中遁走。

「抓住他,別讓他跑了!」鄒盟厲聲下令。

他可是知道陸昊有多狡猾的,如果被這小子擺脫,再要追上他,並不容易。

「刷!」

他身邊那些半神境、神侍境強者,也紛紛進入虛空之中。

這虛空與星空中的虛空不同,如果將真實空間比作紙的正面,那麼虛空就是紙的反面。

在虛空之中,又有無數亂流劫雷,因此要想於其中追捕對手,也不容易。

轉眼之間,鄒盟身邊就空了。

他心裡還是煩怒難當,目光森然掃過在場的眾人,只不過在場數十萬人,玉屏前更是不知有諸天星域的多少武者在,他也不好發作。

「無能!」罵了一聲舉辦殺屠會的這些宗門,鄒盟又哼了一聲。

然而就在這時,他身邊空間突然一扭。

「我來殺你了!」

一道熟悉的神念掃來,鄒盟駭然回望,只見陸昊的身影似乎就要從虛空中閃出。

他嚇得急跳大叫:「救我……」

可是為時卻稍晚,陸昊一劍已經斬來!

端坐在上的那些半神境強者可不敢讓他死。

如果讓陸昊在這裡擊殺了鄒盟,太膺神王肯定要找他們算賬。

所以數道風雷迅速襲來,有攻向陸昊的,也有將鄒盟護住的。

陸昊根本不理會他們,這一劍過去,就是指天劃地,「至尊唯我」!

哪怕是數位半神救援,陸昊這一劍,還是將鄒盟的身軀斬成兩截,那些半神雖然也重創陸昊,將陸昊護身的領域全部擊潰,卻只能將鄒盟半邊身體奪去。


鄒盟那隻戴著指環的手,卻落到了陸昊手中。

望了驚駭欲絕的鄒盟一眼,陸昊身體再閃,然後再次進入虛空之中。

此時若追擊,陸昊只怕很難走脫,但是那些半神境強者根本不敢追。

如果他們追去,陸昊第二次殺回馬槍,鄒盟就死定了!

鄒盟雖然被斬為兩截,不過卻沒有立時斃命。他的實力畢竟也不弱,生命力極為頑強,因為創傷處甚至開始抽動,似乎想要長回來。

但是一種詭異的力量侵擾著他的生命力,不停地侵蝕他的創口,讓他的恢復變成徒勞。

感受到自己生命力正在迅速流逝,已經死過一回的鄒盟幾乎要昏過去。

而這時他身邊劫雷一閃,滿臉殺氣的左隅真神出現。

看到鄒盟這模樣,左隅真神臉上怒氣翻滾,一掌拍了出去。

轟的一聲響,那些半神們個個人仰馬翻,不少人甚至吐血。

「救我,左隅叔,救我……」鄒盟叫道。

左隅真神抓過鄒盟的身軀,用神念一掃,心裡再度狂怒。

一種詭異的毒素在侵蝕鄒盟的生命力,如果要救他,就必須真神境以上強者,運用神力,來替他驅除。

陸昊的目的,左隅真神也很清楚,就是用鄒盟的傷勢,將他牽制住。

可是,他雖然看穿了陸昊的目的,卻不能不照做,除非他眼睜睜看鄒盟死去。


片刻之後,那些原本護衛鄒盟的半神境、神侍境強者也都回來,看到這裡的情形,一個個臉色都變了。

追究起來,他們雖然是奉鄒盟之命前去追捕陸昊,卻也少不了一個擅離職守的罪名!

這一刻,陸昊將從左隅以下,真神境、半神境和神侍境強得都耍得團團轉。

而且是當著在場數十萬武者和玉屏前無數武者,把他們戲耍了一番! 「天,這是怎麼回事?」

「真神境強者去追他,他還能殺個回馬槍?」

無數人的下巴都掉了下來,看到陸昊把真神境強者都耍來耍去,實在是與大夥的認知不符。

「堂堂真神境,怎麼能被傳奇境耍的團團轉呢?」

在某處玉屏前,有人輕輕嘆了口氣。

「這個小子,比我們強多了。」

「是,他象那個人……動腦子勝過動力量。」

兩個面貌陌生的人,站在一群武者當中,旁若無人的交談。

兩人都是身材高大,皮膚黝黑,氣息深沉,他們站在那裡,周圍的武者卻彷彿根本沒有看到他們。

「做事都是謀定而後動,不管什麼情況下,總有後手應對,這小子比那個人還要強。」過了會兒,兩人中頭戴牛角盔的一個說道。

「從劍技來看,是那個傢伙的傳承呢,沒有想到,那個傢伙的傳人,都走出了那個貧脊的地方。」

「哼。」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戴牛角盔的那人又道:「我們惹來的麻煩,怎麼能讓後生晚輩替我們來收拾!」

「是啊,被關了十萬年,似乎有些人忘了我們的行事風格了……」

說到這,兩人身形閃動,突然間,就從這座城市消失。

瞬間之後,他們來到了一座高山之上。

九陰山,九陰宗根基所在之地。

「憤怒吧,咆哮吧,然後給我噴發吧!」

頭戴牛角盔之人望了望周圍,身體飛上半空,象顆流星一樣墜落下來,直接砸在九陰山山頂之上。

以他落地之處為中心,整個大地裂開,深太數千丈,岩漿從這裂口裡噴涌而出,瞬間將半座九陰宗吞沒。

九陰宗的護宗大陣,竟然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而且,這些岩漿噴出之後,在八個方位,形成了八根圖騰柱。

紅光直衝天穹,甚至連不知幾十萬裡外的虛空中飛梭上,也有人看到了這異狀。

「今日就以九陰宗,充當我們槍斧二屠再現諸天星域的第一個祭品!」

滾滾的聲音,在九陰宗上空盤旋,而九陰宗上下,至少有三分之一人已經在剛才火山噴發造成的靈氣崩散中死去。

剩餘三分之二,此時也如逢雷殛:槍斧二屠並沒有去救人,而是直接襲擊九陰宗根基!

「槍屠,斧屠,你們太猖狂了!」

留在宗門中的一位半神強者縱身飛起,向著槍斧二屠衝來,但才衝到一半,就見一桿長槍,如同游龍般從虛空中探出。

那位半神強者想要閃避,卻無法避開,被長槍從胸口刺入,才刺入半寸,他的渾身氣機,就被槍自帶的銳之領域破壞。

半神強者,都不是一個回和的對手!

而九陰宗的斷壁殘垣中,也有人在拚命對著一些儀器呼喊,將槍斧二屠突襲九陰宗的消息傳出去。

呼喊只進行了片刻,那八根巨大的圖騰柱就已經將整座九陰山的天地靈氣都改變了。

這裡的靈脈被轉移,靈氣抽空,到處都是爆炸聲、塌陷聲,還有一些武者在強大的力量下掙扎的聲音。

九陰宗的事情,沒多久就傳回到大澤殿現場。


大澤殿此時也是一片慌亂,左隅真神忙著救人,看熱鬧的人忙著離場,而組織這次殺屠會的人則不知該忙什麼。

「都安靜下來!」

突然間,空中一聲怒吼,緊接著,兩位強者自虛空中出現,強大的氣場,讓原本亂成一團的大澤殿附近都靜了下來。

兩位真神境強者!

看到這二人,展南飛心突的一跳,果然,哪怕陸昊他們不知用什麼手段引走了一位真神境,暗中還伏有另兩位真神境。

真神聞銹與真神江童!

只要這裡有什麼變化,這二位真神境就會立刻出現!

兩位真神臉色都不好看,被一個傳奇境的小輩,將他們的如意算計攪得一團糟。

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是在陸昊手中吃了一個大虧!

「陸昊已逃,他們的飛梭,剛才接應到他們,現在正在加速!」真神聞銹道。

「為防止兩屠同黨還在,人人要排查,另外,大夢宗、雲澤宗、如意門、休屠會……你們立刻追擊那些幼屠,不得讓他們逃了!」看起來象個孩童的真神江童吩咐道。


被他點名的,都不是組織殺屠會的宗門,但實際上與殺屠會勾結。那些公開出來的殺屠會成員限於武道之誓,一個月內不能追殺陸昊等,這些則無礙!

立刻有大批武者離場,至少有四名半神境坐鎮,他們迅速趕往離大澤殿不遠的空港。

幾乎就是五息時間之後,十餘艘各式各樣的飛梭就騰空而起。

這些飛梭在短時間內就將速度加到極限,在長河星的大氣層中掀起一道道火焰軌跡。

但就在他們即將離開大氣層時,半空中突然一道刺眼的白光迎頭而來。

轟轟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