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房門。

趙一的瞳孔猛然收縮,原本警惕四周的兩名黑衣人不見了。

“老二,老三,你們去哪裏了?”

他悄悄地說話,將奪得的情報收入懷中,右手摸着刀柄。


一旦有人偷襲,自己便會直接拔刀。

趙一的修爲已經到了練氣五重,林家中也就幾名大護衛和管家能夠擋得住他。

很是奇怪。

他都繞了一圈,也沒有發現任何情況。

趙一來到門前,看了眼四周,發現一切正常,並沒有埋伏。

真他喵見了鬼不成?

好端端的兩個大活人就這麼沒了?

趙一嘆了口氣,正要走出屋門的那一刻。

他想起以前的一些鬼怪誌異,鬼使神差地看了一眼身後。

艹!

推開書房的門前,露出一條手臂。

他猛的拔出腰間的長刀,刀身雪亮。

突然感覺身後一陣風傳來。

剛想甩刀格擋,脖頸傳來一股劇痛。

不省人事。

趙家影子,一二三,全滅。

………

林寒的住所,此時燈火通明。

趙四和身後的三名手下躲在草叢中。


他眉頭緊皺,都這個點了,你林寒明天還要參加考試呢。

還不睡,是不是想猝死?

眼瞅着時間消逝,趙四暗暗下定決心。

“趙五,趙六,你們左邊,我和趙七走右邊。”

四人分成兩隊,分別來到屋子的兩側。

趙四透過窗戶,隱隱看到牀榻上,用被子裹住的身影。

他不由得搖了搖頭,真是紈絝,睡着了也不熄燈。

跟對面的二人使了個眼色,四人小心翼翼地從窗戶走進去。

有一股奇異的香味,只當是林家二少爺的獨特癖好。

趙四輕聲走到牀榻前,頷首點頭。

刀光一閃,勁風呼嘯。

噗嗤。

噗嗤。

趙四眼中露出一絲詫異,這觸感怎麼有些不對。

他猛然拉開被子。

只見自己的長刀,直接貫穿了好幾袋的香囊。

香囊!

“不好,我們中計了,撤!”

趙四恍然大悟,剛想說這話。

忽然感覺到一陣地動山搖,腳下一個不穩,差點摔倒在地。

怎麼可能?

林家何時有了如此強者?

趙四心中疑惑之際,眼神忽然瞥見劈開的香囊。

“淦,他孃的是**!”

一陣眩暈襲來,四人一個踉蹌,直接摔到在地。

他們剛想抵抗這股**,忽然傳來嘎吱的開門聲。

趙四一眼望去,只見門前,一張頗具英氣的臉孔正打量着自己。

正是自己本次的目標,林寒!

他正想說什麼,只覺的眼前一黑,再也撐不住,倒了下去。

嘭!嘭!嘭!

林寒看着眼前倒地不起的四人,有些嘖嘖稱奇。

沒想到着只有一階品質的玄葉迷魂散竟然如此厲害。

不過這也要怪他們幾人太過大意,聞到了香味還沒有反應過來。

看來自己要多練一些了。

他嘆了口氣,自己真的沒有想過殺人啊。

“少爺,需要我們親自動手嗎?”

林寒有些煩悶,拒絕了護衛的提議,親自拿起插入牀板的鋒利長刀。

目標姓名:趙四(昏迷中)。

目標修爲:練氣三重。

特殊技能:無。

得,不用看,都是趙家的應該。

這下子知道幕後黑手了。


林寒搖了搖頭,分別將這四人捅了個透心涼。

沒有辦法,真的得硬氣。

不然以後麻煩太多了。

他忽然有些驚訝,自己捅了之後,只是有點不舒服。

忘了件事,殺人要舔包。

林寒蹲下來,將這四人摸了個遍。

數張面額百兩的銀票,挺好。

幾名護衛看着搜刮的少爺,有些無奈。

老爺是不是做的太過火了,看把少爺搞的。

他們有些看不下去了。

護衛們將屍體擡頭,他們之前和林寒已經服用瞭解藥,所以並沒有什麼事。

林寒坐在牀榻上,看了看林府另外的方向。

他有些發愁,之前就和老王討論過。

趙家下手的可能是有,但說不通啊。

自家老爹也沒有回來,還好趙家沒有撕破臉皮。

害,不解決了趙家,本少爺還怎麼舒舒服服地生活啊。

他真的很無奈,人家只想躺着做個紈絝少爺,並不想打打殺殺的。

“也不知道那兩撥人怎麼樣了?” 趙玄原本姓呂,不過在趙家任勞任怨多年,得到了家主的賞識,特此改爲姓趙。

能夠被家主看重,他的武力自然是數一數二的。

他認爲,在北溟城中四大家族之中,恐怕還沒有哪位管事能夠打敗自己。

聽說這林家的管家是個高手?

笑話。

趙玄可是之前見過那個小老頭,瘦骨嶙峋,露着一排大門牙。

呵呵。

這要再瘦一點,都能被大風給颳走。

你要跟我說這老頭是高手,打死我都不信。

趙玄六人眼前是別具一格的院子。

大門緊閉,沒有一絲動靜。

看來這就是那老頭住的地方,呵呵,還挺不錯的。

就讓你在睡夢中安詳地死去吧。

趙玄眼裏出現一抹嗜血的光芒,黑布遮掩下的臉龐,露出笑意。

一名黑衣人上前,悄悄地推開大門。

嘎吱。

和趙玄意向的有些差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