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擂台上,正有一尊武聖手持一柄湛藍色的神劍,抬手一揮將身前以為祖級的武道天才瞬殺當場。

方才他們感受到的那一股氣息,正是此子手中神劍散發出來的力量。

「九鼎天朝的夏嘯月,他手中的神器是什麼?莫非是當年鎮壓大翰天朝的積冰神劍?……」

「天啊!一個外圍資格的夏嘯月就持有如此強大的神劍,那麼種子選手夏九天手中又有什麼呢?」

諸位武道至強者眼中泛起了一道貪婪的同時,心中的冷意也更加的濃烈。

這個時候,九鼎天朝區域的至強者扭頭看去,掃視著周圍的至強者,笑著說道:「諸位,此劍的確是積冰神劍,不過它早就在大翰天朝毀滅之時,碎裂!現在的這柄積冰神劍雖被修復,可力量已經十不留一,僅保留了一絲神性而已!」 第六百九十三章又見陳影

「呼!原來如此!」

諸位至強者一聽,紛紛鬆了口氣,心中的壓力頓時消失。

另外一處看台之上,廖北山眼中帶著一絲貪婪的看著夏嘯月所在的那一處擂台,他忽的扭頭看著夏九天問道:「夏九天,你說我要是搶了夏嘯月手中的神劍,你會不會和我拚命?」

「哼!真是笑話!不管你有沒有能力奪到積冰神劍,我們若是碰到一起,總歸是要拼上一命,你莫非以為登上了擂台,還有活命的機會不成!」

夏九天冷哼一聲,不屑的說著。

周圍的年輕強者們,也都一個個的評頭論足,將他們認為是潛在威脅的對手紛紛記在心中。

轟!

也在此刻,在眾多擂台之中,又有一個擂台上綻放出了一道絢麗的光芒,緊接著一團火焰瞬間覆蓋了整個擂台,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是應龍,那個掌控了水火神力的怪胎,他這是幹什麼?怎麼這般的浪費力量?」

這個時候,龍族的炙火帶著一絲忌憚的看著那一處擂台,眼中泛起了一抹疑惑。

「不對,那不是他的力量,而是對手的力量!」

來自昆崙山的張日月搖頭說道,他眼中閃爍著一道興奮的光芒,似乎他找到了可以讓他出手的人一般。

話音落下,眾天才這才看到,應龍的對手是一尊琉璃仙境的武道強者,對方乃是一尊火靈,化身火海就是為了躲避應龍的致命一擊。

「你以為這樣我就殺不死你了么?」

應龍淡淡的站在火海之中,他的身上帶著一股奇妙的立場,將周圍席捲而來的火光盡數排斥開來,他閉著眼睛,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哼!真是一個愚蠢的對手啊!」

嗡!

說著,應龍已經出手,他並未出劍,只是抬手朝著前方一指,緊接著周圍覆蓋了整個擂台的火海竟一下子失去了控制。

「嗯?他竟剝奪了阿克多的火靈之力……」

琉璃仙境的枯榮眼底閃過了一絲震動,他道出了應龍此刻的厲害。

轟!

話還未落下,應龍抬出去的手復又收回,在這一出一收的瞬息,被應龍掌控的火靈之力瞬間爆裂開來。

「啊……」

接著,一聲慘叫聲傳出,那覆蓋了整個擂台的火焰,瞬息之間消失於虛無。擂台上應龍仍舊閉目站著,周圍在沒有對手的影子,似乎方才什麼都未曾發生過一般。

……

與此同時,在另外一邊,一道悅耳的梵音響起,擂台上一個小和尚手持木魚,口中念念有詞,在他的念動下,木魚被有節奏的敲擊著,進攻他的對手竟在出手的下一瞬停在了原地。

「我有罪!我願意以死謝罪!」

對戰小和尚的妖族天才武聖身上泛起了一團佛光,眼中流出了如雨般的淚水,竟噗通一下子跪在地上,詭異的嘶聲狂吼,最後竟拿起自己的武器,將自己的腦袋崩碎。

……

在最後一個擂台上,一道如同幻影的風輕輕催動,將一龍族的武祖舉起,在空中慢慢的上下拋擲。

「該死的傢伙,給我滾出來!滾出來!」


那武祖的聲音響徹整個擂台,可他始終未曾得到對手的回應,而他此刻正在竭力的探尋著對著的蹤跡,可他始終找不到對手在什麼地方。

「該死的傢伙……」


龍族武祖被玩弄的徹底瘋狂了,最後變化為了真龍,巨大的龍軀覆蓋了整個擂台,接著他身上的龍氣就要催發出來,爆裂出沒有死角的攻擊。

噗!噗!噗!

可,也在此刻,空氣中忽然多出了一道道的幻影,龍族武祖身軀一顫,接著被徹底的撕裂成了無數的碎片,而後空氣中蕩漾出了一團漣漪,這一團漣漪中走出了一個曼妙的少女,少女抓著一顆巨大的心臟,竟這般生生的吞了下去。

……

距離李浩然所在的四十九號擂台相近的一個擂台上,正有一渾身籠罩著一身黑色長袍的武者站在擂台中央,他身前站著一尊來自於昆崙山的武祖。

這位武祖看起來是少年模樣,整個人帶著一股溫柔之風,身上更是帶著一股濃厚的土元氣,行走之間隱約有一滴滴的沙粒在他的身體周圍遊動。

「在下沙狂!請閣下請教!」

沙狂看著將自己籠罩在黑袍下的武者,眼中帶著一抹凝重的說道。

在他說話的時候,他身體周圍浮現了一道環形的沙土牆,牆壁在形成的時候,長出了一根根的尖刺。

不戰先防,這是他的作戰風格。

黑袍武者將目光放在了沙狂的身上,打量了一番之後,帶著一抹不屑的口吻說道:「我給你一個選擇,立馬自殺在這裡,要不然……嘿嘿……」

「找死!」

沙狂見此臉色大變,抬手一揮,身前沙土牆上的尖刺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朝著黑袍武者殺去。

嗡!

黑袍武者並未說話,抬手一點,那漫天的土刺被定格在了空中,接著黑袍武者深處的手掌慢慢握成了拳頭,輕輕的朝著前方一松。

轟!

土刺瞬間破裂,一道黑色的拳影徑直朝著沙狂撞去。

「沙之壁壘!」



同時間,沙狂心神巨震,瑤瑤慾望,當下知道對手很強,也不敢在出手攻擊,手中法訣一掐,高聲喝到。

環繞在他周圍的沙土牆猛然一震,竟開始不斷的變厚,且還將周圍的龍氣吸入牆壁之中,形成了一個堅固的壁壘。

砰!

只是,任憑沙狂的防禦如何驚人,黑袍武者的拳影仍舊是刺穿了壁壘,瞬間轟到了沙狂的身前。

噗!


沙狂臉色大變,接連施展了許多手段,仍舊未曾擋住那威勢沒有半點減弱的拳光,在堅持了幾個呼吸之後,被一拳轟殺。

「桀!桀! 三式殘虹劍 ,竟無視對方的防禦,直接轟擊本體……李浩然,我看到你了!希望在十強戰之前,我們不會遇到,若不然我也只能狠下殺手了……」

黑袍武者看也沒有看被他碾沙的狂沙,抬頭目光越過了許多的擂台,看到了正在遠處擂台上一招滅敵的李浩然。

轟!

此刻,李浩然已經對決了三百多位武道強者,他身上聚集的殺意越發的濃烈,自己所在的擂台也越發的吸引人的目光。

不過,上前來戰的人大多是想要撿便宜的武聖,幾乎沒有能夠讓李浩然出第二招的人。

就這般,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第一步五千擂台上,幾乎每一刻都在戰鬥者,大量不畏生死的武道天才紛紛上台,成為了別人的踏腳石。

一天的時間眨眼之間過去,當最後一刻的鐘聲響起的時候,五千擂台上的光芒猛然一顫,分列在半空中的擂台竟組合在了一起,化生成了一條座巨大的廣場。

廣場合併,慢慢縮小,最後化成了一個三十多里方圓的方台。

「恭喜你們,成為第一步的勝利者!這第一步雖難的一步,也是最輕鬆的一步,你們經歷了這一次的戰火燃燒,終將發生蛻變!按照規則,我有義務問你們每一個人一句,有誰想要退出這一次挑戰的?此刻退出不會有生死,倘若你們堅持的,下一次離開擂台的機會將會在第三步擂台戰完成之後!」

待李浩然眾挑戰者安靜下來的時候,龍族老祖飛臨擂台之上,讚許的看著擂台上的每一個人,笑著說道。

話音落下,眾多年輕的天才們一陣驚愕,紛紛愣在了那裡。

緊接著一道道的神念傳音從空中飄來,各方勢力的至強者開始了他們的遊說。

「晚輩願意離去!」

大約三十多個呼吸之後,終於有人站出來想要離開。

接著,又有人表明離開的意願。

就這般,有人堅持留下,有人毅然離去,最後留在擂台上的人足有四千人之多。

「很好,我為你們的勇氣感到自豪!下面你們將進行一日的休息,一天之後第二步擂台將要開啟,到時候四千多人總共要抉擇出兩千人進階,你們中運氣好的,或許一次都不用戰鬥,運氣不好的可能要戰鬥上數場,希望你們莫要掉以輕心!」

接下來,龍族老祖叮囑著眾人說道。

嗡!

不多時,龍族老祖離開了擂台,祖龍廣場之上歌舞升騰,文藝節目開始,更多的侍者將大量的食物運送上來,更有一些穿著金色衣服的侍者將一些療傷的丹藥、補充力量的食物送到了擂台上。

李浩然坐在擂台的一角,目光掃過了所有人,最終停留在了那一渾身籠罩在黑袍下的武者身上:「他身上的氣息好熟悉啊……」

「嘿嘿,李浩然,咱們又見面了!」

黑袍人若有所感,扭頭看了眼李浩然,身形一動,徑直來到了李浩然的身邊。

李浩然聞聲一震,看著黑袍人說道:「你是陳影?怎麼可能?你……」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自上一次我被盤神帝救走之後,我的命運軌跡也發生了一絲的轉變!我不得不提醒你,倘若我們兩個在擂台上相見的話,那麼請不要留手!」

陳影陰冷的看著李浩然,眼中帶著一抹狂熱的戰意說道。

李浩然眉頭皺起,沉聲問道:「他到底對你做了什麼?」 第六百九十四章耀

「嘿嘿,暫且不要說別的,這一次你可是有危險哦!方才我收到信息,有幾條小泥鰍要針對你,你可要小心一些噢!」

陳影嘿嘿一笑,並未正面回答李浩然的問題,身形一動,徑直閃到了遠處,和李浩然拉開了距離。

李浩然先是一愣,接著扭頭看去,就發現在五千多的選手之中,幾個龍族的天才武祖正不懷好意的看著他,似乎有什麼陰謀正醞釀著一般,讓他眉頭皺起。

「銀龍部落的小子,聽好了!不要以為你走到了第二步,就可以橫行無忌了!聽我的話,現在退走還有命活,要不然就死!」

不多時,就有一渾身散發著強大氣息的龍族青年天才走到了李浩然的跟前,趾高氣昂的看著李浩然張狂的說道。

在他上來說話的同時,從周圍相繼走來了十幾個龍族祖級的天才,他們將李浩然圍在了一個圈子裡面,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強大的威壓,欲要壓迫李浩然臣服。

然李浩然始終是淡淡的笑著,他的眼中沒有任何的懼意,反倒是風輕雲淡,尤其是面對這如山海般的風浪,更是從容自在。

就這般,雙方對峙許久,龍族方面因李浩然未曾做出任何的反映,而再三警告之後退走。

這樣一天來回四五次之後,終於來到了第二步擂台開始的時候。

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